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作者:福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09
  •     荷花爹的手还没好利落便到了秋收。(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更新最快。霍家山上那片地如预想中的一样没什么收成,荷花和长生紧着把自家地里的活儿忙完了,便去娘家帮忙。
        荷花爹虽知没有长生两口子帮忙自家地里这粮食收不完,可嘴上却不愿承这个情,由是他如今没了两根手指头,更不愿人家觉得他就此不中用。见荷花他们来了,他也不给个好脸色,还很不满意似的发牢骚,说他们两口子心贼,一收粮食屁颠儿屁颠儿的跑来干活儿,存心憋着他家的粮食呢。
        荷花知他爹的脾气,也不说什么,再看见他爹那没了俩手指头的左手就更是窝心。她知道她爹这俩手指头是为杏花没的。她当日在王家庄下跪磕头,是怕杏花落了个招娘家人滋事的话柄让人拿捏,他爹剁了自己的两根手指头,也是为了这事儿彻底就此了结。一来是不让王家那群混蛋日后隔三差五的来要钱,还自己这一大家子人一个清静太平;二来,也是为了给杏花留条后路。她一人孤身在外,若有一日活不下去了再回来投奔娘家,王家人也再没道理过来寻她麻烦。
        想了这些,以往她心里对她爹存的那些委屈就算不得什么了,也不在乎她爹嘴上怎么骂得难听。她只是怕长生这个心实的傻家伙听不得他爹说那些挤兑人的话,可观察了两日,发现自己大概是多余操心了。不论她爹嘴里怎么嘟囔,长生都跟完全没听见似的,照样儿不惜力气的干活儿,干完了自己手里的又把她爹手里的活儿抢来干。
        一来二去的,荷花爹不干了,他觉得自己被个傻子瞧不起,他是故意挤兑他年老手残干不了活儿。长生再来帮他忙的时候,他就瞪着眼冲他嚷嚷,让他一边儿待着去。长生被他吼得惊住,只觉自己大概是做错了,一脸惶恐地四下张望去寻荷花,看见她对自己回以笑容便安了心,抿着嘴满足地一乐:没做错,我没做错,荷花笑了,我做对了。然后便也不理荷花爹,得了啥奖赏似地喜滋滋的继续抢荷花爹的活儿干。
        荷花爹被他笑得莫名其妙,恨不得飞起一脚踹他一大跟头大骂:你傻笑个屁啊!可长生到底是姑爷,不能跟自己儿子似的想打就打,他也只得愈发窝火似地骂咧咧嘟囔上几句,甩手走开。
        次数多了,长生自觉想明白了,这个人大概是和荷花不一样,荷花开心的时候都是笑,他开心的时候是大声嚷嚷。长生有了这个认知,荷花爹再冲他吹胡子瞪眼的大喊时,他便再没什么惶恐不安了。他是在开心,是因为自己做对了事而对他表示“友好”,于是他也很认真的对他弯弯嘴角。这是荷花关心在意的人,我也要关心在意,长生这样告诉自己。
        出手不打笑脸人,时候长了,荷花爹也受不住了,人家姑爷轮圆了膀子给自己干活儿,挨打挨骂不还口,还总是一副和善的模样儿,真真是挑不出半分不是来,若这样自己还要挑理,倒显得自己无理取闹不上道了。慢慢的,荷花爹也便少了吵嚷。可他这一不嚷,长生反倒不习惯了,心中惴惴不安的适应了好一阵子,才又纳过些闷儿来:这人嚷嚷的时候也是开心,不嚷嚷的时候也是开心,他一直都很开心。
        不管二人心里是怎么个活动,但见了她爹和长生似乎达成某种默契似的渐渐接纳了彼此,荷花终是倍感欣慰,只觉这些日子笼在头顶的乌云渐渐散去,日头每天都挂得高高的,把她这人从里到外都给晒暖和了。
        让她感到欢喜的不仅是长生渐渐的接纳了她的家人,还有她自己特别的状况:她两个月没来月事了。
        之前她一直为杏花那事心愁,只觉是累得身子出了毛病没有多想,这些日子才忽然生了心思,她别不是怀了娃娃了!
        荷花欢喜又羞涩,却是忐忑的不敢跟人说,只怕想错了空欢喜一场,等到熬过了这个月的日子,月事仍旧没来,她方觉准了几分,却也不敢和家人先说,只私下里偷偷去找了周夫子给她把脉。周夫子把手搭在她腕子上,没一会儿便露了笑容。
        回到家,荷花先跑去四奶奶那屋,红着脸把有喜的事儿说了。四奶奶听了愣了愣,随即乐得不知怎么才好,拉着荷花的手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只问她长生知道了没。荷花羞臊的说还没跟他说呢,也不知怎么跟他说。四奶奶笑说不知怎么说也得说啊,这是你们俩的孩子,你还让别人去告诉他不成?荷花听完,扭捏的笑了。
        晚上,荷花铺好了炕等着,长生却在灶房里磨蹭了好久才穿了条单裤光着膀子进屋,一进屋就紧着往炕上爬,蹭到荷花跟前道:“我洗干净了。()”
        荷花听他这话,便知他又想干那事儿了,只假装不明白的嗯了一声,脱衣服钻被窝儿。
        长生却道荷花已经应允,又见她脱衣裳心里便欢喜了,赶紧着低头解裤子,三两下便脱了个干净,可待他脱得光溜溜的准备开始行动的时候,却见荷花好好的躺在被窝儿里背着身子好像睡觉了。
        长生失望的皱了眉,伸手扯了扯荷花的被子。
        荷花回头望他:“干嘛?”
        长生看了看荷花,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好像是请她检查似的道:“我洗干净了。”
        荷花忍着没笑出来,只道:“洗干净你就睡呗,跟我说什么。”
        长生紧忙道:“进去,进去。”
        荷花打岔道:“是,别晾着了,进你被窝儿睡觉去。”
        “不是进被窝儿,是进你这儿去……”长生说着便把手伸进荷花的被窝儿,轻车熟路地往她裤裆里摸。
        荷花扭身躲开,抓了他的手甩出自己的被子,撒娇似的小心嘀咕:“进去干嘛,又给你折腾我……每次只管你自己舒服,也不理人家是疼是痒……”
        长生道:“你哪儿疼我给你揉揉,你哪儿痒我给你挠挠,让我进去吧,都好久没进去了!”
        长生这话不错,头些日子出了杏花的事儿,荷花心里全是忧愁,哪儿还有心思想这些,近些天又是忙着秋收,白日里累了一天,晚上也就不想了,纵是长生往她身上蹭,她也怕他累着推开了。想来长生倒确实是憋了不少日子,可她这会儿想来倒觉得合适,头先不知怀了娃子不知道小心,他那个蛮牛劲儿上来,只怕会不小心伤了她肚里的娃子。
        荷花抿嘴一笑,故意逗他道:“不行,今儿不许进去,以后也不许,你若是想了,自己一边儿摸裤裆去吧。”
        长生遭了雷击似的傻住了,那表情只似被刚刚判了死刑,他脑子里第一个想法便是他做错事了,荷花是在罚他。做错事了……做错事了……长生脑子里不停的转着,把这些天自己做的所有的事和荷花说的所有的话都回忆了一便,确定自己确实没有做错事之后,方瞪着眼理直气壮的问道:“为什么!”
        荷花脸上一红,道:“我说不行就不行……你那家伙进来会捅着小娃子的……”
        长生没言语,仍是瞪着眼望着荷花,好像没听懂。
        荷花无奈地瞪了他一眼,掀开被子,摸着自己的肚子道:“你儿子在里面呢……你不是说想要个小娃子吗,小胳膊小腿小,现在他就在我肚子里呢……你要当爹了……”
        长生的眼睛又睁大了几分,目光慢慢移到荷花的肚子上,怔怔的望了许久,受惊似地喃喃自语:“小娃子在里面……我儿子,长生的儿子……”他嘟囔了一会儿方琢磨过来,随又凝着荷花补充道,“是长生和荷花的儿子,咱们的儿子。”
        荷花笑着应道:“嗯,是……不过也可能是丫头,我要是生了丫头你不许不高兴啊。”
        长生没应,只专注的盯着荷花的肚子。这里面有个小娃娃,他瞪着眼往前蹭了蹭,掀开荷花的衣服晾出她的肚皮,小心翼翼的把手掌覆在上面。小娃娃……小娃娃……在哪儿呢?他的手掌在荷花肚皮上来回游走抚摸,想要寻找到小娃娃的踪迹,摸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摸到。可能藏起来了,长生想着伸出手指在荷花肚子上按了按。
        荷花好笑,拍开他的手道:“干啥,别给按坏了。”
        长生好像真怕给按坏了似的攥住自己的手,愣了愣,问道:“在哪儿呢……没有……肚子还是平的……”
        荷花把手轻轻的放在肚皮上,一边来回的抚摸着,一边满足地道:“他还小呢,等再过几个月就长起来了,那会儿就能摸到了。”
        “哦……”长生呆呆的应了,不错眼珠儿的盯着荷花的手在她自己肚子上摸啊摸,然后很不满意似地拿开荷花的手,学着她刚刚的语气道:“你也别给按坏了。”
        荷花复又把手放回肚皮上,扬着下巴理直气壮地道:“我哪儿按了,我摸摸,这是我娃子。”
        长生的两只手放在自己大腿上来回的蹭,羡慕的看了一会儿,方意识到自己似是被欺负了,赶紧也把手放上去,道:“我不按,我也摸摸,也是我娃子。”
        作者有话要说:荷花爹的手还没好利落便到了秋收。霍家山上那片地如预想中的一样没什么收成,荷花和长生紧着把自家地里的活儿忙完了,便去娘家帮忙。
        荷花爹虽知没有长生两口子帮忙自家地里这粮食收不完,可嘴上却不愿承这个情,由是他如今没了两根手指头,更不愿人家觉得他就此不中用。见荷花他们来了,他也不给个好脸色,还很不满意似的发牢骚,说他们两口子心贼,一收粮食屁颠儿屁颠儿的跑来干活儿,存心憋着他家的粮食呢。
        荷花知他爹的脾气,也不说什么,再看见他爹那没了俩手指头的左手就更是窝心。她知道她爹这俩手指头是为杏花没的。她当日在王家庄下跪磕头,是怕杏花落了个招娘家人滋事的话柄让人拿捏,他爹剁了自己的两根手指头,也是为了这事儿彻底就此了结。一来是不让王家那群混蛋日后隔三差五的来要钱,还自己这一大家子人一个清静太平;二来,也是为了给杏花留条后路。她一人孤身在外,若有一日活不下去了再回来投奔娘家,王家人也再没道理过来寻她麻烦。
        想了这些,以往她心里对她爹存的那些委屈就算不得什么了,也不在乎她爹嘴上怎么骂得难听。她只是怕长生这个心实的傻家伙听不得他爹说那些挤兑人的话,可观察了两日,发现自己大概是多余操心了。不论她爹嘴里怎么嘟囔,长生都跟完全没听见似的,照样儿不惜力气的干活儿,干完了自己手里的又把她爹手里的活儿抢来干。
        一来二去的,荷花爹不干了,他觉得自己被个傻子瞧不起,他是故意挤兑他年老手残干不了活儿。长生再来帮他忙的时候,他就瞪着眼冲他嚷嚷,让他一边儿待着去。长生被他吼得惊住,只觉自己大概是做错了,一脸惶恐地四下张望去寻荷花,看见她对自己回以笑容便安了心,抿着嘴满足地一乐:没做错,我没做错,荷花笑了,我做对了。然后便也不理荷花爹,得了啥奖赏似地喜滋滋的继续抢荷花爹的活儿干。
        荷花爹被他笑得莫名其妙,恨不得飞起一脚踹他一大跟头大骂:你傻笑个屁啊!可长生到底是姑爷,不能跟自己儿子似的想打就打,他也只得愈发窝火似地骂咧咧嘟囔上几句,甩手走开。
        次数多了,长生自觉想明白了,这个人大概是和荷花不一样,荷花开心的时候都是笑,他开心的时候是大声嚷嚷。长生有了这个认知,荷花爹再冲他吹胡子瞪眼的大喊时,他便再没什么惶恐不安了。他是在开心,是因为自己做对了事而对他表示“友好”,于是他也很认真的对他弯弯嘴角。这是荷花关心在意的人,我也要关心在意,长生这样告诉自己。
        出手不打笑脸人,时候长了,荷花爹也受不住了,人家姑爷轮圆了膀子给自己干活儿,挨打挨骂不还口,还总是一副和善的模样儿,真真是挑不出半分不是来,若这样自己还要挑理,倒显得自己无理取闹不上道了。慢慢的,荷花爹也便少了吵嚷。可他这一不嚷,长生反倒不习惯了,心中惴惴不安的适应了好一阵子,才又纳过些闷儿来:这人嚷嚷的时候也是开心,不嚷嚷的时候也是开心,他一直都很开心。
        不管二人心里是怎么个活动,但见了她爹和长生似乎达成某种默契似的渐渐接纳了彼此,荷花终是倍感欣慰,只觉这些日子笼在头顶的乌云渐渐散去,日头每天都挂得高高的,把她这人从里到外都给晒暖和了。
        让她感到欢喜的不仅是长生渐渐的接纳了她的家人,还有她自己特别的状况:她两个月没来月事了。
        之前她一直为杏花那事心愁,只觉是累得身子出了毛病没有多想,这些日子才忽然生了心思,她别不是怀了娃娃了!
        荷花欢喜又羞涩,却是忐忑的不敢跟人说,只怕想错了空欢喜一场,等到熬过了这个月的日子,月事仍旧没来,她方觉准了几分,却也不敢和家人先说,只私下里偷偷去找了周夫子给她把脉。周夫子把手搭在她腕子上,没一会儿便露了笑容。
        回到家,荷花先跑去四奶奶那屋,红着脸把有喜的事儿说了。四奶奶听了愣了愣,随即乐得不知怎么才好,拉着荷花的手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只问她长生知道了没。荷花羞臊的说还没跟他说呢,也不知怎么跟他说。四奶奶笑说不知怎么说也得说啊,这是你们俩的孩子,你还让别人去告诉他不成?荷花听完,扭捏的笑了。
        晚上,荷花铺好了炕等着,长生却在灶房里磨蹭了好久才穿了条单裤光着膀子进屋,一进屋就紧着往炕上爬,蹭到荷花跟前道:“我洗干净了。”
        荷花听他这话,便知他又想干那事儿了,只假装不明白的嗯了一声,脱衣服钻被窝儿。
        长生却道荷花已经应允,又见她脱衣裳心里便欢喜了,赶紧着低头解裤子,三两下便脱了个干净,可待他脱得光溜溜的准备开始行动的时候,却见荷花好好的躺在被窝儿里背着身子好像睡觉了。
        长生失望的皱了眉,伸手扯了扯荷花的被子。
        荷花回头望他:“干嘛?”
        长生看了看荷花,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胯下,好像是请她检查似的道:“我洗干净了。”
        荷花忍着没笑出来,只道:“洗干净你就睡呗,跟我说什么。”
        长生紧忙道:“进去,进去。”
        荷花打岔道:“是,别晾着了,进你被窝儿睡觉去。”
        “不是进被窝儿,是进你这儿去……”长生说着便把手伸进荷花的被窝儿,轻车熟路地往她裤裆里摸。
        荷花扭身躲开,抓了他的手甩出自己的被子,撒娇似的小心嘀咕:“进去干嘛,又给你折腾我……每次只管你自己舒服,也不理人家是疼是痒……”
        长生道:“你哪儿疼我给你揉揉,你哪儿痒我给你挠挠,让我进去吧,都好久没进去了!”
        长生这话不错,头些日子出了杏花的事儿,荷花心里全是忧愁,哪儿还有心思想这些,近些天又是忙着秋收,白日里累了一天,晚上也就不想了,纵是长生往她身上蹭,她也怕他累着推开了。想来长生倒确实是憋了不少日子,可她这会儿想来倒觉得合适,头先不知怀了娃子不知道小心,他那个蛮牛劲儿上来,只怕会不小心伤了她肚里的娃子。
        荷花抿嘴一笑,故意逗他道:“不行,今儿不许进去,以后也不许,你若是想了,自己一边儿摸裤裆去吧。”
        长生遭了雷击似的傻住了,那表情只似被刚刚判了死刑,他脑子里第一个想法便是他做错事了,荷花是在罚他。做错事了……做错事了……长生脑子里不停的转着,把这些天自己做的所有的事和荷花说的所有的话都回忆了一便,确定自己确实没有做错事之后,方瞪着眼理直气壮的问道:“为什么!”
        荷花脸上一红,道:“我说不行就不行……你那家伙进来会捅着小娃子的……”
        长生没言语,仍是瞪着眼望着荷花,好像没听懂。
        荷花无奈地瞪了他一眼,掀开被子,摸着自己的肚子道:“你儿子在里面呢……你不是说想要个小娃子吗,小胳膊小腿小,现在他就在我肚子里呢……你要当爹了……”
        长生的眼睛又睁大了几分,目光慢慢移到荷花的肚子上,怔怔的望了许久,受惊似地喃喃自语:“小娃子在里面……我儿子,长生的儿子……”他嘟囔了一会儿方琢磨过来,随又凝着荷花补充道,“是长生和荷花的儿子,咱们的儿子。”
        荷花笑着应道:“嗯,是……不过也可能是丫头,我要是生了丫头你不许不高兴啊。”
        长生没应,只专注的盯着荷花的肚子。这里面有个小娃娃,他瞪着眼往前蹭了蹭,掀开荷花的衣服晾出她的肚皮,小心翼翼的把手掌覆在上面。小娃娃……小娃娃……在哪儿呢?他的手掌在荷花肚皮上来回游走抚摸,想要寻找到小娃娃的踪迹,摸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摸到。可能藏起来了,长生想着伸出手指在荷花肚子上按了按。
        荷花好笑,拍开他的手道:“干啥,别给按坏了。”
        长生好像真怕给按坏了似的攥住自己的手,愣了愣,问道:“在哪儿呢……没有……肚子还是平的……”
        荷花把手轻轻的放在肚皮上,一边来回的抚摸着,一边满足地道:“他还小呢,等再过几个月就长起来了,那会儿就能摸到了。”
        “哦……”长生呆呆的应了,不错眼珠儿的盯着荷花的手在她自己肚子上摸啊摸,然后很不满意似地拿开荷花的手,学着她刚刚的语气道:“你也别给按坏了。”
        荷花复又把手放回肚皮上,扬着下巴理直气壮地道:“我哪儿按了,我摸摸,这是我娃子。”
        长生的两只手放在自己大腿上来回的蹭,羡慕的看了一会儿,方意识到自己似是被欺负了,赶紧也把手放上去,道:“我不按,我也摸摸,也是我娃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