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震撼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看上去没什么体重的夏简凉压在自己身上,浅雅诺感觉自己现在呼吸都出现困难。两人都是胸前有料的女人,这样的相互对碰,简直是疯狂增加压强。根据牛顿万有引力定律,她承受的压力可比夏简凉多太多……
        偶买噶,浅雅诺暗骂自己一声,都什么时候了,她竟然还有心情去研究最近复习的牛顿万有引力定律……她真是够白痴的了。赶紧使力,将压在身上的夏简凉推开。
        “哈哈哈哈……乖侄女,你也太见外了,姑姑抱抱都不给。”
        “我不是过儿。”怒气的丢了一句话,浅雅诺起身整理一下衣衫,朝门外走去。
        临出门前,浅雅诺似乎想到什么,回头看了眼还躺在她床上的夏简凉,留下句:“剩下的烦请姑姑您自己参观,我要去温习了,再见。”良好的涵养让浅雅诺说不出多重的话语,可心里对夏简凉有了温怒,现在十分不待见她。
        微微仰起身看了眼自己的小侄女,给了她一个玩味的笑容。浑身一颤,双手抱住双臂,嘲笑她刚被浅雅诺的语气冻住了。看着浅雅诺公主脾气的一甩头消失,夏简凉躺在浅雅诺房间里哈哈大笑。
        乐够了,夏简凉盘腿坐在浅雅诺床上,一手撑住下巴开始思考。现在这房间里是因为没有莫婷那个老巫婆她才能如此放肆,若是那女人回来,她必须装的谦卑听话,否则她就没法一步步实现她的复仇计划了。
        环视一圈,看着比她房间好上千百倍的房间,站在席梦思的大床上蹦了蹦,连弹簧弹性都比她房间的要来得舒服太多。扬了扬嘴角,一脸肃杀的走下床,回头看了眼这个温馨舒适的房间,夏简凉冷笑……温室的花朵,毁起来才特别带劲、有味道。
        双手插兜的走出房间,看着楼下空无一人的客厅,偶尔听见佣人在厨房准备饭食,夏简凉的眼睛最终停在了那架三角钢琴上。再一次看了眼自己的双手,回想起小时候每次走过琴具店都会对着橱窗里的钢琴看上许久的心情,夏简凉很想去试试。
        心动不如行动,夏简凉已经来到钢琴面前。坐正身子,看着面前的五线谱,夏简凉连续深呼吸数次之后,双手轻轻放在琴键上,闭上眼睛,用力按下。小时候读书,每次音乐老师上课,她都会乐颠颠的跟同学跑去其他教室为音乐老师扛脚踏风琴回教室上音乐课,每一次与琴键的触碰,都能让她内心兴奋不已。
        只要上过音乐课的当天,她都会等同学走的差不多了,搬张小板凳跑到脚踏风琴上得瑟。虽然小学毕业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加上开始出外打工也没有时间,儿时的梦想就此耽搁。回想大学时期总是在闲暇时间借同学电子琴得瑟时的愉悦,偷偷溜到音乐教室给老师帮忙时的偷闲,夏简凉嘴角扬起幸福的弧度,双手不自觉的在琴键上按下熟悉的乐曲。
        舒服的睁开双眼,尽情的沉醉在音乐的海洋……
        瞥见浅雅诺刚刚弹奏的《kiss the rain》,夏简凉手指一变,弹起了《克罗地亚狂想曲》。一个人沉浸在音乐中无可自拔,一个个音符因自己的指尖的变化弹跳而出,动听调皮带着稍许霸气。弹到一半,夏简凉看到站在二楼的浅雅诺,朝她颔首,指尖一变,曲子瞬间变为《加勒比海盗》的曲子,大气带着侵虐。
        当夏简凉第一次听《野蜂飞舞》的时候,她就深深的喜欢上了马克西姆那种带着侵虐的曲风,所以她……会弹的曲子大部分都是马克西姆这位年轻艺钢琴师的曲子。
        一曲结束,夏简凉起身朝浅雅诺鞠了半躬,转身回房。
        傻傻的扶着走廊扶手,浅雅诺被惊得说不出话。她完全不敢想象,一个看上去时而严肃时而拘谨时而流痞气的夏简凉,竟然会有如此高雅的一面。脑子里一直回房她方才弹的曲子,心里的震撼仍是无法平息。每一个节奏的准确及对曲谱琴键的熟悉,每一点的踩下,没有长年的勤加苦练,绝不可能有这样的成绩。
        刚刚听到有人动自己心爱的钢琴,谁知冲出来却听到让人意想不到的震撼,浅雅诺终于明白,为什么爷爷说今天会带一个很厉害的小姑回来。说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她,她都能给解决。现在想想,浅雅诺不得不承认,夏简凉连自己最引以为傲的钢琴都轻易超越,自己在她面前,是不是弱小的没打算放在眼里?
        很想到夏简凉面前询问,她刚刚听到自己的弹奏,是不是很不屑?最终,多年家庭对自己的教养收住了浅雅诺的步伐,她回房继续温习功课。可是她的心没法平静,如何都看不进牛顿三定律说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嫌烦的将书推到一旁,浅雅诺双手捂住耳朵,希望那动听的音乐迅速从自己脑中出去,可是无论她怎样努力,她大脑里都回荡着刚刚夏简凉送给她的曲子……
        揉了揉太阳穴,浅雅诺努力稳住自己气息,闭眼吐出胸中闷气,重新拿过书继续阅读。
        “万有引力?”身后忽然出现夏简凉的声音,浅雅诺小心脏“怦怦”一下,惊恐回头。只见夏简凉拿过她放在一边的练习册,从笔筒里拿出一支铅笔,随手将自己空着一题解了。精致长相毫无保留的近距离呈现,浅雅诺甚至看到夏简凉脸上的细小的毛孔。
        再进一步打量面前的夏简凉,谁知她突然偏头,两人眼睛对视。自己瞬间陷入尴尬,她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直起身子将铅笔插回笔筒,轻松说着:“四五年没碰高中东西了,不知道这方法是不是最简单的那种。你爷爷也就是生我的男人让我辅导一下你的功课,今天我做到了。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没有任何停留意思。
        望着夏简凉离开的背影,浅雅诺呆住了。当夏简凉完全消失在她视线范围内,迅速翻开练习册后方的答案查看,看着准确无误的答案与比答案还要简单易懂的过程,想起她刚刚说的四五年没碰高中知识时的不肯定,浅雅诺震惊了……
        拿起练习册,眼睛看着自己答不出的习题,脑子里却满是夏简凉的身影在盘旋。果真跟爷爷说的一样,夏简凉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人。而且……优秀的让人心生妒忌。
        起身,准备去运动一下再继续看书。透过窗户,看到一路疾步朝外走去的夏简凉,浅雅诺看着一边根本没打算搭理她的司机,脑子里想起爸爸昨天特意来找自己说话的事情。
        夏简凉,爷爷中年时在外玩的女人所生,她比爸爸小了整整二十岁,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半工半读考上北京大学,每年包揽所有项目奖学金及众多比赛第一。双学士学位毕业,现在硕博连读且在大型公司任职,为人低调简洁,做事干练,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商业奇才。
        这些是爸爸对夏简凉的评价,昨晚听到的时候自己还只是当做知道,今日真正见到,心灵都在被震撼。只不过……她,在浅家,纵然自己一直被保护的很好,但心里也明白,她的地位可能还没有家里一个佣人高。知道奶奶将“酷比”房间变成客房的那天,自己便已经知道了。
        一路想一路走,当浅雅诺回神时,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夏简凉的房前。鬼使神差的走进她的房间,看着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房间摆设,注意力被床边的一个旅行包吸引住。记得夏简凉进门似乎只背了这一个背包,那里面……
        还没反应发生什么事,浅雅诺已经将夏简凉的背包打开。看着里面一个笔记本和几套简单的换洗衣服,浅雅诺好奇,难道夏简凉并不打算常住?
        心里一股不知名情绪涌出,浅雅诺将拉链拉好,起身离开。谁知刚走出房间,奶奶就站在她面前厉声喝道:“雅诺,你在这干什么?”
        抬头看着一脸严肃的奶奶,浅雅诺做了个鬼脸,挽着奶奶手臂笑道:“人家好奇嘛~”
        “有什么好好奇,一个狗杂种而已。走,陪奶奶去溜溜酷比怎么样?”莫婷疼爱的揉着浅雅诺柔顺发丝,她这个宝贝孙女就爱做些古灵精怪的事情。人前是个讨人喜爱的乖乖女,人后嘛,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捣蛋鬼。每次一对自己撒娇,自己再大的怒火也被她弄得发不出了。真是个上辈子冤家这辈子来讨债的小淘气。
        “嗯。”浅雅诺见奶奶似乎没在在意,挽着奶奶牵着酷比朝门外走去。临走时,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了眼夏简凉的房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