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开房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付了车钱,夏简凉非常努力的把浅雅诺挂在自己身上,时不时需要摆正浅雅诺的身子,夏简凉决定,日后决不能只有她与浅雅诺两个人的时候,让她饮酒。背着浅雅诺来到前台,在递出身份证时,面对前台人员的暧昧眼神,夏简凉十分无趣说道:“美女,她是我亲侄女。如果你想,我觉得更适合我。”
        没精力去跟前台妹子,夏简凉现在只想快点将浅雅诺丢***。生怕她一个不小心就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到了她衣服上。现在夏简凉不得不承认一件事,今天她可被浅家人折磨的不算人样了。之前被浅君豪骂的心里委屈,现在被浅雅诺弄的心里憋屈,弄的夏简凉现在直想抓狂。
        好不容易将酒店房门打开,夏简凉直接把浅雅诺丢***,疲惫的坐在另一张床上休息。活动了一下手脚,夏简凉打开电脑,开始进行今晚工作。对明天工作任务进行简单计划,随即开始工作。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输入内容的同时,大脑还不忘思考如何去改善自己所想要写的内容及文件的更好处理性。
        “嗯……你才是小孩子,你才是……小,小孩子。我……我……我早成年了。”
        身后传来依依呀呀的声音,夏简凉回头皱眉,看了眼正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浅雅诺,轻笑出声:“这还不是小孩子?幼稚。”轻蔑是归轻蔑,夏简凉还是站起身来到浅雅诺身边,把她抱着的被子从她怀里抽出,铺平整的为浅雅诺盖上。
        突然手被抓住,望着现在正拿她手背在自己脸上乱蹭的浅雅诺,夏简凉感觉到她脸蛋传来的滚烫,叹了口气,准备去为她倒杯水。奈何无论夏简凉怎么努力,都抽不出被浅雅诺紧抓的手。夏简凉低头看了眼面色绯红的浅雅诺,摇摇头,感叹不就是她手冰凉了些,浅雅诺有必要这么紧抓不放……
        再次试图抽离,发现还是没有办法。伸手探了探浅雅诺的面部温度,摇摇头,夏简凉低身让浅雅诺碰到自己。果不其然,浅雅诺一碰到自己这具冷冰冰的行尸,立即环抱上来。寻了个恰当的姿势,将浅雅诺抱进怀里,抱着她走到矿泉水旁,扭开盖子,一点点喂给她喝。
        见喝了水的浅雅诺逐渐平静,夏简凉把矿泉水丢进浅雅诺的怀里,一个使劲将她送回床上。将矿泉水放在床边,夏简凉继续回去工作。
        全身心投入工作,夏简凉忘我的对信息进行检索总结,整理好方便自己明天用。边收拾工作文件边思考明天该做些什么。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呕吐声,吓的夏简凉立即回身,看着被浅雅诺吐的一塌糊涂的床单,夏简凉摇头,暗骂自己今天真是没事找事做,竟然跑去招惹一个乳臭未干还脾气倔的小妞。
        真是不知好歹。
        将浅雅诺从一堆邋遢物里拯救出身,看了眼她放在一旁的换洗衣物,叹了口气,将她抱进浴室。坐在浴缸边上一点点为浅雅诺将衣物祛除,途中不知是浅雅诺酒醒大半还是其他,竟微微睁开眼,伸手想要推开夏简凉。
        盯着自己怀里如此不识好歹的浅雅诺,夏简凉真的很想直接丢下她不搭理。可是她不能,为什么不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固定住浅雅诺双手,夏简凉对她嫌弃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很厉害你就起来自己洗,我才懒得理你。我去睡觉了。”
        说着,夏简凉把浅雅诺丢在马桶上,准备起身离开。手被人拉住,回头看着浅雅诺一脸倔强的委屈,叹了口气,夏简凉再次来到她面前,把她抱进怀里,一点点脱衣服。不知是因为浅雅诺醒了还是其他什么,夏简凉发现她现在每脱一件都不是很顺畅。低头看了眼脸色比醉酒时还红的浅雅诺,夏简凉嘲讽讥笑道:“小妞,咱俩都是女人,有胸有屁股,你介意个什么劲?”
        越说浅雅诺的头低的越下,都快埋到夏简凉怀里去了。低头瞧了眼浅雅诺,夏简凉停下了脱她衣服的手,抬起她下巴迫使她直视自己眼睛。望着已经闭眼不敢与自己对视的浅雅诺,夏简凉抬起她下巴嗔笑道:“小妞,我要是你小叔我就肯定跟你来一趟乱世/情/伦/债。可惜我不是,不过……你该不会也受最近社会主流影响,好奇同性之间的什么爱吧。”
        说完这话,夏简凉也突然觉得不太对劲,想到什么,立即松开对浅雅诺的钳制,开始规规矩矩的为浅雅诺脱衣洗漱。这一会,夏简凉自己都感到尴尬。暗骂自己怎么混蛋了,把自己在社会上的风气也用上,跟个二流子没什么区别。
        因为太早进入社会,夏简凉心里明白自己到底是有多烂俗。可这不能怪她,她不如此她就不能生存。不能生存就不能照顾母亲,不能填饱肚子……
        打开花洒,热水喷洒在浴缸里,夏简凉眼睛尽量不触及到浅雅诺的私人部位,用手接过热水轻轻的为她冲洗。此刻,浅雅诺也慢慢从窘迫中走出,敢抬头看向夏简凉。这不看还好,一看发现夏简凉也是一脸尴尬,不敢再向之前调/戏她一样洒脱。偷偷笑了笑,浅雅诺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夏简凉的长相。
        爷爷总爱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帅气,后面看了爸爸的长相,觉得也就一般。现在看到夏简凉,终于相信了爷爷说的话。如此英气十足的脸蛋散发着沉静的内敛,仿佛给人一看就很能相信。除了偶尔流露出的痞气,夏简凉整个人看起来还是一个很沉稳可信赖的对象。
        身体从夏简凉抚摸就出现很怪异的感觉,眼睛跟随夏简凉手心走了许久,浅雅诺终于找到原因。看着夏简凉满手的老茧,心中一颤,好奇她到底是做了多少事,那双手才会变成这样?有些疼惜的握住她继续在自己身上来回协助冲洗的手,静静的说道:“好了。”
        很想不再麻烦夏简凉,可是浅雅诺还是全身使不出力,让她心里狠的直痒痒。艰难的让夏简凉为自己换好衣服,本想让她扶自己***,谁知被她打横一抱,几秒的天旋地转之后,回到了床上。
        想要说什么,浅雅诺却不知怎么开口。最后仅憋出“晚安”二字,便不好意思的偏头装睡。
        只见夏简凉将床单丢到卫生间之后折身返回,卸掉身上衣衫,也钻进了被褥中。肢体发生碰撞,惊得浅雅诺连咽几次口水,都不敢转头与夏简凉面对面。过了许久,浅雅诺半边身子都快出现麻木时,她十分不好意思的平躺却发现……夏简凉早已入睡。
        望着夏简凉恬静的睡容,浅雅诺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心,伸出手向夏简凉鼻梁摸去。
        谁知刚碰了碰,手被抓住。看着已经睁眼与自己对视的夏简凉,浅雅诺呆住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