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回临市的一路上娟子都没说话,看着窗外,不知道想些什么,车子停在娟子租住的公寓楼下才回神,却发现赵珩正默默看着她:
        “娟子,让我照顾你不好吗?”
        声音是一贯的温柔,仔细听或许有些急躁,娟子看了他很久:
        “我怀孕了,孩子的父亲是左宏,孩子来的很突然,但是我想要它……”
        看着赵珩的车子开出小区,娟子不禁摇头失笑,说起来,赵珩一点错也没有,娟子既然把这话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就猜到了结果。
        毕竟赵珩是这样一个风光卓越的骄傲男人,社会地位,家庭环境,以及他自己心里那一关,不可能接受一个别人的孩子,这是男人的底线。
        娟子上楼开门,放下行李,脱了外面的羽绒服,就去厕所洗手,抬起头,看着镜子倒影出的脸发呆,脸色有些暗沉。自从知道怀孕,她几乎不怎么化妆,毕竟不是二十岁的年纪了,没有彩妆的遮掩,总有几分憔悴透出来。
        娟子脑中闪过左宏身边的女人,美丽当然,年轻却是自己怎么也比不过的,和那个女人一比,自己简直和黄脸婆没什么两样。
        娟子放了一水池水,一头扎了进去,抬起来,挂着水珠的脸,仿佛红润了不少,可依旧不像个小姑娘,熟女,以前娟子觉得这两个字是褒义的,现在觉得搁在女人身上,其实非常贬义。
        娟子叹口气,拽下拉杆上的毛巾抹抹脸,听见外面门铃响了起来,娟子微愣,她住在这里时间不长,几乎没什么人知道,会是谁?
        从猫眼里看了看,不禁皱皱眉,拉开门,苏彤走了进来,比起上一次见面,苏彤明显有些憔悴苍老,说起来,比娟子也大不了几岁,那时候还不显,今天纵是脸上的妆再厚,也阻挡不了岁月留下的痕迹。
        娟子觉得苏彤可恨又可怜,这么多年了,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五年十年,整整二十多年恋着一个男人,不惜耍手段,不惜自杀,依然没有结果。
        娟子猜测赵珩之所以对苏彤如此冷漠,除了介意她十年前做的事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女人缠的太紧,而且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赵珩都没爱上她,她还坚持个什么劲儿,固执着坚持着不可能等来的结果,不是傻缺是什么?
        “抱歉,我刚进门,还没来得及烧水,所以什么可招待的,请坐吧!”
        娟子不想问她怎么找到这里,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她一路跟着她和赵珩的。
        苏彤的目光略紧张的扫了一眼四周,一房一厅的格局,简单清爽,显然是一个人居住的地方,没有任何男人的痕迹,才微微松了口气。
        娟子察觉她的打量,不禁挑起嘴角道:
        “你不用胡思乱想,赵珩没来过我这里,你可以放心了”
        瞬间有被看破心思,苏彤有短暂的难看,可这种难看转瞬即逝,依旧执拗的问:
        “珩哥哥和你什么关系?”
        娟子觉得苏彤这女人真可悲到了极点,喜欢的要死要活的,就该去找正主,在这儿和她纠缠有什么用。
        “这话你该去问赵珩”
        苏彤摇摇头:
        “珩哥哥不见我,我知道他怨我,认为不是我十年前的谎言,你们俩早就在一起了,可是你信不信,即使十年前没有我,你们俩也不可能在一起,他不可能为了你,丢掉好不容易得来的留学机会,他从小心高气傲,某些方面也非常自私,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包容他,他偏偏就不要我,不要我......”
        说着眼泪就滑了下来。
        娟子实在觉得这场面有些可笑,说到底,赵珩和她不过就是朋友,苏彤找上她哭哭啼啼,算怎么一回事。
        娟子叹口气,抽出纸巾递给她,还真不会安慰人,确切的说,她从来没安慰过谁,以前就是萧子最难过的时候,她也不过就装不知道,让她自己默默舔舐伤口,所以,应付这样的场面,还真有些无所适从。
        “那个......苏小姐,我觉得你是不是想想别的事,例如工作,家人,朋友,男人其实占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没有也一样过日子”
        苏彤有些怔楞,抬起头定定看着娟子:
        “这就是他们都喜欢你的原因,你独立,你自主,你不把男人当回事,所以他们才都疯了一样喜欢你”
        娟子想了想:
        “其实根本上说,男人都有点贱,太轻易到手的东西,往往不会珍惜”
        苏彤颇为震惊的看着娟子,那眼神,仿佛娟子瞬间变成什么怪物一样:
        “在你心里,珩哥哥也是这样的男人?”
        娟子摇摇头:
        “我和赵珩目前来说只是朋友,所以你可以放心回去了”
        苏彤眼一亮,有些急切的开口:
        “你保证不和我抢珩哥哥?”
        娟子微微眯眼,这女人上她这儿演了这一大套戏,真正的目的现在才说出来。
        娟子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赵珩不喜欢苏彤,女人有些小聪明可以,但是从头至尾设计一个男人,男人都会反感。
        只要是男人,骨子里都是自我的,女人可以撒娇,可以耍脾气,使性子,但不会甘心被一个女人设计,苏彤从根本上犯了大忌。
        娟子盯着苏彤看了很久,才道:
        “我不会给你这个保证,因为人的心总在变,如果下一刻我找回了对赵珩的感觉......我不会为没有发生的事情下保证......”
        苏彤走了,娟子按按抽痛的额头,拉开床头抽屉拿出阿司匹林,又放了回去,现在的她不能随便吃药了。
        本来娟子以为,她坦白了怀孕的事情后,赵珩就会知难而退了,这次她错了,第二天,她一走出写字楼就看见了赵珩。
        娟子走近,认真打量他半响,赵珩拉开车门,一脸温柔的浅笑,和以往毫无二致:
        “一起吃饭,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娟子略迟疑还是上了车,一路上娟子都在想赵珩的目的,或者说他想和她说什么。
        到了地方,娟子才发现赵珩带她来的地方,是这个城市最高层大厦上面的空中餐厅,很知名,娟子还是第一次来。
        坐在窗前俯瞰,整个城市尽收眼底,仿佛凌驾于浮华红尘之上,食物如何且不论,这种感觉非常美妙。
        食物也很不赖,娟子放下手里的刀叉,摸摸鼓胀的肚子,心里琢磨怎么她怀孕,胃口反而越来越好了呢?不过美食已下肚,赵珩到底想和她说什么?娟子疑惑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赵珩一晚上几乎没怎么吃东西,见她吃完了,挥挥手,侍者推着餐车上来,银色的盖子罩住一个若大的盘子,侍者下去,赵珩把银盘推倒娟子眼前。
        娟子摇摇头:
        “我吃饱了”
        赵珩轻轻笑了,伸手揭开盖子,娟子不禁愣住,盘子里是一朵朵红玫瑰摆成的心形,中间放着一个小小的盒子,卡地亚的标识,娟子就是再傻也明白了。
        赵珩拿起中间的盒子打开,把中间璀璨的钻戒拿出来,执起娟子手:
        “对你的心,从十年前到现在一直没变过,嫁给我好不好?”
        晶莹的白金套圈眼看就要套进娟子淡粉色的指尖,娟子忽然被烫到一样缩回手,蹭一下站了起来,赵珩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好半响才开口:
        “你还是不愿意,为什么?”
        语气有些说不出的执拗。
        娟子几乎理所当然的回答:
        “我从来没想过结婚”
        “即使有了孩子?”
        赵珩锲而不舍的追问。
        娟子依然肯定的点头:
        “即使有了孩子”
        赵珩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可惜这个笑容却有些太过落寞:
        “如果今天换成左副司长,你的答案也是一样吗?”
        娟子微微闪神,虽只一瞬,赵珩也不禁暗暗苦笑,早就知道的不是吗?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意去正视,不愿意去深想,非得这样明明白白的被拒绝,才会死心,说起来,他也很可笑。
        娟子拿起自己的包,说了声再见,转身走了。看着电梯一直下滑的数字,娟子有些出神,脑子里不停回荡着赵珩的话:
        “如果今天换成左副司长,你的答案也是一样吗?也是一样吗.......”
        如果娟子肯正视自己的心,她会发现,以前那种坚定早就不复见了,如果对面的是左宏,如果他肯再弯□段哄她,她会怎样,她自己都拿不准了。
        骄傲的娟子,其实已经一败涂地,可是她死撑着就是不回头,而且即便她想回头,左宏身边也没空了吧!
        一个一个比她年轻,比她漂亮,比她温顺的女人,那个混蛋早把她丢脖子后头去了,最可恶,那男人还恶人先告状,用那种看奸夫淫妇的眼光,看她和赵珩,其实他和那个女人才是名副其实的奸夫淫妇。
        电梯停了,娟子有些气哼哼的穿过一楼大厅,走出大厦,根本没注意跟在她身后出来的鬼祟身影。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下周要上榜,所以双更神马的就成了浮云,不过正在存稿,争取周五一次性全放出来,或许双更也许三更,大家忍耐一下吧嘿嘿!!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