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作者:福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09
  •     只说荷花娘送走了荷花就回了家,一上午心神不宁,又不敢告诉荷花爹,直到过了晌午几个人仍没回来,这才瞒不住的说了实话。(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请记住):。荷花爹当时就窜儿了,只说你那闺女儿子是啥脾气你不知道,去了还能有好儿?就仨俩人儿大老远跑人家村子里犯横,擎等着挨打呢!荷花娘说叫了大丫头去拦了。荷花爹气的直骂人,说她一个姑娘家管啥用,到时候你仨娃子白养了!荷花娘本来就担心,听了这话吓得腿都软了,也不知怎么好,只管呜呜的哭。荷花爹也顾不得多想,紧忙上村里招呼了二十来个男人往王家庄奔。
        众人才出了村子没多远,便见荷花几个人赶着马车回来了。大伙儿见几个人平平安安的没什么事儿,都松了口气,拍了拍荷花爹的肩膀,说了几句宽慰的话各自回家了。
        荷花几人折腾了这半日多,早饭午饭都没吃,这会儿饥肠辘辘的全没了精神,跟着她爹一路回了家。
        下了车,荷花故意拉着长生落在了后头,待其他人进了院,她方站住,转对长生道:“饿不饿?”
        长生耷拉着脑袋嗯了一声。
        荷花把门钥匙塞给长生,道:“你再忍忍,回家等着我,我晚点回去给你做顿好的。”她不知她爹一会儿要怎么发落他们,她不想长生凭白跟着挨骂,也怕长生犯了愣劲儿,跟她爹顶起来。
        长生一路上都低着头不说话,这会儿抬头望着荷花,沮丧的道:“我知道我闯祸了,你生我的气了吧。”
        荷花宽慰的笑了笑,道:“你今儿护着媳妇儿了,我欢喜着呢,干什么生气。”
        长生道:“那干什么不跟我回家。”
        荷花道:“我回娘家有点儿事儿。”
        “我跟你去。”
        “不用,你不是不愿意来这儿吗,回家等着我就行,我一会儿就回去,”
        长生不情愿的望着荷花,等着她改变主意。
        “回吧。”荷花又嘱了一句。
        长生泄了气似地脑袋一垂转身走了,走了两步又不放心的回头看。
        荷花向他挥了挥手,转身进了院。
        因春来是姑爷,荷花爹不好如何与他为难,只把荷花姐弟三人叫进屋里说话,他并没有立时与他们发火,只盘腿坐在炕上,拧着眉头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儿。荷花把打架的事儿瞒了,更没提长生那一拳和她给人家下跪的事,只说她赶到的时候桃花他们并没动上手,正跟王家人在理论,后来确是说得有些急,才要动手正赶上有位辈分高的老爷子过来,她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那老爷子也没特别护短,两边儿都教训了一番,这事儿就这么算是了了。
        荷花爹听得将信将疑,又问桃花和大宝,两人自然随着荷花的话。荷花爹这才没了疑问,只把桃花和大宝骂了一顿,说那王家庄可是你们俩小犊子随便闹腾的,那村里的王二爷早年是打过仗抗过死人的,真要护起短来要了你们半条命去。荷花听了直后怕,大宝倒是一副混不吝的样子,嘟嘟囔囔的不服气,仍在为杏花抱不平。荷花爹上来就是一脚,骂咧咧的说你小子早晚给我闯祸,我这老命就得搭在你身上。荷花和桃花从旁劝慰了几句,这才暂且压了她爹的火。
        三人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外面已零星飘起了雪花。荷花娘眼睛红肿的迎了上来,拉着他们三个去灶房吃饭。桃花惦记着孩子,先带着娃子去喂奶。荷花也吃不下,心里惦记着一人在家挨饿的长生,可家里这儿也放不下,先安慰了她娘几句,便又进了里屋拉着杏花说话,待把杏花安慰好了,天也黑了。
        荷花出了屋,想去灶房跟她娘说一声再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她娘在和桃花说话,但听她娘叹着气道:“听大宝说,你姐给人家下跪了?”
        桃花气道:“那小子怎么比娘儿们还嘴碎!”
        荷花娘道:“又不告诉你爹,跟娘说说又咋了。”
        桃花道:“我姐那是能屈能伸,要不是这个,我们几个今儿不定怎么回来呢。”
        荷花娘道:“瞧你说的,娘能不知道这个,大宝也是这个话。”
        桃花又道:“不过话说回来,也就是我姐忍得住,要换了我,打死我也跪不下去。”
        荷花娘道:“你姐是老大,想的比你多,也亏得有她去了,我今儿听你爹说的,吓得我心里现在还扑腾呢,好在都平平安安的,明儿福根来让你爹好好敲打敲打他,也就算了了……就是委屈你姐了……”
        桃花跟着叹了口气,又道:“要我说我姐也是自己给自己找委屈,只管跟人说长生是傻子,谁还能跟他计较了?傻子打死人官府都不问罪呢。”
        荷花娘道:“你这妮子,白着你姐疼着你,一点儿不知道心疼她,这话你让她怎么说出口,不是往她心里扎针呢吗。”
        桃花道:“要扎也不是我扎的,是我爹非要她嫁傻子,要算您跟我爹算账去。”
        荷花娘骂道:“这丫头,越说越犯混了不是。(百度搜索www..)”
        桃花嘻嘻笑了两声,撒娇似地道:“我也没说啥呀,我不是替我姐不值吗……再者说,我也没说长生不好啊,傻虽傻,可关键时候知道护着我姐,这就是好的,再跟王福根比比,高出一大截子呢。”
        荷花娘长叹了口气道:“你这俩姐姐啊……我一个也放心不下……你二姐先不说,就说你大姐吧,原以为长生是个老老实实的孩子,这么瞅着敢情也有吓人的时候,往后他要有事儿没事儿的就打个人,你姐还不得给人家跪一辈子……我更怕他哪天跟福根似的犯浑,再跟你姐动了手……你姐哪儿打得过他……”
        桃花道:“瞧您说的,长生是脑袋傻,又不是疯子,哪儿能没事儿老打人了?您打小儿看他长起来的,可见过他打过人吗?就今儿跟人动了手,还是为了我姐……人家那是疼媳妇儿,倒疼出不是来了?”
        荷花娘道:“说是这么说……可他那脑子……唉……”
        灶房里没了声音,荷花知道她娘那没说出来的半句话是什么。不论她娘平日怎么与她说的,可心里到底还是把长生当个傻子看。
        她心里难受,明明娘和妹妹的话全是心疼体恤她的,对长生也没说什么不是,可她就是觉得委屈,不是替自己,而是替长生觉得委屈,长生哪点儿不好了,凭什么总要被人背后傻子长傻子短的叫着。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把眼泪生生憋了回去,听着屋里没有话了,才拍拍门,掀了帘子进去,道:“娘,我走了”
        荷花娘站来道:“赶紧回去吧,长生还在家饿着呢,你等会儿,我给你装上吃的。”
        荷花道:“不用,我回去做。”
        荷花娘道:“回去再做得什么时候才好,都一天没吃饭了,男人都不禁饿,多带点儿。”一边说一边拿了篮子给荷花装吃食。
        “不用,您甭拿了,我回去做一样的。”荷花说完便转身走了。她心里有点儿犯脾气,觉得你们都叫我男人是傻子,我才不吃你家的东西呢。她知道她娘这么疼她,她却在这儿使这小性儿着实混账,可还是忍不住这么想。
        荷花急匆匆的出了院子,才一开门便愣住了。
        大门外的石阶上孤零零的坐了一个人,只跟冻僵了似的整个人蜷缩着一动不动,头上肩上落了一层的雪。
        荷花呆了一刻,唤道:“长生……”
        长生慢悠悠的回了头,看见荷花,站了起来。
        荷花赶忙前帮他把身上的雪拍掉,他脸上冻得红红的,嘴唇儿都有些发紫,她伸手去摸,冰得吓人。
        “不是让你在家等着我吗?你来多久了?怎么不拍门进屋?!”荷花心疼得有些生气。
        长生没答,低头看了看荷花的腿,又默默的转过身去,背对着她蹲了身子。
        荷花立时明白了长生的意思,心口被揉了一把似地,眼泪一下就上了眼眶儿,她站着没动,望着长生的道:“你没走是不是?一直在这儿等着来着?”
        长生回头望着她,道:“我等着你一起走,我背你回去。”
        荷花心口一紧,哽咽着骂道:“王八蛋,说了让你回家了!偏不听!不走你倒是进屋啊!长手干啥使的!咋不知道拍个门,冻坏了咋办!”话才说完眼泪就唰的掉了下来,
        长生没吭声,又往下蹲了蹲。
        “干啥呢,人家心疼你还要挨骂啊。”身后忽然有人说话。荷花紧忙抹了眼泪,回过头,但见她娘和桃花提了饭篮子跟了出来,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院门口,桃花一脸戏谑的打趣。
        荷花娘急着道:“瞧瞧这冻的,赶紧进屋暖和暖和。”
        桃花笑道:“娘,您甭操心了,人家急着背媳妇儿回家呢。”
        荷花听了这话心里五味俱全,有酸有暖有羞臊,还有种说不出来的满足。
        荷花娘道:“那也不能这么走了,等着我拿大宝那棉帽子去。”说完便忙回屋去拿。
        桃花推了荷花一把道:“傻愣着干啥呢,我姐夫那儿等着你呢,夫妻俩还害臊啊。”
        荷花瞪了桃花一眼,转头去看长生,他仍愣愣的撅着屁股等着她趴上去。她想哭又想笑,抿了抿嘴角,大大方方的趴在了长生身上。
        长生站起来稳了稳,背着荷花走了。
        没一会儿荷花娘从院子里拿了帽子出来,见人不见了,对桃花道:“怎么让他们走了,帽子也没戴,吃食也没拿,你快给送过去。”
        “哎呦,得了,我姐还能把相公给饿死啊。”桃花挽了她娘的胳膊,笑道,“这回您放心了吧,长生那股子傻劲儿一点儿没糟践,全用在疼媳妇儿上了。”
        荷花娘笑了笑,扬着脖子往荷花和长生离开的地方望了望,长出了一口气,道:“你姐受的委屈多,合该她有福气……”
        作者有话要说:只说荷花娘送走了荷花就回了家,一上午心神不宁,又不敢告诉荷花爹,直到过了晌午几个人仍没回来,这才瞒不住的说了实话。荷花爹当时就窜儿了,只说你那闺女儿子是啥脾气你不知道,去了还能有好儿?就仨俩人儿大老远跑人家村子里犯横,擎等着挨打呢!荷花娘说叫了大丫头去拦了。荷花爹气的直骂人,说她一个姑娘家管啥用,到时候你仨娃子白养了!荷花娘本来就担心,听了这话吓得腿都软了,也不知怎么好,只管呜呜的哭。荷花爹也顾不得多想,紧忙上村里招呼了二十来个男人往王家庄奔。
        众人才出了村子没多远,便见荷花几个人赶着马车回来了。大伙儿见几个人平平安安的没什么事儿,都松了口气,拍了拍荷花爹的肩膀,说了几句宽慰的话各自回家了。
        荷花几人折腾了这半日多,早饭午饭都没吃,这会儿饥肠辘辘的全没了精神,跟着她爹一路回了家。
        下了车,荷花故意拉着长生落在了后头,待其他人进了院,她方站住,转对长生道:“饿不饿?”
        长生耷拉着脑袋嗯了一声。
        荷花把门钥匙塞给长生,道:“你再忍忍,回家等着我,我晚点回去给你做顿好的。”她不知她爹一会儿要怎么发落他们,她不想长生凭白跟着挨骂,也怕长生犯了愣劲儿,跟她爹顶起来。
        长生一路上都低着头不说话,这会儿抬头望着荷花,沮丧的道:“我知道我闯祸了,你生我的气了吧。”
        荷花宽慰的笑了笑,道:“你今儿护着媳妇儿了,我欢喜着呢,干什么生气。”
        长生道:“那干什么不跟我回家。”
        荷花道:“我回娘家有点儿事儿。”
        “我跟你去。”
        “不用,你不是不愿意来这儿吗,回家等着我就行,我一会儿就回去,”
        长生不情愿的望着荷花,等着她改变主意。
        “回吧。”荷花又嘱了一句。
        长生泄了气似地脑袋一垂转身走了,走了两步又不放心的回头看。
        荷花向他挥了挥手,转身进了院。
        因春来是姑爷,荷花爹不好如何与他为难,只把荷花姐弟三人叫进屋里说话,他并没有立时与他们发火,只盘腿坐在炕上,拧着眉头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儿。荷花把打架的事儿瞒了,更没提长生那一拳和她给人家下跪的事,只说她赶到的时候桃花他们并没动上手,正跟王家人在理论,后来确是说得有些急,才要动手正赶上有位辈分高的老爷子过来,她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那老爷子也没特别护短,两边儿都教训了一番,这事儿就这么算是了了。
        荷花爹听得将信将疑,又问桃花和大宝,两人自然随着荷花的话。荷花爹这才没了疑问,只把桃花和大宝骂了一顿,说那王家庄可是你们俩小犊子随便闹腾的,那村里的王二爷早年是打过仗抗过死人的,真要护起短来要了你们半条命去。荷花听了直后怕,大宝倒是一副混不吝的样子,嘟嘟囔囔的不服气,仍在为杏花抱不平。荷花爹上来就是一脚,骂咧咧的说你小子早晚给我闯祸,我这老命就得搭在你身上。荷花和桃花从旁劝慰了几句,这才暂且压了她爹的火。
        三人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外面已零星飘起了雪花。荷花娘眼睛红肿的迎了上来,拉着他们三个去灶房吃饭。桃花惦记着孩子,先带着娃子去喂奶。荷花也吃不下,心里惦记着一人在家挨饿的长生,可家里这儿也放不下,先安慰了她娘几句,便又进了里屋拉着杏花说话,待把杏花安慰好了,天也黑了。
        荷花出了屋,想去灶房跟她娘说一声再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她娘在和桃花说话,但听她娘叹着气道:“听大宝说,你姐给人家下跪了?”
        桃花气道:“那小子怎么比娘儿们还嘴碎!”
        荷花娘道:“又不告诉你爹,跟娘说说又咋了。”
        桃花道:“我姐那是能屈能伸,要不是这个,我们几个今儿不定怎么回来呢。”
        荷花娘道:“瞧你说的,娘能不知道这个,大宝也是这个话。”
        桃花又道:“不过话说回来,也就是我姐忍得住,要换了我,打死我也跪不下去。”
        荷花娘道:“你姐是老大,想的比你多,也亏得有她去了,我今儿听你爹说的,吓得我心里现在还扑腾呢,好在都平平安安的,明儿福根来让你爹好好敲打敲打他,也就算了了……就是委屈你姐了……”
        桃花跟着叹了口气,又道:“要我说我姐也是自己给自己找委屈,只管跟人说长生是傻子,谁还能跟他计较了?傻子打死人官府都不问罪呢。”
        荷花娘道:“你这妮子,白着你姐疼着你,一点儿不知道心疼她,这话你让她怎么说出口,不是往她心里扎针呢吗。”
        桃花道:“要扎也不是我扎的,是我爹非要她嫁傻子,要算您跟我爹算账去。”
        荷花娘骂道:“这丫头,越说越犯混了不是。”
        桃花嘻嘻笑了两声,撒娇似地道:“我也没说啥呀,我不是替我姐不值吗……再者说,我也没说长生不好啊,傻虽傻,可关键时候知道护着我姐,这就是好的,再跟王福根比比,高出一大截子呢。”
        荷花娘长叹了口气道:“你这俩姐姐啊……我一个也放心不下……你二姐先不说,就说你大姐吧,原以为长生是个老老实实的孩子,这么瞅着敢情也有吓人的时候,往后他要有事儿没事儿的就打个人,你姐还不得给人家跪一辈子……我更怕他哪天跟福根似的犯浑,再跟你姐动了手……你姐哪儿打得过他……”
        桃花道:“瞧您说的,长生是脑袋傻,又不是疯子,哪儿能没事儿老打人了?您打小儿看他长起来的,可见过他打过人吗?就今儿跟人动了手,还是为了我姐……人家那是疼媳妇儿,倒疼出不是来了?”
        荷花娘道:“说是这么说……可他那脑子……唉……”
        灶房里没了声音,荷花知道她娘那没说出来的半句话是什么。不论她娘平日怎么与她说的,可心里到底还是把长生当个傻子看。
        她心里难受,明明娘和妹妹的话全是心疼体恤她的,对长生也没说什么不是,可她就是觉得委屈,不是替自己,而是替长生觉得委屈,长生哪点儿不好了,凭什么总要被人背后傻子长傻子短的叫着。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把眼泪生生憋了回去,听着屋里没有话了,才拍拍门,掀了帘子进去,道:“娘,我走了”
        荷花娘站来道:“赶紧回去吧,长生还在家饿着呢,你等会儿,我给你装上吃的。”
        荷花道:“不用,我回去做。”
        荷花娘道:“回去再做得什么时候才好,都一天没吃饭了,男人都不禁饿,多带点儿。”一边说一边拿了篮子给荷花装吃食。
        “不用,您甭拿了,我回去做一样的。”荷花说完便转身走了。她心里有点儿犯脾气,觉得你们都叫我男人是傻子,我才不吃你家的东西呢。她知道她娘这么疼她,她却在这儿使这小性儿着实混账,可还是忍不住这么想。
        荷花急匆匆的出了院子,才一开门便愣住了。
        大门外的石阶上孤零零的坐了一个人,只跟冻僵了似的整个人蜷缩着一动不动,头上肩上落了一层的雪。
        荷花呆了一刻,唤道:“长生……”
        长生慢悠悠的回了头,看见荷花,站了起来。
        荷花赶忙前帮他把身上的雪拍掉,他脸上冻得红红的,嘴唇儿都有些发紫,她伸手去摸,冰得吓人。
        “不是让你在家等着我吗?你来多久了?怎么不拍门进屋?!”荷花心疼得有些生气。
        长生没答,低头看了看荷花的腿,又默默的转过身去,背对着她蹲了身子。
        荷花立时明白了长生的意思,心口被揉了一把似地,眼泪一下就上了眼眶儿,她站着没动,望着长生的道:“你没走是不是?一直在这儿等着来着?”
        长生回头望着她,道:“我等着你一起走,我背你回去。”
        荷花心口一紧,哽咽着骂道:“王八蛋,说了让你回家了!偏不听!不走你倒是进屋啊!长手干啥使的!咋不知道拍个门,冻坏了咋办!”话才说完眼泪就唰的掉了下来,
        长生没吭声,又往下蹲了蹲。
        “干啥呢,人家心疼你还要挨骂啊。”身后忽然有人说话。荷花紧忙抹了眼泪,回过头,但见她娘和桃花提了饭篮子跟了出来,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院门口,桃花一脸戏谑的打趣。
        荷花娘急着道:“瞧瞧这冻的,赶紧进屋暖和暖和。”
        桃花笑道:“娘,您甭操心了,人家急着背媳妇儿回家呢。”
        荷花听了这话心里五味俱全,有酸有暖有羞臊,还有种说不出来的满足。
        荷花娘道:“那也不能这么走了,等着我拿大宝那棉帽子去。”说完便忙回屋去拿。
        桃花推了荷花一把道:“傻愣着干啥呢,我姐夫那儿等着你呢,夫妻俩还害臊啊。”
        荷花瞪了桃花一眼,转头去看长生,他仍愣愣的撅着屁股等着她趴上去。她想哭又想笑,抿了抿嘴角,大大方方的趴在了长生身上。
        长生站起来稳了稳,背着荷花走了。
        没一会儿荷花娘从院子里拿了帽子出来,见人不见了,对桃花道:“怎么让他们走了,帽子也没戴,吃食也没拿,你快给送过去。”
        “哎呦,得了,我姐还能把相公给饿死啊。”桃花挽了她娘的胳膊,笑道,“这回您放心了吧,长生那股子傻劲儿一点儿没糟践,全用在疼媳妇儿上了。”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无广告弹窗】
        荷花娘笑了笑,扬着脖子往荷花和长生离开的地方望了望,长出了一口气,道:“你姐受的委屈多,合该她有福气……”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