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在临市遇上赵珩,娟子不得不感叹,缘分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太奇妙,你刻意想拥有的时候,总是错过,当你云淡风轻了,它就在你身边。
        娟子出了写字楼就看见,靠着车身而立的清隽男子,挺拔温雅,站在那里自然而然就成了一道悦目的风景,只是这个风景她早就错过了,而且,从来也没想过回头。
        娟子走过去,赵珩温温的说:
        “一起吃饭如何?”
        娟子挑挑眉:
        “如果赵总请客的话,是我的荣幸”
        赵珩笑了,打开车门,娟子坐进去,车里的暖气很暖,绢子拉开羽绒服的拉链,脱下来抱在怀里。
        赵珩侧头扫了她一眼:
        “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一瞬间,我差点以为时间倒流了,十年前你去我公寓找我的时候,还记得吗?也穿了一件红色的羽绒服”
        娟子微怔,说实话,她真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那种迫切傻气的心情,具体的细节早就模糊了,不想,他记得这样清楚。
        “怎么上这边工作了?记得上次商业峰会的时候,你还是商业时代的记者,你跳槽的未免太迅速了”
        娟子不想谈自己的事情,清淡的笑了笑,岔开话题:
        “你要在这里待很久吗?”
        看见前面路口的红灯,赵珩刹车,侧头看着她半真半假的道:
        “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在这边安家”
        娟子从来不知道,温文尔雅的赵珩,也有这样咄咄逼人的时刻,娟子眨眨眼,侧头转向窗外,有个十几岁的孩子正穿插在车流中卖报纸,娟子打开车窗买了一份。
        是一份娱乐八卦小报,娟子翻了翻,刚要放下,看到上面的一幅照片停住目光,照片上的女人不算陌生,是最近选秀蹿红的小明星,年轻漂亮,歌唱好,舞跳的也不错,因此成了八卦报纸的卖点,也不值得奇怪。
        娟子只是觉得照片上的男人有些刺眼,显然是偷拍的,角度有点模糊,但是娟子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的男人正是左宏,身后是左宏那辆路虎,她和他还曾在里头......
        可现在他搂着另外一个女人的腰站在车前,看不清表情,可那肢体语言......
        娟子啪一声阖上报纸,赵珩自然也看见了,心里说不上是不是高兴还是什么,这边报道的还算晚,在B市,左宏的花边炒的更热。
        刚一开始赵珩是欣喜的,因为这说明娟子和左宏真的分手了,他可以名正言顺的追求她,接近她,而且,上帝对他也算公平,让他在临市遇见了她,可现在,看到她的反应,赵珩忽然觉得也许自己太乐观了。
        即使这俩人分开了,那个男人依然对娟子有着莫大的影响力,这说明什么,赵珩很清楚,只是他和娟子一样,都不想去正视这个事实罢了。
        赵珩带她来的地方很特别,比起餐厅,娟子感觉更像一个私家别墅,庭院里盖了玻璃花房,坐在位子上一侧头,就能看见玻璃窗外繁花似锦,在这严寒的冬季令人有如至春天的错觉。
        “很美”
        娟子感不由赞叹,赵珩笑了:
        “你喜欢我就放心了,一直以来对你的好恶,我总是猜测错误,这令我一度很颓丧,你几乎和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样”
        娟子扑哧一声笑了:
        “你的意思是我不正常?”
        赵珩摇头失笑: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总是那么与众不同,无论思想还是性格,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的魅力吗?哪怕在十年前,你还是个青涩小丫头的时候,依然如盛夏的太阳一样炽烈,只要有你在,别人仿佛都暗淡起来”
        娟子撑起下巴好笑的看着他:
        “从来不知道你也如此文艺,我都差点以为今天和我吃饭的是一位现代派诗人了………”
        赵珩倚在车门前抬头向上望了望,似笑非笑的开口:
        “怎么,不请我上去喝杯茶?”
        娟子低头看看腕表: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还是算了吧!毕竟你是公众人物,被媒体拍到不大好”
        “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些”
        赵珩忽然倾身靠近娟子低声道:
        “娟子我们都不是十岁了,我想我也没必要浪费时间,喜欢你的心,从十年前到现在都没变过,如果你愿意,可不可以试着找回十年前对我的感觉,给我们一次机会,也许你会发现,有些事情错过了,是可以重来的,好不好?”
        赵珩的目光在路灯下幽幽闪动,执着真诚,一边的脸落在阴影里,依然俊雅非凡,娟子刹那失神的功夫,赵恒眼里迅速染上喜悦,探头一个轻轻的吻落在她额头上:
        “答应我,好好考虑……”
        看着车子尾灯甩出小区,娟子不禁惭愧起来,为自己刚才刹那的动摇,娟子发现,自从怀孕,自己的心就变了,越变越软,软的对谁都硬不起来了。
        转身看到那边阴影里停着的车,不禁皱皱眉,某些事情她总是躲也躲不开的。
        莫冠荣在车里看了个满眼,对于这个侄女的固执和硬气,他算彻底领教了,怜者不受嗟来之食,不可否认,他欣赏侄女的骨气,这丫头和冠英太像了,同样也过于刚强,不知转圜,有时候会吃亏。
        不过,莫冠荣知道她和左宏分开来了临市,心里也算满意,他不希望云玬和左宏再纠缠下去,以前云珂,也是碍于上一代的婚约,认真说来,他觉得左宏并非良配,分了正好,省的麻烦。
        莫冠荣看到赵珩的时候,真有些意外,当时就问身边的莫云琒:
        “这小子又是谁?”
        显然只这一句话,深知父亲的莫云琒就知道,老爷子看这个赵珩挺顺眼的,也是,比起左宏,赵珩显得温雅而有风度,如果中肯的说,两人外表即便不分轩轾,左宏毕竟有那么多不良历史存在,所以老爷子一见面就看赵珩顺眼,也有一定道理。
        莫云琒简单说了说赵珩的情况,莫冠荣点点头:
        “这小子还成”
        莫云琒有些哭笑不得,在云玬的问题上,莫云琒觉得他家老爷子有点管太宽了,不过这种心情也可以理解,毕竟在父亲眼里,亏欠了云玬二十多年,可是云玬......
        莫云琒摇摇头,云玬毕竟不是云珂,可以任他家老爷子独断专行的摆布。
        虽说烦不胜烦,娟子这次还算颇有礼貌,请莫冠荣和莫云琒上了楼,谁知道一进来,老爷子就开始嫌东嫌西的挑刺,一会儿说客厅太小,一会儿说光线不好,一会儿说沙发不够软,一会儿说装潢不够精致......
        娟子不禁翻翻白眼,对于三五不时就蹦出来的莫家人,仿佛有点习以为常了,至少娟子觉得,自己该敬老,这老头毕竟不像左宏家的老妖婆一样不可理喻,他的出发点都是善意的.
        虽然娟子对于自己是不是莫家人一点不关心,对这位老爷子却没法讨厌,端了两杯温开水放在茶几上.
        莫冠荣皱皱眉发话了:
        “你跑这边工作也好,只是这地方怎么住人,老大,明天给云玬换个好点的房子”
        娟子没辙的道:
        “您知道我不可能按照您说的做,所以请不要白费力气成不,这里挺好,我喜欢”
        莫冠荣和娟子对视半响,好一会儿莫冠荣叹口气道:
        “十天后是你父母的忌日,我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过去,亲自给你爸妈上一柱冥香,也好让他们瞑目”
        莫冠荣下完命令就走了,给娟子留下一大本厚厚的相册。
        娟子翻开,一张张看过去,一家三口的照片,美丽温柔的妈妈,英俊帅气的爸爸,还有那个穿着浅粉色蓬蓬裙,带着个粉色蝴蝶结发夹的小女孩,背景几乎都是那栋莫冠荣带她去过的房子。
        秋千上,花园里,草地上,露台,客厅,楼梯......到处都有小女孩的影子,她笑的那么开心.
        娟子啪一声阖上相薄,她竟然隐隐约约觉得熟悉,这种感觉有些诡异到可怕,其实严格说来,这对父母有什么错,他们为了找女儿在那样的英年早逝。
        对莫家的反感,一开始来自于左宏他妈对她的态度,后来是因为莫家对付她的手段,还有就是她家老爹老娘。
        娟子觉得人得懂得知恩图报,如果说,以前她一直认为父母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可知道自己是收养的孩子以后,娟子更从心里感动着。
        并非一朝一夕,而是长长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们始终如一的对待自己,就像亲生的孩子,这是一份多么沉重珍贵的感情,她该一生一世回报感激,可是......
        娟子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她能清晰感觉到,那份作为母亲的强烈感情,试想如果她的孩子出生以后被人绑架,从此下落不明,二十年后找到,她连认自己都不认,她没准会发疯。
        想到此,拿起手机拨给了莫云峰:
        “十天后,我去。”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谢谢JY同学的长评,写的真好!一开始本来没打算把娟子这个人物写成长篇的,因为知道娟子虽然看着爽快,却不讨喜。她矛盾,她自私,她现实,她骄傲,她有女人的一切的优点和缺点,我个人觉得她更贴近生活中的人物,但是文章必须要梦幻,不然就更没有萌点了。但我还是想写她,真实的矛盾人物,骄傲的自私女人,我觉得她鲜活而真实。当然还是设计了优越强大的家庭来容纳她,毕竟生活需要希望和梦幻,不管如何,纯属虚构,喜欢的,茶余饭后置之一笑,不喜欢的,我只能希望下本书能令你满意,如此而已,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