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05
  •     苏彤气的眼里冒火,冲过来扬起手,娟子没等她的手落下,一脚狠狠踹在她膝盖上.苏彤惨叫一声栽在地上,缓过劲来,就要冲上来和娟子撕扯。
        外面两个男人冲了进来,拉开两人,个子矮的那个把嘴里的烟吐在地上:
        “你们俩倒是想得开,还有心思打架”
        苏彤被矮个子男人揪着捆起来,瞪着娟子恨恨的诅咒:
        “你不得好死,我要看着你怎么死”
        娟子扫了她一眼凉凉的开口:
        “我怎么也得死你后头”
        两个男人把他们带回仓库里,苏彤还用恨不得杀了娟子的目光瞪着她,娟子没空理她,目光落在那边屋里,忽然觉得有点发冷。
        这里加上这什么强哥,一共八个男人,除了刚才带她和苏彤去厕所的两个,剩下的五个,如今都进了周燕所在的屋里,屋子的玻璃窗布满灰尘,可是依然挡不住里面正在进行的毫无人性的龌龊。
        男人猥亵刺耳的笑声,女人微弱的呻吟哼哼声,从里面清晰的传出来,令人不寒而栗,这些人根本没有人性,娟子心里越来越灰心,如果左宏找不到这里,或者说来晚了,她已经......
        娟子都不敢想后面的事,侧过头就看到不知何时,坐到她身边的方强,邪气的脸凑过来道:
        “怎么,害怕了?”
        娟子努力压制住不断上涌,几乎快控制不住的恐惧,眨眨眼道:
        “那个女人不是你的马子吗?”
        方强用力吸了口烟,冲娟子缓缓吐出,娟子呛了一下,挥挥手,向旁边躲了躲,方强却倾身,脸几乎贴在娟子脸上道:
        “人家都说美女怎么看都是美的,以前我还真不信,想来以前我遇上的都是假货,你这张脸真是越近看越勾魂啊,嗯?”
        娟子脑子里的弦绷的越来越紧,几乎快断裂的时候,忽听那边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矮个子男人过去看了看:
        “强哥是这妞的男人”
        方强伸手接过来扫了一眼:
        “你男人挺紧张你的”
        接起来道:
        “怎么,这么快就凑上钱了”
        左宏自打听了娟子没头没脑的几句话后,放下电话就仔细琢磨,娟子说,厕所,停顿一下后才说,扶手掉了,装上去,敞开门,除去厕所,后面几个字的头一个字连起来,就是服装厂。
        想明白了,急忙回头问:
        “王连长,定位到城郊,是不是有个服装厂”
        王连长点点头:
        “就是那一带”
        左宏一听,什么都不管了,拿起车钥匙就要冲出去,被莫云琒和莫云玠一边一个架住:
        “左宏,你冷静点,你一个人去了有什么用,咱们必须制定个周详妥帖的营救计划”
        “滚你丫的,你话说的好听,那他妈不是你媳妇儿,我媳妇儿肚子里还有我儿子呢,我等不起,我现在就要去救她”
        莫云峰,莫云玠,莫云珂,乃至那边坐在沙发上一直沉默的莫冠荣都愣住,左宏还疯了一样的挣扎。
        莫云峰举手就是一拳:
        “你给我冷静,你想死我们不管,你的莽撞会害死云玬,我们不能不管……”
        左宏终于冷静下来,他知道莫云峰说的对,可是她一想到娟子面对绑匪,心里不定多害怕,多恐惧,他就受不了,尤其她现在的还怀着他们的宝宝。
        他急的脑袋里嗡嗡直响,恨不得立刻抓住那帮绑匪解决掉。左宏着急,莫冠荣当然也不轻松,二十多年前那场绑架,是他们莫家的大灾难,弟弟夫妻死了,云玬失踪,如今好容易找回来,又被绑架。
        莫冠荣不得不小心翼翼,他不能让云玬再受到丝毫伤害,不然他将来怎么去面对死去的父亲和弟弟夫妻,何况如今云玬还有了身孕。
        莫冠荣当机立断迅速打电话动用关系,不大会儿功夫,几个专门办大案特警就加入进来。
        计划很周密,由左宏以送钱的借口进到里面去,先摸清里面的情况再展开营救计划,所以左宏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娟子他们所在的服装厂仓库周围五十米之内,其实已经被团团锁定包围。
        左宏握紧了手机,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
        “我找了银行的朋友,开了绿色提款通道,你们在哪儿,我直接给你送钱过去”
        方强虽然心思狡猾,可干绑架这活儿还是头一次,难免有些顾此失彼,琢磨着这么大晚上去哪儿交接也适合,倒不如直接把对方引到这里来,想那男人也不敢报警,等他单身匹马来了,拿了钱,直接做掉那小子,干净利落。
        想到此,嘿嘿一笑道:
        “真不愧是政府高官,就是有他妈特权,我可提前警告你,如果你带了尾巴来,我几个兄弟可早就看着你女朋友眼馋了......”
        “你他妈敢,你敢动她一根汗毛,老子让你后悔生下来过”
        左宏阴狠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方强不由自主哆嗦了一下,回过味来,脸色有些难看:
        “那就要看你听不听话了”
        也不和左宏废话,快速说了地方,电话直接就扔了出去:
        “真他妈晦气”
        对那边高个子男人说:
        “你去里头让那几个别玩了,一个女人玩了半宿,别给老子玩死了,倒坏了大事”
        矮个子男人不怀好意的扫了苏彤和娟子一眼,猥亵的笑了两声:
        “女人哪他妈有玩死的,你听里头那女人叫唤的不定多爽呢,嘿嘿......”
        说着晃晃悠悠进了那个小屋,不一会儿,几个男人一个一个提着裤子出来,最后一个拽着周燕的头发直接拖了出来,娟子眼睛一跳,浑身止不住抖了一下。
        被五个男人折腾的周燕,基本上已经没什么人样了,不是眼睛睁着,偶尔发出两声哼哼,娟子差点以为她是个死人了。
        两条腿被大大掰开到变了形的程度,即便现在拖拽出来,依然大大张着,能清晰的看见那些白浊混着脏污甚至还有血渍粘粘的到处都是,浑身几乎没有一块好皮肉,到处是伤痕青紫,目光呆滞,嘴唇肿的老高,也闭合不上,从嘴角甚至还不断渗出白浊的液体.....
        “呕......”
        娟子忍不住扭过头干呕起来,没吃晚饭,也吐不出什么来,就是觉得恶心的不行,这帮人该千刀万剐下油锅炸了,不知道周燕这算不算自作虐不可活的报应。
        苏彤更是怕的瑟瑟发抖,到了这时候,她真正害怕了,为了自己那点阴暗的心思,她没想过复出如此巨大的代价,这帮人根本不是人是畜生。
        仿佛很享受她的恐惧,这帮男人越发笑的张狂,方强皱皱眉:
        “小声点,这里虽说荒郊野外,也不见的就没人经过,惊动了人就是大麻烦,都给我警惕点,一会儿第一个送钱的就来了,干好这一票,咱们都可劲儿的逍遥一阵,干不好这票,喝西北风都不成,弄不好就监狱里啃窝头去了”
        显然方强的话颇有威慑力,几个手下都收敛了不少,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其实外面左宏也坐立不安,提着箱子的手都控制不住微微颤抖,他也害怕,他并不害怕里面的歹徒绑匪,他怕看到他家娟子被伤害......
        莫云玠看看表,拍拍他的肩膀:
        “现在可以了,你记得尽量不要激怒绑匪,尽可能拖延时间,还有,一定要护云玬安全”
        左宏根本不理他最后一句废话,推开车门下车,换了另外一辆车开出隐蔽的树林,直接开往前方不远处的服装厂仓库。
        隐约听见车声,方强蹭一下站起来:
        “老四老五你们俩出去看看,机灵点,有不对的,立马知会我”
        转身蹲下对着娟子阴险的笑了笑:
        “你男人胆子真不小,钱还多,你这个女朋友还这么美,真他妈让人不平衡是不是”
        娟子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等你拿了钱,不一样什么都有,用得着羡慕别人吗”
        “对哦!呵呵呵,我都忘了,聪明,不如这样,你以后就跟着我得了,咱俩......”
        话没说完,就听仓库大门咔一声响......
        娟子看到左宏那一刻,眼眶竟然止不住有点发热,几乎快忍不住那种急于涌出的湿润,娟子绝对不是圣母小百花,她性格一点不讨喜,说穿了,就是太过自私,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承受这一切,左宏必须来,而且就是悲惨了,她也要两人一起悲惨。
        这种阴暗的心思,她也从不避讳让左宏知道,所以看到左宏来了,她倒是一点不担心他的安全,反而有了主心骨,大不了这个男人陪着她一起玩完,可是心底深处还是感动的。
        毕竟,无论之前这个男人说的如何如何爱她,都是些平常的小事,现在他们面临着生命的考验,这个男人还是毫不犹豫义无反顾的来了,娟子觉的这个男人她没有选错,为了他,妥协自己一向坚持的骄傲也不算太亏,所以说这女人太现实。
        左宏自然不知道,他家娟子这时候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是看到他家娟子眼里一闪而过的晶莹,就是一阵钻心的疼,他家娟子什么时候这样过,这副样子,他真有点看不得。
        不过左宏还是悄悄松了口气,虽然看上去有几分憔悴,可是她全身上下都是完好的,目光落在苏彤身上,讶异一瞬,看到那边麻袋上的周燕,不禁皱紧了眉头,暗暗后怕。
        方强打量左宏几眼,眼中不由自主跳跃着嫉妒的光芒,这男人太出色了,太磊落,即使站在这个脏污闭塞的废仓库里,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优雅和强势,依然昭然,也更加对比出他的猥琐。
        而且,这男人气场太强,单身匹马,都令方强不敢小觑,方强回头看了看娟子,忽然蹲在她身前道:
        “真是俊男美女天作之合啊,也怪不得周燕那疯女人嫉妒你,千方百计的要毁了你,不得不说,你的确是让人嫉妒”
        说着,伸手就要来摸娟子的脸,娟子还没来得及偏开,左宏已经迅速冲上来,抬脚就把方强踹飞了出去:
        “你他妈敢动我媳妇儿,找死”
        方强真没想到左宏敢这么嚣张,狼狈的爬起来:
        “我看你他妈才找死,哥几个,给我好好收拾收拾这小子”
        话音刚落,除了外头两个放哨的,剩下五个男人全部一拥而上,娟子不禁有些膛目结舌,头一次发现原来左宏这么厉害,虽然也没少挨黑拳,可是几乎瞬间就放到了两个。
        这时候外头一阵大响动,咣一声,仓库的门从外头直接打开,方强看到进来的人,心就凉了,特警、武警、还有侦察兵,自己惹错了人。
        他心一慌,狗急跳墙几乎立刻就抓住娟子,刀子掏出来抵在娟子脖颈下面,大约也是害怕了,手有点哆嗦,割破了娟子的肌肤,鲜红的血顺着娟子细白的颈子淌下来,看的人触目惊心。
        “你放开她”
        左宏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他一进来就知道这几个人根本不算多厉害的匪徒,不过一帮乌合之众,果不其然,特警侦察兵们一进来,很快就束手就擒,只是没想到,方强到了穷途末路却劫持了娟子。
        特警中出来一个和方强谈判,方强大吼:
        “你们别和我说废话,我太明白了,这个罪过大了,我他妈能坐牢坐到下辈子,我就是死也拉着这女人垫背呵呵......”
        笑声还没收住接着就是一声惨叫,手一松,娟子利落转身,一脚狠狠踹在他要害上,方强被她踹的踉跄一步摔在地上,娟子冲上去抬脚接着踹:
        “让你他妈摸我,让你占老娘便宜……啊啊啊嗷嗷......”
        最后方强叫的岔了音,左宏才把他家娟子拖抱回来,轻车熟路的制住她的腿:
        “好了好了娟子,小心孩子,小心咱们的宝宝......”
        等娟子平静了,才小心的查看娟子脖子上的伤口:
        “疼不疼,这里疼不疼,嗯?”
        “你先松开我的绳子”
        娟子开口了,却不是回应左宏,左宏这才记起来她还绑着,忙伸手解开,娟子一挣脱绳子,伸胳膊就圈住左宏的脖颈,用力拉近,认真的说:
        “为了表彰你大无畏的英雄救美,我决定嫁给你,我们结婚吧”
        左宏傻愣的样子,几乎被娟子嘲笑了一辈子,当然这是后话,左宏傻愣半天才回过神来,脸上的惊喜还有褪去,又别扭的嘟囔起来:
        “你这女人,求婚是男人的.......”
        废话没唠叨完,已经被娟子严严实实堵住......仓库的们敞开,天亮了,晨曦从门外射进来,落在这对劫后余生的有情人身上,焕发出璀璨的光芒。
        “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继续番外,有两人的亲密戏,也有叶红旗和娟子闺女的戏,呵呵!!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