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老师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陪着奶奶在院子里溜达,看着在面前到处欢腾的“酷比”,浅雅诺不知不觉的又想到了夏简凉。好奇她现在占据了“酷比”的房间,那现在酷比睡哪?
        瞧了眼站在自己身边微笑望着“酷比”的奶奶,浅雅诺挣扎许久,还是决定放弃,不在奶奶面前提关于夏简凉的信息。两人在院子里漫步,闲聊了很多,在奶奶感觉疲劳后,浅雅诺送她奶奶回屋休息。
        房间瞬间恢复安静,浅雅诺一个人重新拿起课本开始温习。越看越惆怅,厌烦起身,决定还是去练琴好了。谁知当浅雅诺来到钢琴前坐稳,深吸一口气,尝试弹奏之前夏简凉弹奏过的曲目,奈何她如何努力,自己都没法很好的弹流畅。
        心情愈发糟糕,浅雅诺稳住气息,双手放在钢琴上,傻傻的盯着倒映在钢琴上的自己。抚摸着一个个钢琴键,浅雅诺觉得自己很可笑。想着想着就笑了,明白回神,她暗骂自己白痴,不就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出现,让她变得弱小到无法被人重视。可她才十八岁,她为什么要去跟一个在读研究生比较?
        轻巧的弹奏着钢琴曲,将自己喜悦的曲目弹到最好。练完一首接一首的乐曲,直到心情完全舒服以后,浅雅诺一蹦一跳的朝楼上走去。重新坐在书桌前,温习课文写练习。直到佣人叫她下楼吃饭,浅雅诺才意识到,原来一个下午就在她学习中不知不觉过去。
        来到楼下,浅雅诺看到一边帮佣人端菜分发餐具的夏简凉及一脸不悦的奶奶,无奈耸肩,感叹夏简凉与奶奶的关系。来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坐好以为夏简凉会在自己身边坐下,谁知她却只是站着看着大伙吃饭,自己并没有坐下。
        低头吃饭的时候偷偷看了圈坐在周围的家人,发现没有一个人出来说明一下关于夏简凉的问题,浅雅诺也就懒得多嘴。在家里,她一直属于乖乖女形象,对家里不闻不问,父母也不愿让她触及一些愁心事,似乎只希望她好好学习而已。
        望着所谓的一家人吃饭,夏简凉内心冷笑。特定打电话让她赶回来,原来为的就是奴役她帮忙做饭和站着看她们吃饭。如果以后还是这样,那她回家的意义何在?若不是为了复仇,她绝不会留在这个家受人白眼。
        忍住气,露出和善面容,心里不断回顾越王勾践的故事。夏简凉要让自己心里的怒火平息,也要警戒自己,一定要让面前这些对自己冷漠的家人为此付出代价。
        脑子里不断浮现母亲临走时对自己的不舍,夏简凉双眼湿润了……自己早于他人成熟,开始挑起家里梁子,努力读书,努力工作,付出比他人更多的努力,为的只是能让自己更接近成功,让母亲能享受到更好的日子。可是……可是母亲还是固执的将所有最好的留给自己,最后自己换上白血病。当自己双腿跪在那个男人面前,希望他能借钱给自己治病的时候,回想他当时的嘴脸,夏简凉就感到恶心想吐。
        回到自己家,从此为公司做事,不得做任何违背浅家的事情。逼迫自己以母亲名义发誓,一辈子不能背叛浅家,不得做伤害浅家的事……为了钱,当时的自己咬破嘴皮,一字一顿的说完了誓言与承诺。谁知母亲还是没能撑到她成才,没能享受到儿孙福。
        站在教授面前,心灰意冷的放弃去美国深造机会,执意留在国内读博。从小母亲就教育她知识就是力量,知识能改变命运,改变现有的一切。可是她从小成绩第一到现在,知识没有改变她任何现状。甚至让她母亲为了供她读书患上不治之症。如果可以,她宁愿做一个文盲,也不要学富五车没了母亲……奖状再多,名誉再满又能怎样?她的母亲,依然还是离开了她,换不回,争不来。
        突然一声厉喝,唤回夏简凉思绪。赶忙收住自己情绪,露出一副谦卑姿态,麻利的与佣人一块收拾碗筷。没有与浅雅诺有过正面接触,夏简凉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她并不是浅雅诺的小姑,也不是浅君豪的女儿,更不是浅腾德的妹妹。她……只不过浅家的一个佣人罢了……
        整理好桌面,为浅家人端上果盘,夏简凉与佣人几个在厨房吃掉浅家人吃剩下的饭菜。越吃,夏简凉越想笑。纵然是残羹冷炙,对于她来说也是天下一绝。从没吃过这么好吃及高档的食材,从未能在一餐饭里吃到这么多肉,从未想过自己会有机会吃到鲍鱼,从未……
        夏简凉从不否认自己是个比农民还没见过世面的人,她的所知全部来自书本,脱离实物,只能幻想。大口大口的吃着高档白米饭,香喷喷的米香配上极好的米粘性,简直让夏简凉觉得,单单只是吃白米饭她都觉得美味。
        一顿饭下来,佣人们似乎对她很不喜欢。在这,夏简凉也不好意思。从小就干粗活的她,食量足足能顶的上一个一百八十斤的男人。很多时候没钱吃饭,她就会吃一个馒头,然后狂喝很多水,在自己撑得快吐的时候停止,随即马上投入学习和工作。
        现在……非常不好意思的朝大家点点头,起身回到自己房间。
        坐在书桌前,看着从学校公司带回来的资料,夏简凉为自己倒上一大杯水,开始投入工作。谁知资料还没看一会,门被佣人敲响,看着刚刚跟自己一块吃饭的佣人同事,疑惑眼神还没投出,她就让夏简凉快赶去浅雅诺那,似乎很多人都在找她。
        听到这个消息,夏简凉整理了一下情绪,起身朝楼上走去。
        当她来到浅雅诺的房间,看到浅家一家人都聚在房间里,望着被浅家人围着的浅雅诺和另一个中年男人,夏简凉走进,好奇他们这些浅家人找她什么事。
        “这个方法是你教的?”
        一个混而有力的声音出现,夏简凉看向自己哥哥浅腾德,探身看了眼浅腾德指的题目,点点头,承认是自己所为。心想难道错了?虽然夏简凉记不清写题方法,可纵然是写错,他们浅家人也不需要如此兴师动众吧。
        “老师,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只见被称作老师的回头看向夏简凉,上下将夏简凉打量四次之后,拿出一套习题给她,问她这些题目是不是都会做?
        茫然接过被称作老师递来的习题,夏简凉与今下午一样,拿过笔筒里的铅笔,边看边写,偶尔停下笔思考一番,时而在试卷上写写涂涂。半小时过去,夏简凉将习题交还给男人。途中,整个房间鸦雀无声。
        看着中年男子在对着什么,夏简凉很想问他们来干什么,为什么一来让她尽写些高中题目,然后便没了答案。
        “全对!”
        在中年男子给出答案后,所有人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夏简凉。脑子一转,夏简凉弱弱的感觉到一种不祥正在侵袭着她。没一会,果然结果让她很痛苦,想要一巴掌拍死自己。原来今天下午手多的帮浅雅诺解了一道题,晚上她拿去跟老师说,这方法简单便捷,考试算不算对?谁知给她补课的老师一看,顿时眼前一亮,说这样的方法很简便,但是不是什么人都能想到。还说若是考试这么做,时间可以大大减少。
        重点在于,老师说这些废话的时候,莫婷刚好出现。于是乎,作为奶奶的莫婷开始发挥她的慈禧公里,迅速动员全家,再把自己给搭了进来。
        望着让自己现在辅导浅雅诺的浅君豪,夏简凉可不愿意将自己的宝贵时间浪费在一个十八岁的黄毛丫头身上。脑子一转,开口说道。
        “我怕时间不能很好搭配。”
        “公司的事,我让腾德少分配些给你。为今最为紧迫的是我们家雅诺的高考,所以你要全权配合老师的教学。”
        留下这么一句话,浅君豪带着全家人离开,留下夏简凉看着一个中年男子与一个稚□孩发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