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你下手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回到公司,开始一天的忙碌。周逸也开始帮自己收集资料,以防出差错。时不时接到一份邮件,看着来自不同的发件人,夏简凉真心为有周逸这样的好朋友感到高兴。
        “小夏,浅总让你速度去见他,你快去。”
        浅君豪的大秘书特意来通知夏简凉,让她速度过去。整理好文件,夏简凉立即起身朝浅君豪办公室赶去。
        敲门,等待浅君豪的召见。
        在门口站了许久都未见有回应,略带迟疑的转身去找大秘书。谁知人家说了一句浅总就是这么说的,把夏简凉气的不行。忍住脾气,夏简凉再次站在浅君豪门口敲门。还是没有人回应,一怒之下,决定离开。
        “小夏,浅总似乎急着找你,你若是就这么走了,他会认为我工作不当。所以……”
        “我知道了。”
        说着,夏简凉继续站在浅君豪的办公室门口。掏出手机,开始上网找资料和与周逸聊天。单纯抱怨一下关于浅君豪的无语,顺带让周逸帮忙调查一下浅君豪近年来都做过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小妞,我昨天见你跟浅雅诺的关系可不一般,老实交代,你俩是不是早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如果不是,她不可能看你的眼神如此的……迷离。”
        看着周逸发来的讯息,夏简凉愣住了。周逸不说,她也注意到了浅雅诺对她的态度很奇怪。纵然是亲生母亲,也不会如此积极的给她送早餐及做出昨晚的事情。想到周逸给自己提出的报复建议,夏简凉变得犹豫了……
        若是真的像周逸说的那样,跟浅雅诺在一起,她是不是太禽兽了?而且按照昨天的形势发展下去,她肯定会变成比周逸还渣的渣攻。受不了这样的自己。夏简凉从未承认自己是好人,可做出毁人一生的事情,她果然没有浅君豪那样的绝情。
        有些疲惫,没有回复周逸的话,转身离开。
        无视身后秘书的呼唤,夏简凉直接拿着公文包离开。
        抱着项目文件来到对方公司,夏简凉用一种很大局观且高傲的态度跟对方谈判,看着对方咬牙切齿的模样,她突然觉得好痛快。这一刻,她要让所有的隐忍及仇恨滚开,她需要的是一种心灵罪恶的释放。
        “夏小姐,贵公司若是一直以这样的态度对待,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再继续合作下去。”
        “哦?是吗?程总经理,我想你还没弄清楚状况。您给出的条件是很优厚,可是我也敢保证,敢接您这单的除了我们,我想在本市还不会有第二家公司敢开口。据我手上资料了解到,你们其实并不想出这个价钱做这项工程,奈何行业里没人愿接,直到价格提到今天的数字,我们公司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跟你们合作。我今天来,也不想多说什么,项目我们接,但所有的控制权都必须在我们手上。中途你们插入的任何理由条件都必须先通过我们,在我们认真考虑过后,再决定是否执行。如果贵公司没办法接受我们的要求,非常不好意思,我想我们的合作也就到此为止。”
        说完,夏简凉端着水杯靠在椅背上休息。等待面前的程总经理去咨询上司,到底是谈还是不谈这笔生意。其实谈不谈都跟她没什么关系,夏简凉已经不再在意,她觉得,既然浅君豪诚心不把她当人看,那就不要怪她不让外人把你浅君豪当人看了。
        十分钟过去,对方来人说还需要考虑一段时间,会在两天之内给出答案。
        跟程总经理道别,夏简凉走出对方公司。漫步在大街上,闲的无聊,夏简凉又开始思考自己跟浅雅诺的关系。不知不觉竟走到了自己原来跟母亲住的地方,阴暗的老式住宅区楼下,总会有一些有爱人士砌好的小屋子。狭窄的小房间里,自己与母亲艰难的生活,从未放弃,也从未得到上帝对她们的救赎。从小到大她跟母亲都没做过什么恶事,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人对她们有过一丝丝怜悯,而这一切都拜浅君豪所赐。
        想到这里,夏简凉终于决定,放下自己心里原有的原则,下手伤害浅雅诺。没有跟女人谈恋爱的经历,夏简凉不得已的得去求助周逸那个死花心大萝卜。莫可奈何,掏电话跟周逸说了自己想法,承认自己是一个为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禽兽。
        两人相约中午出来见个面,好好商量一下,如何让浅雅诺爱上她夏简凉。回想昨晚上浅雅诺那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夏简凉突然觉得,原来小孩子的瞬间成熟,也是一件十分吸引人的事。
        坐在西餐厅里,夏简凉低头看了眼面前的牛扒,用刀叉一点点切下牛肉放进嘴里。
        “周逸,我觉得,我大学认识你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没有你,我可能不知道如何吃牛扒,也吃不到许许多多好吃的东西。见识不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物,若是我当初对你有感觉,我肯定跟你在一起了。可惜啊……可惜……”
        “滚你丫的夏简凉,别在这时候跟我说这种风凉话。老子告诉你,你丫的想回报,待会跟我去酒店开个房间,我顺带还可以教你实战经验。可是你愿意吗?那层薄薄的东西,如果被你当做是一场交易的物品,我想我肯定不会是你心里面的买家。好了,我们言归正传,你首先需要贱!”
        “贱?”
        “对!”吃下一大口牛扒,周逸擦了擦嘴角,边喝红酒的边说:“夏简凉,你必须明白,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社会,啥东西她浅雅诺不能成网络知道?如果还是规规矩矩按部就班的去做,我想效果肯定不会太明显。所以咱就得不按常理出牌。有时候调戏惯了就会滋生很奇怪的感情,而且像她那样什么都没尝试过的乖乖女,你不认为她会更喜欢坏女人?”
        听着周逸分析,夏简凉直愣愣的盯着她,暗叹,幸好当年周逸还比较稚嫩,不会对她进行一些攻击。否则她早已成为周逸伤害队伍中的一员……
        “不要这样看着老子,跟你说了,老子对你已经没有了兴趣。虽然可能还有喜欢,但肯定不再是想占有的那种意思。老子是要跟你做一辈子朋友的人,所以绝对不会傻到跟你发烧什么鬼混乱关系。收起你那探寻的眼神,每次被锁定,我都浑身不自在。”
        “你怕我?”
        猛然抬头,周逸从未想到,夏简凉原来早已明白,她怕她。没错,她周逸怕的就是与夏简凉决裂,怕她心里的算计。被聪明人憎恨,那绝对比被白痴拿刀砍伤更可怕。
        “行了,我大概知道怎么做了。对了,我看你也没什么事,那个叫什么祖丹青的人,就送给你了。年轻的肉/体又不止一副,这副送你,反正浅雅诺你就放弃吧。顺带帮我解决掉一个电灯泡,让我能更好的勾起浅雅诺对我的兴趣与信任。”
        “你呀,小心自己摔进去。”
        “哈哈哈哈……这怎么可能?我可坚信,我不会走这么麻烦的一条路!”
        笑着说完,夏简凉继续埋头吃牛扒。
        抬头看了眼夏简凉,周逸心里总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觉,觉得夏简凉……说的太容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