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与背叛 作者:子书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7
  •     1980年五月下旬,黑魔头抽调了部分人手,开始大肆搜捕凤凰社成员。他开始关注起了凤凰社成员的家庭故事,非常凑巧的,他得知隆巴顿和波特家都将会在七月末时迎来一个新的小生命。
        1980年5月底,凤凰社总部从高锥克山谷搬进了隆巴顿家,但黑魔头却将矛头对准了波特家。
        六月初,彼得·佩迪鲁在任务中身负重伤,他被食死徒折磨得几乎发疯,住进了圣芒格重症病房,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凤凰社的会议上。
        一切都在朝着邓布利多所期望的那样进行着。
        而生活也随之越来越艰难。
        对角巷和霍格莫德,英国巫师最热闹的两个地方,如今却萧条破败了。一家又一家的店铺关了张,黑魔头几乎将这些商店洗劫一空,更别提几乎天天造访的摄魂怪了。它们盘旋在天空中,像是黑压压的乌云,哪里人多就往哪去。它们彻底脱离了魔法部的监管,肆意地吸食着人们的快乐和灵魂。
        这个时候就连买东西都变得困难了,就更别提连出门都需要伪装起来的波特夫妇了。
        打从1978年二月末开始波特庄园就用魔法手段藏匿了起来,到现在已经有两年多了。他们的物资通常都是由凤凰社直接送到庄园里,个别时候他们也会出门,但一定会弄些复方汤剂把自己伪装起来。
        但现在复方汤剂、甚至是最普通的魔药都成了违禁品,任何商店个人都不允许制作和买卖,就连草药商店也被勒令关门,所有商品全部上缴。但谁也不知道那些玩意都上缴到了哪里,魔法部现在和食死徒亲如一家。
        像波特家现在还能吃上好菜好饭的人家已经不多了,现在市面上三颗洋葱的价钱在以往够买一天的饭。如果不是波特家家境殷实,又听从了儿子们的建议用食物填满了储藏间的话,他们根本不可能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
        清晨,房间外传来了说话声,哈利翻了个身抱住了身边的年轻男人,亲昵的贴在他宽阔的脊背上蹭了蹭。
        没过多会儿房门被敲响了,哈利不满的嘟囔了一声,更加用力的抱住了男人。
        “天哪……我不是鼻涕精!”
        莱姆斯受不了的回身捏住了哈利的鼻子,哈利的嘴巴张开继续喘着气,仍然安睡着。
        莱姆斯:“……”
        他果断扯开了哈利的被子,侧着身狠揪了一把他的鼻子。
        “啊!”哈利一下子惊醒了,捂着他已经被捏得通红的鼻子,“你在干什么?!”
        房门被打开了,多瑞亚站在门外,“吃早……饭了。”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哈利和莱姆斯,两个人正赤身果体的滚在一起。
        哈利茫然地看着妈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莱姆斯一把推到旁边差点滚下床。
        莱姆斯急急忙忙的解释:“我们没什么!”
        多瑞亚眯着眼睛瞅着哈利。
        “哈利只是把我当成了西弗勒斯了而已!”
        多瑞亚的表情更加不满了。
        直到这个时候哈利才爬了起来,从行李箱里拽出衣服来套在身上,再三保证自己和莱姆斯没有任何超友谊的感情之后,就推着妈妈一起下了楼。
        “谁说咱们没有超友谊?”莱姆斯跟在哈利身后说道。
        “……是么?”哈利囧迫的看着莱姆斯,他注意到斯内普正坐在一楼冷眼瞅着他呢。
        莱姆斯露出了一个温柔多情的笑容,“昨晚你明明抱我抱得那么紧,”他看着哈利惊慌的表情,接着说道,“那么紧那么紧,直到今天早晨都不肯松手——”
        “你明明知道——”我把你当成是斯内普了!
        “我知道你爱我,不用再强调了。”莱姆斯根本不给哈利说话的机会,他伸手捣了一把哈利的头发,就乐呵呵的坐在了餐桌上。
        一桌子的人不约而同的看看哈利又看看斯内普和莱姆斯。斯内普坐在哈利的旁边,简直就像是个雕塑一样。
        虽然彼得搬走了,但莱姆斯仍然和哈利挤在一个房间里,而空出来的房间则留给了斯内普作为魔药制作室。因为这,莱姆斯一逮到机会就得气气斯内普,而哈利睡觉爱抱着人的习惯给了他绝好的机会。
        莉莉努力想要找点轻松的话题,她提起了上学时候的事情,很是怀念的说道:“能像以前上学的时候一样真好,大家在一起吃饭一起学习。”
        “是啊,那是因为我们不得不抢占有求必应屋。”西里斯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莉莉被噎住了,“呃,不过,大家也挺开心的不是么,呵呵。”
        詹姆把黄油抹到面包片上,“嗯哼,只要哈利能一直忍着鼻涕精的臭脾气,就啥事也没……呃……”
        莉莉体贴的给詹姆又递了两片面包,“亲爱的吃慢点,别噎着。”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从某些方面来说,莉莉和多瑞亚其实有不少相似之处,尤其是在对待自己的丈夫方面。
        餐桌上的气氛顿时囧迫起来。斯内普挪动了一下椅子,狠瞥了一眼詹姆·波特和蠢狗布莱克。
        查勒斯放下了餐具,坐在桌前打量着斯内普,“你最近有什么打算么?”
        斯内普答道:“还没怎么想过。”
        查勒斯嗯了一声没再说话,斟酌了一会,没再开口。
        斯内普的职业算是家里最神秘的了。托他的福,波特家一直都有魔药喝,包括千金难求的复方汤剂。只不过查勒斯一直都不知道他究竟是为谁工作,只知道他给人做魔药。
        多瑞亚不冷不热挂着一幅刁婆婆的表情的对斯内普说道:“我想他问的应该是你和哈利的打算吧。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哈利?”
        詹姆噗的一口,把牛奶又喷回了杯子里。
        一桌子的人全都囧了,斯内普的表情微妙的看向哈利,而对方正张着嘴傻冒似的看着多瑞亚。
        是个人都能看得出小破特是下面的。
        多瑞亚瞥了一眼长子,继续问道:“没想过?”
        斯内普的嘴角不禁抽搐起来,但在面对着多瑞亚的时候他总有些拘谨。对于这位要热情有热情要霸气有霸气的夫人,斯内普总会像哈利一样束手无策。而且这半个多月来多瑞亚对他的态度比以前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他清了清嗓子,“……我们聊过、聊过结婚的事,不过还没有具体计划。”
        多瑞亚擦了擦嘴,点点头没说话,看不出是高兴还是反对。
        哈利一下子紧张起来,“这事不急,咱们以后再说吧。而且我想……咳、西弗勒斯会乐意嫁给我的。”说完就拽着一脸不情不愿的斯内普离开了餐桌。
        多瑞亚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良圣母的邻家阿姨,对于自己家的两个小兔崽子她操碎了心,结果呢,一个一个的都没能她找到个称心如意的儿媳妇。长子迷上了个麻瓜女巫,这也就罢了,好歹是个女人,好歹她还能指望次子。可结果呢?他自作主张住到了一个男人的家里!还是这么一个毫无亮点的男人。
        出身纯血贵族布莱克家族的多瑞亚无论如何也改不了某些传统论调,这是她从出生以来就一直接受着的教育。而斯内普先生是个混血,不够高大威猛,也不够英俊潇洒。
        可那又能怎么办呢。哈利生不逢时,遇到了黑魔头肆虐的时代,为了保护家人他加入了凤凰社,每天拼命的训练、工作,如今又得了怪病。她命苦的小儿子只是想要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而已,她又怎么忍心说个不字呢。
        她用力的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吊着眼瞅着两个人跑上了楼,重重的放下了手里的刀叉,冷哼了一声。
        ~~~ ~~~ ~~~
        二楼的客房里摆着大桌子和书架,还有好几套钳锅和魔药制作的用具。这里被改造成了魔药工作间。由于魔药研制有一定的危险性,他们让家养小精灵设置了几道防护的咒语。
        哈利此时正懒洋洋的躺在工作间的躺椅上。由于他的身体问题,他得到了一些特权,比如偶尔来个休假。
        他拿了瓶从柜子里找出来的葡萄酒,自斟自饮的喝着。这种葡萄酒的酒精含量非常低,喝起来更像是带点酒味的葡萄汁。
        斯内普大步走过去一把抢走了他的酒,将它放到了柜子的最顶端,以确保破特的小爪子够不到酒瓶。哈利鄙视的看着他,难道鼻涕精不知道这世界上有种人叫巫师么。
        斯内普严肃的说道:“禁止饮酒。”说完,他从桌上拿起了一小瓶魔药递到了哈利的面前,“喝了它。”说完,就转身走向了书柜。
        哈利拿着药瓶,他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斯内普,迅速的将魔药倒在了身边的花盆里。然后把药瓶凑到嘴边,伸出舌头舔了舔瓶口,随即皱着脸哀叫道:“这是什么味?!”
        斯内普回过头,慢条斯理的说道:“主要原料是红尾腹翼虫。”
        “……”哈利在心里默默庆幸,还好他没喝了它。
        他像避蟑螂一样把魔药瓶扔在了桌上,喝了几口水后重新躺回到躺椅上。
        阳光从小窗照射进来,他躺在窗边,听着外面沙沙的树叶响,闭上眼睛几乎快要睡着了。
        斯内普此时正坐在书桌前,他的面前是一张简易表格,上面记着几个日期:
        10月24号至26号,昏迷一天两夜。
        3月7号至10号,昏迷三天两夜。
        5月13号至18号,昏迷六天。
        这个规律不难摸清,从一开始昏迷时间不到两天,到三天到六天,昏迷的时间几乎是在成倍增长。而间隔的时间从一开始的四个多月缩短到了两个月又三天。
        斯内普低头看着时间表,声音平静得像是麻木,他说道:“第四次昏迷大概会从明天开始,十四天左右。”
        然而没有人回答他。
        斯内普站起身走到了哈利的身边,弯下腰蹲在了椅子边。他小心翼翼的拍了拍哈利的脸颊,但他却毫无反应,仿佛还在酣睡。他的脸上还带着红润,整张脸都红扑扑的,像是喝醉了一样。
        斯内普抱起了哈利,他坐在了躺椅上,把哈利搂在怀里。他就像个娃娃一样,任由斯内普摆弄。
        半个月。这一次他会昏迷整整半个月。那么下次呢,下下次呢?间隔时间成倍缩短,昏迷时间成倍增加,最后,长睡不起。
        斯内普的脸色变得惨白,他倒在椅子里,用力抱紧了哈利。
        ~~~ ~~~ ~~~
        而圣芒戈的病房里,彼得·佩迪鲁蜷缩在床上,他的脸苍白得像纸,两眼无神的直勾勾的盯着房门。
        他瑟缩着,匍匐着,像只老鼠一样战战兢兢,哪怕外面有丁点的动静都能把他吓得发抖。
        他一把拽起被子蒙住头,即使现在是六月,也仿佛驱不走那股寒冷,那种从心底冒上来的、渗人的冷。
        “对不起、对不起……”他用极小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我不是……我身不由己……”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比较平淡,过渡章~之后的两章,决战!
        于是说,留言好少……点击好少……森森看,由于你们不给力,我决定了!以后教授就叫西弗勒斯·波特!!教授穿婚纱嫁给小哈!!=皿=!!
        你们太伤我的心了嘤嘤嘤嘤……
        话说前两章说没哭的举手,木有一个举的,于是大家都泪奔了???
        最后说,情人节最郁闷的事情,就是我明明饥渴得要死,别人却都说我成熟洒脱、神经大条不屑找男友!其实咱相过亲啊=皿=!咱在ZS拜过桃花大神啊=皿=!咱其实真的只是闷骚只是你们看不到我火热的内心啊=皿=!!
        我恨……那个评论被屏蔽,没了(于是究竟有什么好屏蔽的啊?!),忘记是哪位亲给我留的言了,于是放在有话要说里回复XDDD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