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起床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微微笑了笑,夏简凉双手枕在脑后,并没有马上起身回屋或是继续逗弄浅雅诺。一个小孩子,偶尔逗逗就好,否则自己的思维都会变得愚钝。夏简凉从没把浅雅诺当做一个大人来看,也没把她当亲人或是敌人看待。对浅雅诺,夏简凉的感觉就是一个摆在那里,闲来无事可以撩来玩玩的对象。
        身上正在不断散发热量,夏简凉准备身心舒服了,再起身离开。闭眼想要稍微休息会,谁知眼睛还没闭上多久,耳边传来青草因受到踩压发出的哀鸣。没有睁开双眼去探寻到底是谁,因为不用猜夏简凉就知道来人是浅雅诺。在这个家里,除了浅雅诺,任何一个其他人看到她睡在草地上,必然会对对她进行一番辱骂。
        感觉到来自微距离的压迫,夏简凉伸手在身后摸了摸,在触碰上一只脚时,听到对方发出的惊叫。拍拍她小腿,再拍了拍自己身边的草地,示意浅雅诺坐下或是跟她一样睡着。
        等了许久,见对方毫无反应,夏简凉莫名的睁开眼。只见浅雅诺满脸通红的看着夜空,无神态变化的她像一座羞涩少女的雕刻。无可奈何,坐起身子看向浅雅诺,终于引起了对方注意。未退去的朝霞让浅雅诺展现了她这年纪少女应有的纯净与魅力,好奇这样的富家女,为什么没有沾染任何恶习?
        “小侄女,怎么还不睡觉?现在可不早了,我没记错,明天你爸妈可是要送你去学校。住校生活好玩吗?”看到简单善良的浅雅诺,夏简凉不知不觉的将防备卸下,去掉警觉,只是与她闲聊。带了太久的面具与虚伪,夏简凉从未料到自己有一天会全无防备的与人聊天。
        “我才不是你侄女,就你那年纪,最多也就是姐姐。”似乎有些不服气的说着,浅雅诺在夏简凉身旁坐下。可眼睛还是不敢看向身旁的夏简凉,引得夏简凉感到好笑。小孩子与大人最大的区别在于,不会掩饰。浅雅诺被浅家保护的太好,以至于少了最基本的社会应对。
        “随你。”懒得跟浅雅诺争辩,夏简凉看了眼满天繁星,笑着问道:“小侄女,你说天生的星星有你心里寄托的人吗?”夏简凉像是对浅雅诺说,又不像对她说。一个人望着星空自言自语,似乎想明白什么,抿了抿唇站起身。拍掉身上杂草,夏简凉双手插袋的看着浅雅诺,十分好笑的说道:“小侄女,你要继续一个人坐在这里?”
        “我才不是你侄女。”有些赌气的说了这么一句,浅雅诺直接朝“酷比”房间走去。一看浅雅诺的行走方向,夏简凉二话不说,转身加快步子就朝屋里走。奈何还是晚了一步,只听浅雅诺回头对着夏简凉大吼:“夏简凉你给我站住。”
        回头,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夏简凉一溜烟的跑没了影。气的浅雅诺胸前起伏,呼吸加重。小心翼翼的将“酷比”拉出狗屋,看着两眼紧闭的“酷比”,再想到奶奶对夏简凉的态度,浅雅诺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若是指出夏简凉做的坏事,奶奶肯定会将她赶出家门。想到夏简凉的身世,浅雅诺又不忍心让她刚有了个家,就又失去。
        莫可奈何,浅雅诺轻轻的又将“酷比”放回狗舍,为它盖好被子,让它听天由命。
        气呼呼的冲到夏简凉门前,看着紧闭的大门,浅雅诺又没了杀进去的勇气。一个人在门口来回踱步数次,浅雅诺决定还是不要去找夏简凉算账了。每次她看着夏简凉的眼睛,总有一种错觉,自己就像是任人宰割的小白兔,毫无还手之力。
        转身离开,身后的门被打开。惊吓之余,浅雅诺回头。看着手里抱着衣服似乎准备去洗澡的夏简凉,浅雅诺想到什么斜了她一眼,嘴里蹦出几个字:“没人性。”说完,浅雅诺头也不回的朝楼上走去。
        瞟了眼大小姐架势十足的浅雅诺,夏简凉嘴角一勾,冷笑。她不过弄晕了一只狗,还没弄死,人家浅雅诺就骂她没人性。可她浅雅诺的奶奶莫婷女士使手段让她母亲离世,这算什么?人性泯灭至少还能称之为人,莫婷简直就是禽兽不如,迫害她母亲足足二十多年……最后还被她弄的葬送了性命。
        一股腥甜流入口腔,夏简凉才发现自己因为仇恨的过于投入,咬破嘴皮竟浑然不觉。
        低头看了眼怀里的衣衫,这是最后一次与母亲出门,她为自己挑选的衣服。便宜却棉料十足,穿在身上异常舒服。感觉……感觉就像是母亲一直在自己身边,怀抱着自己。
        走到浅家的公共浴室,里面还有佣人在使用。夏简凉无聊的坐在门外看手机新闻,查阅自己需要的资料。直到最后一个佣人使用完浴室,夏简凉才能使用。现在她比浅家佣人级别还要低谁都知道,与其日后连佣人都要提防,不如和睦相处。
        进门洗干净自己,夏简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摸着一头秀发,突然觉得没了留头发的兴趣。当年留头只不过因为母亲喜爱抚摸,且有时候没钱吃饭了,头发一剪,两个星期的饭钱便有了着落。现在……吃得饱穿得暖,色泽也变得更加诱人,只不过……只不过少了热爱抚摸她的人罢了……
        擦干头发走出浴室,坐在书桌前,将近期需要整理学习的东西准备好,开始深夜战斗。没有一个人天生就什么都会什么都能做到最好,她夏简凉只不过用的时间比他人多太多而已。习惯了两点睡六点起的生活,她需要用比他人多更多的时间来强化自己,毕竟……浅君豪比她大太多太多,懂的东西也多的太多。要想在不忤逆誓言的状况下报仇雪恨,夏简凉需要努力的还有太多。
        容不得一点错误的将今日拿到的任务做完,顺带将自己的研究生课题看了研究,方便明天周一去找导师的时候,让导师满意。
        大学学的是金融,第二专业学了自己最热爱的计算机。编程在看不懂的代码拼装下实现一个又一个的程序,那种成就快/感让夏简凉内心得到大大满足。可是她也知道,如果研究生去清华走计算机,浅君豪一辈子都不会用得到自己,自己与他的差距也只会越来越远。做人,适时的放弃,只为让自己走得更高。
        终于忙完所有,夏简凉收拾好东西,倒头就睡。
        太阳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夏简凉也睁开了眼睛。洗漱完毕,一边帮佣人们准备早餐,一边听着昨夜的美国经济动态。当一切准备就绪,再一个个房间敲门,叫浅家人起床。
        来到浅雅诺房间门口,夏简凉鬼使神差的没有敲门,而是选择了开门进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