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作者:福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09
  •     长生记得很清楚,他已经整整一百五十天没有进去过了,连摸裤裆都没有。(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这日晚上,他把自己攒的一大袋花生倒在桌子上,一个一个的数着。不多会儿,荷花进了屋,他抬头望了她一眼,继续低头扒拉着花生,很大声的自言自语:“我有一百八十一颗花生了……”
        荷花假装没听到爬到炕上去看熟睡中的儿子。
        长生继续嘟囔道:“一百八十一颗花生能换九个小的,或者两个大的和一个小的,或者一个大的和五个小的……”
        荷花忍住笑继续装作没听见一般背过身去。
        长生等了一会儿见荷花不理他,默默地把花生全都装回袋子里,凑到炕边儿递给荷花,很委屈地商量:“一百八十一颗花生,我只换一次小的……”
        荷花瞥了他一眼,故意逗他道:“这是我怀娃子时候的规矩,现在儿子都生出来了,不算了,你这些花生再换不得奖赏,你要是愿意给我呢,我就收着,不愿意给我,我也不勉强。”
        长生似是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沮丧地垂了头,他知道荷花一定还在生他的气,喃喃道:“以后我再也不跟别人说话了……我只跟你说话……谁也不说了……”
        荷花一愣,倒是吓住了。她眼见他这半年多越来越长进,不论多少,到底肯和她家人应话,只怕这一回她责得紧了,反把他吓回去,便紧忙往前凑了凑道:“谁说不让你说话了?你要不和别人说话我才生气呢,只让你别什么话都说……尤其是咱们俩的……的事儿……更不能当着别人说,那是咱俩的秘密知道不?”
        长生也不知听没听懂,反正听荷花说了话,他就只管点头应着。
        荷花见他那样儿,眯着眼不信任地小声嘟囔了一句:“也不知你是真的假的,别是只管装可怜,骗我吓唬我呢……”
        长生很着急地道:“我不骗你,也不吓唬你,我疼你。”
        荷花瞪了他一眼,抿着嘴笑了。
        长生见荷花露了笑容,自己也咧嘴乐了,紧着爬上炕脱衣裳。
        荷花见他这架势,瞪眼道:“你干嘛,谁应你那个了。”
        长生又蔫儿,身子一瘫,委屈地道:“都一百五十天没进去了,我记着呢。”
        荷花噗嗤笑了,啐道:“不记点儿正经的,单这事儿记得清楚。”见长生殷切地望着她,也是心软了。从她快生的时候算起,他们也确实有好几个月没***了,虽说每次行事的时候她未必能体味到人家说的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儿,可若说一点儿没享受到也是假话。只头先因为身子不便,后来是一心扑在儿子身上,也没心思想这些。如今长生这般委屈地缠上来,她也被说动了心思,半推半就地道:“儿子在这儿呢,一会儿弄出动静来,吵醒了他又要哭闹……再说了,纵他是个人事不知的小娃儿,可哪儿有当爹娘的在孩子面前弄那事儿的……”
        长生望了望酣睡中的儿子,拿了几个枕头在他旁边叠出一道墙来,只道:“这样挡住就行了,他醒了也看不见。”
        荷花紧着把枕头拿下来道:“那怎么行,一会儿枕头倒下来砸着他怎么得了。”
        长生为难了,想了想,忽又乐了,凑到荷花面前欢喜地道:“要不咱们去山上做狗男女吧。”
        “呸!”荷花红脸道,“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跟你疯去。”
        长生嘴一撇,泄气了。
        荷花往院子里望了望,见四奶奶那屋还亮着灯,便道:“这样,咱们让奶奶帮着带一晚上,天佑现在夜里少闹了,只烦奶奶带这一晚上该是累不着。”
        “哦。”长生应声去抱儿子。
        “轻点儿,别弄醒了他……”荷花一边叮嘱,一边拿小被子把儿子捂了严实,又嘱长生道,“说好了,一会儿见了奶奶别什么话都说,只说……只说我身子不舒服,让她帮忙带一晚上就得。”
        “奶奶说过不能撒谎。”长生很认真地道。
        荷花无奈道:“那你就什么都别说,反正不许说为了弄这事儿!”
        “哦……”长生应了,抱着儿子去了四奶奶那屋。荷花趴在窗边往外望,没一会儿便见长生美滋滋地从四奶奶那屋回来,甫一进屋,她便忙问:“怎么说的?”
        长生忙道:“我没说,我说荷花不许说。”
        荷花黑了脸,脱口道:“你这还不如说了呢!”什么叫荷花不许说,倒像是她急着干那事儿似的。
        长生被荷花说迷糊了,也不知到底是该说还是不该说,愣愣的站了一会儿到底没想明白,只怕自己又做错了事,忐忑地道:“你还让我进去吗?”
        荷花无言以对,说“让”也不是,“不让”也不是,只红着脸瞪了他一眼,扭过身去自顾自地脱衣裳。
        长生咧嘴乐了,忙爬上炕迅速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只等荷花把贴身衣物脱了立时扑了上去咬她的嘴。
        憋了一百五十天的长生迫不及待地想要直捣黄龙,可脑子里记着荷花骂他的话,在她嘴上亲了几下,抬起头殷切地道:“你舒服了吗?”
        荷花愣了一下,抿着嘴脸红道:“还没呢。”
        长生听了又紧忙亲上去,荷花拥住他,闭上眼回吻过去。长生被这个深吻缠住,晕晕地忘了自己的步骤,一双手不自觉地在荷花身上抚摸游走,待两人深喘着结束了这一吻,他发现自己的手已然捏在了她比从前大了一倍的上。
        长生凝着荷花痴痴地呢喃:“错了……还不该捏呢……”只他嘴上如此说,手上却难舍地抚摸揉捏。
        荷花满脸绯红地娇喘:“今晚不许你按那规矩,否则不许进来……一辈子都不许……”
        不许按规矩啊……长生有些不知所措,不按规矩要怎么弄……那……什么时候能进去啊……已经硬起来了……
        荷花不理长生的渴望,勾着他的脖子拉向自己,再次轻吻了他的唇,然后静静地望着他抿了抿嘴,目光有些迷离。长生读懂了荷花的心意,向她那样凑过去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
        荷花满意地弯了弯嘴角,微微侧了脸,长生俯头亲吻她的脸颊,她侧头向另一边,他又亲吻她另一边的脸颊。她眯着眼对他微笑,微微昂头,他便将他的吻落在她的下巴上,一路向下,吻她的脖子,她轻轻地呻吟,让他感受到了她的愉悦……
        原来不是蹭……原来是他看错了……长生埋头在荷花的肩颈之间,密密地亲吻,不放过每一寸肌肤,似是要把以往遗漏的一并补回来。
        荷花不自觉地将头高高昂起,一双手鼓励地抚摸着长生的肩背。长生的吻不停歇地吻上了荷花的胸口,在那上面留恋徘徊,含住了她的乳首,轻轻地嘬了一下,随即又抬了头,不舍地自语:“我别给吃没了……还是留给儿子吃……”
        荷花急不可耐地呻吟了两声,长生便又埋头下去,顺着她的胸口一径向下,亲她的肚脐。荷花觉得又苏又痒的感觉一直延到她心里,让她的身子不自觉地颤抖,她脑中一片旖旎,整个人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娇喘呻吟:“长生……我也想要大奖赏……长……生……”
        呻吟间她感到长生已然埋头在她双腿之间,她分开腿昂头躬身,只觉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舒爽到落泪……
        长生感到她那里开开合合流出水来,粗喘着抬头,舔了舔嘴:“你舒服了吗?”
        荷花颤抖地道:“混蛋……怎么还不进来……”
        她话音才落,他便挺身顶了进来,一下一下伴着二人的呻吟,将这场久违的缠绵带向巅峰……
        夜深,恩爱缠绵之后,终于尝到那种欲仙欲死滋味儿的荷花窝在长生怀里,回味着刚刚的一切,不禁扬了唇角,喃喃道:“长生,你真好……”
        长生拥进了她,应道:“荷花好。”
        荷花甜蜜地笑了,在他怀中蹭了蹭,伸手将他拥住,爱恋地抚摸他的后背,却仍觉二人拥得不够紧,抬腿压在他身上,将他缠住。
        长生扭了扭身子,沉默了一会儿,讷讷开口道:“荷花……你别抱我了……”
        “干嘛!”荷花愈发往他怀中扎了扎,手脚并用,灵蛇一般将他缠住,耍赖似地撒娇道,“我就抱着你,我抱我相公怎么不对了。”
        长生哼哼了两声,可怜巴巴地小声道:“花生都给你了……我没了……”
        荷花一怔之后反应过来,噗嗤笑了,抬头望着他柔声道:“说了那是我怀娃子时候的规矩了嘛,现在不算了。”
        长生愣了愣没明白。
        荷花无奈地一撅嘴,娇瞪了他一眼,推开他翻过身去。
        长生琢磨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咧着嘴嘿嘿乐了乐,紧忙扑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次更新晚了这么多天,走亲戚神马的逃不过……不过……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卡肉神马的太痛苦了TAT……
        祝大家新年快乐啊~~大过年的端个肉菜给大家尝尝~~我好吧~哇咔咔~~(^__^)
        (不过据说过年风声紧……那个,大家低调的看看就好……)
        PS:蛋黄酱神马的~最爱了~~╭(╯3╰)╮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