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莫云琒经过酒店附设的露天咖啡厅时,不禁略迟疑了一瞬,那边伞下坐着的是娟子和沃尔集团亚洲区执行总裁赵珩,两人之间仿佛很熟稔,俊男美女落在不知情的人眼里,颇有几分暧昧。
        赵珩其人,莫家并没了解的很详细,只知道他和娟子有些关联,具体他们是什么关系,很难考证调查。
        不过相比左宏,莫云琒觉得这个赵珩更适合云玬,背景简单,学历能力也都不差,最重要的是历史清白,如果云玬乐意,莫云琒倒是乐见其成的。
        而且老爷子那边发话了,她和左宏的事情,也拖不太久,因此,莫云琒这次也算故意把左宏留在部里。
        云琒之所以对左宏不很满意的原因,除了他精彩几乎没有底线的花花历史,还有他妈。左夫人是个势力的女人,如果知道娟子就是云玬,也许对娟子的态度会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但是云琒觉得,有个那样的极品婆婆,对于性格强势的娟子来说,未必是件好事,怎么看,和左宏分手都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如果云玬真心喜欢左宏,又自当别论了,云珂说左宏很认真的爱着娟子,可是这个,莫家并不在意,莫家在乎的,是不是云玬也爱左宏,如果爱,他可以帮忙,如果不爱,对不起......
        都说莫家人骨子里的血是冷的,其实他们也热,但只针对自家人罢了。
        赵珩不着痕迹的打量对面的娟子,仿佛有些憔悴,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能在这里遇上她,赵珩心里是窃喜的,娟子是个说到做到的女人,帅气潇洒,某些时候,却也太无情。
        对十年前那段过去,现在想来,刻骨铭心的仿佛只有他而已,对她来说,也许只是沉寂在岁月里的一段往事。
        说实话,赵珩心里不甘,他不甘心两人分开,是因为当年荒谬的误会,其实往深里想想,何尝不是他的懦弱,或者还有他自己不想去承认的私心,毕竟当年出国的机会那么难得,他如果真舍弃了,都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因此而怨恨娟子。
        但,如果他现在还有机会的话,他也想尽力去争取,毕竟娟子是他迄今为止唯一动心,并且历经十年不能忘怀的女人:
        “你的脸色不好,不舒服吗?”
        娟子按按太阳穴,的确,这两天工作上很忙,忙碌之余,她休息的也并不好,一躺在床上就会想很多事情,想她爸的病,想莫家,想左宏,想肚子里的孩子.....
        那天时萧提醒她以后,她晚上就买了验孕棒,棒上清晰的两条红线,代表着她肚子里千真万确有一个小生命,她慌张,她无助,头一次,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很多事情,娟子也瞬间明白过来,想必左宏早就知道,所以那几天无论两人怎样亲密,他都没真正的要自己,宁可忍着,忍的流鼻血了还忍着,他想要这个孩子,所以才会那么珍惜。
        可是孩子......娟子觉得自己无法承受一个生命的到来,没有计划过,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数。
        娟子知道,本质上自己就是个自私的女人,可是让她过那种贤妻良母的黄脸婆生活,她一点儿不想,她想拼自己的事业,她想独立潇洒的生活。
        可是孩子的到来,让她这些想法变得非常可笑。
        娟子烦躁不堪,她有种被设计之后的恼怒,可是想到左宏,她觉得自己不能昧着良心责怪那个男人,娟子有时候也不很了解左宏的想法,她的认知里,男人不都想着不结婚,不要孩子才好吗,怎么偏偏左宏是个例外。
        想到此,娟子不禁抬头问赵珩:
        “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不结婚?”
        赵珩微怔一下,笑了,目光突然沉静若水,半真半假的道:
        “如果对象是你,我可以考虑”
        “算了吧!”
        娟子撇撇嘴:
        “我们之间没必要说这些场面话了,我和你不可能,你知道的......”
        赵珩在心里一叹,却还是忍不住追问:
        “为什么不可能?因为左副司长,还是你觉得我不值得信赖”
        娟子丢开手里的勺子,手指交叉撑在自己下巴上,非常认真的看着他:
        “都不是,你不觉得我们之间早就没有十年前那种***了吗,现在你我坐在这里,我感觉就像经历了十年的老朋友,不是说你没有魅力,而是那种感觉消失了”
        “感觉?”
        赵珩低喃了一声:
        “可是我的感觉,仍然和十年前一样怎么办?”
        声音低沉,语气认真的不容娟子忽视。
        被这么一个自己曾经不顾一切献身的初恋情人当众表白,出于女人的虚荣心,至少娟子并不觉得讨厌,而且,这男人远远称不上死缠烂打。
        不过娟子还是颇为理智的,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够乱了,不能把他再裹进来。
        娟子目光一闪笑了:
        “我很荣幸,但,还是希望你看看四周,说不准有更好的选择在不远处等着你”
        说着,向他后面呶呶嘴:
        “你后面的就有一个大美女,从刚开始就一直偷偷看你”
        赵珩并没有回头,不过,也清楚某些事情并不急在一时,他总有种直觉,或许自己还有机会。
        峰会开了半个月,回到B市的时候,已经真正入了秋。
        左宏在机场大厅远远看到他家娟子的时候,就觉心疼的不行。才半个月,竟然瘦了这么多,身上那件修身的卡其色风衣,都有些逛荡了。
        娟子比同事们晚回来一天,跟着叶驰和时萧在那边玩了一天,所以也并没反对左宏来机场接他。不过,当左宏看到他们后面出来的赵珩,脸色不禁黑了一半。
        几步走上去揽着娟子的腰,幼稚的宣誓所有权,赵珩却颇有风度,毫不理会左宏的敌视,和叶驰时萧礼貌的告别,最后对娟子笑了笑,转身走了,从头到尾忽略左宏的存在,气势上却一点没输。
        时萧咬着指甲看的津津有味,叶驰回头看见他小媳妇儿的表情,不禁哭笑不得,揽着她的腰,和左宏挥挥手走了。
        左宏黑着脸拉着娟子的行李,走出机场大厅。一路上也没说话,娟子也懒得理他,车子开到小区楼下,娟子才开口:
        “为什么不告诉我?”
        左宏一愣,侧头看着他家娟子,才看出她在烦恼,很烦恼。
        左宏心里咯噔一下,左宏自认很了解娟子,她很自私很自我,在她心里除了家人朋友,他左宏大概要排到最后,或许连最后都排不上,所以,他一方面奢望着娟子知道以后会喜悦,一边也忐忑着,所以他下意识的想把事情往后拖。
        看她今天的情绪,左宏就知道,自己猜的一点不错,脸色也不禁阴沉下来,死死盯着她,赌气似的开口:
        “你知道了,想怎么样?”
        娟子烦躁的扒拉扒拉头发,声音拔高,却流露出挡不住的疲惫:
        “你这是要跟我吵架吗?”
        左宏心里忽然就软了下来,倾身过去捧着她的脸,印上一个吻:
        “每次都是你要和我吵,娟子你讲不讲理,好了,咱先不说这些了,你累了,先上去洗个澡睡一觉,晚上我给你做你爱吃的酸菜鱼”
        娟子觉得,自己满腔的怒火就像个鼓掌的气球,突然被大头针扎了一下,瞬间哧一声就放没了气儿。
        左宏这男人就是有这种本事,让她连吵架都找不着茬。不过,娟子也的确太累了,上楼洗了澡,头发没吹干,就躺在床上呼呼睡了过去。
        左宏没辙,拿着吹风机,放到最小的声音,一点一点给她吹头发,吹干了,帮她盖好踢开的被子,拿着车钥匙下楼,去市场卖鱼。鱼要新鲜的才好吃,他家娟子如今一个人吃两个人补,他更得变着法儿的给她做点有营养的......
        娟子清醒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白天拉上的窗帘,现在已经拉开,一眼过去,能看见远处不停闪烁的霓虹。
        很奇怪,在家里她睡得很熟,有一种自在的踏实,仿佛回到这里,就能把一切烦恼关在门外。
        娟子披上睡衣下地,一走出去就闻到一股香喷喷的酸菜鱼的味道,令人食指大动,客厅和厨房的灯都开着,娟子走到厨房门口,靠在门边上看着在灶台前忙碌的男人,心里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
        左宏回身露出一个俊朗温暖的笑容,倾身亲了她的脸一下:
        “醒了,去洗手吧!马上就吃饭了”
        娟子却没动,就靠在那里看着他,好半响才有些艰难的开口:
        “左宏,我们的情况不适合要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童鞋们,虐是必须滴,不过我可以承诺最后的大结局绝对是欢乐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