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正赶上周末,娟子周五下午就回了B市,并没有回自己蜗居落脚,而是住在了爸妈这里。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心态,娟子从心里不想回去自己哪边,一点不想。
        刘佩甄把锅里的糖醋排骨盛在碟子里递给娟子,让她端出去,再把砂锅里的汤热上,围裙摘下挂起来,走出厨房,就看到那爷俩已经你夹一口,我夹一口,偷偷吃上了。
        看到妈进来,娟子和爸爸几乎同时放下筷子,刘佩甄摇摇头,坐下来道:
        “行了,接着吃吧,每次都这样,我这菜刚做好,你们爷俩就快吃饱了”
        娟子和爸爸对视一眼,嘿嘿笑了:
        “妈,这说明您做的菜好吃啊!”
        刘佩甄用筷子头敲敲她的额头:
        “快吃你的吧!小马屁精,你看你怎么又瘦了,要我说,你还在咱们这边找个工作得了,也别在外头住了,成天吃些没营养的东西,家来住,妈好好给你补补”
        陈国华缓慢的夹了一块排骨放在娟子碗里,自从出院后,行动也有些迟缓,说话也有些轻微障碍,但恢复的已经算很不错了。娟子冲爸爸笑了笑,吃了碗里的排骨,陈国华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晚上等丈夫睡了,刘佩甄就来了娟子房里,虽然有暖气,晚上还是有点冷,娟子掀开被子,刘佩甄躺了上来,娟子一下就出溜进妈妈的怀里。
        刘佩甄心里一阵温软:
        “多大了,还在妈妈怀里撒娇,回头左宏知道看不笑话你”
        娟子眸光一暗,和左宏的事情,娟子觉的还是不要和爸妈说的好,毕竟她知道爸妈太喜欢左宏了。
        娟子搂着妈妈的腰,含糊两声岔过去,刘佩甄叹口气:
        “妈妈知道你性子好强,可这女人太好强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俗话说的好,强人遇强事,还是温柔点好,退一步也许就是皆大欢喜了,爸妈如今也老了,跟不了你一辈子,以后凡事软乎点,男人啊!是要哄的”
        刘佩甄太了解自己女儿了,左宏从见天来,到现在半个月一头都没露,她心里就琢磨,这俩人说不准是吵架闹别扭了。
        不是她不向着自己闺女,她很清楚这丫头的性格,死强硬派,偏偏心里又纤细敏感,喜欢逞强,说话又难听,有时候性子上来,不管不顾什么话都往外扔,像个刺猬似的。
        左宏刘佩甄瞧了这些天,觉得可着天下也找不到像左宏这么适合娟子的男人了,无论娟子说的话多不中听,左宏都笑眯眯的听着,男人是不是真心爱一个女人,其实很容易辨别,只要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了。
        只要有娟子在时候,左宏的眼睛总是追着她跑,里面的执着和深情,刘佩甄都能看得出来,刘佩甄知道,娟子跟了左宏,这辈子必然会幸福的,她就怕娟子的臭脾气,一犯上来,错过去了。
        这男人的心易热也易凉,要是真寒了心,娟子这丫头后悔就晚了。
        不过刘佩甄也只能大致上点点她,这些事情上,他们当父母的,也只能在一边看着,横竖是缘份。
        “妈,我这次回来,是因为......是因为......”
        娟子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说下去。刘佩甄倒是接过话去:
        “是因为莫家那边的忌日是不是?前几天你三哥过来了一趟,和我们说了一些事情,算起来,你死去的爸妈还不知道多想女儿呢?我和你爸早就想通了,你这小丫头就是走到天边,不还的管我们叫一声爸妈,亲不亲生的有什么关系,多了那么多人疼你,我和你爸高兴还高兴不过来呢,你这孩子,面上看着大大咧咧的,就是心思重,这些事儿本就是应该的,我和你爸这里没事。”
        娟子不禁感动,抱着妈妈的胳膊蹭了蹭:
        “妈您知道吗?您真伟大,要是我就做不到这样大度”
        刘佩甄扑哧一声笑了:
        “你这性子是刚强过头了,有道是柔才能克刚啊!”
        娟子看着墓碑上的头像,有几分恍惚,以前不知道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这一真相大白了,仿佛记忆深处有些模糊的影像不时闪过,捉不住,抓不着。
        “冠英、弟妹、云玬我终于找到了,她很好,很漂亮,很优秀,你们泉下有知也该放心了放心了......”
        说着,说着,那么大岁数一个人,竟然哽咽了起来......肃穆的公墓异常空旷,回荡着莫冠荣的声音,令娟子也不觉伤感起来。
        怀孕以后,她仿佛变得感性多了,天上飘起了细细的雪花,一点一点落在地上,迅速化成了泥,终有一天,所有人都会化成泥土,所以有些事情太执的坚持,的确没必要。
        从公墓出来,莫冠荣就说:
        “云玬,回家看看吧”
        话是征询,语气却是命令,娟子觉得,这大概是莫冠荣的职业病,什么话到她嘴里都成了军令,而他最直接的下属,就是身边这几个人。
        今天是娟子头一次见到莫家全部成员,三个堂哥三个堂嫂,只有云珂是孤家寡人,娟子忽然觉得,亏了自己和左宏分开了,如果他在这里,算是她的,还是云珂的,真有些尴尬呢。
        娟子今天不想反抗莫冠荣,因为比起平常的大首长,今天的他更像一个伤心的长辈。
        娟子坐在莫云玠的车里,莫云玠的妻子出了公墓就直接走了,娟子发现,莫家三个儿子和媳妇儿之间都有些奇怪,冷漠平淡的仿佛陌生人,却是夫妻,法律上要绑在一起,生活一辈子的男女,很讽刺。
        莫云玠侧头打量她半响,她好像又瘦了些,裹在白色羽绒服毛边里的小脸,有点半透明的苍白,没有化妆,脸上干干净净的,年纪显得比平常的她小很多,依然有着动人的美丽。她出神的望着窗外不知道想些什么。
        莫云玠忍不住开口:
        “大哥那个人就那样,说话不好听,其实心里不见得就是那么想的,要我说,你还是回这边工作好,在临市身边也没人照顾,总是不妥当的”
        娟子回头,盯着他看了很久,莫云玠对她很好,确切的说,莫家的四兄妹都对她很好,知道她是云玬之后,就对她像亲人一样了。
        莫家人很注重亲情血缘,即使短短接触过几次,娟子也清楚的认知到这一点,即便冷漠如莫云琒,对她那种关切,她也能清晰的感觉到。
        其实对于去临市工作,也不全然是因为莫云琒的话,商业杂志虽好,真实的进到里面,娟子才知道,和自己想象的并不一样,是可以接触到最新最快的信息,但大多时候是制式的,和政治相连,总是束手束脚。
        所以这也是一方面考量,相比之下,莫云玠对她尤其好,以前娟子还挺讨厌他的,现在发现,这个男人其实蛮可爱,她虽然认了莫家,却不代表会受莫家的牵制,她还想做原来的娟子,而不是云玬。
        “我很好,没有你们的时候我自己也活的很滋润,不过,我还是谢谢你三哥”
        “三哥......”
        莫云玠不禁微微苦涩,是啊!他是她的三哥,他们之间有血缘亲情,这辈子都割舍不断。
        莫云玠抬手摸摸她的发顶:
        “那就别让我们担心,好好把自己养胖,不然,三哥就把你强行压回来”
        娟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云珂探头看了看前面,回过身道:
        “大哥,娟子和左宏是怎么回事?”
        莫云琒握着方向盘回到:
        “这次我和爸都没有插手,是她们自己分的,这样很好不是吗?”
        云珂摇摇头:
        “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如果左宏能放弃娟子,还用耗到今天吗?有些人就是想分开都不可能,注定了的”
        莫云琒侧头看了妹妹一眼轻声道:
        “云珂,去好好找个男朋友恋爱结婚吧。”
        云珂眸色一淡,低下头去,恋爱,结婚,错过了那一次,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娟子并非第一次来高干大院,因为时萧的公婆也住在这里,她来过几次,不过莫家的确是第一次来,大致上都差多,规整的别墅小楼。
        事有凑巧,刚下车正赶上左宏和他妈接左主任出院,遇上了,势必要打招呼,毕竟两家是世交,虽然退婚,也不至于交恶。
        左宏还是没忍住扫了眼站在那边的娟子,白色羽绒服裹的严严实实,在高大的莫云玠身边,显得有些荏弱娇小,眉眼依旧淡然却有些苍白......
        左宏迅速错开目光,只是含糊的打了招呼,就和妈妈扶着爸爸进了自家大门。
        一进门,左妈妈就忙拽住他问:
        “为什么那个女人在这里?还和莫家人在一起,对,今天是莫冠英的忌日,不对,那她更不应该在,她为什么在?你说啊,为什么?”
        左宏扶着爸爸坐在沙发上,提起车钥匙走到大门边上对他妈说:
        “不为什么,因为她是莫家找回来的孩子,莫二叔的女儿莫云玬”
        说完,不等他妈再反映,开门走了。
        左夫人脸色变得灰白难看,瞬间泄了全身的力气,颓然坐在沙发里: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