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凉为仇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行了,叫你同学跟我们一块上楼好了。你妈应该也把吃的送上去了,我跟你同学去买些吃的,你先上去。”说着,夏简凉领着祖丹青向往另一边走。谁知还没走几步,夏简凉被浅雅诺拉住,只见她低着头略显拘谨的开口:“丹青妈妈待会也会送吃的来了。”
        听到这话,夏简凉干笑两声,松开浅雅诺,让她跟祖丹青先上楼回家,她自己去外面吃些东西。今天因为答应了那男人接下这个项目,所以可以提早下班去做市场调查和收集。做完今天计划,夏简凉也就提早的来了学校。不过让她想不到的是,现在的小孩都太过娇嫩,一日三餐都有人安排布置,感觉似乎已经丧失掉原有的生活能力,着实让人担忧。
        随意在一家小炒店解决掉自己晚餐,夏简凉吃完饭坐在位置上点了支香烟,她以前其实很讨厌烟味,但她发现出来混迹需要跟大伙需要共同的语言。为了生存下去,她不得不去接受许多东西,甚至为了让自己不被人灌醉,自己狠命的炼了一身酒量。
        按响门铃,看到已经在收拾的齐云菲,夏简凉直接走进房间,开始今晚的工作。文件看了一会就有些累了,夏简凉看了看做的七七八八的项目书,依靠在椅凳上闭门养神。
        没一会,浅雅诺与祖丹青两人进屋,嬉笑声吵醒了在休息的夏简凉。坐直身子,回头看了眼两个小姑娘,夏简凉让她们坐好先做习题再开讲,自己则跑到一边去继续工作。两人开始做题,不再废话。时间刚过一会,门铃却被人按响。
        不想打扰两个小姑娘,夏简凉起身去开门。
        门刚打开,还没反应回魂,人被一个庞然大物迎面扑来抱住。想要推开抱住自己的周逸,却反被人家抱的更紧。
        “周逸你个神经病,没事跑来这里瞎闹个什么劲?”好不容踹开周逸,夏简凉拍拍衣服,无视周逸的走进卧室重新坐下。没一会,周逸提着两大袋食物走进卧室,笑呵呵的走到两个女生身边讨好道:“两位小朋友,学习是不是很累了呢?要不来吃些东西吧。”
        推开周逸,夏简凉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似乎在警告她不要乱来。谁知周逸拍拍她肩膀笑道:“简凉,你不要这么死板啦。你看你这么忙,根本没时间给她们教课。这些题目我也会,人家也是凭借高考一路考上来的大学生,请你不要歧视好吗,夏简凉同学!”
        “成,那你上!我闭嘴。”
        说完,夏简凉还真就不再言语,低头继续工作。这下,周逸开心了,一只手揽一个美女,然后头从两人脑袋中探出,保持几乎与两美女脸贴脸的状态开始教学。时不时嫌弃祖丹青太笨,时不时夸奖浅雅诺很厉害。周逸整个人乐的嘴都合不拢。
        把最后一点做完,夏简凉伸了个懒腰起身,回头看到这一幕,瞬间愣住。上前一步揪住周逸扔到床上,靠着书桌拿过两人的习题册,随意瞟了眼重新丢回桌面开口:“小妞,这就是你教出来的东西?浪费时间。”
        拿过笔开始在习题册上写写涂涂,没一会,夏简凉抬起头把习题册砸向周逸,让她睁大眼睛看一看,她是怎么写题的。周逸非常不爽的接过习题册,打开看了眼,摊手,她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夏简凉的解答方法确实比她的要好上许多。
        不服气的看了眼夏简凉,周逸坐起身说道:“咱俩比比,看谁写的又对又快。我才不相信我不会给你。来吧!”
        二话不说,两人一人拿起一份习题册的综合体开始写,想看看到底谁能写的又快又对。疯狂的笔头在纸面上来回涂写,速度之快让站在一旁的浅雅诺与祖丹青汗颜,她们从没见过有人能看一眼题目思考都不思考的直接下笔写最难的那套综合体。这一刻,她们终于相信,眼前这两个人是名校毕业,在课本上的知识要比其他人强大的多。
        当两人写完将习题册交给浅雅诺和祖丹青,让她俩帮忙对一下答案,看看谁写对的更多。两人相互嫌弃鄙夷,各自靠在墙上插着口袋,等待最后结果。
        结果公布,夏简凉嘴角一勾,笑着点了点周逸脑门,得意的笑。成绩的结算,夏简凉秒杀了周逸,98比58的悬殊比分可以清楚显现出夏简凉的能力。重新来到浅雅诺身边,拿起习题册,看着自己写错的一道选择题,夏简凉是实在记不清书上的定律是什么了……
        选择的时候凭借模糊的记忆选上,看着正确答案,夏简凉也没法确定到底对不对。对照书进行翻阅之后才明白,沉思了一会,夏简凉捧着书本开始给浅雅诺和祖丹青讲解。发现时间一下在她跟周逸的比拼中消失,让她们收拾一下回学校,自己跟周逸睡这就好。
        “我才不跟你说。”
        “周姐姐。”
        “我在,有什么事,小诺诺。”
        “周姐姐,你能帮我送丹青回学校吗?我就不回学校了。妈妈已经把我的所有东西都送到这来了,学校那边反而没剩多少。可是现在时间不早了,丹青一个人回学校我实在不放心,你能帮个忙吗?”
        诧异浅雅诺不跟自己一块回学校,再看了眼一脸失败嘴脸的周逸,祖丹青心里是叫着一百个不愿意。奈何除了周逸,根本没有其他合适人选。
        暧昧的看了眼房间里仅有的一张出和夏简凉,周逸有理由相信,这是浅雅诺的春天。两人晚上肯定是同床共枕,具体发生没发生事情很难说,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每天肢体碰撞,不出点事,估计都不会有人相信。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揽过祖丹青,周逸一边暗示一边笑嘻嘻的领着祖丹青离开。临走时还不忘唇语告诉夏简凉,把浅雅诺彻底教坏。好不容易把瘟神送走,夏简凉拍拍胸脯,自我感觉非常疲惫。转身刚想让雅诺去洗漱休息,门铃再次响起。
        耐着性子再次打开门,看着还没滚蛋的周逸,夏简凉环胸不屑道:“死东西,你又滚回来干什么?”挡住门口,夏简凉并没有让周逸进屋的想法。
        “哎呀,咱都老朋友这么多年了,不要这样对人家嘛。”说着,周逸就往夏简凉身上靠。身子半挂在夏简凉身上,两人姿势十分暧昧,让人看了便会浮想联翩。浅雅诺和祖丹青两人用着异常奇怪的眼神盯着她们,直愣愣的眼神极为复杂。
        周逸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会让多少人误会,特意看了眼浅雅诺,看到她眼里隐藏的愤怒,瞟了眼夏简凉,原来这小妞早已下过手,真是……不可貌相。
        “哎呀,别这么瞪着人家,望着人家心底凉飕飕的十分不舒服自在。其实是这样的,我们的小丹青说肚子饿了,想去买些零食吃。她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我可是拎了两大袋食物进屋的。虽然你们一直没注意,但我不得不告诉你,里面是KFC……不如我们解决掉?”
        回头看了眼浅雅诺,见她也点头想吃,夏简凉探手,侧身让周逸进屋。
        四人用微波炉转了转,围坐在餐桌前开吃。
        “这个沾一点番茄酱会比较好吃。”说着,浅雅诺将沾有番茄酱的鸡米花送到夏简凉嘴边。低头看了眼鸡米花,夏简凉张嘴吃下。这一下,祖丹青与周逸两人瞬间傻眼……
        “怎么样?”
        “很好吃。”
        夏简凉刚回答完,又一个沾有番茄酱的鸡米花出现在她嘴边,拍开周逸的肥手,夏简凉却鬼使神差的吃下了浅雅诺再次送到嘴边的鸡米花。这一下,可把周逸给气着了。就在她准备发火时,夏简凉盯着她,邪魅一笑,唇语说道——教坏她。
        顿时,两人哈哈大笑。
        “笑啥?”
        “你猜!”听到夏简凉极不认真的回答,佯作生气的偏头不再搭理。
        送走周逸,夏简凉揽着浅雅诺调笑开口:“怎么了?咋就生气了?”
        “要你管!”
        “哈哈哈哈哈……”
        幽怨的看了眼夏简凉,浅雅诺气嘟嘟的走进浴室。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