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福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09
  •     入夜,荷花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白日里她娘与她说的那些话就跟用绳子在她心上栓了个疙瘩似的,越勒越紧,直让她胸口憋着一股子怨气,如何也疏通不了。(看小说到小说者Www.XiaZaiLou.Com)()。想着自己傻子似的叫了那女人那么多年婶子,更是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她坐起来看了看长生,见他睡得安稳,便穿衣下地,去灶房取了火折子和灯油,走到门口却又站住,想了一会儿又把东西放了回去,悄悄地出了院门。
        村子里四下黑漆漆的,荷花难免有些害怕,可想起她娘那些委屈心里又冒了火。她一路从村东走到村西,摸到了陈寡妇家,屋里黑着灯,陈寡妇大概是早睡了。荷花绕到了她家房后的矮墙外,摸着黑儿在地上踅摸石头。
        她初时是想点了陈寡妇院里的柴禾垛,甚或烧了她家的鸡窝或是小西房。可不论怎么气,烧人房子绝人生路这种缺德事儿,她还真是干不出来。是以,她想了想又换了主意,想着大夜里把陈寡妇家的窗纸全捣破了,就算不冻她个好歹,也够她搓火的。
        只她正寻着石头,却忽闻远处传来些响动,抬眼一看,却似有个人影往这边过来。荷花吓得一哆嗦,心道这大夜里的除了她怎能还有人在这村子里乱串?别不是遇上鬼了!
        荷花心里突突直跳,紧忙躲到树后张望,但见那人一路走到陈寡妇家后院小门,做贼似地四下看了看,推开门走了进去。虽是夜里看不清楚容貌,但那条瘸腿荷花却看的真切,不是冯瘸子却是哪个!
        荷花脑子里头一个冒出的想法是这冯瘸子色胆包天,夜闯民宅意欲奸/□女,她下意识的想要大声喊人,可一瞬间又醒过味儿来,白日里才从她娘那儿听了陈寡妇的下作事儿,心道这冯瘸子别不是和那女人商量好幽会偷情来了?如此一想,荷花紧忙跑到小门儿外,院门虚掩着,她悄声推门进去,蹑手蹑脚的走到后墙根的窗户底下,屏气细听。
        “臭无赖,你别碰我,找你那小婊/子去。”
        “好人儿,我想着你呢,那小鸡雏子有啥好的,还是你有味儿……”
        “呸,你骂谁呢!”
        “没有没有,我疼着你,快让我看看你伤着没?”
        “那小婊/子跟她那混蛋爹一样,下手忒狠,我这两日牙都松了。”
        “来,我给你吹吹,李老狗哪儿会疼人了,白着你跟他这么多年。”
        “滚一边儿去,你出去看看,哪个男人不比你这瘸子强!要啥没啥,还只管吃我喝我的!你当你是小白脸儿呢!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德行!”
        “嘿嘿,我这本事不在外头,全在床上,这世上再没比我会疼人的了……”
        “唔……滚,滚……”
        屋内一对男女滚到了床上亲热,屋外荷花边听边骂,心说这俩货果真是一道上的,不用说,她的那些流言蜚语与他们脱不了干系,许就是这陈寡妇故意说出去的。(百度搜索www..)再听陈寡妇话里话外提了和她爹的事儿,荷花更是恼火,咬牙一恨,悄声出了院子。
        话分两头,只说适才荷花穿衣出屋的时候,长生其实已经听到了动静,他没理,他想荷花大概是起夜去茅厕了,他其实也想去,但是奶奶说了要疼媳妇儿,所以还是让媳妇儿先去。他躺在床上等了半天也不见荷花回来,他尿急,忍不住下地出屋,跑到茅厕外冲里面道:“荷花,我要尿尿。”
        自是没人应他,长生想,也许荷花在拉屎,不愿理他。他默默地又等了一会儿,还不见荷花出来,忍不住再次催道:“荷花,你快点儿,我要尿尿。”
        仍是没人应,他想探着脖子往里瞧瞧,可小时候奶奶跟他说过,看女孩儿解手是要被打的。他有些着急,想要站在墙根儿解决,可奶奶也跟他说过,他不是小孩儿了,不许随便脱裤子尿尿,必须要去茅厕才行。
        正在他捂着裤裆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院门突然被推开,荷花从外面跑了进来。
        长生吓得差点儿尿了裤子,他眼看着荷花跑去灶房,愣了愣,往后退了两步伸着脖子往茅厕里看,再扭头望着敞开的院门,一头雾水。不过这一惊下,他倒是暂时忘了尿意,忙跟进了灶房。
        荷花去灶房拿了火折子和灯油,才一转身,便见长生瞪着眼一脸莫名的望着她。她吓得低呼了一声,捂着心口骂道:“作死呢!大夜里站人家后头,你想吓死我啊!”
        长生道:“你怎么没在茅厕?”顿了一下,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又补了一句,“咱家有茅厕。”
        荷花没听懂长生在说什么,她也没心思听,只道:“不用你管,你老实回屋睡觉去。”说完就要往外走。
        长生紧紧的跟在她后面,不安的道:“你要干嘛?为什么不睡觉?晚上应该睡觉。”
        荷花道:“我有要紧的事,你先睡觉去,我办完了马上就回来。”
        长生煞有介事地道:“不行!奶奶说了天黑不许到处乱跑,不许出去!”他声音大,荷花只怕把四奶奶吵醒了,连忙把他扯进灶房,关上门道:“你疼媳妇儿不?”
        长生点头。
        荷花道:“疼媳妇儿就得听媳妇儿的话,我现在出去办点事儿,一会儿就回来,你老老实实回屋睡觉,不许出声,听到没。”
        长生眉头一皱,被难住了,奶奶说过天黑不许出门,也说过要疼媳妇儿,那他是该拉住荷花不让她走呢?还是该听她的话回屋睡觉?
        荷花见长生不吱声了,只道他听了她的话,又嘱了他两句就转身出屋了。长生仍是没想明白,也不阻止她,也不回屋,只不知所措的跟在她后面。
        荷花瞪眼道:“跟着我干嘛,回屋睡觉去。”
        长生没动也没言语,打定了主意跟着她似的。荷花着急,只怕错了时机,忽的脑子里一闪,又想到什么,神色一转,对长生道:“你跟着我也成,但是必须听我的,我让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这就是疼媳妇儿,知道不?”
        “嗯。”长生愣愣的点了点头。
        荷花道:“头一件,你先回屋穿件外衣,大半夜别冻着了,快点儿!”
        “哦。”长生扭头回屋穿衣裳,没一会儿就跑了出来。荷花望了望四***窗子,带着着长生悄悄离了家。
        两人一路来到陈寡妇家后院,荷花指着院里的后窗户对长生道:“看见那窗户了没?一会儿你就在那窗根儿底下守着,里面要有人推窗子,你就给我推回去,按住了,说什么也不能让里边的人从窗子里出来,明白没?”
        长生向院子里望了望,转头对荷花道:“那是别人家。”
        荷花道:“我知道是别人家,住在那里面的不是好人!是坏人!她欺负我了,欺负你媳妇儿了,就跟那冯瘸子一样,你是不是该帮着我,向着我?”
        长生想了想,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荷花说完拉着长生从小门进了院子,趴在窗根儿底下细听动静,确认冯瘸子还在里面没走,便对长生悄声道:“刚才说的记住了,把窗子守好了,不许让里面的人出来,我走开一下,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儿,只要我没回来你都别理。”
        吩咐完长生荷花便绕道房子前头,寻了个木棍见屋门从外面别住,又蹑手蹑脚地摸到陈寡妇家院子里的柴禾垛,把灯油全撒在上面,拿出火折子点了火。小火苗遇着大片的灯油一下着了起来,却也不旺,荷花就蹲在边儿上添柴禾,守着火苗子越烧越旺。
        这会儿全村老少睡得正香,屋里的陈寡妇和冯瘸子亲热完了也猫在被窝里睡觉,却是村里的几条狗先察觉了火势,先是一条狗汪汪叫了几声,紧接着全村的七八条狗都开始狂吠。
        屋里的陈寡妇和冯瘸子做贼心虚本就睡得轻,这狗叫声一起俩人就醒了,一睁眼便见窗户外头一片大亮,陈寡妇叫了声不好推开窗子一看,却是自家柴禾垛起了火!她急得紧忙下地穿衣裳要去扑火。这冯瘸子却是吓得一时没了主意,愣在了那儿。
        陈寡妇骂道:“楞啥呢!大老爷们儿不知道帮忙啊!”
        “啊?啊……”冯瘸子应了一声连忙去摸裤子。
        正这当口,忽听外面起了锣声,两人一惊,立时变了脸色。这说明村里有人也见了这儿起火,敲锣招呼着村民过来救火呢!可不是,大夜里狗叫得欢,村里人都得被吵醒出来看看咋个回事儿。
        冯瘸子原就是跟人通奸被打折了腿,见这状况自吓得没了胆,裤子还没穿上呢就赶紧滚下炕往外跑。
        “别……别出去!”陈寡妇也是吓坏了,只怕冯瘸子这一出去被赶来救火的村民撞见,只她追到门口却见冯瘸子用力推门怎么也推不开。
        “娘的!这门咋顶上了!”冯瘸子一边骂一边撞门。
        “你作死呢!从前面走让人撞见还活不活了!”陈寡妇一把抓了他,也顾不得想这屋门怎么就平白从外面顶住了,只急道,“从后窗户那儿走,奔房后小门出去,那儿没人!”
        冯瘸子又慌忙跑回屋里去推后窗户,才推开一个缝儿,碰!窗子又重重的落下,似被什么从外面顶了回来。冯瘸子吓得往后一仰,栽在地上,脸色煞白瞪着眼指着那窗子道:“有……有……有鬼……”
        陈寡妇跟进来一看,妈呀一声,也差点儿瘫在地上,那窗子上分明有个人影……
        俩人正吓得发颤,便听咚咚的砸门声,有人在外高喊:“他二婶子!醒着没!我们可要进去了啊!”
        陈寡妇这才回了神,但听自家院里已吵吵嚷嚷来了不少人,再看冯瘸子瘫在地上,全身光溜溜的只穿了条亵裤,自己也衣衫不整的没比他好多少,她慌得手足无措也不会应声了,只四下寻衣裳。
        时外面又有人说了什么,陈寡妇也听不进了,只这慌乱的时候,屋门被人推开,她吓得拿床上的被子围身子,还没围上呢,外面的人就进了屋来,却是村里的几个婶子媳妇儿,原是她一个寡妇的屋子男人不好进,几个跟自家男人一道来救火连带看热闹的女人进屋来看。这一看下,竟是看到了这幅场面。
        几个女人立时愣住了,瞪着眼看着半裸的陈寡妇和冯瘸子,待回过神来,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妈呀!不好啦!你们快来看那!”
        男人们闻声进屋,陈寡妇这回是真真的瘫在地上了。
        只说荷花适才在外守着,见陆续有村民过来,便紧忙寻了个角落藏了起来,待见有女人围在陈寡妇家屋门口拍门,心就悬了起来,只怕长生那儿出个什么意外让那冯瘸子遛了。没一会儿但见几个女人闯了进去,紧跟着似是出了什么状况,院里头才把火扑灭的男人们也一个个跟了进去,这会儿荷花是正经放了心,她知若非是里面出了事儿,男人们是不好夜闯寡妇门的。
        荷花也见了她爹来救火,还跟着大宝,俩人自然也闻声进了屋,没一刻便见她爹和大宝先众人从屋里出来了。借着门口的灯光,荷花可看见她爹脸色是相当的难看,而大宝这半大小子见了这事儿倒显兴奋得很,不愿走似的一个劲儿得往里面探脖子。她爹在大宝屁股上踢了一脚,骂咧咧的说了什么,大宝便一缩脖子跟在她爹后头讪讪的往家走了,只一边走还一边回头往陈寡妇家里望,似是错过了好戏的模样。
        荷花看着这个解气,只恨自己不能亲眼见着陈寡妇被人捉奸在床的模样,在心里又骂了那陈寡妇千万遍:让你再装!让你造谣!让你勾搭爷们儿!你这狐狸精!活该!
        她藏在暗处骂了好久,眼见着她爹和大宝没了人影才猛然想起长生来,狠拍了下脑门儿,暗道完了,他个傻子定还在那儿傻站着呢!这要是被人看见了又得惹出事儿来。
        她紧忙绕到陈寡妇家房后,推开小门跑了进去。但见屋里的灯光大亮,长生也不知道躲一躲,跟个木桩子钉在那儿似地,站在窗前的光亮里,双手死死的按着窗子,愣呵呵的低着脑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