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重生之好好爱-> 第十九章:放弃
第十九章:放弃 作者:曾是美味啊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11-01
  •     二妞如果早知道那钱袋中的二百两银票会造成四哥不顾一切回来的结果,她打死都不会画蛇添足,亲自把钱送给四哥他们。

        她怎么就这么笨呢?不知道转个圈,让大哥交给他们啊!

        马车在飞速的奔跑着,驾车的人是个急性子,离家这么久了,想早日回到京城,复命后,回家抱老婆孩子。

        因此哪怕是马车内,关家四兄弟大吵大闹着想要下车回家,他也当做没听到,一如既往的挥着鞭子,赶着马儿快快走。

        想着时间久了,里面就安静下来了,谁曾想里面一个两个的在筹划着跳车。

        这也不怪他们,他们急啊!

        在关东他们四人的心中,小妹二妞还只是个十二岁不到的小女孩,什么都不懂,什么都需要保护,这一下子拿出八百两银票,四人都很担心自家天真可爱的小妹是不是被人骗了,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误入了歧途。

        想着自家妹子招人爱的小脸蛋儿,越想越觉得可能,这个时候什么前途都比不上自己的小妹重要。

        四人都想回去,可关东不愿意,在四人中,他是老大,考虑的事情自然要全一些,自己一个人的前途丢了没什么,弟弟们不行。

        这次机会这么难得,他自己不去,放弃一个名额还行,不能全部放弃,关家以后的地位全部等着他们去拼搏。

        只是想让剩下的三人听话是件很难的事情,把这个拉进来,另外一个又开始跳了,没办法关东只好发威了,一人一个拳头,等他们听话了,才让他们把两百两银票都交出来,乖乖去岐山书院,否则回家了也会将他们撵出去,当然如果两年后考不上进士,就不要回来了。

        当哥的发飙还很是很有效果的,老五直接晕了,最小的两个也不情不愿的扁着嘴,不服气的坐着。“四哥什么情况一定要写信给我们,要不然我和六哥没心读书。”

        关东也很理解两个弟弟的想法,点点头跳下车,往家奔去。

        “六哥,咱们真的不回去吗?”关北偷偷的问着自己的孪生哥哥,以为他和自己想的一样,和四哥打着太极,等四哥走了,他们两个随后就跟着,留五哥一个人在车上,谁叫他那么没用,晕了呢。

        关西默默的看了一眼,没理他,现在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果然,傅渊带着傅铠之急匆匆的赶来了,傅渊有不少的话要和关家四兄弟讲,他也没想到这上面派下来的人这么不抵事儿,让他很多都没有准备好,只好趁着这一段路多少说一点。

        只是一掀开门帘,里面居然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个还倒在地上。“关东呢?”火气一下子就旺盛了不少。这么重要的机会,竟然给自己闹失踪。

        “回家了。”关北有些怕傅渊,躲在了关西的后面,关西默默的看了一眼傅渊,没有表情的淡淡回答道。

        “回家了!”声音一下子没有控制好,高亢嘹亮,险些破音。

        驾车的人一惊,这可咋办?回家的心情没了,直接停了车。没接到人,回了京城也无济于事。

        岐山书院的名额太珍贵,很多人都想方设法的找机会弄一个,尤其是京城里的有钱人,为了让自己的子孙有机会,总是想方设法让一些乡村学子无法到达。

        皇上不是瞎子,真的什么都看不到,所以说是接不如更直接的说是保护,可即便如此进=入岐山书院的乡村学子每年也在递减。

        后来,皇上直接下令,将派出接人的人和学子绑在一起后,情况才好了一些。

        能不好吗?没接到人,或是没及时到达,派出的人立马受到处分,和自己利益息息相关的,总是要多放在心上一些。

        他是无比的后悔跟了一个宠妾的上司,就因为上司的宠妾想要江南的某个东西,他们才饶了一圈,现在来不及。

        傅渊的脑袋里同样想着该怎么办,现在就算是直接回去接那两人也来不及了。

        刚开始他还不知道为什么这来的人这么着急,以为是性格使然,后来花了不少的关系,调查了一番,才知道哪里是性子急,是玩得乐不思蜀,忘记了时间。

        绕了一大一圈,什么都玩了个遍,来时花了不少的时间,回去就没多少了,就算他们一直马不停蹄,日以继日的赶,也不能保证能否在规定的时间到达。

        现在的时间更是不能耽误,他必须再找到一人,尽快再凑齐四人。

        幸好朝廷给的是名额而不是名单。

        岐山书院每年的名额是固定的,他们这里少了两个人,京城里的名单自然会多出两个,以现在的局势看,这两个名额极有可能落在他的对手的身上,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爹,不要怪东哥他们,他们一定是有不得不的原因才会回去。”傅铠之见自家爹爹脸色一变再变,有些担忧他因此对关家兄弟出手,小心翼翼的劝道。

        傅渊侧过身,直直的盯着傅铠之看,盯得傅铠之心里直发毛,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儿子,你去!”拍拍儿子的肩,大呼了一口气。

        自己的儿子文采也不是很烂,顶一个没问题。

        傅铠之惊讶的话都说不清了,“爹,你……你说我去京城?”他才不想回去,在小县城里做老大总比在京城做老幺,来得轻松。

        一到京城,稍不注意就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权贵,以他们家现在的权势,只有被欺负的命,他才不要。

        可不管他是如何的不愿意,他还是被他狠心的爹,‘助纣为虐’的关北和关南给架到了京城,一呆就是两年。

        这边关东的回家惊动了已经入睡的关家人,关老爹气得直接打了他两拳,这么好的机会放弃了,对得起他自己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吗?对得起家里人一直这么支持吗?

        揍得太狠了,关东流血了,二妞很是雄,跑过去拉着关老爹,可二妞那点力气如何拼得过一直干农活的关老爹。

        可关东就是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一直盯着二妞,拿出那白八两银票,说:“二妞,告诉哥哥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关家人一下子全都安静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