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叶驰也笑了:
        “刚才你和娟子的小动作,多亏了人家莫老大帮着你们掩护,不然被莫家老爷子看见,你小子凶多吉少”
        时萧把叶驰剥到她碗里的虾子放到嘴里,含糊的插嘴:
        “被莫伯伯看见怎么了?左宏,以前不是你妈总找麻烦吗,现在我家娟子要家庭有家庭,要背景有背景,你妈不会在挑刺了吧,莫伯伯没关系啦,你们不是最讲究门当户对吗......呃.....咳咳......”
        叶驰急忙把手边的水凑到她嘴边:
        “咽下东西再说话”
        胡军不禁感叹,时萧和娟子真是天差地远的两个人啊!时萧傻得天怒人怨,娟子精的唉!而且,就他看,莫家那倔老头死活是瞧不上左宏的,再说,还有前面云珂的婚事,娟子和左宏这事,悬。
        看左宏那乐不可支的模样,胡军不禁凑过去泼冷水:
        “你这媳妇儿不定能娶回家呢,就是你三个舅子都向着你,莫老头和你家娟子才是决定性因素吧!”
        左宏倒是不以为然,他心里的算盘早就拨好了,最难的就是让娟子那丫头答应嫁给他,莫老头他一点不担心,娟子肚子里都有了他的孩子,以莫老头护犊子要面子的个性,到时候,说不准会反过来逼着娟子嫁给他。
        说起来,娟子肚子里的孩子可不仅是左家的孙辈,也是莫家第一个隔辈人,他就不信莫老头不心疼,所以说,有时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莫冠荣想当然的事情,在娟子身上是行不通滴。
        娟子考虑再三,还是没回临市,原因之一两处奔波,她怕身体吃不消,再有,毕竟父母和左宏都在这边,虽然她嘴里说的难听,可经过这次分手,她心里也清楚,她其实离不开左宏这个男人。
        既然离不开,就没必要硬挺着,娟子不会傻的和自己过不去,她觉得妈妈说的很有道理,有时候退一步真能海阔天空,尤其女人。好在梁先生准备在B市筹办分社,她也并不是没事可干。
        对于梁先生,她非常抱歉,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这样轻率不负责任,可是周姐却颇为赞成。周姐走了,在机场看着她孤孤单单一个人过海关,娟子忽然有些害怕,如果自己到了这个年纪,还一个人单独来去,想想都寂寞。
        或许是她已经习惯了身边有左宏陪着,记得当初左宏说服她一起住的理由是,冬天可以取暖,夏天可以降温,那时候她反问他:
        “春秋你有什么用?”
        左宏坏笑着说:
        “春天播种,秋天收获,我们可以运动,所谓生命不息运动不止。”
        脸皮厚的可比紫禁城的城墙。
        “笑什么?”
        红灯的路口,左宏侧身疑惑的看着她,娟子斜睨了他一眼:
        “我在想你的脸皮究竟有多厚,回家是不是找个尺子量量”
        左宏笑了,忽然心有戚戚焉的道:
        “能追到我家娟子,脸皮不厚怎么行......”
        两人说笑一阵,左宏目光闪了闪,看了娟子一眼开口:
        “那个,我妈说让咱们找一天回去吃饭”
        娟子侧头瞅着他不说话,左宏忙挥手:
        “你要是不乐意就等等再说,我是想你和我妈总会见面,等将来孩子要是知道他妈妈和奶奶总吵架,也不太好是不”
        娟子伸手掐住他腰间的肉道:
        “左宏,如果我和你妈都掉河里,你先救哪个?”
        左宏想都没想:
        “当然是我妈,你会游泳吗?”
        娟子扑哧一声笑了,想了想道:
        “我觉得你妈不会想见我,是不是又跟我这儿编瞎话了”
        左宏嘿嘿一笑:
        “媳妇儿英明,是我爸啦!不过你放心,孩子的事儿我没说”
        忽然正色道:
        “我爸自从出院变了好多,我妈那个人,我知道有时候不讲道理,可毕竟是长辈,娟子我希望你为了我,略微忍让一下成不,再说,现在你后面有莫家撑腰,我妈也不会说什么难听的话了”
        娟子暗暗叹口气,这也是她不想结婚的理由之一,太虚伪,需要为了表面的和谐做违心的事情,令人烦不胜烦:
        “过一阵子再说吧!”
        左宏暗暗松了口气,至少他家娟子不像以前一样,坚定的拒绝了,其实左宏感觉的到,他家娟子变了,变得柔软感性,尤其为了他,妥协了很多,左宏领情。
        左宏心里明白这,这个女人心里实实在在的有了他,在意他,真是好不容易!但愿以后所有的日子都想现在一样,平顺幸福的走下去,再无一丝波折。
        可惜往往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总有些意外的人和事,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
        再次见到苏彤,娟子觉得这女人真有些神经质了,报纸上报道的消息早已冷却,她和赵珩那段不实的婚讯,也在人们记忆褪色,始终鲜明的只有苏彤。
        苏彤找过娟子几次,娟子也自认为和她解释的很清楚了,可是苏彤就是不相信,总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并且一遍一遍的要求娟子不跟她抢赵珩。
        娟子觉得她有些找不准重点,重点是赵珩,而不是她,或者别的女人,所以娟子最后一次和她说的话,已经有些不耐烦:
        “苏彤,我最后再说一遍,我和赵珩真的只是朋友,我不会嫁给他,我保证,而且,我觉得以后我们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娟子不想因为她和左宏闹别扭,左宏那个男人的醋劲儿如今大的离谱,尤其对和赵珩有关的人和事,极其不可理喻。
        上次被他看到她和苏彤,整整两天都阴着一张脸,跟谁欠了他多少钱一样,一开始娟子还觉得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他是因为看见了她和苏彤见面,以为她和赵珩还有联系。
        搁以前的娟子,管你去死,可现在,娟子却看不得左宏那样子,娟子严重怀疑这是左宏装可怜来博同情的伎俩,不过,这招现在用在娟子身上百试百灵。
        娟子总会不知不觉想起和好那晚上,左宏抱着她说的话:
        “我认了,只要你不赶我走,不要孩子就不要孩子好了!”
        以心换心,如果她是左宏,宁可自杀也拉不下脸回头,可那个男人不仅回头了,还那么低姿态,左宏触动了娟子心底那根最敏感的弦,她开始心疼这个男人了。
        她这份心疼,犹如两人关系的润滑剂,使得两人的心更贴近,为了一个毫无关系的苏彤和自己男人吵架得不偿失,娟子不干这样的傻事。
        娟子说完,抓起包就走了。苏彤看着玻璃窗外迅速没入人群的人影,脸色有些阴暗,这个女人太幸福了,幸福的令人忍不住嫉妒,自己耗尽力气得不到的东西,她轻而易举就能抓住,最可恨的是她一点不想要并且弃之如敝履。
        苏彤其实也知道,娟子和赵珩现在不见面了,可是赵珩总对她避而不见,她想见赵珩一面很难,很难,可是苏彤从来也不担心赵珩会找别的女人。
        她笃定赵珩心里还是放不下娟子,毕竟娟子在他心里整整藏了十年,一个人有几个十年,所以即使称不上刻骨铭心,也相去不远。
        苏彤认为只要她说服娟子不和她抢,她还是有希望的,毕竟这么久了,赵珩身边也只有两个女人而已,一个是娟子,一个就是她苏彤。
        苏彤一点不觉得自己偏执了,她觉得赵珩本就该是她的,她等了那么久,那么久......如果没有娟子该多好......
        苏彤的眼里晕染开嫉妒,逐渐浓重成毒,死死盯着窗外的某处,脸不觉有些狰狞,眼前一片阴影照下来,苏彤回神,抬头,脸色微冷:
        “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解决刚才那个女人。”
        苏彤眯眼打量眼前的女人,长的勉强算过的去,应该不到三十岁,脸上的妆很厚,却遮不住底下的憔悴不堪,还有她眼中闪烁的嫉妒之火。
        周燕跟踪苏彤一阵子了,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当然不是她有本事能调查出来的,但是,周燕觉得自己是最有资格恨莫云玬的人,因为莫云玬,她本来好好的人生一朝尽毁。
        如果没有莫家的寄名符,莫家不会认错女儿,那么即使她原本虚荣,也至少能平顺的过一辈子,不会奢望别的东西。
        人往往都是贪婪的,莫家给了她机会,却在知道弄错了,毫不留情的把她遣走,是,他们付出了一笔钱,可是那笔钱算什么?区区十万块,连一辆像样的汽车都买不起,更别提她原先可以尽情拥有的华衣美食。
        凭借莫家女儿的身份,她曾经在她的朋友圈子里,瞬间变成公主,人人奉承讨好的公主,却一朝跌落下来,她甚至能清楚的知道,她那些朋友心里的嘲笑,事实上她们从来不屑于隐藏。
        她觉得无地自容,而且享受过那样的生活,让她重新回到原点,她怎么可能接受的来。
        这时候,她的以前的男朋友给她出了个主意,周燕的前男友比周燕大两岁,叫方强,说起来算是她家的邻居,从小就是个小流氓,可皮相不差。
        周燕上初中的时候,两人就好上了,后来方强靠上了外面的款婆,直接甩了周燕,可两人还是隔三差五的鬼混一下,周燕身边没别的称头男人,方强虽然不是东西,至少长的还过得去,所以两人就这样一直纠缠了好几年。
        周燕被莫家认回来的那段时期,方强突然对她热络起来,周燕知道方强打得什么主意,当时她以为自己是莫家的千金小姐,当然不会再看上方强,她就想出口气,至少让方强这个男人后悔当初甩了她。
        可惜好景不长,她就被打回了原形,方强却没扔开她,而是直接劝她跟他干,说不靠莫家也能什么都不缺。
        周燕被他引诱的干上卖淫贩毒的勾当,入了行,周燕才知道自己一脚踩进了陷阱,这辈子都毁了。
        追根究底,周燕就恨上了真正的莫云玬。她的年龄不算小了,而且姿色不算出挑,只能接一些又老又丑又变态的男人来赚钱,赚的钱也不多,而且她染上了毒瘾,这点钱根本就不够,还经常被方强脱光当着他那些狐朋狗友折磨。
        到了这时候她才认清楚,方强是个不折不扣的禽兽,可惜已经晚了。前两天莫云玬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周燕自然看见了。
        她做梦也没想到,原来莫云玬竟然就是那天在会馆里的女人,这女人的命真好啊!名牌大学毕业,长的漂亮,男人称头,工作体面,如今还有这样的家世,自己和她一比,简直如云泥之别。
        而当初两人明明都是孤儿,为什么这个女人的命就这么好?她恨,恨死了莫云玬,于是她给方强出主意,与其干这样的勾当,不如索性捞一票大的,然后出国享受。
        方强被她说动了心,私下里找人调查了,却把目标转移在频频来找娟子的苏彤身上,这女人是条大鱼,开名车,住别墅,浑身上下都是值钱的玩意,还有个有钱的老爹老娘,完全悖理了周燕的打算。
        周燕当然不乐意,偷偷跟了苏彤几天,生出一个主意,就和方强说了。方强混了这么多年,也不算太蠢,尤其对周燕这个女人,可以说,她一张嘴,方强就能看到她的腚,他知道她是借机会整那个莫云玬,只是这女人也真够毒的,认真说起来,人家根本和她无冤无仇。
        方强知道莫家可不好惹,军方的大首长,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得罪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可是方强心里也实在痒痒的难受。
        他本来就是个好色之徒,前面见着苏彤都馋的不行,何况娟子,偷偷跟着周燕见了一次后,他妈夜夜春梦都是那女的,人家怎么长的,屁股是屁股,胸是胸的,要是能上一回,这辈子都值了。
        所以说,这混蛋色迷心窍了,而且方强突然发现,自己这些年真小看周燕了,这女人真是个人才,那一连串的计策,阴毒的万无一失。
        两人狼狈为奸商量好了,周燕就出面找上了苏彤。
        苏彤对凭空出现的周燕,没有一丝好感,这女人明显是想利用自己整娟子,虽然不知道她和娟子有什么恩怨,可是苏彤也不想趟这滩浑水。
        苏彤根本没理周燕,直接走了,周燕哼一声,她笃定这女人还会来找她,这女人眼里有疯狂的执念,这种执念,有时候轻易就会让人不顾一切。
        苏彤没回自己的住处,而是直接来了赵珩的公寓,按了楼宇对讲,这次赵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把她拒之门外。
        苏彤狂喜,进了门不禁一怔,赵珩本人有点轻微洁癖 住的地方都是一尘不染,而此时,屋里真有点乱,客厅靠窗子一侧,横七竖八有几个红酒瓶子,屋里有浓重的烟酒味。
        苏彤异常熟悉的帮他收拾起来:
        “怎么这么乱,你喝了多少酒?”
        赵珩一把握住她抓着空酒瓶的手,冷淡的道:
        “不用你,一会儿钟点工会收拾,请坐。”
        作者有话要说:欣欣向荣的架空穿越新文:
        《锦绣之乡》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