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莫家决定暂时不对外公开找到云玬的事儿,一是如今莫冠荣的地位,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更最主要的一点,是娟子的态度。
        莫家所有人都没想到,娟子如此坚决的抵制这件事,即使有DNA检测报告,同时陈家父母也都把事情说的一清二楚了,可到了这丫头哪儿,就完全不予理会,并且视莫家人为洪水猛兽。
        不仅把替陈国华手术垫付的医药费全部还清,对莫家的每个人都没好脸色,总之,这丫头打定了主意要和莫家生分,从此再无瓜葛,任你说下大天来也没用,固执的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莫冠荣对这个才找回来的侄女,感情是复杂的,这里面有父亲和冠英夫妻的殷切希望,加上二十多年了,她处在那么一个家庭中,势必经历过一些困难,困难中,她依然如此出类拔萃。
        莫冠荣对她怀有一份深深的愧疚之情,这份愧疚,使得一向铁腕的莫冠荣,这次也破天荒的柔软起来,他不想强迫她,他觉得,这孩子虽然固执,到底有莫家骨头里的血缘,只要她了解了一切,她会明白,她会甘心情愿的回来认祖归宗。
        显然,莫冠荣低估了娟子的执拗,加上还有陈国华脑溢血事件,双方的关系算暂时僵住了,娟子就是死活不认你莫家,你就是能再呼风唤雨也没用,也因此,即使娟子和莫家折腾的这么厉害,别人却一无所知,甚至左宏都不知道。
        但是左宏却感觉,他家娟子最近有些烦躁不安,仿佛有什么心事,认了死扣,解不开,左宏也不会去问,因为知道这丫头的性子,她要是不想说,你就是撬开她的嘴也没用。
        不过,左宏心里也有隐秘的心事,是娟子所不知的。也许是连番的变故,先是杂志社被辞职,接着找工作四处碰壁,连着就是陈父脑溢血,令他家一向精明的娟子,失却了平时的精明,疏忽了自己稍微异常的身体状况。
        左宏却看的很清楚,他家娟子最近容易疲累,晚上睡觉,再也没有失眠的情况发生,总是睡不够,开始喜吃酸的东西,平常碰也不碰的杨梅,一次能吃小半盆。
        最重要的,她的好朋友已经迟了二十天了吧,糊涂的丫头,到现在还没觉悟。仔细算起来,左宏觉得好像是那次车震时有的,虽是意外,但左宏却狂喜不已。
        他觉得自己终于时来运转,一切否极泰来了,有了孩子,有了孩子妈,左宏觉得,自己的人生再也别无所求,这种满足的幸福,令左宏每天都如置云端。
        他猜测着娟子知道后的样子,是和他一样的高兴,还是担忧,左宏想着这些,心里就美的不行。把锅里的酸辣虾倒在一边的乐扣餐盒里,洗净锅子,放好,看着自己做好的几个菜,觉得很满意。
        有老丈人需要的鸽子汤,丈母娘喜欢的青菜,还有他家娟子最近大爱的酸辣虾和醋椒海鲜汤。
        陈国华恢复的很好,虽然有些语言障碍,但别的后遗症都微乎其微,沈主任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状况了,再过几天就能出院,回家休养。
        一开头那十天,娟子都日夜守在医院里,后来陈国华的情况稳定下来,请了专门的护工,刘佩蓁就催着让她上班去了,反正都在这里陪着也没用,毕竟工作不能耽误了。
        娟子那边也着实不能离开太久,经济峰会下周就要开幕,前面的准备工作,娟子也参与了收集资料,而且,这次是娟子盼望已久的机会,所以娟子销假回去上班了。
        好在左宏很闲,医院的事情被他全全揽了过去,晚上下班后,娟子再到医院来。有时候娟子也在庆幸,身边有左宏这么个男人,危机时刻有个牢靠的肩膀给她倚靠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左宏一手提着饭盒保温瓶,一手拿着车钥匙,刚到楼下,就看到他家的车开进了小区。
        左夫人打老远就看到她儿子了,提着饭盒保温瓶,一脸傻气的笑容,左夫人心里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要说对娟子那女人,虽然自己哪儿都不满意,可最令她气不忿的,还是那丫头使唤小宏跟使唤三孙子似的态度,做饭,做家务是男人该干的吗,小宏在家的时候,何尝碰过一点,跟这女人混在一起,倒成了这么个没出息样儿。
        而且,别以为她看不见,以前小宏身上脸上那些伤,那女人就是个泼妇,就不明白,小宏怎么就跟中了邪似的,着了她的道。
        原来左夫人还琢磨,也许再新鲜个一年半载的就淡了,到时候和云珂把婚事一办,那女人就再也掀不起风浪来了。可那里想到,莫家那边竟然主动要求退婚,左夫人心里的想头,忽悠一下,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左夫人探头看了看这个老旧的小区,嫌恶的摇摇头,左宏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妈您来干啥?”
        左夫人白了他一眼:
        “我来看我儿子不行啊!你都多长时间不回家了,妈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样儿了?”
        左宏笑了,伸手揽着她妈抱了抱,戏谑的道:
        “这可不像我家老娘会说的话”
        左夫人皱皱鼻子推开他:
        “你身上什么味?”
        左宏吓了一跳,拉起身上的T恤闻了闻:
        “什么味?出来时,我特意换了衣裳的,娟子现在可不能闻着一点油烟味”
        左夫人一惊,盯着儿子道:
        “那女人怀孕了?”
        左宏笑了:
        “妈,您现在越来越厉害了”
        “少嬉皮笑脸的,我就问你是不是吧?”
        左宏点点头:
        “嗯,娟子还不知道,不过我猜不离十了,妈,您就要当奶奶了,高不高兴?”
        “胡闹”
        左夫人感觉头都晕了,怪不得莫家非得退婚,这小子整出了人命,就凭那女人,想凭借孩子进左家的门,妄想。
        左宏脸色也沉了下来:
        “妈,我和您说的很清楚了,这辈子我就娟子一个女人,我爱她,不能没有她,您就看在您儿子的份上,别拦着了”
        左夫人气道:
        “胡说什么,亏你是个男子汉大丈夫,情啊爱啊的,成天挂在嘴上,也不嫌丢人,男子汉要以事业为重,女人不过就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当不得真,尤其又是那么个不正经的女人......”
        “妈......”
        左宏声音喊着警告:
        “我不希望从您嘴里说出娟子的一句诋毁之词,我说过了,我爱她,这辈子我娶的就只有她一个,您和我爸认不认,我都要娶她,认了,我感谢,不认,我和娟子自己过日子”
        说完,推车门下车,头也不回的走了。
        左夫人气的脸色都变了,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冤家,可让她就这么认了,绝不成。
        娟子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六点多,到了病房门口,就看到左宏和她妈正坐在那里说话......
        娟子知道,她老娘喜欢左宏,非常喜欢的那种,左宏这厮也会舔着脸上好,一上来就左一句妈右一句爸的,叫的别提多亲热了,娟子听了,都替他脸红,可人左宏愣是无知无觉。
        第一次叫的时候,真把她家老娘吓了一跳,以前还一直认为女儿没男朋友呢,这突然就来了一个,上来直接就喊妈,刘佩蓁真觉得适应不了,可几天过去了,刘佩蓁觉得这声妈,她应的一点不亏。
        这样儿的女婿上哪儿找去,长的帅气,脾气又好,工作也体面,还会做饭伺候人,她们家娟子那丫头,能找着这么个丈夫,可不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吗,娟子使唤人家,使唤的那么理所当然。
        有时候,刘佩蓁都纳闷,就这么个要哪儿有哪儿的男人,怎么就看上她家臭脾气的闺女了呢。因此,逮着空就私下里劝娟子,赶紧把事办了吧,省的这么好的男人跑了。
        娟子撇撇嘴,心里知道这指定是左宏的阴谋,想着走她老爹老娘的路线,打量她看不出来呢。
        左宏正津津有味的听他未来丈母娘,讲娟子小时候的事,一抬头才看见门边立着的娟子,忙站起来,过去接过她手里的包,不禁皱皱眉头:
        “不是说让你把笔电放单位吗,怎么又拿了回来,多重”
        娟子斜眼睨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
        “你当我是个小学生呢,这点东西我都提不动”
        刘佩蓁瞪了她一眼:
        “小宏还不是为了你好!”
        娟子忙举手:
        “好!好!是我不识好歹,真不知道谁才是你们家闺女......”
        嘟囔着进了厕所洗手:
        “爸今天怎么样?”
        “挺好的,你放心吧,刚睡着了,要我说,咱们早该出院了,总在这里住着,得花多少钱啊!”
        左宏体贴的睁眼说瞎话:
        “您放心吧!走的医保,花不了多少钱的”
        刘佩蓁才松了口气。
        等娟子吃了饭,略说了会儿话,刘佩蓁就赶着两人回去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