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作者:福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09
  •     次日傍晚,村口。(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更新最快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荷花这辈子哪儿见过这么多斯文书生,难免有些紧张,磕磕巴巴的道:“没,没什么……应该的……”
        孙行舟好像才想起旁边还坐着长生,连忙向众人介绍道:“这位是霍大哥,周夫子的朋友。”
        众人又转向一直默默坐在一旁的长生行礼,长生搭拉着脑袋完全没理会。
        荷花尴尬之极,双颊有些泛红,好在孙行舟及时转移了话题,对她道:“我才还想着一会儿去找您,却是有件事儿要麻烦您。我这几位朋友从城里买了些酒菜,想晚上聚一聚,只我家中的柴禾不多了,我想先跟您借一些来用。这会儿见了您正好,不若您和霍大哥一并来我那儿吃晚饭,也算是我借花献佛,谢您二位平日对我的照应了。”
        荷花忙道:“不用了,你们吃吧,我家里饭都做得了,柴禾我一会儿让长生给你们送过去。”
        孙行舟未再多让,与荷花道了谢,便同友人一起离开了。
        晚些时候荷花与长生回了家,一进院荷花就张罗着让长生挑担柴禾给孙行舟送过去,见长生很听话似的进了灶房,便放心的回屋去烧炕,只没一会儿却看长生两手空空的进来,回了里屋。
        荷花跟进去,见他脱鞋上炕钻了被窝,便道:“不是让你去送柴禾吗,怎么不去?”
        长生翻过身去背对着她,荷花拍他道: “你是男人,这大冷天儿的怎能让媳妇儿往外跑,你不是疼媳妇儿吗?”
        荷花原想着抬了四奶奶疼媳妇儿的话出来,长生不论愿不愿都要乖乖的听话,没想长生非但没动窝儿,反而把被子一蒙钻了进去,不论她说什么,就是不吭声。荷花无奈,只好自己去了灶房。
        不多时荷花又折了回来,有些生气的冲窝在被子里的长生道:“你干啥把灶房锁了?!”见长生不吱声,又狠狠拍了他一下,道,“别跟我装傻,我应了孙相公给他送柴禾,你把门锁了是什么意思?!周夫子走前嘱咐的,让咱们帮衬着些,一担柴禾值什么,我原怎么看不出你这么吝啬?!快把钥匙拿出来!”
        荷花说了半天,长生就是打定主意不理她似的,蒙在被子里一声不吭。荷花气得没奈何,只好扭头到外屋把烧炕用的柴禾捡起来勉强扎了一小捆,又冲屋里大声道:“你不是不给我开门吗?那今儿晚上你就睡冷炕吧!”说完便拎了柴火出门去,走到院门口又扭头看了一眼,见她那屋的窗子开了个小缝儿,长生正趴在那儿往外望,见她回头又啪的一声把窗子关上了。
        “吝啬鬼!”荷花向屋里瞪了一眼,转身走了。
        只说荷花一路到了孙行舟的住处,耳听着院子里热热闹闹的说笑声,她不好意思进去,只敲开了院门把柴禾递给了孙行舟。孙行舟又谢了她一番,说屋里几个男人也不好请她进来坐,只让她稍等一下便回了屋,没一会儿又出来,拿了个东西递到荷花面前。荷花一看,却是一小盒胭脂。
        孙行舟道:“昨日您虽说不要,可我想着还是该送您点儿什么聊表心意,也不知您喜欢些什么,只想胭脂水粉之类的女儿家总是喜欢的,就自作主张买了这个,还望您别嫌弃。”
        荷花忽的有些无措,若是别的东西她定立时回绝了,只看着这小盒胭脂却有些犹豫。她从没有过这东西,她小妹妹桃花倒是有一个,是她相公进城卖菜时给她买的,她每次回门子都擦着回来,红扑扑的脸蛋儿,红艳艳的嘴唇儿,别提多好看了。她打心眼儿里喜欢羡慕,她偷偷的想,等她嫁了人也要让她相公买给她,要比桃花那个更红的。
        荷花有些心动,她是真的很想要一个,可她一个小媳妇儿好像不好收其他男人送的东西……尤其是这种东西……
        她正犹豫着要开口拒绝,孙行舟却先开了口,只道:“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大嫂收着便是,只当是换了柴钱了,若论起来这实抵不过您和霍大哥这些日子送我那些吃的用的……我倒也是有个私心,只想这么长时间麻烦您也没个回报,心里不舒服,这会儿您若是不收这东西,我往后再有什么难处,却是着实不好意思再与您开口了。”
        荷花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婉拒了,可看着这小盒子胭脂心里痒痒的,不自觉的便伸手接住了。
        孙行舟笑道:“这便是了。”
        荷花才收了东西就后悔了,可东西已经接了又不好退回去,犹犹豫豫的不知该说什么。
        正此时,忽听院里孙行舟的朋友唤他,孙行舟应了一声,回道:“你们先吃,我送霍大嫂回去。”
        荷花忙道:“不用了,您进屋去吧,我自己回去就行。”
        孙行舟道:“天色晚,虽说是自家村子,可你一个女儿家到底不安全,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叫我如何过意得去?也不好向霍大哥和周夫子交代不是?”
        荷花再要话,孙行舟却已经回身把院门关上了。荷花不得拒绝,只好由着孙行舟送她回去。
        一路上两人谁也没说话,荷花总觉得做贼似的紧张得不行,有两次路边有动静,她以为是有人,一颗心差点儿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只怕别人看见她大晚上的还和个男人在村子里溜达。待到了家门口,荷花手心儿里都冒了汗了,紧忙转对孙行舟道:“谢谢您,您赶紧回去吧,别让您朋友等太久。”
        孙行舟笑道:“送人送到底,我看着你进去再走,不差这一会儿。”
        荷花心口猛跳了几下,也没敢在与他多说,抿着嘴进院去了。
        屋里,长生趴在窗沿儿上往外望,见荷花进了院,啪的关了窗子又钻回了被子里去。
        荷花有些出神,完全没听到动静,待进了屋见长生蜷在被窝儿里,叫了他两声他没应,只当他已经睡着了。便悄悄的拿了桌上的铜镜去了外屋,点上油灯,把揣在怀里的胭脂盒子拿出来,用指尖刮了点儿胭脂擦在脸蛋儿上,拿起镜子凑到跟前儿打量。
        镜子里的她脸上两团嫣红,看上去怪别扭的,和桃花那红扑扑的模样差了好远啊……
        她想大概是因为没涂嘴唇儿的缘故,她点了一点儿胭脂在唇上,抿了抿,再照。
        好像更奇怪了……怎么看怎么想隔壁村张婶儿跳大神儿时候的扮相……
        荷花有些泄气,想来大概是自己不如桃花长得好看。她拿湿手巾把脸擦了,再拿了镜子照,还是她原来的样子顺眼,她想她大概一辈子也好看不了了。
        她叹了口气,把胭脂盒子扣上,回屋收在了柜子里,又凑到长生跟前轻轻拍了拍,小声道:“长生,你把灶房钥匙给我,我去拿点儿柴禾把炕烧上。”
        长生没应,荷花又叫了几声,他依旧没理会。
        荷花知道长生不会听不到,他大概是生气了。若说头去送柴禾之前对长生的无理取闹她还算理直气壮,现在她却有些莫名的心虚了,见他不故意不理她,也好像没了大声说话的底气似的,讪讪的脱了衣裳上炕睡觉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