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左宏在楼下看见自己家的车,就知道他妈来了,左宏心里很清楚,他妈和娟子那就是累世的冤家,谁看谁都不顺眼,急忙几步就跑上楼,刚开门就听见了娟子的话。
        虽然也明白一定是他妈前面说了不中听的话,不然,娟子也不会说的这么尖刻难听,可他妈毕竟是长辈,即使有错在前,作为晚辈这样说一个长辈也不对,况且,娟子捅的正是他妈的腰眼。
        当年他还小,可依然影绰绰记得一些事情,上一代的恩怨,他无权置评对错,但娟子这样说他妈,至少是不应该的,所以他让她道歉,却忽略了娟子的性格是宁折不弯,撞上南墙也不回头的主,硬碰硬,他必输无疑。
        娟子看了看这母子两个,当妈的一副要昏倒的虚假模样,当儿子的一副义正言辞替他老娘撑腰的嘴脸。
        娟子感觉这件事简直荒唐到可笑,这母子两个当这是哪儿了,一个找上门来骂她贱,她回骂过去,儿子就上来逼着自己道歉。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这是娟子老爹的座右铭,可是你打我一巴掌,我还把另一边脸送过去让你打,娟子没那么傻缺,娟子的做法是你打我一巴掌,我至少要回扇你两巴掌才够本,凭什么我就得忍着,你老妖婆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左宏算什么东西?
        娟子忽然发现,也许自己渐渐软弱,所以左宏就开始越来越强硬了,两人的关系早就悖理了娟子的底线,只是自己始终无视罢了。
        面对这样的母子,娟子忽然诡异的扬起一个笑容,看到这个笑容,左宏就知道糟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娟子几步冲过来打开门,抬手一指:
        “这是我家,你们给我滚出去”
        “小宏,你看见了吧!是个什么女人,你睁开眼看看吧”
        左夫人活到今天还从来没被人当面驱赶过,脸上青白一阵,气的数落左宏。
        “妈,您少说两句!娟子我让你道歉错了吗?妈再错也是长辈,你和一个长辈那样说话就不对”
        娟子漠然的看着他,根本懒得和他废话:
        “没听到我说话吗?我让你滚,带着你妈,马上滚”
        左宏那火气也上来了,他毫无尊严的服了多少次软,就差给她下跪了,让她跟他妈服一次软,怎么就这么难。
        左宏定定看着她,目光头一次严厉而决绝:
        “你要是现在赶我走了,我就再不回来了,你想好了?”
        娟子忽然咯咯咯笑了,什么时候起,这个男人可以用这些肆无忌惮的威胁她了,她娟子什么时候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了。
        娟子高高仰起头,一个字一个字却异常清晰的开口:
        “求之不得,现在带着你妈滚出我家……”
        门咣的在身后阖上,左宏脸色铁青,这女人来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左宏妈倒是高兴了,到了楼下左宏扶着他妈上车,左夫人一把拉住他:
        “你和我一起回家”
        左宏有些迟疑的看了看上面,左夫人恨铁不成钢的道:
        “她根本就不拿你当回事,她怎么对妈,妈忍了,可她对你都这样,你还有什么不舍得,走,跟我回家,你爸最近身体不好,总念叨你,你也该回家看看去吧”
        左宏一犹豫的功夫,就被他妈拉进车里,他自己想这样也好,他和娟子都需要冷静的想一想,某些事儿,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晚的事,如果她打定主意不要孩子,不要他,那么他该怎么办,他也需要好好想想,这么久,他真的有点筋疲力尽,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女人了呢?
        娟子站在窗台边上,拨开窗帘看着楼下左宏扶着他妈上车,扬长而去,心里不禁一阵涩然,最终还是这么个结局,一开始就注定好了,她该高兴啊!终于甩脱了左宏这个牛皮糖,她该引吭高歌畅快大笑,可心里怎么就这么难过呢?
        “啪”
        抬手娟子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你有出息点,男人有的是,他走了正好,你不舍什么?你难过什么?”
        娟子回身,忽然觉得家里冷清的有点受不了,抱着胳膊进卧室躺在床上,闭上眼觉得好累好累,可是却睡不着,想着她该怎么办,莫家事情,她的工作,肚子里孩子......一团乱.
        娟子睁开眼坐起来,什么能难倒她,一个个解决,过去的娟子怎么过的,以后还怎么过。找出手机,给周姐打了过去……
        周姐放下手里的刀叉,看了对面食不下咽的娟子一眼道:
        “你瘦了好多,是不是病了?身体是自己的,记得去医院查查”
        娟子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放下:
        “我没事,不过我想问问上次你说的那个机会,现在还有没有”
        周姐挑挑眉:
        “虽然是个不错的机会,可对你来说,商业时代的机会更难得吧,这个你我都清楚”
        娟子苦笑:
        “我想辞职了”
        周姐看了她好半天:
        “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娟子摇摇头:
        “您就不要问了,总之我想换个新环境”
        周姐点点头:
        “当然没问题,毕竟以你的能力,能去帮忙最好,不过,这边你放得下吗”
        娟子点头:
        “这边没什么事,我爸身体不好还有我妈,还有我们家几十年的老邻居照顾,再说,临市也不是很远,开车不过一个小时就能回来”
        周姐略沉吟:
        “你一直知道自己干什么,既然决定了,我支持你。”
        第二天,娟子就递上辞呈,回家和爸妈简单说了一下,就去了临市。
        自从娟子大学毕业后,陈国华夫妻就没掺和过女儿的工作和生活,女儿是坚强独立的,两夫妻觉得女儿无论做什么决定都是对的,他们都支持,所以说,有这么一对养父母,也是娟子养成率性而为的最根本原因。
        第二天下午娟子就到了临市,周姐的同学是个颇有家底的香港人,姓梁,大家称呼他梁生,听说家里就是办报纸起家的,因此弄个杂志社也是轻车熟路。
        娟子过来,正好接手商业这块,规模虽然比起商业时代差多了,可娟子能独挡一面,也算是一种个历练机会。
        公司后面就有出租公寓,是梁生帮她找的,地方不大很干净,价格也不贵,娟子很满意,至少这里清静,躲开所有人,仿佛一方无人打扰的天地。
        娟子拨开卧室的窗帘,下面就是蜿蜒的灯河,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娟子瞬间有还在自己家中错觉。
        恍惚半响,娟子不由失笑,曾几何时,自己变得如此恋家了,以前她好像最喜欢到处走,最厌烦呆在家里的。
        抬手摸了摸小腹,一点感觉不出有生命的迹象,平坦安静,所以,在它和自己都无所觉的时候处理掉,是最明智的选择吧!
        娟子用了很大克制力去克制心中不断上涌疑似不舍的情绪,固执的想着,孩子没了,她和左宏就彻底一了百了了。
        不过,好像他们从那天就完了,她做的绝,他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回过头来缠她,也许他也厌烦了,厌烦她的无理取闹,厌烦总是哄她,厌烦给她做饭做家务,他本来是个风光无限的花花大少,像个傻男人一样被她使唤,说不准早烦了。
        娟子摇摇头,觉得自己非常可笑,说的那么义正言辞帅气决绝,过后却一遍一遍的想他,她都觉得自己没出息了,可她发现控制不住,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潜移默化间,左宏把她也变成了一个不干脆的女人。
        明天就好了,明天就断的一干二净了,她已经约好了明天的手术,据说新技术无痛,不耽误工作学习,睡一觉,肚子里的孩子就没了,真是好先进的技术,从明天起,她和左宏就一点牵扯也没了。
        其实左宏这边也焦头烂额,那天回家后,半夜他爸的心脏病就犯了,匆忙送进医院,抢救是抢救过来了,身体却又下来一大截。
        左宏明白他爸这些年有些心事一直在心里压着,加上心脏本来就不好,这一犯病,就比平常人重的多。
        他爸大概是想见另一个孩子了,前妻生的大姐,对于上一代的恩怨,左宏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爸妈是再婚的,而且爸和前妻离婚后,带着姐姐走了,也不认他爸了,这么些年都没联系过。
        不过左宏知道他爸放不下,有一次在他爸的书房里,看到书里夹着的一张老旧全家福,不是他和妈妈,是爸和另一个女人,照片上的女人远没有妈妈漂亮,看上去却很温良,还有他们膝盖上抱着的女孩,梳着两个麻花辫。
        左宏猜大概是爸的前妻和女儿。左宏想着,是不是找来那个没见过面的姐姐,让他爸见一面,解开心结,也许对爸的康复有利。谁知和他妈一说,她妈就激烈的反对,说白生养了他,竟然向着外人。
        有时候,左宏也觉得他妈有些不可理喻,什么外人?说到底那是和他流着一样血的亲人,以前没有孩子的时候,左宏还没感觉,现在即将有自己的孩子了,左宏发现,作为父亲,没有一个不像见自己孩子的。
        那种亲情血缘无论如何也割舍不断,想到自己的孩子,左宏心里就软成了一团棉,他觉得他家娟子就是再混,这次也会想明白,毕竟那是他和她的孩子,承继着他们的血脉,延续着他们的生命,想想都幸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