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叮当一声,左宏手里尝滋味的勺子掉在灶台上,他猛的转身,抓住娟子的肩膀抵在门边的墙上,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蹦出来的:
        “你什么意思?”
        娟子被他的反应吓住,对上他的视线,他眼里瞬间燃起的怒气,以及眼底深处逐渐晕染开的冰冷,令娟子不禁暗暗心惊。
        娟子不知道为什么左宏这么想要孩子,其实她想了好几天,都觉的她们两个目前的情况,不要孩子,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有了孩子就有了责任,难道他不知道吗?娟子觉得,自己没有精力和时间,去照顾自己的孩子,何况,他们两个未婚,而且她不想结婚,曾经她对左宏他妈发过毒誓,如果嫁入左家,出门就让汽车撞死,那么现在算什么?
        想到此,娟子挣脱开左宏开口:
        “这话好像该我问你,你什么意思?”
        左宏沉沉的看了她很久,抬起手,一拳打在她脑后的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吓了娟子闭了闭眼,睁开以后不禁好笑,刚才那一瞬,她竟然以为他要打她。
        左宏几乎咬牙切齿的道:
        “我的意思就是结婚,生子,过日子,娟子,别说我没警告你,如果你敢动肚子里的孩子,我们之间就真完了”
        “咣!”
        直到摔门的声音想起,娟子才激灵一下回神,这大概是这几年来,左宏对她发的最大一场脾气,而且用分手威胁她,想起来颇为讽刺,以前这大概都是她的台词,什么时候被他抢过去用的这样得心应手了。
        娟子进厨房关火,把砂锅捧到厅里的茶几上,找了个垫子坐在地板上,喝了一口,滋味很足,看起来熬了很久,不过喝两口,娟子就放下了,即使肚子很饿,却吃不下去,仿佛都堵在喉咙里难过非常。
        娟子叹口气,看了看玄关那边,左宏没穿外套,摸了摸茶几下面,车钥匙手机也没带,娟子忽然觉得可笑,自己竟然有偷偷松口气的感觉,她真的变了……
        左宏一气之下出了小区,打辆车直接就去了胡军那里,如今几个哥们,也就胡军还是孤家寡人。
        胡军打开门,扫了他两眼,不禁愕然:
        “你就这么过来的?”
        左宏推开他,轻车熟路的进门,本来想换鞋,低头一看,不禁摇头苦笑,他竟然穿着拖鞋,带着围裙,就跑了出来,怪不得刚才那个的哥,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盯着他,这形象配上他高头大马的身材,还真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胡军拍拍他的肩膀:
        “宏子,你快被娟子那女人整成神经病了,何苦来的,要我说,你就是想不开,女人呢还不有的是,这个掉腰子,成,滚蛋,哥们再弄一个,漂亮妞儿还不可这劲儿挑”
        左宏把围裙拽开,扔到一边,坐在沙发上,向后靠了靠,窝在软软的沙发里,手捂着脸,好半响才道:
        “你也甭劝我,我他妈就是犯贱,我就稀罕她,你说咋办?就知道她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可是我就稀罕,拿酒来吧!”
        胡军摇摇头,早知道这事劝不了,这哥们就跟得了场热病似的,就死心塌地伺候那混蛋女的了,他能干的,就是陪着哥们喝酒,兼当垃圾桶,听他发牢骚。
        娟子吃了点,就坐在厅里看电视,眼睛却不时扫向电视上头的挂表,已经快十一点了,左宏走的时候才七点吧,他会去哪儿?他会不会从此就不回来了,或者回来拿了东西,就和她彻底分道扬镳了。
        娟子忽然觉得,自己心里乱的不行,不过毕竟是怀孕初期,到了后半夜,娟子还是睡着了。早晨她是被闹钟的声音吵醒的,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竟然就靠在沙发上睡了一宿,而且屋里清冷的没有丝毫人气,显然左宏一夜未归。
        娟子从茶几底下摸出左宏的手机,手机上的闹钟正好是八点,娟子站起身才觉得腰酸背疼,而且非常饿,饿的有些受不了,刷牙漱口,用昨天的鱼汤下了碗银丝面,吃完就上班去了。
        一上午都没什么工作效率,严重不在状态,中午休息的时候,她桌上的座机响了,一般座机,大楼里的内线居多,几乎立刻,娟子就接了起来,不过听到声音,娟子不禁有些失望:
        “嗯!在哪儿?对面的星巴克,知道了”
        娟子放下电话,有些烦不胜烦,在S市莫云琒就找过她两次,希望她认祖归宗,娟子觉得很可笑,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认祖归宗。
        再说,生她的是谁?她根本就不记得,可是她知道她爸妈疼了她二十多年,直到今天,如果她这么去认祖归宗,她家老爹老娘怎么办。
        而且,莫家欺负她在前,她相信,如果不是他们查出了她就是那什么鬼堂妹,估计自己还不知道被他们整的多惨呢,现在想让她认,她就认,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莫云琒仔细打量娟子半响:
        “你病了吗?还是哪儿不舒服?”
        声音温柔和悦,与他冷硬的外表颇不相称。
        娟子觉得脑子里有些嗡嗡作响,太阳穴也是一跳一跳的疼,莫云琒低沉的声音听在她耳朵里,都仿佛隔着一层什么似的,大概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
        娟子浅浅抿了一口咖啡,按按太阳穴道:
        “我想莫司长约我出来,不是为了关心基层员工的身体吧?”
        莫云琒微微蹙眉:
        “云玬,你非得每次就像个刺猬一样吗?我们是你的亲人,我是你大哥,关心你有什么错?”
        “大哥?抱歉,我是独女,没您么位当官的大哥?”
        莫云琒就不明白,为什么她这么固执,固执的不听他的建议,固执的不接受他们的好意,固执的坚持自己的做法。
        这些日子的接触,莫云琒觉得,娟子比他们家任何一个子女,都像他家老爷子,应该说,更像死去的爷爷,固执的不可理喻。
        莫云琒还要开口,已经被娟子利落的打断:
        “你不用再找我说这些有的没得,我不是说了吗,我和你们莫家没任何关系,咱们就像以前一样,桥归桥路归路挺好,我姓陈,你姓莫,在单位你是我的领导,私下里咱们就当陌生人,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娟子抓着包站起来,就听见莫云琒沉声道:
        “你以为你自己很骄傲吗?这样就和莫家撇清了关系,你怎么不想想,如果你不是云玬,你现在的工作机会,单凭你的个人能力能得到吗?所以云玬,不要太骄傲,你骨子里流着莫家的血,这辈子都无法改变。”
        娟子坐在自己位置上,还在想莫云琒的话,的确,没有莫家老爷子的关系,商业时代杂志她根本就进不来,所以,她引以为傲的工作,实际上是别人施舍的结果。
        一无是处,她的人生,到目前为止一无是处,仿佛一瞬间,她的生活变的一团糟了,工作,生活,男人。
        当在小区门口看见左宏他妈的时候,娟子才明白,自己的生活还不够糟,还有更糟的等着她!
        娟子懒得和她在马路上争吵,太难看,只利落的说了一句:
        “如果想谈什么事?就上楼,不然就滚”
        对于娟子这么没礼貌,左夫人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却碍于风度没法子当场发作,知道上去也好,毕竟是他们左家的事儿,让别人听见也不好。
        既然这女人毫无顾忌的让她上去,就说明小宏不在,而且,左夫人也实在好奇,儿子现在住的地方,自打认识了这女人,儿子就从他公寓里搬到了这里,左夫人一次都没进去过。
        娟子拿钥匙打开门,也不管后面的左夫人,径自换鞋,上厨房倒了杯凉水灌下去,娟子想着,弄不好这次左宏真要和她分了,刚才进门的时候就发现,茶几底下的车钥匙和手机都没了,想来他回来过。
        左夫人颇有几分意外,外面看着挺一般,里面的装修却不差,风格很温馨,不过温馨也不是儿子该住的地方。
        左夫人目光落在娟子的肚子上,不禁嘲讽的笑了:
        “怎么,着急了,想用孩子套住男人,进我左家的门?”
        娟子一听这个,就明白了左宏她妈的来意,也不恼,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谁告诉你,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左宏的,别太自以为是,男人,老娘多得是,不光你儿子一个,你左家的门槛再高,我也不屑去攀”
        “你真贱!”
        左夫人气死了,做梦也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这么说,遂有些口不择言。
        “贱?”
        娟子从上到下打量她一圈点点头: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当初你就是用这招进左家门的是不是?说到贱,您可是前辈啊!晚辈自愧不如”
        “你......”
        左夫人羞恼之余,差点气昏过去,很不得立刻冲上来扇她两巴掌,没等左夫人有什么行动,左宏低沉的声音从玄关那边传来:
        “娟子,向我妈道歉,马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