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作者:福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09
  •     荷花初听大宝把胖丫儿给休了,眼珠子差点儿掉出来,再一细打听,却也非因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只说近了年底,各家忙活了一年都得了些钱,关系好的少不得坐在一块儿喝喝酒打打牙祭。一日大宝和村里的几个小伙子一块儿酒,也不知谁起的话头,却提起了原和大宝定过亲的小秀儿来。说是赵家大少奶奶上个月断了气,小秀儿如今怀上了大少爷的孩子,来年若生个大胖小子,必能给扶了正。大宝听了心里就不舒坦,桌上又有喝多了没眼色的拍着他说亏得人家没跟了你,要不哪儿来这当太太享福的命。大宝听完立时掀了桌子,若非旁人拦着怕就要动起手来。
        一伙人不欢而散,大宝醉醺醺气不顺的回了家,进了屋没说几句便和胖丫儿吵了起来,说来也不过是小两口吃醋拌嘴的话,可大宝喝醉了酒,心里又烦闷,一时口无遮拦的就说了要休妻的话。胖丫儿给他吓住了,只管呜呜的哭。大宝听了更觉心烦,直接摔门走了,又去找人喝酒。偏生又遇上了不上道的,人家夫妻吵架也不知劝和,还真顺着大宝的话帮他写了一封休书,又奚落他怕不敢真的休媳妇儿,大宝是个受不得激的人,又借着酒劲儿,回家就把这休书拍给胖丫儿了。胖丫儿是个心实的丫头,嫁了大宝这么久心里也存了委屈,见了休书大概是伤得寒了心,第二日天还没亮,也没跟荷花爹娘说话,自己收拾包袱回娘家了。
        荷花娘早起做饭没见胖丫儿,想着头日夜里听着他们两口子吵架,只怕是胖丫儿受了委屈在屋里偷偷抹泪儿,忙进屋去劝,却只见大宝一人儿耷拉着脑袋在屋里坐着。一问才知出了事,直把荷花娘气得狠捶了他几拳,催他赶紧去追。大宝梗着脖子耍脾气,娘儿俩正说着呢,荷花爹听了动静进屋,知了这事儿直接踹了大宝几脚,大宝这才别别扭扭地出去追,结果晚了一步,胖丫儿已经回了家了。
        在半路没截住,让人家姑娘拿着休书回了娘家,这便不是小夫妻拌个嘴吵个架那么简单的了。大宝听他爹娘的话过去接,直接让他丈母娘拿棍子给打了出来,说你接谁?都被你这混蛋给休了,白纸黑字按着你李大宝的手印儿,哪个还是你媳妇儿,你给我滚蛋!
        大宝臊眉搭眼的回了家,到家一学舌,又挨了他爹一顿板子,说让你小子喝酒啊!让你作!你还长本事了,还敢休媳妇儿了!你老子辛苦半辈子给你攒了钱盖了房子娶了媳妇儿,让你说休就休了!这回人家不跟你了,看你找谁去!你别指着我豁出我这老脸上人家给你讨好擦屁股去!你有本事的就再讨个回来,没本事的就打一辈子光棍儿去吧!再让我给你出钱讨媳妇儿,门儿都没有!横竖我不止你这一个儿子!
        事情就是这么个原委,荷花娘跟荷花说这事儿时气得直掉泪,只道:“你说大宝这混小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眼瞅着就要过年了,偏又闹出这么个事儿来……我看了,我早晚得给他急死……”
        荷花劝道:“您别着急了,说来这事儿也没那么严重,不过是大宝喝醉了酒干下的混事儿。王家人也是一时气恨,还真能拆散了他俩不成?换了是我,自家的闺女让相公给欺负了,我也不能白白的就让接回去,怎么着也得说道说道,陪个礼道个歉,再跟老丈人那儿磕个头便是……要我说也不是坏事,也给大宝长个教训,别日日对胖丫儿呼来喝去的不给好脸,让他知道知道媳妇儿的珍贵,多跑几趟给求回来,日后回家小两口儿没准儿更好了呢……回我去说说大宝,您不说咱家今年有些进项吗,正好也快过年了,让大宝买点儿好吃好喝的带过去孝敬孝敬,大不了多跑几趟,年前必能把胖丫儿给接回来。”
        只说荷花想得简单,和她娘一块儿催着大宝拿了东西又往王家去接了两次,可大宝每次都是无功而返,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问他人家说什么了他也不答,只沉着脸哑巴似的在一边儿坐着不言语,到后来荷花娘再催他去,他连动也不动了,再多说几句,索性抬屁股走人了。
        荷花娘没少掉眼泪,又去让荷花爹拿主意,荷花爹瞪眼道:“让我拿什么主意?你是让我去接儿媳妇儿回来?我还要不要脸了?!他自己闯下的祸,自己收拾去!回回让家里人给擦屁股,哪辈子能懂点儿人事儿!”
        荷花娘在荷花爹这儿碰了壁,挨了数落,心里一委屈,索性也撂了手不理了,只少不得和荷花絮叨,只说这家里不知冲撞了哪路神仙,一事儿连着一事儿,没个让人消停。
        一个月眨眼就过,眼瞅着就是大年三十儿了,荷花见家里为了这事儿一点儿过年的气氛都没,不免又语重心长地去劝大宝,只道:“要不你再去一趟,实在不成,你就给你老丈人磕几个响头,赌咒发誓的话还不会说吗?只说往后一心一意的对胖丫儿,再不跟她拌嘴了,老人儿都听不得软话……明儿就大年三十儿了,他们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家,不能真真就断了这亲了……”
        大宝仍是低着头不言语,荷花又柔声劝道,“也许人家这几次不回来,是考验考验你是不是真心知错了……胖丫儿心软,对你又一心一意的好,气过也就算了,或许这会儿正等着你接家过年来呢……”见大宝仍是不说话,荷花又柔声道,“要不,你跟姐说说,你这两回去,人家都说什么了?我帮你拿个主意……啊?”
        或是被荷花这一大串儿的话说得烦了,大宝忽地抬头黑着脸地大声道:“能说啥!说她不愿跟我过了呗!说被我休了就开心如意了!说往后再不许我去了!去一次打我一次!你让我干啥去!!人家都不想跟我过了!你让我干啥去!”
        荷花被大宝这突然地暴怒吓得往后一靠,心口突突突突,跟要跳出来似的。(请记住的)
        大宝红着脸冲荷花大吼:“现在你全知道了!满意了吧!还有啥想打听的!你说!”
        荷花捂着心口,瞪大了眼难以置信地望着大宝,又气又恨又委屈,吼道:“我满意了?我满啥意?!我是没事儿撑的上这儿打听闲话儿来了?!李大宝!你行!往后我再问一句,我……我……”荷花气得说不出话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荷花娘在外听了动静进屋,见这姐弟俩吵了起来,急道:“这是怎么了,怎么说说嚷起来了?大宝,你咋回事儿啊?你姐姐怀着身子还为你这事儿着急,你咋能跟她嚷嚷啊。”
        荷花娘不说还好,一说听这话,荷花的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站起来泪眼婆娑的冲大宝道:“我往后再不管这闲事儿,我好好过我的日子去,你爱咋样咋样,横竖咱谁也别搭理谁!”说完抹了眼泪便走。
        荷花娘急得锤了大宝一拳,赶紧跟了出去。另一边,荷花爹也听了动静,这会儿从屋里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瞪着眼睛冲大宝那屋子大骂:“往后谁也甭管他!从小儿把他惯出毛病来了!得谁跟谁干仗!我看你哪天气儿不顺了,敢拿刀子往你老子脑袋上砍!小兔崽子!一早儿知道你这样,生下来就把你掐死!白费了粮食养你这么大祸害人!”
        荷花耳听着他爹扯着嗓子骂人,头也没回的离了娘家。荷花娘两头着急,又怕荷花这么气着回去脚滑摔跤,又怕自己一走,家里那父子俩真要干起仗来。荷花走出一段儿停了脚步,抹了眼泪,回身对她娘道:“您回去吧,我没事儿。”
        荷花娘道:“别跟你弟弟置气,他是这些日子心里烦,回去我给你骂他。”
        荷花道:“我知道,您赶紧回吧,劝劝我爹去,大过年的别让他跟着着急了。”
        荷花娘依旧不放心,跟了几步,站在远处眼瞅着荷花走远才忧愁地叹了气回家。
        只说荷花一个人往家走,越想愈觉得委屈生气,只觉自己这么多年白疼大宝了,免不得又掉了泪。长生一直坐在门槛儿上往西边儿往,看荷花出现,便赶忙跑过去。待到近身,却见她眼睛红红地还挂着眼泪。
        “怎么了?怎么了?”长生着急地问道。
        荷花一看见自己男人,心里的委屈又放大了几倍似地,委屈地吸了吸鼻子,道:“长生,你去把李大宝给我揍一顿。”
        “啊?”长生一愣,有点儿糊涂。
        荷花委屈地望着长生,一副要哭的样子道。
        长生才反应过来似的,点了点头转身就往荷花娘家跑。
        “回来!”荷花跺脚唤道,“你还真去啊!”
        长生被荷花喊住,又跑了回来,殷切地眼望着她,好像在等她接下来的吩咐。
        荷花伸手扯了他胸前的衣襟,拽到自己跟前儿,扁着嘴在他胸口上捅了捅,撒娇似地小声嘀咕:“你啥时候才能听出人家哪句是气话,哪句是真话啊……”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
        他这么一说,荷花便觉她是想对了,果真是他体贴地去“教导”了大宝,心里的幸福得快要溢出来了,挽了他的胳膊靠在他身上,红着脸心甜地道:“你这么疼我,一会儿回家奖赏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