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媳妇状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睡梦间,夏简凉被疯狂的电话铃声吵醒。{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怨念睁开双眼,发现睡在怀里的人儿开始不高兴的在自己怀里乱蹭抗议,头越埋越低,似乎迫切希望摆脱现状。凭着记忆,起身想要下床将自己手机关机,谁知身子才动,怀里的小人儿竟不高兴的撅起小嘴,搭在自己腰上的手也不乐意的死抱着。
        温柔的在雅诺额上落下一吻,希望她能放自己下床,以便让她能睡的更安稳些。奈何雅诺小脾气上来,说什么都不愿松手,死死的拥住夏简凉,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实在没办法,捏住她下巴,扬起她半睡梦中的脸,一吻封住她翘起的小嘴,夏简凉对她表现出了不满。这让睡的十分香甜的浅雅诺极为不自在,身子出现扭动挣扎,开始出现缺氧的状况,浅雅诺抵在夏简凉胸前的手也从顺从变成了拍打。明知雅诺现在想表达什么,夏简凉心里却装作不知道,继续她的法式湿吻。
        身子被推开,夏简凉微眯着眼睛,露出她的危险气息。成功见到浅雅诺因羞涩与害怕交织的表情,让人仅仅只是看着,就有想顺势扑到的冲动。
        明白再次陷入险境,初/尝/禁/果味道虽好,克身子骨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承受。身上还发着低烧,如果在进行一次翻云覆雨,浅雅诺可以明确肯定,她明后两天上课什么估计都会受到影响。谁知这边脑子还没思考完,那边人家夏简凉已经开始动手。
        双手抵在简凉肩上,没稍一会,两人再次陷入疯狂的欢愉之中。鱼/水/之/欢给人太过吸引与快乐,理智在恍惚间崩塌,浅雅诺再次进入感觉,一声接过一声的呻/吟,拥紧简凉,等待着更疯狂的暴风雨降临。
        再一次被吃干抹净,含羞带怨的瞪了眼简凉,浅雅诺别扭的翻过身,以背对着夏简凉,再次准备睡去。
        担心过会雅诺会被电话吵醒,夏简凉摸索的朝手机爬去。当她确定所有能发出声音的东西都被她关闭之后,再次回身,对上浅雅诺疑惑的表情。笑着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轻柔开口:“身子有没有不舒服?如果还是很疲乏,乖,再睡会。”
        没有回应,拉着简凉,示意她陪自己睡。没有多言,夏简凉迅速倒下,被雅诺牵着的手一个使力,让她正正的跌在自己怀里。发觉她不经意的皱了皱眉,当下明白,方才动作过大,想必是让雅诺不舒服了。{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
        将雅诺揽入怀里,拥着她沉沉睡去。
        再一次睁开开眼,望着透过窗帘缝隙的阳光,火烧色的光线不无在讽刺夏简凉,这都傍晚了,她怎么还在床上?暗叹自己今天到底怎么了……荒唐事是一件接一件的做,看到雅诺娇嗔的表情,心里怎么都忍不住那股想要压她在身下蹂/躏的冲动。最终她失了平日做人的理智,化身为一个……深吸一口气,撑起身子,小心翼翼的下床起身。
        这一次并没有弄醒雅诺,只不过才走出房间,肚子传来咕噜噜的声音似在暗示着什么……大脑闪过一个不太好的状况,立即飞奔回床边,摇醒雅诺,让她马上起床穿衣服。看着迷迷糊糊一脸不悦的雅诺,抱起她,拦住她想要去洗澡的冲动,夏简凉给她穿好衣服,抱她去洗漱。忙乎间,夏简凉还不忘嘱咐浅雅诺:“待会你妈妈就来了,我们都说了去医院打针,到时可别说漏嘴。”
        耳边突然传来“妈妈”一词,再联想到简凉现在的焦急。一个电流从头窜到脚,击的浅雅诺浑身一颤,立马恢复精神。
        看着开始梳洗的浅雅诺,夏简凉回到卧室,掀开被褥,对着床单与被套上的猩红,认命的开始拆卸。一股脑的全部丢进洗衣机,放洗衣粉,按下开关。看了看时间,见时间还稍稍有些充裕,夏简凉又折返回卧室,将手机开机。
        对着手机上的二十多个未接来电,夏简凉勾了勾嘴角,看来明天上班有麻烦了。全部都来自浅君豪和他大秘书的电话,无可奈何,夏简凉也为浅雅诺开了手机,怕她母亲出现时,质问她为什么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还未回魂,自己手机率先被人拨通。看着来电显示上的浅君豪,眉头不悦的皱了皱,夏简凉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心里十分不舒服,却不得不按下接听键。
        “夏简凉,为何你的手机一直打不通?”
        面对这样的质问,夏简凉不屑的哼了哼,简单回答:“想安静会,怎了?”
        “你问我怎了?我问你,你今天是不是要去签合约?是不是需要来公司跟我协商?现在可好,你一句你想要安静,就让所有人因为你的安静,失去了这笔大单子,请问一下,你的责任心都被狗吃了吗?”
        清晰无比的讽刺与怒骂在耳边回荡,渐渐的,夏简凉失去了本来的想法,满脑子都充斥着浅君豪的咆哮。实在忍受不住,夏简凉深吸一口气开口:“浅君豪,你以为你是谁?看不惯我大可以把我开除。如果你还想要有人给你打百工,麻烦你放干净一下你的嘴脸,不要让我一听到关于你的事情,就出现无限鄙夷。”
        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夏简凉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疲惫。
        抬手看着干净无比的手指,在此之前,自己却用了其中两根,毁了一个少女的贞/操。想来,真不知道是自己太有魅力,还是这个年代,所谓的矜持早已不复存在,值不了几个钱……暗暗吸了口凉气,夏简凉转身回到客厅,动作缓慢的朝沙发趴去。
        当浅雅诺洗漱完毕走出门时,客厅突然被打开,看到老妈出现,浅雅诺颇感意外。抬头看了看时间,才惊觉原来都已这么晚了。看了眼正窝在沙发里休息的简凉,想起她跟自己一样也是一天都没吃东西,浅雅诺试探性的开口跟母亲说道。
        “老妈,简凉今天带我去医院忙了一天,她也没吃,不如叫她一起来吃如何?反正每次我都吃不了多少,可以吗?”
        本不想答应雅诺,可当齐云菲对上小诺真诚的眼睛,再想到夏简凉可能也是因为带着小诺跑了一天才会这般疲惫。当下勉强点头,让浅雅诺去叫夏简凉过来一块享用晚餐。每次齐云菲都会看着小诺吃完饭才离去,可是今天看着与小诺同桌的夏简凉,想起家里对她的憎恨,齐云菲选择了一条明哲保身的路。随意找了个借口,领着司机一溜烟的消失了。不想给自己机会去接触夏简凉,让爸爸觉得自己跟她很熟。
        没有办法,齐云菲不得不承认一件事,自从家里生意需要浅家资助才能勉强维持之后,她的地位也岌岌可危,若再惹怒浅君豪和早在外面养了女人的浅腾德,齐云菲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哪般。
        站在电梯门口,她显出疲惫的撑住墙壁,停下休息。
        不想在司机面前露出脆弱,让他先行离开,说自己回去一下,马上下楼。遣走司机,齐云菲才展露出自己最为脆弱的一面,虚弱的依靠着墙壁喘息。每天在外人面前装贤妻良母,她都快忘了最初的自己。
        “如果累了,就适当的休息一下。找借口说什么不能,其实也不过自欺欺人吧?时间,我想嫂子你绝对比你表现给他人的多得多吧。”
        不知何时,夏简凉悠悠然的出现在齐云菲身后。看到夏简凉,齐云菲露出一丝慌乱,但随即被她很好的掩盖。站直身子,不屑的盯着夏简凉看了眼,冷哼道:“我,还轮不到你来教训,你个狗杂碎。”
        “哈哈哈哈……如果您认为怒骂能让你感到心里舒服,请随意。我对一些比喻诋毁毫不在意,我若是为他人而活我就不是我了。我要做什么,想要什么,从来都清清楚楚。纵容我现在在为一些东西低头,可心底仍坚定不移的相信着。可是嫂子你呢?只不过是一个被遗弃了的可怜之人,伪装成了你活在世上的保护伞,您也势必失去自我,沦为行尸走肉或是机器罢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齐云菲靠在墙壁安息的瞬间,夏简凉心疼不已。仿佛看到了当年明明已经一无所有,却还在为了什么苦力支持的母亲。讽刺只不过想提醒她,希望能帮助她,更早的看清自己心里想要的东西。委曲求全最后所得的东西,不过是挑选过后的施舍,想要,就该去争取!她恨浅家所有人,但却看不得为了家庭委屈的女人。
        想到当初母亲的付出,胸腔起伏,一拳打在墙面。鲜血争先恐后的窜出伤口,滴落在地。
        最后瞟了眼齐云菲,夏简凉留下句“你愿自己可悲还是他人可怜”,关门消失。
        “简凉,你刚出去找我妈解释清楚了吗?”忐忑不安的心从简凉离开后就没停过,看到她回来,浅雅诺着急起身询问。见她微笑点头,浅雅诺开心的垫脚,捧着简凉脸蛋在唇上轻轻一吻,迅速满脸绯红的逃开,惹得夏简凉在她身后哈哈大笑。
        “不许笑!”
        “那我亲好了!”
        说着,夏简凉朝浅雅诺追去。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没更新其实不是人家的错……人家有事回学校,谁知道学校被子太久没睡,我从被子到枕头以及床单棉胎全部发霉了TAT,然后我洗了席子穿着冬天的衣服睡觉,第二天起来,浑身酸痛,一点力气都没有的跑去跟同学朋友聚会玩了一整天,回来继续那么将就着的睡……今天起来,发现脖子已经动不了……问同学借了网号,才赶上今发文TAT,求原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