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苏彤忽然崩溃,从后面一把抱住赵珩:
        “珩哥哥我爱你,我爱了你这么久,这么久,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你看看我,如果你认真看看我,你就会觉得,其实你心里也是有我的,你看看我,那女人有什么好?她从来喜欢的不是你……”
        苏彤几乎声泪俱下,一字一句说的撕心裂肺,手臂死死圈在赵珩腰间,抱的紧紧的,仿佛怕一松手,就再也抓不住。
        赵珩用力挣脱她,转身盯着她看了很久,目光冷淡没有一丝波动:
        “彤彤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我们之间永远不可能,你对我来说,从始至终都只是邻居的妹妹,如果你愿意,这个妹妹可以永远当下去,别的,恕我无能为力?”
        “为什么?“
        苏彤执拗的非要一个答案不可。
        赵珩摇摇头:
        “不为什么,这种事哪儿为什么?”
        赵珩忽然想起十年前的那个阳光明媚的秋日,他也曾经问过娟子:为什么喜欢?娟子后来给他的答案是:
        “不为什么?就是喜欢了”
        他也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有什么理由?
        这几天他曾无数次假设,现在重新回到十年前,他知道一切误会的情况下,会不会去找娟子,他对如果自己足够诚实,那么答案是不会,他依然会选择出国留学。
        赵珩觉得,自己是个太现实的男人,即使他喜欢一个女人,也不会把所有的东西都抛下,他输给左宏的,也许这一点,他缺少那种不顾一切的勇气,爱情需要的就是勇气。
        而苏彤拥有的,他觉得不是勇气,是偏执,很深的偏执。
        也许是畸形家庭的关系,苏彤从小就是这样,喜欢什么?就一定要到手,可是他不是东西,而且,赵珩从来没想过和她怎么样,他觉得自己已经表达的很清楚明白,可是她依然不懂。
        苏彤脸色有些发白,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多年的男人,总是这么不远不近虚无缥缈,有时候觉得触手可及,有时候却发现远隔重山。
        他转身过去,根本看她一眼都觉不耐烦,苏彤清楚的记得,他每次看娟子的目光,那么温柔,那么深远,令人怦然而动。
        苏彤紧紧咬住嘴唇,伸手把身上的羊毛连身裙褪下,冲上前再一次抱住赵珩。
        赵珩有短暂失神,皆因这种感觉太熟悉了,让他不由自主就想起了十年前,可是迅速回过神来,一把推开她。
        苏彤被他推得踉跄后退一步,险些摔倒,屋里的暖气很热,但是肌肤曝露在空气中仍然很凉,其实凉的或许不是身体,而是苏彤的心。
        她已经把一个女人的尊严彻底丢开,只求他能看她一眼,即便这样,也难如登天。
        赵珩忽然觉得是不是以往自己对待苏彤的态度,都太过温和保守,致使她如今依旧纠缠不休。念头划过,决定下个猛药,一次性把事情解决掉。
        便不再刻意回避,而是直直打量苏彤,说实话,苏彤的身材很不错,即使年龄过了三十岁,可肌肤依然莹白细腻充满弹性,双腿匀称,胸部饱满,腰线优美,这是一具无可挑剔的身体,可惜不是他要的。
        在他眼里这和杂志上的艺术人体照以及蜡像馆里的蜡像,没有任何区别,也不会令他冲动。
        赵珩不闪不躲的看着她,目光却不温不火,完全看不到男人最原始的冲动,苏彤目光向下,落在他的白色休闲裤上,毫无动静,这个男人面对自己这样的诱惑,甚至不举。
        苏彤忽然觉得难堪的想立时死去,这是多大的羞辱。苏彤几乎迅速套上衣服,抓起外套转身逃了出去。
        靠在电梯里,电梯光亮的金属壁里映进自己的影子,那么清晰的,那么狼狈。即使到了这时候,苏彤发现她一点不恨赵珩,都是娟子那女人,没有那个女人,一切都会好。电梯壁里的一张脸,渐渐阴险扭曲,直到狰狞。
        出了电梯,苏彤就给周燕打了电话过去……
        放下手机,周燕回身对方强说:
        “我说这女人会答应,就一定能答应,好了,我帮你办好了这件事,你给我什么好处?”
        方强笑了:
        “事情还没办好,就这么着急的和我要好处”
        说着,低头凑到她耳边道:
        “今天晚上老张过来,你知道他一向喜欢你,你给我伺候好他,晚上赏你一壶冰,让你好好享受享受”
        周燕有些怕的缩了缩身体,老张是个性变态:
        “我不......”
        拒绝的话没说完,啪啪,方强反正就甩了她两个耳光,周燕的脸几乎立刻就肿了起来,方强掐住她的下巴抬起来,阴险的警告她:
        “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你不照照镜子看看,有男人要上你,你就得心存感激?知不知道,如果今天晚上伺候不好,你知道下场”
        周燕浑身止不住颤抖,她当然很清楚方强说的下场,上次她稍微反抗了一下,他就让他那帮狐朋狗友,轮了她一天一夜,当时她以为自己要死了,最后还是活了过来。
        打哪儿起,她就明白了,方强是个毫无人性的畜生禽兽,对她从来不会手软,如果不是自己还有这么点利用价值,估计早就被他折腾死了。
        她知道他和境外的卖淫集团也有联系,周燕真怕,他有一天把她也卖到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那就是想死都不容易了。
        周燕把这一切归在莫云玬身上,她恨不得让莫云玬也尝尝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还有苏彤这个贱女人,还一副高高在上鄙视她的样子,她比谁高贵,不也是个想贴着男人的贱货......
        娟子当然并不知道这些,她现在烦恼的是莫冠荣和左宏,接触久了,娟子发现莫冠荣固执的有些莫名其妙,尤其喜欢干涉晚辈的婚姻感情生活,他就不看看,被他铁血手腕干涉的儿女,如今哪一个是幸福的.
        独断专行可比旧社会的军阀,当初为了云珂和左宏的婚约不惜打击她,现在却死活非让她和左宏分手。
        莫冠荣直接开口下命令:
        “左宏不适合你,如果赵家那小子你不喜欢,我另外给你安排相亲对象,我一个老战友的儿子刚从国外回来,性格好,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男人还是找个这样的靠谱”
        娟子挑挑眉:
        “再靠谱的男人,不是我喜欢的,我也不要,容我提醒您一句,现在不是封建社会,我想,恋爱自由,在您年轻的时候,就是国家倡导的吧!”
        莫冠荣眼睛一瞪:
        “什么自由恋爱,不过就是说说,你是女孩子,年纪还小,男人一定要挑品性温良的,尤其历史得青白,总之,如果你爸妈活着,也不会认同左宏这个女婿,还有他妈,你忘了,当初他妈给你怎样的难看,我们莫家没找她算账,已经算宽宏大量了”
        娟子撇撇嘴:
        “如果这么说,您还曾经弄黄了我的工作呢,现在我还不是站在这里,听您老的训话”
        莫冠荣没辙的看着娟子,这个侄女和他三个儿子一个闺女都不一样,简直固执的要死,而且一点不怕他,就喜欢和他抬杠,说话也冲,不像云珂是个闷性子,他说一句,她能顶回来十句,而且句句都有道理。
        不过,她真是唯一一个和他抬杠的晚辈,抬着,抬着,爷俩的感情反而更亲近了些,加上心里本就存在的愧疚补偿心理,莫冠荣的铁血手腕,从来不想用在这个侄女身上,所以事情就成了现在这样子。
        他一想起来,就把云玬叫回家来,爷俩打打嘴架,对于左宏和她的事情,两边就暂时这么拖着,说起来有几分可笑。
        娟子出了老爷子书房,云珂看看身后阖上的门,扑哧一声笑了,伸手点点她的额头:
        “你这丫头和小时候一样,我爸遇上你也没辙”
        对于云珂,娟子接受良好,其实对于自己是莫家人,娟子越来越有真实感了,也许就像莫云玠说的那样,凡是莫家人,骨子里都有着血缘亲情的牵绊,即使她记不起来,这种东西却永远不可磨灭。
        再说云珂的性格那么好,娟子有时候觉得,左宏放弃云珂而选择她,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晚上躺在左宏怀里,她真问了出来:
        “左宏?”
        “嗯”
        “为什么是我?虽然我也不差,可是云珂真比我好太多,重要的是,她那么温柔,脾气也好”
        左宏嘴角微扬,一翻身,半身压在她身上,小心错开她的肚子,仔细端详她,床头的小夜灯有些昏暗,温暖的光线流出,映在她脸上,有种浅淡的光影。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眼底深处仿佛有光芒浮动,慧黠灵活,最近有点胖,脸有些圆润,看上去仿佛小了很多,这时候的她,一点不像那个彪悍威武气势不凡的娟子,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女人,他左宏的小女人,就连问的问题,都开始变得傻气,可是却傻气的分外可爱。
        左宏人忍不住低头,唇印在那片微微张开的丰润上,温柔的亲她,却并不深吻,只是浅浅的嘴唇一张一合的亲她,一下一下的辗转缠绵......
        娟子被他诱惑的心痒难耐,怀孕的女人根本经不起如此撩拨,娟子的气息有些乱起来,胳膊抬起圈住他的颈项,眼睛微微眯起,几乎有些急切的回应他.
        左宏却拉开一些距离低声道:
        “别人再怎么好,也不是我的娟子,傻瓜”
        伸手按住她的躁动的手,侧过身,褪下她的睡袍,抬起她的腿,轻缓进入......唇贴在她耳朵边缘亲吻低喃:
        “这样好,不会伤到我们的小宝宝”
        娟子的理智瞬间飘飞,在左宏制造的***中浮浮沉沉......直到疲累的睡去才记起来,自己问了半天,左宏回答的都是废话,这男人越来越狡猾了。
        第二天娟子上班险些迟到,下班前,左宏给她打电话说晚上有个饭局推不掉,让她回陈家吃饭,等他饭局完了,直接去陈家接她。
        放下电话,娟子不禁瘪瘪嘴,不怪她爸妈都喜欢左宏,这家伙太会来事了,一口一个爸妈叫着不说,三天两头的去,今天送老爸一把二胡,明天送老娘一个披肩......总之狗腿的不行。
        娟子甚至怀疑,没准在爸妈心里,现在左宏比她的地位都高,马屁精。
        娟子出了大楼就看到苏彤那辆大红的玛莎拉蒂,很惹眼,她想装看不见都不可能,娟子真想绕她过去,可惜苏彤并不打算放过她。
        苏彤拦住娟子,态度变得正常温和:
        “我为以前的行为向你道歉,我想明白了,你说的很对,我对感情太执着,其实没必要”
        娟子有些莫名奇妙的看着她,苏彤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总感觉有些说不出的诡异,不过和她也没什么关系。
        娟子点点头敷衍:
        “你想开了就好”
        苏彤热心的看看她:
        “你去哪儿?不如我送你”
        娟子低头看看表,又望了望前面拥挤的公车站,便说了声谢谢,拉开后座坐了进去。苏彤仿佛松了口气......
        车子开了一会儿,转过几个路口,娟子察觉不对:
        “喂!苏彤你走错了,刚才那个路口应该左拐才对”
        “抱歉,我对这边的路不是很熟,不过,我记得从前面那条街可以转回去”
        苏彤说着,就把车迅速开进那条不算窄却偏僻的胡同。
        娟子才警觉不大对头,还没来得及反应,车停了,后边的车门拉开,上来一个女人,一阵刺鼻的味道冲进鼻腔:
        “是你?”
        娟子刚看清楚对方的脸,就晕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欣欣向荣的架空穿越新文:
        《锦绣之乡》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