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重生之好好爱-> 第五章:机遇
第五章:机遇 作者:曾是美味啊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11-01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关二妞虽然很想知道大哥救人的最终结果,但也不得不跟着关大娘回家,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允许他们在镇上呆一晚,镇上没有亲戚,只能住客栈,住一晚一家人一天的口粮基本上就没了。

        早起帮忙干活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生活干的活多了,二妞发现自己的衣服短了一些,也窄了一些,有些小小的激动,这意味着自己长高了,也长壮了。

        前世自己的身体一直柔柔弱弱的,才会导致自己最终逃不过女人最大的生死关,死在了生产台上,甚至连渣男想要的孩子也没有保住。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一个好的身体,再多的福气也享受不到。

        付出得到了回报,二妞干活干得更有劲儿了,关东几位哥哥本来想帮忙的,也被二妞撵回房间看书去了,她可记得再过一个月左右就要院试了,不看书不行了。

        前世她不知道为什么哥哥们没有参加,但既然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哥哥们的命运,有机会就一定要牢牢抓住。

        如果院试通过了成了秀才,哥哥们就有机会成为举人,成为了举人就有机会贡生,成为了贡生就有机会成为进士,成为了进士就能成为官老爷,成为了官老爷以后,关家的社会地位就可以大幅度滇高,其他人欺负关家人的时候就要考虑考虑了。

        而且地位高了,给各位哥哥们找媳妇儿也比较容易找到好的了,前世她可记得七位哥哥可是没有一位有媳妇儿的,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帮忙挑选,选个真正爱哥哥们的。

        虽然这离最终目标还很遥远,可二妞觉得试都不试,那一定就没机会了。

        关东他们四个这段时间可是深刻感受到自家小妹对于秀才的执着,压力有些大,但是既然是小妹想要的,他们一定会实现的,再加上他们不久前才知道,考试秀才家里可以免税的,这样家里说不定就可以偶尔吃上香喷喷的白米饭了。

        有了奔头,心沉静下来了,长时间看书复习也不会觉得太累,效果还不错。

        农家小院里,妹妹干活儿,哥哥看书,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和煦的微笑,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可是这份和谐被突如其来急切的敲门声打破了。

        二妞立马放下手中的白菜,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后,起身急急忙忙的跑去开门。

        只是门外的人太着急了,连这一点时间也等不及了,门直接被踢开了。

        二妞很不高兴,被人这样踢开大门没有几个是开心的,这门坏了又得花钱了,他们家每一个铜板都有各自的用途,没有额外的,唯一的方法便是节衣缩食,可哥哥们正是需要多吃多补的关键时期,吃食上可节约不了。

        想想就生气,瞪着始作俑者,不明白这脸肿的像头猪的矮子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过此人。

        “关二妞,还记得我不?”猪头这牛逼哄哄的指着自己,语气中无不充斥着狂妄自大。他家世好,想要知道二妞的消息很容易。

        关二妞没理他,只左看看右瞧瞧,突然眼睛一亮,朝着鸡棚奔去。

        “诶,关二妞,你怎么可以不理我。”猪头亦步亦趋的跟上去,紧紧抓住二妞,很不高兴,没有注意到二妞手上已经多了一个扫帚。

        二妞快速转身,挥舞扫帚劈头盖脸就给了这猪头一个,边打边骂:“你以为你是谁啊,赔偿我家的大门!赔偿我家的大门!”

        挥个不停,骂个不停,让猪头完全招架不住,这乖巧的小女孩儿怎么可以这么泼。

        “别打了,别打了。我是傅铠之,我爹是县太爷!”

        一听是县太爷的儿子,关二妞深深控制住了自己暴躁的心情,极其迅速的将手上的扫帚丢掉,满脸无辜的望着猪头,似乎刚刚的泼妇不是她似的。

        自古民不与官斗,这官还是这里最大的,关二妞很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更何况哥哥们马上就要考试了,得罪了父母官,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要是人家心胸狭窄些,搞些小动作,就算哥哥们再聪明也会与成功失之交臂。

        可就算是县太爷的公子也不行,笑眯眯的朝傅铠之伸出有些薄薄茧的白嫩双手,道:“傅公子,你爹是县太爷,你应该不差赔我修大门的铜板吧!”

        傅铠之很忧伤,这两天是他最倒霉的日子,昨天被不明身份的高壮黑衣男堵在家门口揍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差点儿连亲妈都认不出来了,今天又被迫吃了关二妞几扫帚,还被索要铜板,想他英俊潇洒,才华横溢奠之骄子,怎么可以被这样对待!

        幽怨的望着关二妞,此人眼睛好挫。

        “我要在你家住一个月。”此人眼光有问题,他大人大量不计较,只要他住进了关二妞家,天天奴役她。

        关二妞心中冷笑,不赔钱还想白吃白喝,算盘打得太好了吧。继续摊着手,“给钱!”

        一直在门外偷偷的傅夫人笑惨了,这是第一个敢让自己的儿子吃瘪的人,同时也放下了心,儿子十二岁了,可是对任何异性都不感兴趣,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又是个农家女。

        像他们这样身份的人,门当户对很重要,娶个农家女将会是件很丢脸的事情,好在这农家女对钱很在乎,只要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笑眯眯的从角落里走出来,吩咐身边的刘妈妈给银子。

        关二妞毫不客气的接过,她知道那傅铠之没有说谎,看这妇人的穿衣打扮,整个气质就可以知道她非富即贵,可那又咋样?不接过钱,他们家粮食就那么多,多了一张嘴,就必须有人少吃一些,挨饿,以爹娘对自己的宠溺程度看,最终挨饿的人极有可能会是爹。

        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她要尽可能的让爱自己的人少受点罪。

        爹娘是很善良的人,知道情况的肯定不会收钱,她得在他们之前早早替他们做好决定,装好钱。

        傅夫人满意极了,和蔼的摸着关二妞的头,说道:“小姑娘真能干,二妞,这月铠之哥哥就麻烦你照顾了。”

        二妞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哥哥?开什么玩笑,此猪头身高最多达到自己肩膀,哥哥?弟弟还差不多。“傅夫人,我十岁了,可以很轻松的干很多活儿的,不麻烦。”

        委婉提出自己是姐姐事实。

        傅夫人再次矜持的笑了笑,“铠之今年十二岁了。”

        二妞惊得长大了嘴巴,这发育该有多缓慢啊!

        傅铠之气极,很好,让自己吃她吃过的冰糖葫芦的仇没报,现在又敢歧视自己,娘真懂他的意思,自己可不是好照顾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