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有些事情,明明以为结束了,其实才刚开始。
        第二天,几乎所有八卦小报的头版,都被沃尔集团亚洲区总裁的婚讯占据着,娟子头一次领教到媒体力量的强大,即使身为记者,她同样无奈。
        娟子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上了报纸的娱乐版,显然对方感兴趣的还是赵珩,照片的角度抓的很好,正是赵珩拿着戒指套向他手指的动作,灯光氤氲,气氛浪漫,假如主角不是她的话,娟子也会以为,这是一个完美浪漫的爱情故事。
        灰姑娘的头衔有一天扣在她脑袋上,令她不免哭笑不得,好在照的都是侧脸和背影,不熟悉的人估计不会联想到她身上。
        桌上的手机震动了几下,娟子看过去是一条短信,翻开,是赵珩发过来的:
        “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
        赵珩这个男人还是蛮贴心的,经过了昨晚的事情,两人再见面难免尴尬,换位思考一下,赵珩估计倍受打击。
        不过,娟子忽然想起苏彤说过的话,如果十年前两人没有误会,说不定也不是一个大团圆的结局,事情过了再回头反思,才能清楚的认清楚现实,现实往往并不美丽。
        手机响了,娟子看了看,接起来,莫云琒的声音传过来:
        “报纸上是怎么回事?云玬,我以为你已经承认了莫家,那么你的婚事决不能如此草率”
        娟子按按额角:
        “这是误会,赵珩是求婚了,但我拒绝了”
        “拒绝?”
        莫云琒挑挑眉头:
        “为什么拒绝?我们的意见赵珩还算不差,只是你们要结婚必须让莫家来操持,不然,你去应付老爷子,总之你尽快回来一趟......”
        莫云琒放下电话,就看到冲进来的左宏,站在办公桌前像尊门神,眼神和脸都有些扭曲狰狞,瞪着自己就像瞪着杀父仇人,左宏手里的报纸直接摔在桌子上,一个字一个字从齿缝里挤出来:
        “这是不是真的?”
        莫云琒倒是笑了:
        “真的假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们俩不是早就散了吗?你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话吗?你巴不得和我们莫家一点关系没有,这下你可以顺心顺意了,而且,我不得不提醒你,私生活检点一些,省的因为女人断送了仕途,便得不偿失了”
        左宏一拳打在办公桌上,莫云琒吓了一跳:
        “你小子疯了”
        左宏转身冲了出去,他心里知道莫云琒说的对,他和那女人已经分了,在她狠心打掉孩子之后,他就发誓和那女人老死不相往来,他是这么想的,可心里头不争气,即便怀里搂着别的女人,脑子里想的还是娟子。
        他觉得自己已经得了精神分裂症,找了一个女人又一个女人,试图把心里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赶走,可惜做不到,胡军说的对,他没出息,他这是自己骗自己,看到她和赵珩出现在会所,晚上就喝了个烂醉如泥。
        转天在胡军那里醒过来,胡军看着他,头一次认真的劝他:
        “宏子,别跟这儿背地里受罪了,你还是回去找娟子吧!没她,你真不成,你知道你一晚上满嘴里都是娟子,我听得耳朵里都长茧子了,叶驰说的对,既然放不开就死死抓住,你这样儿,哥们还真怕,万一娟子真跟了那个赵珩,你还不得疯了。”
        左宏想了一天一夜,头一次认真想这件事,不是冲动的,而是理智的,最后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无论怎么样,他都撂不开手,只是看到娟子和别的男人站在一起,他就恨不得杀人,更别提她要嫁给别的男人了。
        可是看到娟子和赵珩结婚的消息登在报纸上,左宏真被伤着了,仿佛突然被人狠狠捅了一刀,直接捅在心窝上,痛彻心扉。
        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前前后后半真半假求过多少次婚,被娟子不是忽略,就是毫不留情的拒绝,她口口声声说她这辈子都没想过结婚,那这算什么?和着,还是人不对,换了老情人就什么原则都没了。
        嫉妒如同一只只跗骨之蛆,在他四肢百骸啃噬,他要亲口问问娟子那个混蛋女人,这些年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算什么?他在她心里是不是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
        左宏几乎疯了一样开车,越着急越出事,路上出了个小车祸,到了临市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
        娟子刚刚睡着,就被砸门声吵醒,抬头看了看床头夜光的闹表,蒙着头继续睡,有病,肯定敲错门了,不理它,不过,片刻娟子就把被子拉下来,侧头认真听了听,立马就清醒过来。
        下地,穿鞋,出了卧室,声音更清晰:
        “开门,死女人,你给我开门......”
        不是左宏是谁,娟子唰一声拉开门,还没看清楚,左宏就夹带着一股凉风,把她紧紧压在门上,唇落下,像个饿了八百年的野兽,忽然看见了可以果腹的猎物,恨不得直接吞到肚子里一样急迫,粗暴......
        左宏的手死死扣住娟子的后脑,这根本称不上吻,就像动物般的撕咬,娟子觉的自己的嘴唇肯定破了,一阵阵嘶嘶的疼,娟子怀疑他这是要直接吞了自己,可是娟子发现,自己竟然非常怀念这种味道,掺杂了淡淡的血腥,却那么熟悉。
        曾经她每天都能尝到的味道,此时却显得尤为珍贵,男人女人都一样,失去了才去怀念......娟子抬起手臂,圈住他的颈项,张开嘴,试着勾着舌回应他......
        左宏今天带着前所未有的侵略性,他想了一路,见到这女人直接掐死她了事,可是见到她,还是忍不住想亲她,虽然带着惩罚的吻,有些粗暴,左宏却发现当她不由自主回应自己的时候,他悬空了一夜的心,啪嗒一声就落了地。
        这女人心里还有他,他能清晰的感觉出来,此时此刻......吻从撕咬变成了舔舐,从舔舐变成了缠绵......
        两人一个字也没有交谈,衣服却一件件落下,从玄关一直到卧室,两人抵死纠缠着......当他真正进入她,娟子才咬着他的耳朵低声呢喃:
        “轻一点......拜托,轻一点......”
        从认识她到今天多久了,左宏从来没见她这么温柔的求过他,无论平常还是床第间,这样的娟子令左宏的心立刻就温软起来,想到她流产手术才没多久,可是他想要她,今天他必须要她,来证明她还是他的,在他怀里在他身下……
        事毕,娟子躺在左宏怀里却了无睡意,心里不禁有些惴惴,虽然过了三个月,可是两人太投入,不知道有没有伤到肚子里宝宝。
        左宏紧紧抱着怀里的女人,好半天才开口:
        “我认了,只要你不嫁给别人,不要孩子就不要孩子好了”
        声音嘶哑,带着些许性感的低沉,更多的却是屈服,这个男人再次伏倒在自己脚下的时候,娟子突然发现,自己真有点残忍,而且这时候如果再别扭,真就是犯傻了,她也舍不得不是吗?既然这男人都拉下脸来回头了,她里子面子都有了,还矫情什么?
        娟子抓住她的手臂,就听他低低痛哼了一声,娟子就知道不对,伸手拍开床头的台灯,入眼吓了娟子一跳,这男人真有些狼狈,额头不知怎么碰破,血渍已经有些干了,可是看上去依然触目惊心,胳膊......
        娟子拉开他的胳膊,半条胳膊都淤青了:
        “这怎么弄的?”
        语气自然而然就流露出心疼,左宏心里这个受用就别提了,眼珠一转,可怜兮兮的说:
        “来的时候太着急,出了个小车祸,现在车还在交通队扣着呢,我要是残废了,你的负责啊!”
        娟子白了他一眼,穿衣服下地,利落的拾起他的衣服扔给他:
        “残废了谁还要?起来,去医院,不然你死我家里怎么办?”
        左宏撑不住笑了起来,这女人一向嘴硬,关心他非得说这么不中听的话,一点儿不可爱。
        娟子拽着他去了医院,不算严重,打了破伤风针,又包扎了胳膊,给了点药就让回家好好休息。两人折腾到家里的时候天都快亮了,索性也别睡了。
        娟子去厨房下了两碗面条端上来,左宏西里呼噜吃了一大碗,觉得通体舒畅。左宏的手伤到了,娟子再狠毒也不能这时候让他做家务,自行把碗收到水池子里洗。
        左宏追过来,从后面揽着她的腰抱着她:
        “如果我不回头找你,是不是你一辈子都不会找我,即使你心里也想我,是不是?你个没良心的坏丫头”
        娟子擦了擦手,转身,抬头看着他,目光微闪,抓住他没受伤的那只手轻轻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如果你不回头找我,宝宝真有可能会叫别人爸爸。”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