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气离开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被抓个正着,浅雅诺挣扎着想要抽出自己被夏简凉抓住的手,可是当眼睛一触及到夏简凉的眼睛,浅雅诺顿时没了气力。仿佛被人看穿心思般立即想要逃跑,奈何两人现在状况太尴尬,浅雅诺若是起身,自己身上的那丁点布料,找个地方暖和都没有。
        想要转身,腰部被人固定。身子瞬间僵住,不敢动弹。听到身后不断出现挪动声音,浅雅诺紧紧的闭上双眼,不敢面对夏简凉。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只是看着她高耸的鼻梁就像去触摸,似乎想要检测一下,那到底是不是真滴鼻梁一般。
        明知道是错还要去犯,浅雅诺自己都很奇怪自己的为什么会这么做。她一直都不是这样的人,为什么刚刚就没能忍住?
        停在腰上的手一路上移,顺着身子侧躺的曲线,慢慢来到肩膀。浅雅诺感觉身子被触摸的地方开始不断升温,让她浑身陷入火燎,十分不自在。感觉到身后有热源压近,浅雅诺的心跳也随着热源的靠近而加快,吓的浅雅诺双手紧紧抓住被角,全身毛孔张开,开始渗出丝丝冷汗。
        呼吸出现在脖后跟,弄的浅雅诺直犯痒痒。
        紧张的身子开始蜷缩。
        “不要这么紧张,我又没打算跟你做什么。雅诺,你想太多了。别紧张,睡觉吧。我好累,明天还得早起,快睡吧。”说着,夏简凉搂着浅雅诺就睡了。夏简凉睡眠很浅,所以刚刚浅雅诺一碰到夏简凉,她骨子里的警觉瞬间出现。才会本能抓住浅雅诺的手,只是抓住之后,又不知道做什么,所以干脆直接睡觉。
        发现夏简凉没有下一步动作,浅雅诺才放松下警惕。身子慢慢伸展开,向后靠了靠躺了躺,竟在夏简凉的怀里找到了一个非常舒适的位置。浅雅诺像是发现新大陆般,东挪挪西动动,突然身子被人按住,从身后传来声:“再不睡觉我就压着你睡。”
        悠悠然的声音在黑夜里发出,吓的浅雅诺不敢再多动一动。就在浅雅诺浑身不动弹的时候,夏简凉突然说了句“睡觉”,便搂了搂雅诺,埋在她颈间睡了去。
        这一会,浅雅诺才彻底放下顾忌,舒服的在夏简凉怀里寻了个位置,安心睡去。不知道为什么,浅雅诺突然接受了夏简凉对她的这种过度亲密,感觉她俩就该这样,不需要什么理由。
        一觉醒来,浅雅诺伸了个懒腰刚想起身,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偏头寻找,发现根本没有了夏简凉的影子。猛然起身,看见坐在一边工作的夏简凉,浅雅诺震惊了。呆呆的看着夏简凉,浅雅诺终于知道,其实完美的外表也是需要一万分的努力来坚持。
        自己是高三的学生,按理来说自己更应该要好好学习,早睡早起,昨夜她不过比夏简凉晚睡几秒钟,可是她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夏简凉似乎应该做了许多事。她手边摆着从楼下拿上来的餐点,顺带还放着属于自己的那份。估量着夏简凉至少起来超过了一小时,得出此结论,浅雅诺咽了咽口水,立即翻找自己手机,看着被USB线连接在电脑上的手机,浅雅诺赶忙出声询问。
        “简凉,现在几点了。”
        听到有人找自己,夏简凉回头看了眼浅雅诺,对刚刚浅雅诺对自己的称呼似乎不满。不过也没开口质疑,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告诉了她才七点过一刻,不用担心。说着,夏简凉起身拿过外套让浅雅诺换上,跟她说待会自己会送她上完学才去公司。让她稍微的提早一些。
        拿过外套换上,浅雅诺飞快的冲进浴室洗漱完毕,做到夏简凉身边乖乖的吃早餐。
        发现浅雅诺认真看着自己玩电脑,夏简凉回头看来她一眼笑道:“你看得懂我在看什么吗?”见浅雅诺一脸痴呆的摇头,夏简凉笑道:“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学习英语,不然以后很多文件都看不懂哟。”
        说完,夏简凉像是安抚宠物一样,摸了摸浅雅诺的脑袋,让她稍微吃慢点。现在还有很多时间,怕她这么狼吞虎咽的噎着。可是浅雅诺似乎不太喜欢夏简凉摸她脑袋,到处躲来躲去。
        脸上还显出不悦……
        终于等到浅雅诺吃完饭,夏简凉收拾好东西,带上浅雅诺准备出门离开。路过浴室,夏简凉指了指昨夜被浅雅诺弄脏的床单,似乎在嘲笑浅雅诺太没酒量。被夏简凉看的十分不高兴,浅雅诺赌气的说了句:“谁第一次酒量会好?”
        听到这句话,夏简凉哈哈大笑:“谁说呢?我第一次喝酒,为了自尊,我根本不能倒下。”倔强的语气,让浅雅诺感到了当时的夏简凉肯定很痛苦。死撑着不让自己倒下,那是需要多大的毅力和耐性才能做得到?
        “哟西,小样,这些小事你都会感动?你太弱了,小朋友。”
        “你才是小朋友。”
        “我比你大多了,无论从任何地方都是。”
        说着,夏简凉特意看了眼浅雅诺的胸部,引得浅雅诺含羞低头。愤愤不平的怒骂道:“夏简凉,你也是个女人,为什么总是做出一些流氓的行为?根本不能让人当你是一个女人,你的行为和你的外貌简直不成正比。”
        听到自己小侄女对自己的责怪,夏简凉甩开抓住她的手说道:“浅雅诺,你必须给我记住,我并不是什么好人。为什么我不能做一个好人,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的童年以及我的成长都被你们浅家毁了。纵然你们现在花钱用束缚锁住了我这个人为你们浅家办事,但绝对不可能让我心悦诚服的为你们服务。”
        说完这句,夏简凉撇下浅雅诺独自离开。
        看着简凉离开时的落寞背影,浅雅诺抿了抿唇,心里暗暗做着什么决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