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你不义 作者:意想不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8
  •     两人在餐厅坐下,看着对面的罗大妖精,夏简凉感叹,果然人不能太得意。惹得老天看不爽了,说不定下一秒就送个祸害来残害你。这不,人家罗大妖精一脸妩媚的到处放电不说,还很不识相的从对面绕到她身旁,倚在她身上,让她点单。
        “罗文静,真是许久不见,你比以前更浪/荡了。”
        “讨厌,人家也只有对你才如此,其他人老娘还不屑呢。”
        边说边往夏简凉怀里窜,见夏简凉没多大抗议,罗文静向服务生点了份情侣套餐,便靠在夏简凉怀里撒娇。
        “小凉凉,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冷冰冰的对待人家,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如此的不要脸可是为了夏郎你的注意。”拉过夏简凉的手抱着自己,双手玩弄着夏简凉修长美丽的手指。盯着夏简凉的手指看了许久,罗文静无声叹息。若是夏简凉不需要承担那些有的没的责任,她的手肯定不会长茧也不会如此粗糙。定会让人看了便会喜爱的纤纤玉手。
        忍不住的吻了吻夏简凉掌心,瞬间,她的手收回。罗文静失落的倚在夏简凉身上,如无骨般妖娆。两人不再有所交谈,罗文静知道,她并不是能走进夏简凉心里的那个人。无论她跟周逸两个人如何努力,夏简凉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防御状态,想到这里,罗文静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没一会,美食都被送上桌,夏简凉坐直身子,开始动刀叉。
        “妖精,你最近有什么打算。”
        多年朋友,做不成情人做知己闺蜜夏简凉还是很愿意的。虽然她知道,罗文静要的并不是这样的关系。可是她给不了,她害怕感情。纵然她跟浅雅诺发生了什么,但她现在依然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感,不做任何冲动有损自己的事情。
        “不知道,过段时间再说。我先玩玩,玩开心了再考虑工作。你呢?一门心思的去帮浅家,小心抽出身。”直接插过夏简凉刚刚切好的肉丢进嘴里,咀嚼一会,将自己整个盘子推到夏简凉面前,拖过罗宋汤享受的喝着。
        认命的为罗大妖精同学切着,直到一大块牛扒被适当的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夏简凉才重新将牛扒推回到罗文静面前。低头审视了一边被切的十分恰当的小块牛扒,罗文静慵懒的靠在夏简凉怀里,随意插起一块牛扒丢进嘴里说道。
        “夏简凉,你知不知道,有时候你认为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很容易让人误会?你说说,除了情人,还有谁会为一个女人分切好牛扒?你就是这死性子,对谁都很好,真不知道你这样骗了多少少女的心。”
        幽怨含嗔的言语缓缓飘进夏简凉耳朵里,让夏简凉毫不在意的心湖荡起圈圈涟漪。想起浅雅诺一次次对自己的不淡定,一幕幕画面闪现眼前,夏简凉不得不承认,她很多时候无意识的对人好,实在是……太过分了。原来没有想过什么,这次是因为想要勾搭浅雅诺,才会由着自己与她将事情发展下去,才会如此容易得手浅雅诺。
        暗叹自己的胡乱留情,看着怨恨的插牛扒食用的罗文静,夏简凉心想,她这么由着罗文静靠在自己怀里,是不是也在玩暧昧?想到这里,夏简凉推开罗文静,她可不想自己最后变成浅君豪那般,虽然骨子里有他留给自己的一半血液。
        “哟,有意识了?晚了,再敢推开我,咱俩朋友都没得做。得不到你人,让我偶尔借借怀抱你会死?”说着,罗文静才不管夏简凉什么反应,继续窝在她怀里吃着牛扒。
        没有再推开,夏简凉心里却也在盘算着一些事。一些骨子里的事既然无法改变,那就让其变为自己手中的棋子或是利器,让自己能很好的操纵驾驭,劈开未来路上的荆棘。看了眼窝在自己怀里的罗文静,夏简凉直叹,幸好她们是朋友,否则她就要利用她了。
        吃饱结账,看着罗文静一点都不心疼的交出自己信用卡,夏简凉一阵肉疼。这里面可是她的研究生津贴和一些兼职赚的钱,说多不多,说少可也真不少。看罗文静的架势,似乎一点都不心疼,想着若是日后罗文静不还了,她会不会疯掉……
        “别一副小家子气的摸样,大姐我像是用了不还你的人吗?小气鬼。”说着,罗文静捧住夏简凉额头,“吧唧”的亲了口,扬长而去。看着罗文静潇洒离开,夏简凉向服务生点了杯水,没有离开,而是坐在原位想着一些事情。
        电话铃声疯狂大作,夏简凉看着来电,理了理情绪,按下接听键。
        “马上回公司,有事让你做。”
        说完,电话直接被挂断。夏简凉傻傻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好奇浅君豪到底把她当什么了?没前没后的让她回公司,不该说些什么?没有疑惑多久,夏简凉起身立马超公司奔去。能让浅君豪如此火燎的事情,估计对她是件好事。
        敲门进入到浅君豪办公室,看着围坐在茶几前的几位公司高层,夏简凉蹙了蹙眉头,迅速调整好情绪,恭敬的在浅君豪身边站好。大伙也发现了她的出现,相互对望几眼,让她坐下。刚落座,一份文件推到她面前,让她给予解释。
        拿过文件看了看,这是她前几天修改过的文件,修改完直接交给了浅君豪,未有多在意。现在引来这么多高层,想必是出了什么事。扫视一圈,夏简凉镇定自若的开口:“请问,何事?”
        没有害怕,没有好奇,只是一般询问,夏简凉并不觉得她的修改有什么问题。相反,她认为自己的决定非常正确,不仅能为公司博得更多利益,更能让产品得到更好的宣传,一举多得的事情,为什么高层如此谨慎?
        “浅董事长,请问你事先有跟我们这位大小姐说过这份文件的事情吗?”
        摇头,不语。
        看着浅君豪的反应,夏简凉暗叫,难不成自己做的事不仅多此一举不说,还将公司陷入到一个不好的地步?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表现出一副淡然,并不受任何影响的表情。
        “夏简凉,这份文件经过你的手,价值升高了许多倍。当初公司并没有打算做这份项目,而且也不愿意与对家公司进行竞争,所以特意交给了一个新手练练手,秉承着肯定不会获胜的心情应承的项目策划书,想不到经你的手,不仅活了,还让我们拿下了项目。本该是好事,却大大影响了我们与对家公司的关系。现在人家断了与我们的合作,你说我们该怎么办?这份项目书最后是经你的手,我想责任也该你担才是。”
        唇瓣终于停止运动,夏简凉大致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拿过计划书从头到尾的看了遍,清理干净脑子里的不良情绪,思索着解决方法。点头,接下属于自己的责任,夏简凉请辞离开,回去解决问题。
        这一举动引来众人好奇,夏简凉没有办法在此刻给予最合适的回答,只是不卑不吭的说了句:“我会尽快给出答复,这次事情,抱歉。”得到默许,夏简凉拿过文件离开。
        “老浅,这个下属很不错,有没有兴趣让给我?”方才说话的中年男人开口,他对夏简凉甚是满意。无论从气质还是从处理事情的态度上来说,怎么看都绝对是一个极为有能力的人。能将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单冲着这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就该抢来自己手下。
        “别作梦了,就你想,我想她也不会愿意。”浅君豪肯定,就夏简凉那性子,除了自己身边,估计没几个人的公司她愿去。就她对自己的怨恨,怎么都会先了解完自己再动手。年轻人就是不会掩饰,昭然若是的目的太容易让人钻空子了。像夏简凉这样的人才,不磨一下棱角,怎会听话?
        “切,小气。好了,不跟你废话了,待会我们几个准备去打高尔夫,你有兴趣一起否?”
        男人发出邀请,浅君豪想了想,点头同行。几个人特意从夏简凉所在的办公场地路过,看着她开始查阅资料的模样,浅君豪嘴角一勾,看来也该打压一下夏简凉的自信了。如此的让她顺风顺水,还真就飘飘然的以为自己什么都行?笑话!
        将文件翻来覆去的看了近十遍,最后夏简凉屏住呼吸,坐在位置上思考。按理说,这种给公司带来利益的事情,高层应该高兴,可是她们现在的态度,明显在找刺。想到这,夏简凉再联想到浅君豪,顿时思绪浑然开朗。电话去对家公司,希望能见对方公司总经理一面,商谈一下合作的事情。
        对方让她明天带文件过去,便挂了电话。
        忙完全部,发现周围空无一人。看了看时间,看来自己又给自己乱加了班。想到浅雅诺,夏简凉赶忙拿上公文包朝家里奔去。
        作者有话要说:我在考虑,是否要二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