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肉还债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估摸着浅雅诺该洗好了,夏简凉抱着衣服靠在门边,等浅雅诺出来她好进去洗澡。疲乏的头靠在门沿养神,纵然是这时候,脑袋里都还在想事情。考虑再三,夏简凉对于教坏浅雅诺的问题,心里还在挣扎。
        她不知道该怎么教坏,看周逸的想法,估计是想把浅雅诺给掰弯,让她变成一个LES。这个方法很狠毒,不仅可以让浅雅诺跟家里决裂,还会气的浅君豪觉得自己是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自己为什么会有一个同/性/恋的孙儿。
        嘴角一勾,突然觉得这方法很不错。浴室门咔嚓一声打开,夏简凉看着只裹了一条浴巾的浅雅诺,眼神猥/琐将她从头到尾打量一番,眼睛一眯,伸手想为浅雅诺拨开扰了她容颜的发丝。手被挥开,望着浅雅诺一脸愤怒,夏简凉愣了愣,低头看了眼自己被挥开的手,好奇浅雅诺是怎么了?
        想到什么,夏简凉笑了……
        “以为我要调/戏你?”耸肩,夏简凉对浅雅诺的反应感到好奇,她这是有多敏感。难道说这世界开始慢慢接受LES的同时,她们这些年轻人也喜欢赶潮流的去试试?不过见浅雅诺的反应,估计是讨厌。想到周逸的建议,夏简凉突然来了兴趣。
        一手撑在门上,面对面的不断朝浅雅诺压近。全身细胞瞬间停止动作,呆呆的等待夏简凉接下去的举动。发现浅雅诺也不过是个纸老虎,夏简凉抬起她下巴,迫使她很困难的才能与自己对视。轻蔑的笑了笑开口:“小朋友,你认为就你这样的身材能吸引我?没胸没屁股还不会勾引,你觉得你能吸引到我?”
        说着,不忘挺了挺自己丰满的胸部,以嘲笑浅雅诺的自以为是。
        受不了来自夏简凉的嘲讽,浅雅诺拉住进行向前走的她,将她逼到紧贴墙面质问:“夏简凉,你不要以为你很可怜我们全世界就都欠了你。也不要以为我是小孩子你就可以随意对我进行鄙夷,用你那大不了几岁的沧桑来否定我的努力。你是很优秀厉害,但你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懂,你又能走多远?”
        语毕,浅雅诺昂起胸膛朝外走去。望着扭动身子的浅雅诺,双拳不自觉紧握,对浅雅诺的话语感到好笑。是,她自以为是,她倚老卖老,不过就她浅雅诺,又有什么资格来鄙夷她?她的这些不都是她们浅家人所迫?如果没有浅君豪的欺骗,没有莫婷的打压,她跟母亲一定还是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只不过……物是人非。
        丢下衣物,夏简凉走到浅雅诺面前。看着她,目不转睛地的没有任何偏移,夏简凉倒要看看,浅雅诺她还有什么言论没有发表。
        被夏简凉看的快承受不住,浅雅诺心有怒气的也不躲闪,直直的回望过去,鉴与夏简凉对视。一直这么僵持着,浅雅诺显然快支撑不下去,从夏简凉的眼睛里正不断的散发出一种很可怕的力量,将她带进黑暗,让她无法承受。脑子里隐约记得这是一种叫做气势的东西,譬如她爷爷怒目而瞪时的那种魄力。
        知道自己还是太嫩,可是浅雅诺不愿意就这么认输。她需要死咬牙撑住,毕竟她刚刚说的很过分,她相信夏简凉也不会想跟她好好说话。
        “哈哈哈哈……怎么,不说话了?之前不还是振振有词?浅雅诺,你有你的认知,我有我的原则,我怎么做人待事是我的事,跟你没有一点关系。所以请你不要用你的想法去左右他人的生活。如果我在你的生活环境下长大,我可能会认同你,但事实并非如此,因此请闭上你的嘴。若是你认为我很渣,请你让你母亲解雇我,感激不尽。”
        “你……”
        手指着夏简凉,浅雅诺被气的身体都在发抖。一巴掌扇在夏简凉脸上,浅雅诺起身朝书房走去。她不想再跟夏简凉继续交流,她就是她,她不想被一个如此不会尊重人的侮辱。
        “尊重?你知道什么叫尊重?”
        一把抓住浅雅诺手腕将她甩到床上,倾身压在她身上,右手将她双手固定在头顶,一手钳住她下巴,模样狠历的盯着她吼道:“你有没有被人这样前胁迫的索吻?”说着,直接封住浅雅诺的双唇,一步又一步的进行索取。
        唇瓣被人狠狠的咬住,疼痛混杂着血液侵入口腔,腥甜的血腥让夏简凉兴奋。
        从恐慌中回魂,浅雅诺知道,她将沉睡的狮子惹怒,对方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对她进行报复。浅雅诺甚至知道,如果她再不做些什么,她很可能在今夜失去她作为女生最宝贵的东西。还没想出办法,裹在身上的浴巾早已被人扯去。凉飕飕的感觉非常的让人不适,也让浅雅诺害怕。
        泪水从眼角悄然落下,浅雅诺倔强的强咬嘴唇,偏头不愿面对夏简凉。
        “哟,还知道羞涩和愤怒。请问一下,那你这坚/挺的是什么反应?”两指捏住浅雅诺还未成熟的葡萄,一脸轻蔑的说。
        右手一把抚住浅雅诺的胸部邪魅笑道:“如此年轻的,为什么不先让我这种心理黑暗的人享受一下?”知道夏简凉没有在说笑,望着夏简凉那发了疯似的眼神,回想之前与夏简凉相处的种种,浅雅诺忽然明白一件事……其实,她好像真的喜欢上了夏简凉。方才被亲吻,心理有的不是恼怒和羞辱,反而充满了震惊与小小的喜悦。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浅雅诺明白,自己对夏简凉的吻,一点都不讨厌。
        知道是浅家对不起夏简凉,让她承受如此之多的痛苦,还让她的心理如此痛苦。如果……如果这样可以平复夏简凉此刻的愤怒,她浅雅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可以。迎上夏简凉轻蔑的眼神,浅雅诺主动仰起头吻上夏简凉的唇,让她来了结夏简凉与浅家之间的恩怨。
        若是夏简凉觉得毁了她心理会好受些,她愿意承担这一切。
        被浅雅诺忽如其来的动作吓到,夏简凉停住所有动作,眼睁睁的盯着浅雅诺十几秒,立即起身跑走。
        看着落荒而逃的夏简凉,浅雅诺左胸深处很疼很疼,疼得无以复加。原来她在心疼夏简凉,她……她在怜悯的同时,想用自己去温暖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