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娟子睁看眼,第一反应就觉头疼欲裂,抬头就看见眼前一张放大的男人脸,应该说,长的不差,但是绝对不是好人,充斥着猥亵的邪气。
        娟子眨眨眼彻底清醒过来,想也没想,一把拍开眼前的脸,方强被她拍的一愣,周燕在一边暗暗幸灾乐祸,真是自己找死,方强那个人渣,还不折腾死她。
        谁想,方强却笑了,抬手摸了摸自己被拍的脸,颇有兴味的看着娟子,这女人的勇气实在可嘉,这种情况下,眼里竟然没有丝毫惧怕,如此近的看她,更有一种惊人的美丽,而且风情,这女人美得太有风情。
        和她一比,旁边的苏彤都变得没滋没味起来,好的,一般都要放到最后品尝,这是方强从小到大的习惯。
        “你们放了我,这是犯法,非法拘禁,坐牢能做到死那种罪......”
        苏彤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恐惧和虚张声势,周燕呵呵一笑,抬手就是一巴掌:
        “你闭嘴吧!贱女人,坐牢,你也躲不开”
        方强站起来一把扯开周燕:
        “你他妈给我闪一边去,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周燕被推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想反抗却有害怕的样子,可怜又可恨。
        娟子做梦也没想到,苏彤竟然恨自己到这种程度,还有这个女人,她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的假莫云玬,她看着自己的目光,仿佛恨不得把自己千刀万剐,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女人?
        还有苏彤,娟子心里当然是害怕的,但是她很清楚,这时候怕一点用没有,而且让对方知道自己害怕了,没准事情会更糟。
        前后略微一联系,就知道这帮人绝非善类,这是计划好的绑架,如果她们要钱还算庆幸,就怕她们是为了别的,尤其这里面有苏彤和假莫云玬,这两个女人明显对她怀有恨意。
        娟子迅速扫了一圈周围,好像是一个废弃的工厂仓库,角落里堆着废旧的麻袋包,地上还有些杂乱的衣服标签,娟子低头认了认,是城郊前两年倒闭的那家国营服装厂。
        自己坐的是一个器械软垫,很破,边上都飞了边,露出里面灰色的棉絮,仓库的窗子很高,玻璃都不是很齐全了,冷风从上面钻进来,有点冷飕飕的,窗外漆黑的天空,根本猜不出现在到底几点。
        方强站在中间,周围有七八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娟子暗暗心惊,这些人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龌龊□的,他们心里想的什么?不用猜也能知道。
        娟子活动活动手,绳子绑的很紧,几乎一动都动不了,手腕被绳子磨得都有些微微刺痛:
        “强哥,这娘们真好看,兄弟想......”
        方强目光一沉:
        “你想什么?咱们他妈是为了钱,不是为了女人,有了钱,什么女人没有,扔一把随便上”
        底下几个人一听,都不吱声了。
        方强掏出手机蹲下,伸到苏彤眼前:
        “现在说你家的电话,你也看见了,我这帮兄弟可都有日子没碰过女人了,如果你们家不送钱来,我就只能把你发给这几个兄弟先解解馋”
        苏彤害怕的直哆嗦,也后悔的要死,怎么也没想到这帮人不止打娟子的主意,连她都捎上了,听到方强的话,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势,忙不迭的点点头。
        娟子气的不行,就这么个女人就干出这么件损人不利己的事儿。电话接通了,方强把电话贴到苏彤耳边上。
        苏彤几乎眼泪鼻涕一起流了下来:
        “爸爸爸爸救我,救救我……”
        方强把话筒移到自己耳朵上:
        “听见了吗,给你们一晚上时间筹备,明天我要一千万,准备好了,等我电话,如果敢报警,你女儿的命就没了”
        “一千万”
        娟子听到他说这个数,就觉得事情还有可为,最起码,这帮人不是轻车熟路的惯犯,如果有经验的,就该知道就苏彤那辆车和这浑身的行头也值几百万,一千万的额度,对于她来说有点可笑。
        果然苏彤仿佛看见了曙光开口道:
        “那个,不用我爸给你,我给你,我钱包里有卡,我告诉你们密码,你提款机了直接就能取出来”
        娟子不禁暗骂这女人简直蠢的无可救药了,方强微微一愣,把边上苏彤的包拿起来,一反转,里面的东西就掉了出来,钱他们早就翻出来了,把钱包里的卡却都没动,这时候挨张抽出来。
        方强过去,解开苏彤手上的绳子,不知从哪儿找了纸笔:
        “写,把密码写在这上面”
        苏彤哆哆嗦嗦的写了,交给他,天真的问:
        “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这里面绝对够一千万了”
        方强忽然笑了:
        “放你走可不行,既然你提醒我,我就得多向你家要点,乖一点”
        让手下重新把苏彤捆起来,苏彤哪个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娟子看着都叹息。方强站走到娟子身前蹲下,伸手摸摸她的脸:
        “现在轮到你了,大美女”
        娟子眸光一闪,冲方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绳子太紧,我有点想不起来了”
        这个笑容绝对称得上风情万种,令方强片刻闪神,这是自己这辈子都没遇上过的极品女人,而且实在对味。
        方强忽然有些舍不得,把她怎么样了,周燕一看方强那模样,就知道他被这女人诱惑了,上去狠狠就给娟子一巴掌,娟子被她打的头歪倒一边,顺着嘴角淌下血丝,可见这女人多恨她。
        周燕还不解恨,抬脚还要踹过来,娟子本能的弯腰护住自己的肚子,谁知道这疯女人却被方强抓住头发拽起来,反正几个耳光:
        “我说过,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我看你是忘了?你自己是什么货色了,二子,小三,你们俩让她好好长长教训,让他知道知道我这里的规矩”
        上来两个男人,不怀好意的笑着,一边一个架着周燕就往那边拖:
        “方强你他妈过河拆桥,你畜生,你这个禽兽,你不得好死……”
        周燕的嘴被捂住,娟子这时才发现,原来那边还有两间小屋,旧工厂车间里的屋子,玻璃窗很低,能清楚看见里面的情景。
        娟子瞳孔缩了缩,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那两个男人,在那间屋子里脱光了周燕……娟子都不忍看,低下头去......
        方强凑过来呵呵笑道:
        “只要你配合,我保证不会这么对你,放心吧”
        娟子眼睛微眯:
        “如果你要钱的话,打给我男朋友更快些,不过他的手机号,我一向记不住,在我手机的通话记录里有,你拿过来我找给你”
        娟子说这话的时候很慢,心里不住敲鼓,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几乎要跳到了嗓子眼。
        她在赌,赌眼前这个禽兽,不知道手机只要一开,GPS定位功能就会立刻让左宏知道她在的地方。
        他在赌这个男人色胆大到,影响了他的智商,她在赌一个生的机会,她不甘心她的人生就这样悲惨的结局,她还想看着自己的孩子出生长大,还有左宏那个男人......她有太多太多的不舍得
        方强真的开始佩服起这女人来,美丽大胆,沉着冷静,即使沦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依然有条不紊。
        方强盯着她看了很久,久到娟子的额角都渗出冷汗,以为他看破了自己的伎俩,他却一伸手:
        “美女的手机呢,拿来”
        边上一个男人,有些依依不舍的,从口袋里掏出来:
        “强哥,没电了,这玩意刚才在路上我就玩了会儿游戏就没电了,看着挺好看,真他妈不实用”
        娟子开口道:
        “我包里应该有充电器,可以找个电门插上,就能开机了”
        边上的男人,显然很感兴趣:
        “真的?”
        转身就去翻那边娟子的包,找出充电器,那边黑漆漆斑驳的墙上,挂着个简易插座,不一会儿,开机铃声响起来,娟子心里才真正松口气。
        再说左宏这边,都快急疯了,从饭局脱身出来,就先给娟子打了个电话,竟然关机,电话打到陈家,说压根就没过去,给时萧打电话,也不知道,电话打到莫家,莫家那边也慌了神。
        莫家有过这样的经历,二十多年前,云玬被绑架的时候,就是这样。
        左宏到莫家的时候,莫家已经严阵以待,左宏头一次庆幸娟子是莫家的女儿,因为有强大的莫家,许多事情都容易的多,特权毕竟好用。
        莫冠荣直接抽调来部队的侦查兵,各种追踪仪器迅速就安置妥当,左宏一直不愿意相信莫云琒的推测。
        娟子虽然个性很强,却很少得罪人,尤其绑架,怎么会找上她。莫云琒却提醒他:
        “别忘了,娟子三岁多的时候,就被绑架过一次”
        左宏心神大乱,只能握着手机一遍一遍的重播娟子的号码,就像得了强迫症,当听筒里传来的不是忙音,而是长长的嘟声,左宏差点捏碎手机。
        娟子这边,一开机,几乎立刻就响起了铃声,铃声长长的,在静寂空荡的仓库里,显得尤为刺耳。
        方强眼睛微微眯起,走过去看了看,来电上显示着左宏,开口问:
        “左宏是谁?”
        娟子强作镇定:
        “我男朋友”
        方强略停了一会儿就接起电话:
        “娟子你在哪儿?在哪儿?”
        几乎立刻,话筒里就响起一个男人的吼声,声音大的娟子都听得很清晰。方强掏掏耳朵,凑近电话:
        “你是她男朋友?”
        左宏一愣,声音幽的变冷:
        “你是谁?怎么拿着我女朋友的电话?”
        方强呵呵笑了几声:
        “你女朋友挺漂亮的,作为男人,我真羡慕你”
        左宏却听得心惊肉跳,眼风瞟到那边的侦查兵冲他无声的说:
        “尽量拖时间”
        左宏微微点头:
        “你想要钱,尽管开口说个数出来,但是,不许伤害我女朋友一丝一毫,不然,相信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方强还真抖了一下,手机里的男声又阴又沉,令方强几乎信以为真,头一次碰见敢威胁绑匪的家属,不禁呵呵怪笑两声:
        “好,痛快”
        方强想着娟子这边的家庭虽然背景深,毕竟不是作生意的,要太多了,也不靠谱,于是脑筋一转张口要一千万。
        娟子真想翻白眼,和着,他就知道一千万。
        左宏看到那边侦查兵打了个OK的手势,才开口道:
        “好,没问题,不过,你该有常识,现在这个点儿,银行都关门了,我给你支票肯定不行,这么一笔款子,自助银行也提不出来,明天早晨九点银行开门,我拿到钱最快是九点以后,你说个交接地点,我亲自送钱过去,另外,我现在想确定我女朋友的人身安全”
        方强几乎被左宏牵着鼻子走,心里非常不甘心,这个男人明明被他威胁着,还如此强势,可是也找不到什么不对的地方,悻悻的把手机贴在娟子耳朵上,不忘威胁:
        “你知道该说什么吧”
        娟子想了想开口:
        “咱家厕所”
        顿了一下,看了方强一眼,才继续道:
        “扶手坏了,装上去,敞开门,记住了”
        方强挂断电话,不禁呵呵笑了:
        “你这女人真有意思,都这时候了,还惦记厕所的扶手”
        娟子点点头:
        “我这人一向如此,该干什么?永远不会忘记”
        靠的近了,方强几乎能闻到娟子身上那种迷人的女人香,有些把持不住,嘴凑上去,娟子迅速转头躲开。
        方强脸色一阴,娟子却咯咯咯笑了起来:
        “我想上厕所,快憋不住了,你不希望我当众尿在这里吧,而且,有些事情太着急,就失去了该有的乐趣不是吗?”
        说着,暧昧的瞄了他一眼,方强就感觉浑身一苏,的确,这女人值得他好好彻底的享用,这样草草吃进嘴里也没劲儿,谁都知道,这种事还是你情我愿的有意思。
        “我,我,也想去厕所......”
        苏彤哆哆嗦嗦的说出来,方强笑了:
        “美女连尿尿都一致,你们俩,领着美女们去后面上厕所”
        上来两个男人一人拽着一个,从侧面的一个小门钻了出去,迎面的冷风,冻得娟子一激灵,抬头就看见枯枝树梢上的圆月,今天是十五了吧,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命活着出去。
        后面真有一个厕所,跟着的两个男人还算规矩,到了地方,就放开她们俩,守在门口,娟子却开口说:
        “大哥,你们不解开我们的绳子,我们怎么方便”
        其中个子矮点的男人不怀好意的笑道:
        “这妞有意思,要不哥给你脱裤子怎么样?”
        那边高个子的男人皱着眉警告:
        “老五,别他妈没事找事,这妞是强哥看上的”
        说着,看了看两人一眼,大概觉得她们也跑不了,于是松开了两人的绳子,娟子活动活动已经麻酥酥的胳膊,进了厕所。
        适应了黑暗,能模糊看清这里,迅速打量一圈,不禁大失所望,估计早就废弃不用,窗户都严严实实的封死了,月光都是从门口这边敞开的窗子和门照进来的。
        娟子心有点发凉,回身看着苏彤,低声道:
        “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
        苏彤有些尖利的嗓音想起:
        “都是因为你,因为你,珩哥哥才不要我,你这个狐狸精......”
        娟子恨不得一脚踹死她,这什么疯女人啊!
        娟子看了她好半天,恶毒的开口:
        “如果我是赵珩,我也不要你,蠢女人。”
        作者有话要说:欣欣向荣的架空穿越新文:
        《锦绣之乡》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