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左宏的声音很低很沉,却有一种丝绒般的质感,仿佛大提琴的曲调,抑扬顿挫,说着这些久远的事情,其实娟子一丁点儿都想不起来,但是靠在这个男人怀里,她的思绪却飘到了别处。
        将来他们的孩子出生以后,他会不会也是这样,在孩子的小床边讲故事,讲爸妈小时候的糗事。娟子发现,其实左宏是个很温暖的男人,这种温暖让她从心底深处热乎起来,靠在他怀里忽然觉得岁月静好。
        左宏讲到一半,就发现怀里的女人乖巧的过分,低头一瞧,不禁失笑,娟子歪着脑袋,头搁在自己臂弯里,已经沉沉睡去,嘴角带着轻缓甜蜜的笑容,仿佛正做着什么美梦,左宏真希望此刻时间能停住,让这一刻永远延续下去,他怀里有娟子,娟子肚子里是他们的孩子,他们三口是一个完整的家。
        左宏轻轻把她抱起来,很小心很小心,就怕吵醒她,刚把娟子放在床上,床头柜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左宏拿在手里看了看来电,回手把被子搭在娟子身上,转身出了卧室,才接起来:
        “我是左宏”
        莫云琒那边沉默半响:
        “怎么是你?让云玬接电话”
        “她睡了,有什么事和我说一样”
        莫云琒哧一声笑了:
        “左宏你很可笑知道吗?你怎么在云玬哪儿?我警告你,你和云玬不可能,尽早分开对你和云玬都好”
        左宏走到窗边,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
        “云玬是谁?我不知道,我要的只是娟子,我认识她,爱上她的时候,她就是我的娟子,至于云玬,和我没什么关系?”
        “你什么意思?”
        莫云琒觉得左宏简直不可理喻。
        “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天王老子也管不着我和娟子的事,你们莫家同意与否?她都是我的”
        说完,不等莫云峰反映,直接挂断关机。
        莫云琒愕然的看了看手机,对面的云珂嘴角溢出一个笑容:
        “是左宏?”
        莫云琒点点头:
        “这小子真打算和咱们莫家黏上了,当初还说什么巴不得和莫家没关系,这不又去找云玬了,没骨气”
        云珂扑哧一声笑了:
        “其实大哥心里是希望这样的对吧!嘴上说的这么难听,这几天我总在想小时候的事情,虽然左宏和云玬只见过几次,可那次不是左宏哄着云玬,云玬那么小的时候就把左宏拿捏的死死的,也许他们俩一开始就是注定的,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还是在一起了,分不开”
        莫云琒叹口气:
        “可是爸那么固执”
        云珂突然摇头轻笑:
        “爸是固执,可是云玬比爸还固执,只要云玬决定跟着左宏,咱爸反对也没用”
        莫云琒也难得笑了起来,有时候还真是一物克一物。
        娟子转天就去上班了,休息了一天一夜,娟子看上去神采熠熠,刚迈进杂志社却感觉不大对劲,进了自己办公室,刚坐下,小妹就走了进来暧昧的笑着:
        “娟子姐,恭喜了”
        娟子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小妹把手里的一份报纸递给她:
        “娟子姐,我们都不知道你们家原来这么牛,你为人真低调......”
        小妹出去以后,娟子拿起报纸一看不禁紧紧皱起眉头,前天她和赵珩的照片登出来,不过一个模糊的侧影和背景,今天却是她的大头照清清楚楚的印在上面,还有左宏,赵珩,甚至莫冠荣......
        偌大的标题写着:
        “揭开灰姑娘的面纱,辛迪瑞拉的显赫背背景和精彩情史”
        长篇累牍的介绍了娟子的身份,也许是匆忙之间,搞得并不太清楚,只是说她就是莫家找回来的千金小姐,还有和左宏赵珩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写的仿佛最狗血的小言,两男一女加上三人的背景地位,噱头足够,娟子自己看了都觉得精彩万分。
        娟子头一次发现,自己用以往的态度对待媒体,只会越闹越大,如果他们三个人都是升斗小民,谁会关注,可他们三个都不是,媒体抓住这个赚钱的机会,恨不得闹大,娟子只得暂时休假,跟着左宏回了B市......
        最后解决这事的还是莫家,莫冠荣出面,一个电话就压下了所有后续报道,消停了几天,这事才算渐渐冷却,可是娟子和莫家的关系就真正大白于天下了。
        莫家索性包下城东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打算正式让娟子认祖归宗,其实娟子对于这样的形式,很有些抵触,无奈莫冠荣非常固执,说要让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知道,她是莫家的云玬。
        有时候娟子觉得莫冠荣骨子里的血缘观念太过执着,而且是排他性的,对莫家人以外的人,哪怕是儿媳妇也非常漠然,莫家至今也没一个小孩子,不过想想也算意料中事,毕竟以三位堂兄那样冷淡的夫妻关系,有孩子才奇怪。
        所以在娟子二十七岁的深冬,她莫名其妙成了莫云玬。手臂圈在莫云玠臂弯里走进宴会厅的时候娟子还觉得像做梦一样。
        高朋满座,几乎每个人都带着笑脸,其下的讨好巴结那么明显,娟子非常讨厌这样,可莫冠荣坚持。
        胡军在下面捅了左宏一下:
        “别说,你家娟子的确艳冠群芳,也不亏你非得上赶着”
        左宏白了他一眼,目光轻柔的落在缓缓进来的人儿身上,精心打扮过,身上穿着一件大红的礼服,这样的艳色穿在她身上相得益彰,裙摆直直垂落而下,简单修身的剪裁,更衬得她身材高挑,上面白色狐狸毛的小披肩,斜斜搭在肩头,露出优美的天鹅颈,颈间是一串珠圆玉润的珍珠项链。
        长发松松绾起,别了一只珍珠流苏的发簪,两侧自然垂落几缕发丝,虽然妆容很淡,那种张扬的美丽依然,这才是他的娟子,无时无刻不是焦点,无时无刻不挺胸抬头站在那里,骄傲美丽,正是他爱之入骨的女人。
        左夫人有些发愣,这是那个自己一直认为卑微下贱的女人吗?她美丽高贵,多像二十多年前的莫家的风华绝代的二儿媳,她怎么就没看出来,这母女之间这么相似。
        小宏爸说她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左夫人不禁仔细回想,不得不承认是她太武断,她一直用自己的角度去想这个女人。
        当年的自己,用尽了手段心机,最后终于凭借肚子里的孩子,赶走了原来的左夫人,坐上了左家女主人的位置,其中艰辛隐忍,也只有她自己清楚,她拿住的,不过是小宏爸脑袋里的那点传统思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而丈夫心里这么多年了,始终也没忘怀前妻,这个使得她挫败而尖锐,全部心思几乎都放在儿子左宏身上,她希望儿子出人头地,他希望左宏比谁都强,所以她无法忍受,他为了娟子那么个毫无背景的女人和莫家闹翻。
        而且,打从第一眼见娟子,她就不喜欢,为什么不喜欢,后来左夫人想明白了,因为娟子一眼就看破了她所有的伪装,而且她不会委曲求全的隐藏,直接就告诉自己:
        “我知道你为什么反对,我明白你是怎么上位的”
        直到现在,即使她已经是莫家的女儿,左夫人依然不喜欢她,娟子就像一面令她无法遁形的镜子,照出了她心理最阴暗卑微的角落和费尽气力隐藏的过去,这样的儿媳妇儿进门,可想而知,她这个婆婆的地位,何况两人之前还有那么多龌龊。
        可是左夫人也明白,这件事如今已经不是她能干涉的了,娟子是莫云玬,莫家的背景,她已经没有拒绝的权力,而且她儿子不争气,死活就非得这女人不行。
        左夫人最近一段时间很颓败,那种斗志几乎完全消失贻尽,和丈夫结婚三十多年,到了今天,他心里依旧惦记着前妻和女儿,儿子还没娶媳妇儿,已经忘了自己这个娘,还有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儿......
        左夫人看着娟子,这女人这辈子都不可能看得起自己这个婆婆,可是当娟子的目光划过自己,左夫人不禁有些意外,并没有想象中的得意洋洋或者鄙视讽刺,依旧是平淡,平淡的骄傲。
        莫冠荣今天非常高兴,坐在那里,严肃的脸上始终挂着清浅的笑容,看着莫云琒领着云玬,挨桌敬酒,来的人基本都是莫家的至交好友,而莫家的至交好友,几乎全是地位不凡的政府官员。
        一圈敬过来,娟子没记住几个,却真有点累了,好在终于到了左宏这边,娟子刚过来,左宏就站起来,在她身边,大手悄悄拖住她一边的胳膊,让她把半边身子靠在自己身上短暂休息,却低头凑到她耳边低声埋怨:
        “怎么又穿高跟”
        娟子白了他一眼,心话当她乐意啊!还不是被逼着穿的,她也不能到处嚷嚷自己是个孕妇。
        娟子只停留片刻,就被莫云琒拉走了,左宏脸色有些阴。
        封锦城却笑道:
        “恭喜了宏子,媳妇儿到不到手,还不知道,不过大舅哥那关已经过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下午两点第一更,晚上五点第二更,份量相当于三章的,亲们期待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