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作者:福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09
  •     转眼,荷花回娘家快一个月了,这日忽然收到杏花托人从王家庄捎来的口信,说是她不小心跌了一跤,孩子没了。(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
        全家听了都愁了脸,由是荷花娘,听了这消息愣了会儿神,一个人去了灶房。荷花忙跟了过去,但见她娘坐在小凳子上抹泪儿。
        荷花上前去劝,她娘擦着眼泪道:“好好的这是怎么了,都怀了快五个月了,怎么就掉了……”
        荷花道:“杏花自小身子弱……您别难过了,再哭也哭不回来,您若是哭出病来,杏花知道了可不更难受了?好歹他和福根年轻,等养好了身子再怀一样的……”
        荷花娘愁道:“杏花这孩子不比你和桃花性子强,有了委屈也不说,只管自己憋在心里忍着,这回说是自个儿摔了跟头,可也不知是真是假……我是怕……只怕是她又受了婆家的欺负了……”
        荷花劝道:“这您放心,不能够……福根再混账也有个谱儿,杏花怀着他娃子呢,他哪儿能再让她受欺负了?还有福根他娘,杏花那肚子里可是她亲孙子,她也不能一味的不讲理……再者了,上回我们去的那一次,多少乡邻都看着呢,又有老人儿在场,真要是他们在杏花怀娃子的时候还丧尽天良的欺负人,不等咱们找他们算账,光是乡亲们的唾沫星子就能把他们淹死……”
        荷花娘只管苦着脸点头,道:“话是这个话,可我这当娘的心啊……非得等你们有了娃子才明白,这娃子但凡有一点儿不如意了,比拿刀子戳娘的心还难受,恨不得全替你们受着……”
        荷花听了窝心,心里也是惦记着杏花,虽她嘴上劝着她娘,可自己却也不放心,只怕杏花真是受了什么欺负,想了想,拉着他娘的手道:“要不这样,我去看看杏花,陪她住两天。她小月子,娘家姐姐过去照顾照顾也在情理,一来呢是看看她婆家有没有给她气受,二来她才掉了孩子,心里正苦,有个亲人在跟前陪着,也能慰慰她的心。”
        荷花娘听了长叹了一口气,道:“这倒也是好,我当娘的也不合适过去,你们亲姐热妹的过去照顾照顾别人倒说不出什么……只是你自己这事儿还没了呢,怎能又让你跟着操这心……”
        荷花道:“瞧您说的,什么是我自己的事儿,她是我亲妹妹,可不也是我自己的事儿?我也去不了多久,住长了反让人说嘴,陪她解解愁苦,三五天就回来。”
        荷花道:“好,明儿跟你爹说说,问问他的意思。”
        荷花道:“不用明儿,我这就说去,说好了我明儿一大早就走。”
        荷花说完便起身往外走,荷花娘又一把拉了她,蹙着眉头语重心长的道:“荷花,听娘一句话,等从杏花那儿回来,你就家去吧。这么些日子了,什么气都该消了。不说村里人怎么说,只我看着他都心疼。好好跟长生回家过日子,比什么都慰娘的心。”
        荷花怔了怔,听了她娘那些窝心的话,这会儿再有什么也不能说了,只勉强露了个宽慰的笑容,道:“好,我知道了。”
        当晚,荷花简单收拾了两件衣裳,第二日一大早便拎着包袱出了门。
        只说长生远远地坐在树底下望着李家大门发呆,看见荷花出来了,眼睛一亮,赶紧站起来拍拍屁股跑过去。待到近处见荷花拿了她自己的小包袱,愣了一下,随即咧着嘴乐了,赶忙伸手去接,只道:“我给你拿。”
        荷花一甩包袱,把他打开,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走。
        长生揉揉胳膊跟上去,走了一会儿觉得不对,紧跟了两步,凑到荷花旁边迷茫的提醒道:“家在那边儿呢,不是往这儿走。”
        荷花也不理他,只管走自己的。
        长生一路跟着荷花出了村子,越发觉得不安,伸手拉了荷花的胳膊,紧张的道:“你要去哪儿?回家不往这儿走,出村子了,回家,回家吧……”
        荷花把他甩开,冷脸瞪着他道:“谁说我要回家的?我回哪个家?你都不要我做媳妇儿了,那儿再不是我的家!从今往后我爱去哪儿去哪儿,你管不着!”
        长生脸色一赧,微微垂了头,见荷花要走,又急忙伸手拉了她,磨唧了半晌,臊着脸小声嘟囔:“不是……要你做媳妇儿……”
        荷花抽了胳膊,冷哼了一声,顶道:“要我做媳妇儿有啥好的?我又不笑,还打人,人家雪梅多好,模样俊,性情好,又爱笑,又不打人,你不是喜欢的紧吗?巴巴儿的攒了花生给人家留着……哦……你是看着人家回了县城了,不理你了,你这又想起我来了。咋的?想把我哄回去继续伺候你是不是?明儿人家来了,我又被你仍一边儿不待见了!我才不讨那个没趣儿!你不是问我去哪儿吗?那我告诉你,我现在就进城,把你那雪梅给你换回来,我给人家当使唤丫头老妈子横竖不与你相干,总之再不伺候你了!你喜欢爱说爱笑的只管回家把你那宝贝花生心窝子捧好了等着去,明儿她就来了,你让她给你当媳妇儿去吧!”
        荷花说完了转身便走。长生似是被荷花这一大串儿话说懵了,呆呆的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见荷花已经走远了,赶紧跑过去,也不知该说什么,只不停的在后面唤着:“荷花……荷花……”
        荷花说了那一大串儿话也把自己的气恨委屈勾了上来,听长生后头唤她,转身厉声道:“不许跟着我!”
        长生站住了,想往前跟又不敢,又委屈又着急,一脸的慌乱无措。
        荷花指着长生的鼻子道:“有句话你是说对了,我就是爱打人,你再跟过来我还打你。往后别让我看见你,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说完随手捡了个树枝用力扔过去,瞪他一眼转身走了。
        长生没再跟上,直挺挺的愣在了原地,眼看着荷花越走越远,最后拐了个弯儿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没动,眼珠也不错一下的望着路的尽头,好像等待着荷花改变主意,然后从那儿走回来找他,可是他站了好久好久,荷花终归没有回来。
        荷花说不给他做媳妇儿了,荷花说再不想看见他了……
        荷花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
        长生呆了许久,忽然受不住了似地,对着荷花消失的方向扯着脖子嘶吼:“荷花!!”
        荷花没有听见长生的吼声,一路心烦意乱的到了王家庄。(百度搜索www..)
        杏花一见了她,没说话呢,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荷花原是劝着她,可杏花哭得凄楚,也把她的眼泪招了出来,姐儿俩拉着手哭了一会儿方才正经的说上话。
        荷花只怕杏花受婆家委屈,只问她婆婆在哪儿,这么半天怎么没见。杏花抹着泪,有气无力的回说自分了家之后,她家和王福根大哥家虽隔墙而居,平日却不怎么来往,她婆婆由两家轮流养着,这会儿正住在福根大哥家里。
        荷花劝说这也好,福根大嫂不是个省油的灯,少些来往少些气受。杏花扯着嘴角叹了口气。荷花看出她心里有苦,可问她她却不说,只管摇头摸着自己肚子掉泪。荷花见了又生了疑,急问是不是她婆婆和嫂子使坏才没了孩子,若这样咱们必不能轻饶了她们!杏花说这却也不是,只怪自己命苦身子弱。荷花看又要惹出她的眼泪来,紧忙停了话茬,又劝了一回。
        王福根待荷花倒也算有礼,只或是也为了没了孩子愁苦,脸上一直没有个笑模样儿。整整一日,荷花只在杏花屋里陪她说话,倒也没见了王家其他人。晚上,王福根拿了被褥去厢房睡了,留了荷花姐妹在一起睡觉说话。
        两人躺在床上说了一晚上,到最后渐渐无话,可以睡不着,只各自躺在被窝里瞪着眼想心事。
        “姐……”杏花忽然开口唤了一声。
        “嗯?”荷花应了一声,杏花却又没了声音,躺了一会儿,杏花又有话难言似地,低声唤道:“姐……”
        荷花转过头来望着她,但见杏花望着房顶发呆,滞了片刻,幽幽的开口道:“我不想跟他过了……”
        荷花愣了一下,只当她又想起了什么委屈事,劝道:“别说傻话,我知你现在心里的苦,孩子没了还能再怀,等养好了身子想要几个有几个。”
        杏花静了一会儿,没听见似的眼神发直,继续道:“我觉得活着没意思……”
        荷花吓了一跳,赶紧支起身子,拉她道:“胡说啥呢!”
        杏花歪头望着她,眼里闪了泪光,凄苦的道:“姐,你说为啥我这么命苦……都是一个爹娘生养的,我看着你和桃花过得好,心里又羡慕又嫉妒。”
        荷花道:“各有各的苦处,不说罢了。”
        杏花落泪摇头道:“我不是怕吃苦,多大的苦处我都能往肚子里咽,可这男人若不跟你一条心真是一点儿盼头也没有……你和桃花再有什么不顺心的,至少有男人疼着,姐夫也好,春来也好,都知道疼着媳妇儿护着媳妇儿,可福根……”杏花语滞凝噎,擦了擦眼泪,苦道,“头先有了孩子,我想着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不管男娃女娃,好歹有个盼头,我只指望着孩子了,可如今孩子没了,我真不知往后的日子怎么和他过……”
        荷花心口一涩,为杏花难受心疼,也勾起了自己的心事,虽然情况不一样,但她能理解杏花的心思,说到底都是一个心寒了。
        荷花叹了口气,正想着,便听杏花又道:“有时候想想,真不如一头撞死了,还能早托生几年……”
        荷花的心思一下惊了回来,扳着杏花的脸望着她道:“你说这话干啥?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家里得心疼死。头一个就要了咱娘的命去!昨儿听了你这事儿,咱娘立时就掉了眼泪,说是咱们谁有个不顺心的都让她剜心的疼,你这话要让她听见了,可不得急死啊!好妹子,算姐求你了,往后再别说这话,这念头也不许有,你有咱爹咱娘,有姐,有桃花,有大宝小宝心疼着呢!”
        杏花侧过身子,贴在荷花身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荷花搂住她,柔声劝道:“谁都有个不如意的时候。只说我,你姐夫是怎样的你是知道的,旁人都拿怎样的眼光看我你也该想得出,我不也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自己忍回去吗?你说他知道护着我疼着我,可不知他那一根筋通到底的愣性子,真要犯起混来比谁都让人恨,这不头来你这儿这些日子我还跟他干仗呢,说得那些伤人的话让我直心寒。我也说了不想跟他过了,可说说也便罢了,心里明白早晚还得回去跟他过日子。”
        “你看咱爹那脾气,动不动就骂,抬手就打,咱娘不也跟他过一辈子了?还有大宝,那是咱看着长大的吧,自己看着好着呢,对爹娘又孝顺,对姐弟又好,如今娶了媳妇儿了,也时不时的跟媳妇儿闹腾。桃花住的远,她又是个拔尖儿要强的,有了什么如意了也不往家说。可见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哪儿能一有事儿了就寻死觅活的……”
        杏花不言语,只依在荷花怀里抽泣,荷花拍着她道:“你要是真心不顺了,回我跟福根说说,接你回娘家住些日子,正好咱娘也惦记着你呢,亲的热的在跟前儿围着就好了。”
        杏花点了点头,才显好了。荷花见此才放了心,心里又叹自己有话劝人,没话劝己,再想这一个来月的事儿又是一叹,心想或真是她自己钻牛角尖儿了……
        只说两人说了会儿话,待有些困意才要睡下,便听外头咣咣的砸门。两人坐起来都带了些惊诧不安,厢房里早已睡下的王福根也被吵了起来,披了衣裳出来,一边跑去开门,一边恼道:“谁啊!大半夜的!”
        院门被推开,荷花和杏花在屋里听着,却听来人的声音竟是大宝,两人面面相觑,心下都有些着慌,只怕是家中出了什么事儿,连忙披了衣裳出去。
        两人出了屋,大宝正拉着王福根急着问话,见她们出来,忙跑了过来,急着对荷花道:“我姐夫在这儿呢吗?”
        荷花一愣之后,心口忽的一揪,没说出话来。却是杏花在旁不安的接话道:“没啊,怎么了?”
        大宝脸色一暗,拧着眉头望着荷花,慌道:“我姐夫丢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吼:蛋黄酱生日快乐!!!!!
        赶在12点前发文(捉虫不算……)~~嘿嘿~~还是你生日吧~~咔咔~~
        话说生日的话其实应该上肉庆祝的~~咳,咳~~~俺下次争取~~
        ————————以下为防抽备份————————————
        转眼,荷花回娘家快一个月了,这日忽然收到杏花托人从王家庄捎来的口信,说是她不小心跌了一跤,孩子没了。
        全家听了都愁了脸,由是荷花娘,听了这消息愣了会儿神,一个人去了灶房。荷花忙跟了过去,但见她娘坐在小凳子上抹泪儿。
        荷花上前去劝,她娘擦着眼泪道:“好好的这是怎么了,都怀了快五个月了,怎么就掉了……”
        荷花道:“杏花自小身子弱……您别难过了,再哭也哭不回来,您若是哭出病来,杏花知道了可不更难受了?好歹他和福根年轻,等养好了身子再怀一样的……”
        荷花娘愁道:“杏花这孩子不比你和桃花性子强,有了委屈也不说,只管自己憋在心里忍着,这回说是自个儿摔了跟头,可也不知是真是假……我是怕……只怕是她又受了婆家的欺负了……”
        荷花劝道:“这您放心,不能够……福根再混账也有个谱儿,杏花怀着他娃子呢,他哪儿能再让她受欺负了?还有福根他娘,杏花那肚子里可是她亲孙子,她也不能一味的不讲理……再者了,上回我们去的那一次,多少乡邻都看着呢,又有老人儿在场,真要是他们在杏花怀娃子的时候还丧尽天良的欺负人,不等咱们找他们算账,光是乡亲们的唾沫星子就能把他们淹死……”
        荷花娘只管苦着脸点头,道:“话是这个话,可我这当娘的心啊……非得等你们有了娃子才明白,这娃子但凡有一点儿不如意了,比拿刀子戳娘的心还难受,恨不得全替你们受着……”
        荷花听了窝心,心里也是惦记着杏花,虽她嘴上劝着她娘,可自己却也不放心,只怕杏花真是受了什么欺负,想了想,拉着他娘的手道:“要不这样,我去看看杏花,陪她住两天。她小月子,娘家姐姐过去照顾照顾也在情理,一来呢是看看她婆家有没有给她气受,二来她才掉了孩子,心里正苦,有个亲人在跟前陪着,也能慰慰她的心。”
        荷花娘听了长叹了一口气,道:“这倒也是好,我当娘的也不合适过去,你们亲姐热妹的过去照顾照顾别人倒说不出什么……只是你自己这事儿还没了呢,怎能又让你跟着操这心……”
        荷花道:“瞧您说的,什么是我自己的事儿,她是我亲妹妹,可不也是我自己的事儿?我也去不了多久,住长了反让人说嘴,陪她解解愁苦,三五天就回来。”
        荷花道:“好,明儿跟你爹说说,问问他的意思。”
        荷花道:“不用明儿,我这就说去,说好了我明儿一大早就走。”
        荷花说完便起身往外走,荷花娘又一把拉了她,蹙着眉头语重心长的道:“荷花,听娘一句话,等从杏花那儿回来,你就家去吧。这么些日子了,什么气都该消了。不说村里人怎么说,只我看着他都心疼。好好跟长生回家过日子,比什么都慰娘的心。”
        荷花怔了怔,听了她娘那些窝心的话,这会儿再有什么也不能说了,只勉强露了个宽慰的笑容,道:“好,我知道了。”
        当晚,荷花简单收拾了两件衣裳,第二日一大早便拎着包袱出了门。
        只说长生远远地坐在树底下望着李家大门发呆,看见荷花出来了,眼睛一亮,赶紧站起来拍拍屁股跑过去。待到近处见荷花拿了她自己的小包袱,愣了一下,随即咧着嘴乐了,赶忙伸手去接,只道:“我给你拿。”
        荷花一甩包袱,把他打开,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走。
        长生揉揉胳膊跟上去,走了一会儿觉得不对,紧跟了两步,凑到荷花旁边迷茫的提醒道:“家在那边儿呢,不是往这儿走。”
        荷花也不理他,只管走自己的。
        长生一路跟着荷花出了村子,越发觉得不安,伸手拉了荷花的胳膊,紧张的道:“你要去哪儿?回家不往这儿走,出村子了,回家,回家吧……”
        荷花把他甩开,冷脸瞪着他道:“谁说我要回家的?我回哪个家?你都不要我做媳妇儿了,那儿再不是我的家!从今往后我爱去哪儿去哪儿,你管不着!”
        长生脸色一赧,微微垂了头,见荷花要走,又急忙伸手拉了她,磨唧了半晌,臊着脸小声嘟囔:“不是……要你做媳妇儿……”
        荷花抽了胳膊,冷哼了一声,顶道:“要我做媳妇儿有啥好的?我又不笑,还打人,人家雪梅多好,模样俊,性情好,又爱笑,又不打人,你不是喜欢的紧吗?巴巴儿的攒了花生给人家留着……哦……你是看着人家回了县城了,不理你了,你这又想起我来了。咋的?想把我哄回去继续伺候你是不是?明儿人家来了,我又被你仍一边儿不待见了!我才不讨那个没趣儿!你不是问我去哪儿吗?那我告诉你,我现在就进城,把你那雪梅给你换回来,我给人家当使唤丫头老妈子横竖不与你相干,总之再不伺候你了!你喜欢爱说爱笑的只管回家把你那宝贝花生心窝子捧好了等着去,明儿她就来了,你让她给你当媳妇儿去吧!”
        荷花说完了转身便走。长生似是被荷花这一大串儿话说懵了,呆呆的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见荷花已经走远了,赶紧跑过去,也不知该说什么,只不停的在后面唤着:“荷花……荷花……”
        荷花说了那一大串儿话也把自己的气恨委屈勾了上来,听长生后头唤她,转身厉声道:“不许跟着我!”
        长生站住了,想往前跟又不敢,又委屈又着急,一脸的慌乱无措。
        荷花指着长生的鼻子道:“有句话你是说对了,我就是爱打人,你再跟过来我还打你。往后别让我看见你,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说完随手捡了个树枝用力扔过去,瞪他一眼转身走了。
        长生没再跟上,直挺挺的愣在了原地,眼看着荷花越走越远,最后拐了个弯儿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没动,眼珠也不错一下的望着路的尽头,好像等待着荷花改变主意,然后从那儿走回来找他,可是他站了好久好久,荷花终归没有回来。
        荷花说不给他做媳妇儿了,荷花说再不想看见他了……
        荷花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
        长生呆了许久,忽然受不住了似地,对着荷花消失的方向扯着脖子嘶吼:“荷花!!”
        荷花没有听见长生的吼声,一路心烦意乱的到了王家庄。
        杏花一见了她,没说话呢,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荷花原是劝着她,可杏花哭得凄楚,也把她的眼泪招了出来,姐儿俩拉着手哭了一会儿方才正经的说上话。
        荷花只怕杏花受婆家委屈,只问她婆婆在哪儿,这么半天怎么没见。杏花抹着泪,有气无力的回说自分了家之后,她家和王福根大哥家虽隔墙而居,平日却不怎么来往,她婆婆由两家轮流养着,这会儿正住在福根大哥家里。
        荷花劝说这也好,福根大嫂不是个省油的灯,少些来往少些气受。杏花扯着嘴角叹了口气。荷花看出她心里有苦,可问她她却不说,只管摇头摸着自己肚子掉泪。荷花见了又生了疑,急问是不是她婆婆和嫂子使坏才没了孩子,若这样咱们必不能轻饶了她们!杏花说这却也不是,只怪自己命苦身子弱。荷花看又要惹出她的眼泪来,紧忙停了话茬,又劝了一回。
        王福根待荷花倒也算有礼,只或是也为了没了孩子愁苦,脸上一直没有个笑模样儿。整整一日,荷花只在杏花屋里陪她说话,倒也没见了王家其他人。晚上,王福根拿了被褥去厢房睡了,留了荷花姐妹在一起睡觉说话。
        两人躺在床上说了一晚上,到最后渐渐无话,可以睡不着,只各自躺在被窝里瞪着眼想心事。
        “姐……”杏花忽然开口唤了一声。
        “嗯?”荷花应了一声,杏花却又没了声音,躺了一会儿,杏花又有话难言似地,低声唤道:“姐……”
        荷花转过头来望着她,但见杏花望着房顶发呆,滞了片刻,幽幽的开口道:“我不想跟他过了……”
        荷花愣了一下,只当她又想起了什么委屈事,劝道:“别说傻话,我知你现在心里的苦,孩子没了还能再怀,等养好了身子想要几个有几个。”
        杏花静了一会儿,没听见似的眼神发直,继续道:“我觉得活着没意思……”
        荷花吓了一跳,赶紧支起身子,拉她道:“胡说啥呢!”
        杏花歪头望着她,眼里闪了泪光,凄苦的道:“姐,你说为啥我这么命苦……都是一个爹娘生养的,我看着你和桃花过得好,心里又羡慕又嫉妒。”
        荷花道:“各有各的苦处,不说罢了。”
        杏花落泪摇头道:“我不是怕吃苦,多大的苦处我都能往肚子里咽,可这男人若不跟你一条心真是一点儿盼头也没有……你和桃花再有什么不顺心的,至少有男人疼着,姐夫也好,春来也好,都知道疼着媳妇儿护着媳妇儿,可福根……”杏花语滞凝噎,擦了擦眼泪,苦道,“头先有了孩子,我想着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不管男娃女娃,好歹有个盼头,我只指望着孩子了,可如今孩子没了,我真不知往后的日子怎么和他过……”
        荷花心口一涩,为杏花难受心疼,也勾起了自己的心事,虽然情况不一样,但她能理解杏花的心思,说到底都是一个心寒了。
        荷花叹了口气,正想着,便听杏花又道:“有时候想想,真不如一头撞死了,还能早托生几年……”
        荷花的心思一下惊了回来,扳着杏花的脸望着她道:“你说这话干啥?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家里得心疼死。头一个就要了咱娘的命去!昨儿听了你这事儿,咱娘立时就掉了眼泪,说是咱们谁有个不顺心的都让她剜心的疼,你这话要让她听见了,可不得急死啊!好妹子,算姐求你了,往后再别说这话,这念头也不许有,你有咱爹咱娘,有姐,有桃花,有大宝小宝心疼着呢!”
        杏花侧过身子,贴在荷花身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荷花搂住她,柔声劝道:“谁都有个不如意的时候。只说我,你姐夫是怎样的你是知道的,旁人都拿怎样的眼光看我你也该想得出,我不也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自己忍回去吗?你说他知道护着我疼着我,可不知他那一根筋通到底的愣性子,真要犯起混来比谁都让人恨,这不头来你这儿这些日子我还跟他干仗呢,说得那些伤人的话让我直心寒。我也说了不想跟他过了,可说说也便罢了,心里明白早晚还得回去跟他过日子。”
        “你看咱爹那脾气,动不动就骂,抬手就打,咱娘不也跟他过一辈子了?还有大宝,那是咱看着长大的吧,自己看着好着呢,对爹娘又孝顺,对姐弟又好,如今娶了媳妇儿了,也时不时的跟媳妇儿闹腾。桃花住的远,她又是个拔尖儿要强的,有了什么如意了也不往家说。可见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哪儿能一有事儿了就寻死觅活的……”
        杏花不言语,只依在荷花怀里抽泣,荷花拍着她道:“你要是真心不顺了,回我跟福根说说,接你回娘家住些日子,正好咱娘也惦记着你呢,亲的热的在跟前儿围着就好了。”
        杏花点了点头,才显好了。荷花见此才放了心,心里又叹自己有话劝人,没话劝己,再想这一个来月的事儿又是一叹,心想或真是她自己钻牛角尖儿了……
        只说两人说了会儿话,待有些困意才要睡下,便听外头咣咣的砸门。两人坐起来都带了些惊诧不安,厢房里早已睡下的王福根也被吵了起来,披了衣裳出来,一边跑去开门,一边恼道:“谁啊!大半夜的!”
        院门被推开,荷花和杏花在屋里听着,却听来人的声音竟是大宝,两人面面相觑,心下都有些着慌,只怕是家中出了什么事儿,连忙披了衣裳出去。
        两人出了屋,大宝正拉着王福根急着问话,见她们出来,忙跑了过来,急着对荷花道:“我姐夫在这儿呢吗?”
        荷花一愣之后,心口忽的一揪,没说出话来。却是杏花在旁不安的接话道:“没啊,怎么了?”
        大宝脸色一暗,拧着眉头望着荷花,慌道:“我姐夫丢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