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作者:福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09
  •     上午晚些时候,荷花的二妹杏花和三妹桃花陆续回来了,桃花带着男人和才满一岁的儿子,杏花却是一人回来的,说是她婆婆这两日身子差,她男人放心不下留在家里守着呢。(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杏花看大姐这样子似是有话要私下跟娘说,便就应了回屋去。
        荷花眼望着送走了杏花,转对她娘道:“娘,我听爹说您近来身子不好?又犯了咳病了?怎么没告诉我?”
        荷花娘道:“哪儿有那么严重,天冷着凉罢了,咱家还有原周夫子给的药,我喝了两副就没事儿了。”
        荷花不放心的道:“若这样敢情好,您有病可千万别瞒着,早说出来咱们早治,也免得积成大病了。像四奶奶那样一拖这么久,亏得周夫子识得好大夫能治,否则她要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家可不就跟塌了似的?咱家里也是,虽说我爹是咱家的天,可里里外外的哪儿少得了您,您可别不拿自己身子当回事儿。”
        荷花娘欣慰的笑道:“娘知道了,有你们孝顺,我还想着多享几十年的福呢。还盼着给你们带带孩子,小宝才多大点儿,我还得硬硬朗朗的等着他娶媳妇儿,给我生大孙子呢!哪儿能让自个儿轻易病了?真没事儿。”
        荷花闻言才算是安了心,又想小宝现在还流着鼻涕满村跑呢,想象着他挂着鼻涕娶媳妇儿的样子,只觉滑稽的很,不由得笑了笑。
        荷花娘又道:“你爹说那话哪儿是为我,分明是他自己想你了。你别看他平日对你们横鼻子竖脸的,到底是自己闺女儿子,咋能不放心里的?这半年你回回家来都没往屋里看他,他这是气你这个呢。”
        荷花一愣,想了想,低着头没言语。
        荷花娘接着道:“要说你们姐弟几个里,他最疼的是大宝这没的说,再论下来就是你了。虽你是个姑娘,可到底是他头一个孩子,人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只这头一个娃子在爹娘心里头就是不一样,那可是比别的孩子都费了心思拉扯的……这些年你给家里干得这些活儿操的这些心,还耽误了嫁人,娘心里明镜儿似地,你爹他也不是个石头心,都知道亏着你呢……你爹他不是不疼你,就是……咳……他这辈子都是这样儿,对你好的时候让你跟吃了蜜似地,对你不好的时候,直让人恨不得拿刀子捅了他……他就这么个人,你别记恨他……”
        “娘……”荷花打断了她娘的话,心里一酸,眼圈儿泛红,低着头假作无事的道,“你说的这是啥话,哪儿有当闺女的记恨爹的?再说什么亏不亏的……要真论起来,爹娘生我出来,又养我这么大,我亏着你们多少?再说了,我现在过得挺好的,长生就是认生,当着你们不敢说话,在家跟常人一样,也挺知道疼人的,我一点儿没觉得亏……”
        沉默了片刻,荷花娘抬手擦擦眼角儿,道:“不说了,说这干啥,娘知道长生是个好孩子,娘看得出……咳,娘是想说你爹来着,让你往后常来家看看他。你爹那人你知道,雷劈在身上也不弯腰的主儿,让他说句软话儿比还不如拿刀子剌他肉呢,他要不是真想你了,今儿连这话都说不出口。”
        荷花低着头烧火,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往后我常来,我也不是不想在他跟前儿孝顺,我是怕给他惹气,长生不太爱搭理人,时不时的冒傻气,他就这性子,真不是故意不敬重您和我爹,我怕我爹看着生气……”
        荷花娘道:“咳,天底下哪儿有一上来就看姑爷顺眼的老丈人。你看春来,那可是你爹自己选的姑爷吧,头来咱家你爹看他不也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现在不也坐一块儿有说有笑的?老丈人一瞪眼就往后撤哪儿行,春来是嘴儿甜会来事儿,可你爹喜欢吃啥,爱听啥,他一外人能知道?还不是桃花告诉他的。顺着你爹的脾气来,你爹是顺毛驴,时候长了,他也就顺脾气了……”
        荷花又往灶眼儿里扔了几块儿柴,像个跟娘撒娇的小姑娘似地扁嘴道:“您以为我没教他啊,我说了多少回了,不管用,回回到家就变哑巴,说他不是傻子都没人信!”
        荷花娘道:“这叫什么话,什么傻不傻的,人老实不是毛病……不会说就干,长生那把子力气我看咱村儿没一个男的赶得上,没事儿的时候过来挑个水、担筐柴的啥的也不算什么,你爹也不是混不讲理的,谁对他好能不知道吗?他是个要脸面的,只要有人夸他有福气,有个给他卖力气干活儿的姑爷,你看他乐不乐?!再不济天天在他眼皮子地下干杵着,就算他骂,骂一次两次,还能回回都骂?时候长了他自己也嫌累的慌,等他习惯了长生的性子就好了,人啊,就怕个习惯,到时候不是一家人也是一家人了,长生也是,我就不信他叫不出一个‘爹’来。”
        荷花瞪着眼听得一愣一愣的,呆了半晌,伸手摸了摸她娘的肚子,啧啧道:“娘啊,闺女还不知道,敢情您这肚子里藏了这老些学问……”
        荷花娘噗嗤一笑,拍了荷花的手,叹道:“什么学问,娘是过来人,都是摸爬滚打过来的……你跟一个人过一辈子试试,他啥脾性你不摸得透透的才怪……娘这辈子啊就撂在你爹手里了,好的坏的都是他……有时候真让我恨得牙根儿痒痒,可末了想想,甭管怎样,这半辈子都过来了,要真没了他呀,得跟没了半条命似的……”
        荷花听那娘的话音不对,眼眶儿里直闪,只怕是又想起陈寡妇的事儿来了,赶紧一拍腿,玩笑着道:“得!往后我也别叫您娘了,改叫您师傅的了,有啥事儿都跟您请教来,保准没错儿!”
        荷花娘露了笑脸,道:“你别只管贫嘴,正经的早点儿给娘生个外孙抱抱,桃花离得远,一年回不来几回,等大宝成了亲生了娃怕得再等二年了,你早点儿和长生生个孩子,抱你爹跟前儿看看,他必定欢喜,到时候外孙子一抱,再要找长生的不是他自己都觉得没底气。”
        荷花垂眸一笑,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
        众人一整日都在李家吃饭说话,晚上几个女儿要在娘家住下,不过炕却没那么多。本来男女分开挤一挤倒也能睡,只荷花知道完全不可能说服长生去和她爹、大宝他们睡在一块儿,便与众人说她和长生回去睡了,也给家里空空地方,免得大伙儿都睡得不舒服。又想起她娘在灶房里跟她说的那些话,下意识的看了她爹一眼,特意强调道明儿一大早他们再过来,反正住的近,日日能来。
        只说荷花与长生回了家已经入夜,两人随便擦了两把就钻了被窝儿。荷花躺在炕上翻来覆去想她娘白日与她说的话,又想起桃花那招人爱的儿子,心里不由得羡慕。她歪头看了看长生,怔怔的想了一会儿,翻了身,把手钻进长生的被窝儿,捅了他一下。
        长生转过头望着她。
        她有些不好意思,抿着嘴笑了笑,没言语。
        长生愣了一会儿,见她不说话,便转回头去闭了眼。
        荷花又捅他,道:“别睡,你转过来,我给你说话。”
        长生睁开眼,翻过身望着她。
        荷花掀开被子,钻进长生的被窝儿,道:“你说……桃花的儿子好不好?”
        “啊?”长生愣了愣,荷花知道他那脑子里大概在认真的琢磨桃花是谁。她无奈地一撇嘴,道,“小娃娃,我今天抱给你看的那个小娃娃好不好?”
        提到小娃娃,长生好像来了兴趣,应道:“嗯……他好小啊……只有你胳膊那么长……鼻子小,嘴巴小,手也小,脚也小,小也好小好小啊……”说着伸出大拇指在自己鼻子前晃了晃,道,“还没有我手指头大……”
        荷花噗嗤笑了,又道:“好好带他,很快就长成大小伙子了。”
        长生点头道:“嗯!我知道,我以前也很小,奶奶对我好,我就长这么高了,也长大了。”
        荷花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憋不住埋头抵在他胸口咯咯的笑,又觉自己被相公调戏了似的,伸手在他腰上拧了一把。
        她笑完了也没抬头,额头抵在长生胸口蹭了蹭,道:“我们也要个孩子好不好,小小的娃娃,咱们好好疼他,把他养成你这么高这么壮。”
        长生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应道:“好。”说完便轻轻推开荷花,目光向下去看她的肚子,认真的道:“小娃子要从肚子里跑出来,肚子变得好大好大,小娃子就藏在里面,你变大吧,变大了就有小娃子了。”
        荷花红了脸,羞涩的小声道:“要你给我放进去才行……”
        长生怔了怔,没听明白。
        荷花望着他,往前凑了凑,抱住了他。长生愣了一下,缓缓的抬起手停在半空中,犹豫不定不知该把手放在哪儿,荷花引着他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腰上。
        两人拥在一起,胸口紧紧相贴,荷花慢慢凑过去,在长生唇上轻触了一下。他没有动作,只是睁大眼睛凝着她,她再凑过去亲了一下,停留了一会儿又退回去,等待着。
        他的嘴唇微微抿了一下,半晌,终于小心翼翼的往前凑了凑,有些紧张害怕似地在她唇前停了一下,犹豫了片刻,终于落了上去。
        并未有如何深吻,只是简单的唇瓣相贴,浅浅的,柔柔的,在这静谧的冬夜,伴着二人青涩的心跳,传达着最简单质朴的情感。
        许久,荷花睁开眼,但见长生也慢慢地睁了眼,望着她的目光有些迷离。
        心,似被人软软的揉捏着,荷花深呼了一口气,靠进长生怀中,拥着他。
        她想要有个孩子,可这会儿却着实不想打破内心这份宁静甜蜜的感觉,今晚她只想这么静静的抱着他,也让他这么温柔的抱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