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灼欲/望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回房间整理了一下待会自己需要换的衣裳,转身打开电脑,开始做今天的工作。时不时活动一下骨骼关节,太久没激烈运动了,身体乳酸转换太多,已经出现反应,让她十分不舒服。看着堆积的工作,夏简凉扶额,她现在还只是勾搭就这么耗费时间,若真恋爱,她的时间去哪够安排?
        将紧急文件调出,准备晚上做,不太急的项目全部压后。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夏简凉艰难的完成一份文件,伸个懒腰才惊觉一小时过去。忽然想到某个人似乎还没从浴室出来,立马跳起身,朝浴室奔去。
        打开门,看着如之前一般睡在浴缸的浅雅诺,夏简凉赶忙将她捞起,丢浴巾给她,让她迅速擦干净出去。伸手将浴缸里的水放了,夏简凉回头想继续叮嘱什么,谁知这一回头,夏简凉整个人都傻了。
        不知道因为是泡澡泡的太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浅雅诺白里透红的皮肤上还挂着星星点点的水渍。灯光通过水珠出现各种折射,美轮美奂。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夏简凉大致能猜测到自己腹部的电流代表什么。她不是傻子,纵然没有任何恋爱经验,那份来自心底的冲动,显而易见。
        “我去拿衣服,你快些***,小心着凉。”
        说完,慌忙走出浴室,回到卧室拿上换洗衣裳,却止步难前。喉头哽咽,刚刚她确有想要上前一尝芳泽之心,若不是自制力惊人,说不定已经做了不该做的事。夏简凉自认自己是一个自持之人,为什么在面对一个仅十八岁的芳华少女,却滋生了不该有的冲动?
        瘫坐在床边,夏简凉低头看着自己双手,她是非常赞同周逸的做法,可想与做相差太远。她从小到大为了生存,最多也只是利用人和玩心计,真正动手做一些有违道德的事还从未发生。如果她对浅雅诺下了手,她真的就沦为一个丧失良知的禽兽。
        思绪越来越乱,双手扶住额头,夏简凉可以明确的告诉任何人,她对浅雅诺没有男女之情。没有任何占有之心,可隐藏在心底蠢蠢欲动的欲/望是什么,她解答不了。厌恶这样的自己,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
        “简凉,你干什么?”这一幕,恰好被换好衣衫进屋的浅雅诺看到。惊奇简凉对自己的动作,浅雅诺担心她又想起了什么事,急忙来到她身边安抚。低头从下往上的看着夏简凉,湿漉漉的发丝随意的搭在夏简凉的腿上。低头看着自己皮肤上的缕缕青丝,心里直犯痒痒。
        “没,单纯警醒自己。”说着,故作冷漠的从浅雅诺身边绕过,径直朝浴室走去。
        回头看了眼离去的简凉身影,一丝落寞爬上心头。抿了抿红唇,浅雅诺悠悠的来到一边,拿起吹风机为自己捣鼓一头长发。依靠在床头看着今天应该复习的知识,见简凉洗完回来,刚想开口,她竟让自己先睡,自己则回到电脑前开始工作。
        不忍心简凉如此拼命,开口让她先休息明日再做却被无视。无奈的看了眼简凉背影,先行睡下。
        看着电脑屏幕,见浅雅诺安然睡下,夏简凉紧绷的身体得以放松。沉了口气,开始认真工作。疲惫的眼皮发出强烈抗议,忍受不了困意的阵阵攻击,拿着香烟走到了阳台,吞云吐雾。看着逐渐黯淡下去的夜色,夏简凉脸上浮上一丝疲倦。她是有多久没有如此放松了?想来她自己都快忘了,对于浅雅诺的伤害计划,进行的远比她想象的要顺利的多。她今晚若是再关怀备至一些,更能事半功倍。奈何看着一脸无害的雅诺,她迟疑了……想来,她还是不够狠心。
        将烟掐灭,最后一点星火在黑夜里消失。回屋看到早已呼吸平稳,睡的香甜的浅雅诺,夏简凉竟没了***拥她而眠的勇气。暗骂自己太过没用,强忍困意,继续在电脑前奋斗。
        一觉醒来,浅雅诺只觉头重脚轻,全身无力。看着一如既往的坐在自己前方不远工作的简凉,浅雅诺如平日般起身换衣,准备去学校上课。瞥见一旁早已为自己准备好的早餐,浅雅诺愕然。平日……不都是她为简凉准备?心底燃起一小团耀眼火焰,不烈却很温暖。
        两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直到浅雅诺回来背书包时,夏简凉将属于她的早餐递到了她的手里。这一刻,浅雅诺才是从昨夜到今天头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简凉。浓厚的黑眼圈竟超越她健康的小麦色肌肤,暴露在众人前。回想往日早晨从未见到过的黑眼圈,浅雅诺心想,是不是昨日真的太累了?以至于夏简凉的身体出现了抗议?难得的黑眼圈得以出现?
        一连串的问题同时迸发如大脑之中,浅雅诺一个都想不明白。刚想开口询问,简凉已经送她出门,让她上课认真些。
        身后防盗门关上,浅雅诺还不忘回头看一眼。没有前进的步子告诉自己,她是不是该关心一下夏简凉的身体?不要为了自己一时玩心,而让她如此劳累?头疼欲裂,根本没法继续思考。扶着脑袋甩了甩,迈着沉重步伐向前走去。
        一整天都感觉浑浑噩噩毫无精神,连祖丹青和唐磊约自己中午去吃西餐都没兴趣。没有一点胃口不说,还提不起精神和兴趣。身体瘫软无力,浅雅诺连下午的课都不怎么想上了,更别说是去外吃什么西餐。让丹青帮自己随便带些吃的回宿舍,浅雅诺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步走回宿舍。
        自从简凉老爱把“大小姐”三个字挂在嘴边,浅雅诺就决定让母亲不要太麻烦,最后实在熬不过母亲,晚上那一餐还是不能免俗。但早中餐的自由,让她能更多去选择自己与简凉的早餐。
        刚走回宿舍,浅雅诺将书包一丢,直接倒在床上休息。今天状况似乎非常不对劲,她浑身无力不说,看什么事物都觉得晕乎乎的非常不舒服。身体上的传来的高温让她掀开被褥,翻身继续沉睡。
        “小诺,小诺,起来吃饭了。”
        耳边响起丹青的声音,浅雅诺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翻身继续睡。
        “再不起来吃饭,待会就凉了。”
        伸手摇了摇浅雅诺,祖丹青自然说道。突然被手上传来的温度吓到,立即摸着自己额头与小诺额头,祖丹青连忙为雅诺盖上被子,且阻止她蹬被子的同时关心道:“小诺,你发烧了,别怕,我马上打电话给齐姨。”
        说着,祖丹青已掏出电话,开始拨号。
        “不用了,我待会吃了饭,休息会就好了。”
        连忙阻止丹青,浅雅诺强撑的坐起身,虚弱的朝祖丹青笑了笑,走到桌前打开包装袋,开始吃饭。只不过雅诺随意吃了几口就***继续睡觉,不准备再说些什么。
        担心的看了眼浅雅诺,可是祖丹青也清楚浅雅诺的脾气,她说不要就不要,若是电话给了齐姨,她肯定会生自己几天气。她内心远没外表看上去那般柔弱听话,心里的脾气可倔的让人吃惊。
        想到什么,祖丹青电话让唐磊下午去给小诺买份退烧药,真心担忧小诺的身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