三十四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办公室的门轻敲两下,从外面推开,莫冠荣的随身秘书小张走进来,立正
        “首长,下午两点半,您有一个会议需要出席”
        莫冠荣低头看了看腕表,点点头,站起来意味深长的道:
        “骄傲没有错,可有时也要审时度势,不然,就是愚蠢,你自己好好考虑,还有,不管你怎么想,血缘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东西,你是莫家的孩子,必须认祖归宗。”
        沈主任这才恍惚明白过来,不禁重新打量眼前的女孩,不,应该说早就过了女孩的年纪,却美丽的颇具风华,而且,的确有当年薛大美女的风采啊!
        沈主任和莫冠英夫妻曾经有些来往,那么一对出色的人啊,凡是见过的,恐怕很难忘记。这个孩子大概就是莫家找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显然,这孩子一点不相信,她的表情说明这一切荒谬到可笑。
        莫冠荣交代了莫云玠几句,转身走了,沈主任对娟子温和一笑:
        “你父亲目前还要在重症监护室里呆48小时,如果没有意外,才会挪到普通病房,莫首长安排的高干病房,就在重症监护室一层,设施齐全,照顾方便......”
        沈主任说了许多,娟子却都没怎么听进去,她脑子里回荡着的还是,莫冠荣临走的那句话:
        “你是莫家的孩子,必须认祖归宗,你是莫家的孩子,必须认祖归宗......”
        到了这时候,娟子才知道,折腾了这么大的事出来,竟是为了她。莫云玠扫了她一眼,微微叹口气,揽着她的肩膀轻声道:
        “我们去喝杯咖啡吧!”
        两人坐在医院休息区的咖啡厅里,好半响,娟子才回过神来,抬头直直盯着莫云玠:
        “我怎么会是你们莫家的女儿,别和我开这么大的玩笑好不好?”
        莫云玠并没有立刻答话,而是就那么望着她,深深沉沉的望着,娟子有些烦躁的开口:
        “证据呢?拿出来给我瞧瞧”
        莫云玠道:
        “你知道,没有确凿的证据,我父亲不会擅自行动”
        娟子微微牵起嘴角,讽刺的笑了笑:
        “你们莫家,前些日子不是闹了一场,最后说是个假的,你们莫家是不是疯了,到处认女儿,逮着谁是谁?”
        莫云玠不禁哭笑不得,这丫头,和着,这是冲着他发火呢!
        莫云玠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突然身子前倾,距离娟子极近:
        “相信我,我比任何人都不希望你是我妹妹,可你偏偏就是,DNA检测结果在小张那里,如果你不相信,咱们可以再检查一次”
        娟子蹭一下站起来,手撑在桌子边缘,低头俯视莫云玠:
        “没必要,即便有那个什么鬼DNA结果,我也永远是我爸妈的女儿,永远,所以,你们别来烦我。”
        说完,转身走了。莫云玠低头,有些失落的一笑,不过,即使她不是云玬,他好像也没有丝毫机会,认识她的时候,就已经晚了何止一步,妹妹也好,至少自己以后能名正言顺的接近她,呵护她,当哥哥,总比当个陌生人,甚至令她讨厌的人强多了。
        娟子的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如果理智的分析,她当然知道,以莫冠荣的地位,不会一次又一次的,跟她开这么大的玩笑,而且,刚才老妈的眼神......
        娟子摇摇头,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时萧:
        “萧子,先借我点钱……”
        时萧撂了娟子的电话,就跑去叶驰的书房一通翻找,找了半天,啥都没找着,只能捏着手机给叶驰打了过去:
        “咱家的存折呢?”
        他家小媳妇儿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把叶驰问笑了:
        “怎么,我家小媳妇儿想着当家作主过日子了?”
        时萧翻翻白眼:
        “娟子她爸住院了,你赶紧告诉我,存折在哪儿呢?还有,密码是多少?”
        叶驰没辙的摇摇头:
        “你用我给你的卡直接取现就成了,密码是你的生日,娟子……”
        叶驰的话没说完,手机里已经传来忙音,叶驰叹口气,他家小媳妇儿就是个迷糊的丫头,这辈子都别想精明起来,不过,娟子她爸住院了,用得着他们家迷糊蛋插手吗,左宏那小子是摆设啊!
        叶驰一琢磨,抓起手机就知会了左宏。
        左宏你说这是啥感受,自己媳妇儿的事,自己竟然最后一个知道,还有借钱,和着,到了今天,娟子还拿他当个彻头彻尾的外人呢!
        憋屈归憋屈,还是麻利的拿起车钥匙,匆匆交代了一声,就赶去医院了,不过,怎么住到军总来了,这边虽然有全国最好的脑系科,基本上,算是军方干部的疗养院,一般老百姓,很少来这里。
        左宏一到重症监护的楼层,就看到时萧拉着娟子在楼道的窗边说话。两人侧身站着,已经五点多了,窗外夕照的光线,落在他家娟子身上,晕染起一股少见的迷茫。
        “迷茫”这个词儿,打从左宏第一天认识娟子的时候,就仿佛和她是绝缘的,她总是那么坚定,坚定的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怎么去做,所有的一切,生活,工作,自信使得她比别的女人更美丽。
        可这时候,虽然还没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左宏就能清楚的感觉到,她心里那种不安定的迷茫,仿佛整个人漂浮在半空中,无处着落。
        左宏的心里一阵揪疼,这样的娟子,让他受不住。
        时萧真没想到陈伯伯住院,竟然是脑溢血,她就是再无知,也知道这种病的厉害,娟子家的情况和她们家又不同。
        从记事起,她就记得娟子妈的身体总是不好,三天两头就病一场,所以,陈家的生活也始终不算宽裕,娟子上大学的时候,除了学费,别的,几乎都是她自己赚的,后来娟子上班了,才逐渐好转。
        可是这么大的手术,可想而知,是个多大的负担,尤其对于陈家。时萧把手里的卡直接塞给她:
        “密码是我的生日,你看着用”
        娟子把卡捏在手里,只是点点头,她和萧子的交情,说别的,就太远了。不妨,手里的卡突然被抽离,娟子抬头,正对上左宏埋怨的目光。
        “时萧谢谢你,不过,我们还有钱”
        时萧挠挠头,看了娟子一眼,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当电灯泡的嫌疑,遂眨眨眼道:
        “那个,我去里面陪刘阿姨”
        说完,转身溜了。
        左宏低头看了娟子很久: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语气透着理所当然的质问,娟子忽然就觉得心里一热,她仿佛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去面对,竟然忘了,现在身边还有一个左宏。
        她几乎能感到,自己漂浮的心,瞬间就落在了地,很奇怪的一种感觉,却那么清晰,清晰的不容她再去忽视。
        左宏被她这种难得柔软依赖的眼神望着,心里的那点积怨之气,几乎立刻就化成了水。
        左宏深深叹口气,把她搂抱在自己怀里,低头亲亲她的发顶:
        “无论什么时候?记得,你还有我。”
        左宏在军总颇有些关系,一个小时就办好了所有该办的手续,并且和娟子一起守在医院里头,连着守了四十八个小时,直到陈国华的病情稳定下来,转到普通病房里,才回家换衣服,顺便拿了娟子的换洗衣服,又赶回了医院。
        娟子妈刘佩蓁,看着突然出现在女儿身边的左宏,觉得悲喜交加,自己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可是女儿还是她的女儿吗?
        晚上的时候,娟子强迫左宏回家去睡,自己和妈妈挤在爸爸病房外间的家属床上。
        多久了,自从女儿长大了,就再没和自己挤过一张床,刘佩蓁还清楚的记得,刚抱她回来的那一阵,身子很弱,总是发烧咳嗽。那时候,筒子楼里也还没暖气,点着个蜂窝煤的炉子,冬天也不暖和,她就整夜整夜的抱着她,拍着她,哄着她,那小小的身子,软软的,香香的......
        “妈,我永远是你和爸的女儿,对不?”
        娟子低低的话,打断刘佩蓁的回忆。刘佩蓁低头看着猫在自己怀里的娟子,叹口气:
        “这两天,我也想明白了,我和你爸瞒着藏着,终归瞒不了一辈子……”
        话没说完,娟子蹭就坐了起来,有些烦躁的打断她妈:
        “这辈子我就你和爸,咱们一家三口”
        刘佩蓁忽然轻笑起来,摸摸她的头发:
        “傻丫头,你的一家三口,不是我和你爸,你如今长大了,我瞧着左宏挺好的,你年纪也不小了,差不多定下来得了,现如今这样的好男人难找啊!”
        娟子脸有些微红:
        “妈,怎么说到这儿上面来了,我不结婚的,赶明儿我赚够了钱,咱们买一栋房子,爸我和您,咱们就想我小时候一样”
        刘佩蓁在心里叹口气,她这丫头啊!性子太执拗又好强,即便他们陈家认了,让出女儿,莫家想认回去,恐怕也不太容易。
        其实,说下大天来,不管是陈家的孩子,还是莫家的女儿,她终归都是要过她自己的人生,她就怕这孩子太好强,终归错过了属于她的幸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