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左宏仰脖干了杯里的酒,身边的女人迅速给他满上,什么叫女人,这样的才叫女人,知情识趣,一门心思就知道讨好男人,温柔轻软的靠在怀里,才是享受。
        左宏伸胳膊揽着身边的女人亲了一口,女人咯咯咯笑了起来,对面的叶驰眉头皱的紧紧的,封锦城都觉得,左宏这样有点过了,说好哥几个今儿在一起聚聚,左宏又带了这么个陌生女人过来,这是第几个了,哥几个都数不清了,这样的左宏太反常了。
        左宏身边的女人很机灵,一看这几个男人的眼色,就知道自己讨嫌了,找了去洗手间的借口躲了出去。
        女人一出去,胡军头一个开口:
        “宏子,咱别整这套没用的成不,你这是骗我们哥几个呢?还是骗你自己呢?把自己整的跟西门庆似的,其实私底下还不是个痴情种,看你如今这样儿,我倒更希望看见原来那个没爷们样儿的左宏,至少实在,你瞧你现在,跟带着个假面具似的,我都替你累得慌”
        封锦城拿开左宏手上的酒:
        “行了,你少喝点,我听说娟子才是莫家找回来的女儿,昨天莫家二叔的忌日她都去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左宏想到昨天,抢过酒杯又灌了下去,她过得真好,是不是,有他,没他,那女人从来都无所谓,左宏觉得,没准她心里还在雀跃庆幸呢,终于摆脱了自己这块牛皮糖。
        那女人以后的生活不用想也知道,肯定顺风顺水意气风发,漂亮又有能力,如今又有莫家庞大的背景,她会活的更滋润,她可以可这劲儿的折腾,亏了当初他还妄想用孩子拴住她,那女人的心野的没边了,根本就不是家养的花。
        这些他都清楚,可他就他妈没出息,身边来来去去多少女人,说真的,他连名字和脸有时候都记不清楚,他想放荡,他想潇洒,可都是笑话,胡军说的对,他这不知道是骗自己还是骗别人呢......
        包厢的门推开,大堂经理走进来:
        “抱歉打扰了,左少,您的女伴另一位客人争执了起来,您看......”
        左宏侧头看着他:
        “这样的小事,用得着我出面解决吗?”
        胡军一挥手:
        “你看着办得了,急巴巴的过来汇报,未免有点大题小做了吧”
        大堂经理暗暗抹了把冷汗,有些磕磕巴巴的道:
        “不,不是,那个......和左少女伴起争执的人是陈小姐......”
        大堂经理心说,今天就该着他倒霉,谁不知道这几位爷,哪个都不好得罪,以前他们过来这边吃饭,很少带女人,后来带来了,也都是正儿八经的老婆或者是女朋友,所以大堂经理对娟子非常熟悉。
        那就是左少心尖子上的人,每次来都哄着,宠着,惯着,低声下气谨小慎微的,他们在一边看着都觉得稀奇,可人左少就乐意,一门心思伺候着那位姑奶奶,后来也就见怪不怪了,他们会所的人私下里八卦,这陈小姐板上钉钉就是左家的媳妇儿了。
        谁知道忽悠一下,两人就分了,今儿还带了脸生的女伴过来,可巧冤家路窄,偏偏那位陈小姐也来了,跟在身边的男人是本城的新贵,沃尔集团的年轻总裁,前后脚来的。
        大堂经理敬意安排两间包房远远隔开,心里依然有点忐忑,站在那边,眼睛一蹦蹦的跳,果不其然,转眼左少的女伴和陈小姐就撞上了,论说也是不大的事。
        洗手间在走廊中间,两人一个出来一个进去,擦身而过的时候,包蹭了一下,左少的女伴就不依不饶起来。大堂经理只得来求助左宏,毕竟他得罪谁都不好。
        “陈小姐?”
        左宏愣了半响,才琢磨明白,陈小姐就是娟子,蹭站起来,拉开门就走了出去。叶驰几人回过神来,也急忙跟了出去,这两人以前到一块就是三天两头吵,现在左宏这状态,还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样儿呢。
        大堂经理自然不会让客人就在走廊里吵,于是开了一个单独的包房,让两人进到里面协商。
        娟子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禁笑了,没想到,不过吃个饭,也能遇上这么个极品,今儿她是和赵珩过来的,说好吃了饭两人直接回临市。
        说起赵珩,娟子觉得自己真有点猜不透了,上次他表白过一次后,就再也没提过一个字,像朋友一样接触,吃吃饭谈谈心,相处愉悦,和他在一起,很舒服,毫无压力,既然舒服,娟子也没矫情的拒绝。
        有时候娟子觉得,自己其实是个非常卑劣自私的女人,她很清楚自己现在正在利用赵珩,利用赵珩忘记左宏。
        和左宏在一起的时候,娟子时时刻刻总想着分开,可是分开了,娟子才发现,很多事情已经养成了习惯,她习惯左宏在身边唠叨,她习惯他无时无刻不在的呵护,她习惯了他做的饭,习惯了晚上睡觉时身边有他......
        如今这一切都没了,娟子非常不适应,她甚至失眠,记得谁说过,忘掉一个男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再找一个男人,她实在不想浪费精力去认识新的男人,所以赵珩就成了她如今的救命稻草,娟子觉得,如果最后她和赵珩能发展成朋友最好,虽然她觉得这种几率很渺茫。
        “你笑什么,耗到明天早晨,你也得赔我包,这是我男朋友昨天才送我的礼物”
        说着,从上到下打量娟子几眼,水红色的羊绒衫,下面白色的羊毛及膝裙,脚下踩了一双过膝靴,头发垂落下来,有些微微弯曲,长的很漂亮,身材高挑,坐在那里,有一种女王般的气势,令她也有点发憷。
        她也有些拿不准这女人是不是有厉害的背景,毕竟能来这里吃饭的,都非泛泛之辈,她想应该不至于赔不起她的包吧,毕竟这女人身上的衣服她是认识的,虽然是去年的款,可都是一线品牌,光她脚下的那双靴子,价值大约就是自己手里包的两倍。
        原本想着趁机讹一笔,没想到这女人并不是个认头破财免灾的主,所以想说出左宏来,让她怕一怕。
        娟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这女人实在浅薄的可笑,扫了她的包一眼,Yves Saint Laurent的应季限量版,看来她男朋友挺大方,可惜挑女人的眼光差了点。
        不过就是自己手里的钥匙环蹭了一下,虽说毛掉了几根,让她陪,就真有点过分了,打量她是冤大头呢,而且这女人明显底气不足,还把她男人说出来充场面。
        娟子最讨厌这样的女人,眨眨眼道:
        “你男人就是国家主席也得讲理,小姐我劝你不如息事宁人的好”
        说着,不怀好意的打量她一遭,倾身靠近她低声道:
        “我给你个良心的建议,你可以对你男人再撒撒娇,让他再送你一个更好的,不就成了”
        娟子的话刚说完,包厢的门开了,娟子抬头,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
        “你男人是他?”
        左宏的女伴转身就扑进左宏怀里,嗲声嗲气的告状:
        “她把我的包弄坏了,还不打算赔......”
        说着把手里的包举高,娟子不由自主抱了抱胳膊,这女人真有点让人受不了。左宏却不怎么给面子,挥手挡开女伴,目光直直落在娟子身上。
        昨天不过一晃眼的功夫,像现在这么近距离的看她,仿佛过了经年之久,转头对女伴命令:
        “你先出去,这儿我来解决”
        女伴显然有些不放心,但是又不敢违逆左宏的话,嘟嘟嘴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没等左宏下面的话出口,门再度打开:
        “娟子你真在这儿,我找你一圈了”
        赵珩后边跟着大堂经理推门进来,左宏的眸光迅速冰寒起来,牵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开始口不择言:
        “你这下家找的挺快,离开我,立马就有男人了,或者说,你们俩早就在一块儿了,他才是你真正的理由是不是?”
        娟子愕然半响,撑撑额头,觉得头又疼了起来,怎么到哪儿都躲不开左宏,听着他说话,娟子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算什么?恶人先告状?
        她的生活比起他来算个屁?回了这里娟子才知道,自己在临市看到的那张八卦报纸,不过冰山一角,左宏这男人,就是一不折不扣的种马滥情的花花公子,一切头衔扣在他脑袋上都不亏。
        娱乐小报该感激死他了,给大众的娱乐生活,送去了多少茶余饭后的话题谈资,这才短短的一个月,距离两人真正分手到现在,才一个月,这男人的绯闻女友,估计得有十来个之多,而她不过就一个赵珩,还是清清白白的关系,他就一副兴师问罪的嘴脸。
        娟子气到极致,冲左宏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没你快,至于我和他的关系,好像没必要向你汇报,现在痛快点,直接奔主题,你女人的包我赔不起,就这样,你想怎么着?我都奉陪”
        左宏心里的嫉妒几乎翻了天,两人是分开了,可这么快她就找了个男人,还是赵珩,左宏根本接受不了,而这女人现在这口气,是打算跟他耍无赖了。
        赵珩轻轻皱皱眉头,侧身问了问旁边大堂经理,知道了怎么回事,利落的掏出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经理:
        “要多少直接刷给那位小姐就好了”
        经理偷偷看了左宏一眼,迅速走了出去。
        左宏盯着两人突然笑了:
        “真大方啊,不过赵总裁可要小心,这女人没心没肺的,回头哪天把你踹了,你都还不知道呢,还有,看的紧点儿,不定什么时候就蹦出个老情人什么的,你这绿帽子就扣脑袋上了......”
        左宏刻薄的话没说完,娟子抬手就是一巴掌,啪一声,安静的房间里,一场响亮,她却远远没解气,反手又甩过来,却被左宏一把捏住手腕,左宏几乎咬牙切齿的开口:
        “你知道我不打女人,别逼我再破例”
        一扬手甩开她,娟子一个踉跄向后退了一步,被赵珩扶了一把才站住,脸色有点苍白,咬着唇瞪着左宏,两人就这么对视着,仿佛两个恨不得撕裂对方的角斗士,谁也不率先示弱
        过了不知多久,赵珩才轻轻叹口气:
        “娟子,我们走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