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与这师生俩对视一眼,夏简凉直接向外走去。
        “姑娘,姑娘……”
        姑娘你妹!虽然夏简凉心里这么想,脸上却还是保持着友善,微笑回头,看了眼浅雅诺,最后在老师身上停下。知道他想跟自己说什么,夏简凉颇显无奈的开口:“老师,我们都尊称你为老师,当然你教我协助。协助又不是时时要看着她,我去拿些东西来看,需要我的时候再开口。”
        说完,夏简凉也不给她们任何反驳机会,直接离开。
        当夏简凉再次进入房间,浅雅诺与那个中年秃头已经开始学习了。懒得搭理他们,夏简凉拿过铅笔,开始一点点整理资料,看看什么是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向。偶尔停下来为浅雅诺解决一两道难题,看到她大惊小怪的惊奇,夏简凉觉得浅雅诺真够幼稚小孩子。
        “小妹,你现在在哪读书?”补习老师终于忍不住开口,她可没见过多少大学生大学毕业以后,还能熟练的解答高中习题。且方法方向的选择准确快捷,又容易让人理解。这样的跳跃联系思维,绝不可能朝夕间拥有。
        “北大。”直接回答,夏简凉也未作其他介绍。她知道待会中年男人会继续问他什么专业,在学校做些什么之类的话语。无聊的在大脑里勾画了一下等会的形势发展,夏简凉顿时觉得好无聊。
        “什么专业?”果然……夏简凉崩溃的将刚刚想到的全不说了,阻止男人继续问下去的希望。
        说完,夏简凉也不管老师愿不愿意,起身就朝外面去准备新茶水。说了喝茶有利于提神醒脑,一个人站在厨房折腾,不想出去看浅家人脸色做事。
        不小心走神,泡茶的热水烫到手背,疼的夏简凉直抽冷气。暗骂自己怎么如此不小心,现在医院看病如此昂贵,自己为什么要去挑战?放在水龙头下冲了冲,夏简凉端茶朝浅雅诺房间走去。路上浅家人没有一个人对她投来关注,似乎她本就该是个会服务的空气。
        为浅雅诺与中年男人斟好茶,夏简凉继续去旁边看她的资料。偶尔饮下醇香浓郁的茶水,一股清新淡雅的气息顺着喉道流遍全身,让夏简凉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服与放松。年幼为麻将室看店的时候总会偷偷留下一些茶带回家泡了喝,为的是让自己更有精神。随着年纪的增长,喝茶的次数也不断增多,只不多多为陪领导应酬。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学泡茶上,根本没能放松心情去品一杯茶。现在终于有机会,才彻彻底底的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爱饮茶。修身养性,孑然一身,傲然于世,享受片刻来自心灵上的宁静。
        不知道自己到底品了多久的茶,当夏简凉回魂的时候,整个房间只剩下她与浅雅诺两个人。中年秃头老男人什么时候离去,夏简凉一点记忆都没有。惊叹自己的入神,看着正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的浅雅诺,夏简凉不得不承认,整个浅家,似乎只有浅雅诺没有绝对她是外人,是一名浅家佣人。而且……而且她眼神里的敬重,带着太多感情。乍一看去,突然又觉得没什么,单纯无害。
        见这里似乎没自己什么事了,夏简凉起身准备离开,却被浅雅诺挡去了去路。望着浅雅诺略带倔强的脸蛋,夏简凉一屁股坐在书桌上,好奇她有什么想对自己说。
        只见浅雅诺脸蛋憋得通红,都没说出一句话。最后还是在夏简凉假装要走的时候,害羞的吐出“晚安”两个人。这一下,可把夏简凉逗乐了。只见她搂着浅雅诺笑嘻嘻开口:“小侄女,为什么说句‘晚安’你要这么的不好意思?别想太多,小姑没有想要嘲笑你的意思。只是这个社会,做人要适当主动,像你这样说句‘晚安’都红了脸的纯洁真是太少了。做一朵高贵的郁金香让人喜爱,不如做一把满天星,变成所有人需要。”
        说完,夏简凉离开。走在回房间的路上,夏简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浅雅诺说社会的生存原则。虽然她已经将话语转换为花,其中道理是个明白人都能听懂。可她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纯洁无暇的浅雅诺,就想要说这些。似乎有些……不由自主。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神经,因为夏简凉自己也不明白自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那些话语自动在大脑里形成,让她说出。发现浅雅诺一脸的不知所措,夏简凉内心偷笑,转身拜拜小手指,潇洒离开,留下傻在原地的浅雅诺。
        回房,将资料丢到一旁,夏简凉准备去院子里走走,身体太久没运动,已经发出抗议。给自己换好衣服,做了些肢体活动,拔腿朝院子跑去。
        没跑多远,突然传来一阵狗吠。见浅君豪和莫婷房间灯亮,夏简凉想都没想,朝着狗窝扑去,抓住大狗嘴巴,用力朝墙上撞去。不是夏简凉没有疼爱宠物的爱心,而是她不想与莫婷发生正面冲突。对于那个女人,夏简凉恨不得她死。每天都在想,天下死人,为什么还没死到她头上。她比自己母亲大了不止二十岁,为什么她现在还没死。
        待外面声音消失,夏简凉将晕倒的狗仔丢在一边,溜出狗窝,开始在草地上奔跑。身子久违运动,就会感到一种没劲。多年高负荷劳作,让身体习惯了动作。只要一段时间没有运动,身体就发出它需要锻炼的警钟。
        疯狂的绕着屋子跑了几圈,最后夏简凉疲惫的倒在草地上。忽然想到什么,嘴角一勾,看了眼四周,除了自己房间与浅雅诺房间面向她这个方向,其他房间的窗户都无法看到她现在所在地。将手机音乐放出,夏简凉双手反方向撑住地面,一个使力,夏简凉仅凭双手将自己身子撑起于空中。
        摆好一个pose,夏简凉继续跟随音乐起舞,双手与双□换配合,身体在草地上翻滚,舞步轻盈带着侵略与引导,甚至……还有一点点的性感。
        汗水从毛孔里涌出,将积压在身体里的所有情绪释放,让自己以致灵魂得到解脱。身体达到个人极限,瘫软的倒在草地上喘息。睁大双眼,看着满天星空,夏简凉傻傻的笑了。她相信,母亲一定也在天上看着她对她微笑。无论大气层外的星球有多少,她母亲都会是一颗在天上守护她的闪亮星星。
        卞之琳曾经说过——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现在,浅雅诺很想说,你躺在地上看繁星,看繁星的人反倒在看你……
        本只是想看看星空,平静一下最近紧张焦虑的心情。谁知星星还没看几颗,老是有人在眼皮下跑过。待定神看去,却发现神出鬼没的人在自己正下方踩着节奏跳街舞。从未见人在草地上演绎街舞,偶尔下落的衣衫露出夏简凉毫无赘肉且线条分明的腹肌,狂野的性感是浅雅诺现在唯一能用来形容夏简凉的话语。
        “看了这么久,没什么话要说?”
        突然从楼下传来一声幽幽怨言,吓的浅雅诺迅速收回肆虐眼神,羞红脸的消失在窗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