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重生之好好爱-> 第五十九章:阴魂不散(二)
第五十九章:阴魂不散(二) 作者:曾是美味啊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11-01
  •     第五十九章:阴魂不散(二)

        这一世尽管二妞没有去报复林锦若,但他的日子过得也不顺畅,去了那么遥远的关家村,花了那么多钱却没有做成一件事儿。

        那定远侯自然不是很满意他,久而久之便弃之不用了,再加上后来傅铠之成功逆袭,将那夺取自己家产的伪定远侯拉下了台,林锦若他们那些伪定远侯的门生们,自然全部解散。

        没有了人养,林锦若自然得想办法挣钱,他现在便做了账房先生。

        修这威远侯府的头头采取的是每天付钱结账的方式,很复杂,便请了林锦若做账房先生。

        这段时间林锦若一直想搭上赵月儿,可无奈赵月儿一直在皇宫,不出来,他又进不去,好是牛郎和织女隔着那银河。

        没想到老天爷开眼,给他创造了机会,也不得不说,林锦若和赵月儿两人是注定要相遇的,完全不用靠二妞出力。

        林锦若善于抓住机会,京城人都知道这赵月儿喜欢美男子,便将他最帅的角度对着赵月儿,果然这赵月儿注意到了。

        主动上前询问,没有一会儿两人就又约定了第二次夜晚见面的时间,晚上能干嘛,自然是做最简单的运动了。

        二妞得意的一笑,她就知道这林锦若和赵月儿一个是王八一个是绿豆,一看就看上眼了,跟着秦大勇朝另外的方向走去,终于可以再次享受只有两个人的时光。

        只要他们不去破坏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二妞还是很大方的。

        只是没想到这赵月儿对秦大勇这么执着,他们刚看完东院的情况,赵月儿就缠上来了,手中还拿着茶,殷勤的递给秦大勇。

        可秦大勇脸色阴沉的盯着赵月儿,抱起二妞施展轻功就走了。让二妞摸不着头脑,出了什么事儿了?

        “下作的人,龌龊的手段!“秦大勇对于赵月儿的评价低得不能再低了,明目张胆的给自己下春=药,可真是龌龊,怪不得有人称呼赵月儿为淫=妇,果然是担得上这个名称。、

        赵月儿跺跺脚,这林锦若不是说这药及其霸道,只要闻一下就会中招的吗?而且这世上知道这种药的人屈指可数,为什么这秦天还没靠近这茶水就知道了呢?

        身体发热,她得去找找林锦若,好好讨论讨论这个问题。

        林锦若早在一边等着她了,只要这次让赵月儿满意了,他相信赵月儿一定会任他索求,等时机成熟再到丞相府求亲,像赵月儿名声这么差的人,除了他谁还有胆子娶她做正妻!宠溺女儿的赵丞相一定会对他满意至极。

        至于现在家里的那女人,只不过是小小的婢女而已,如果不是那女人还有点作用,他早就将那女人给卖了。

        笑眯眯的将赵月儿抱在怀里,感觉上似乎抱住了他以后的一辈子。

        这边,二妞也感觉到怪异了,不仅自己感觉到热,抱着自己的秦大勇的身子也滚烫的吓人,而且难为情的是,下面似乎已经冒出水来了,饥渴得已经开始,等待着被那火热的棍子打开,然后开始探宝。

        以前一直都听说孕妇比一般人还要敏=感,还不怎么相信,现在光是想想就觉得下面的水已经将亵裤打湿了。

        秦大勇也好不到那里去,那春=药特别的霸道,长时间浸淫在其中的人才会这此药有所了解,他能知道都是因为曾经在这药上吃过亏。

        当时他虽然和自己的三个结拜兄弟一起逛青楼,可他从来不碰那些女人,准确的说是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碰过任何女人,直到结婚。兄弟们很担心,以为他的棍=子有问题,便给他下了这春=药,并将他丢在了满是女人的屋子,任自己发挥。

        苦苦熬着,没有碰任何的女人,听起来很容易,却让他只要一闻到那香味,立马全身高度集中,准备苦熬。

        等一晚之后,兄弟们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全身的衣服都已经打湿了。

        那么难熬的他都熬过去了,可现在抱着自己媳妇儿软绵绵的身体,他的心就一直扑通噗通跌个不停,脑袋里面想的总是和自己媳妇儿的画面,不管不顾的再进行一次。

        “二妞我们先去最近的客栈!“说完就飞似的朝大门走去,这威远侯府虽然是自己的家,但还有一些没有修好,陌生人多,如果进行有爱的运动的话,将会是被随时发现。

        他没有那个癖好,有这个癖好的现在就有两个,赵月儿和林锦若直接找了一个稍稍偏僻的角落就开始干了起来。

        没有了钱,也没有地位,就算是去青楼也点不到自己想要的姑娘了,没有去混的时间少了,林锦若空闲的时间就多了,便抓紧时间锻炼了身体,要知道赵月儿喜欢身体棒的。

        几乎一年多的时间,林锦若的身体看得见的在变好,在有过多的精力的时候他便会拉着李桃干上几炮,常常让李桃欲罢不能,看来生命在于运动是真的。

        现在则是让赵月儿检验劳动成果的时候了,露出威武的兄弟,得意洋洋的在赵月儿眼前展示,引得赵月儿不断吞口水。

        有些人就喜欢干这些事儿,哪怕是大部分人觉得很脏很难以思议的,比如赵月儿便对眼前耀武扬威的小锦若吞了下去,让林锦若发出满意的声音,这赵月儿的舌技可不是盖的,没有一会儿就让林锦若有了想S的冲=动。

        这可是林锦若最不想干的,使劲儿憋着,将自己的宝贝从赵月儿的嘴里拿了出来,喘口气,再一鼓作气的冲了进去,填满了赵月儿所需求的部分。

        快速撞击了好几下才满足在赵月儿的里面S了出来,完了之后却不忙着将宝贝从赵月儿的水帘洞中拿出来,而是一直堵着,不让本属于他的那部分液体流出来。

        如果怀上了他的孩子,根本就不要他上门求亲了,那赵丞相自然会把赵月儿给他。

        赵月儿中了春=药,不是靠一次就能完全解决的,刚刚S完了,那团火又冒起来了,抓住林锦若的衣服不断的,希望能够缓解那股搔痒。

        林锦若没中,一次就已经差不多消耗完了他靛力,不要忘记他的手中可是有不少的做=爱工具,直接将随身携带的一个东西放到了赵月儿的水帘洞中。

        不一样的感觉立马刺激的赵月儿大叫,好是令她满足。

        前世林锦若那么差的身体素质都能够勾搭上赵月儿,其实全靠这些工具们!

        也就是从今天起,林锦若彻底搭上了赵月儿,命运的轨道似乎又回到了前世行进过的路线。

        再说这边,秦大勇抱着二妞急匆匆的终于来到了客栈,准备订房‘休息’,没想到这客栈的老板却死活不做他们的生意。

        男人和女人的脸都泛着不正常的红,女人身子娇小却怀着孩子,现在完全没有意识,男人高大壮实,脸上刀疤,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样的事情他们都尽可能的远离。

        惹急了,秦大勇直接掏出自己怀中的玉牌,威远侯三个字映入客栈掌柜的眼帘,很是惊讶,没想到自己竟然看到了真人!

        高声吩咐小二将秦大勇和二妞带上天字一号房间,完全没有收费的意思威远侯可是自家大老板的兄弟,那天字第一号房间是老板特意留出来供他住的。

        相信大家都知道了这间客栈也是金钱子的产业。

        秦大勇紧跟着小二,呼出的空气都热的,脚软绵绵丹在路上,他快要坚持不住了,“还有多远?”揣着粗气问道。

        店小二还以为秦大勇太累了,女人尽管很小,但那高耸的肚子也是很有重量的。“这走廊的尽头,第一间就是了,马上就到了。”

        这天字一号房间可是只有王爷那种身份的人才做的起的,一般人即使出再多的银子也不会让他入住,除非是老板的朋友。

        “钥匙给我!”抢过店小二手中的钥匙,健步如飞的往目的地奔去,眼睛发红,而二妞还一路上火上浇油,不断的秦大勇,并时不时发出娇嗔,秦大勇的防线全部崩溃。

        急急忙忙的打开房门,随后砰地一声关上,可以看出他是有多着急啊。

        轻轻的将二妞放在软绵绵的床上,随后快速将自己脱得一干二净,解开自己兄弟的束缚,让它露在空气中,接着便握住二妞的小手,让它握住自己已经膨胀了的兄弟,上下滚动,稍稍缓解一下。

        安抚了不安的兄弟,再来安抚不安分的二妞,吻住二妞的小舌,将它勾住,引导自己的口中,不断的卷绕,放开,缠住,再缠住,似乎快要将二妞的魂也吸出似的。

        二妞现在的情况跟没了魂也差不多了,水汪汪的眼睛却没有焦距,迷茫的望着秦大勇,神识早已飞得老远,有种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感觉。

        二妞这样子让秦大勇的男性自信心暴涨,恨不得立马将自己的兄弟和她的小妹妹会和,只不过现在不行,和孕妇做=爱的时候不能太激烈,必须让那小妹妹吐出足够的水分的时候才行。

        将二妞放在自己的身上,避免压住她,伤害了肚子里面的小娃娃。

        因为怀孕,二妞的两团又长大了不少,沉甸甸的让秦大勇很是喜欢,不停地将两团紧紧抓在自己的手中,随心所欲的捏出自己喜欢的形状。

        如狼一般紧紧的盯着,看见了在五指的缝隙中露出的ru头,立马含住,轻舔之,甚至不过瘾的轻咬,本来一直压抑着的声音这下子立马被放了出来,好是刺激。

        担心这些刺激还不够,便配合着,双管齐下,又是揉。又是吻,直让二妞的身体软成了一滩水似的。

        直到真正确定二妞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才将自己的兄弟宝贝放进了二妞的水帘洞中,又软又热,还将他的宝贝箍得紧紧的,好是舒服。

        生生将自己想要S的欲=望压了下去,等到差不多了才开始耸动,由于二妞身体的原因,秦大勇即使再想加速、加大力量也生生压抑着自己,他不能伤害到了二妞。

        温柔的感觉一点都不比快速、大力的强,二妞没一会儿便率先丢下秦大勇自己一个去了,而秦大勇直到了好久才结束。

        二妞想着自己已经将林锦若和赵月儿配对了,这两人呆在一起,这赵月儿应该没有什么时间在他们眼前晃,是不?

        可没想到这赵月儿吃了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两头都想要得到,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皇帝乐呵呵的看着这赵月儿两头跑,看着秦大勇被赵月儿追得极度不耐烦,很是幸灾乐祸。

        不仅如此,还处处为赵月儿制造机会,让二妞恨得牙痒痒。

        今天又是皇帝召秦大勇和二妞一起吃饭的时间,毫不意外的看到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赵月儿。

        二妞看着皇帝得意洋洋的表情,很是不爽,本来孕妇情绪波动就大,这下子一生气管你是谁,报复回来再说。

        秦大勇没有阻止,不管二妞她捅了多大的篓子,他都能想办法将那篓子填平,男人就是应该有这样的能力。

        如果连自己的媳妇儿都不能保护好,那么作为男人也太没有用了。

        二妞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她们狗咬狗,现在杨皇后和赵才人已经撕下了彼此的伪装,整个皇宫都知道两人不和,上次发生了血燕中有红花的事件,皇帝大怒,亲自派人调查,将那血燕的来源调查清楚,这段时间有谁买过红花。

        查了几天,让人跌破眼镜的是,这血燕是皇后特意赏给赵才人补身体用的,而且这段时间就只有皇后坤宁宫里的小宫女夏菊到太医院领过红花,这么明显,大家都猜想这幕后黑手是皇后。

        这下子可不得了了,皇后虽然干过不少的龌蹉事儿,但这件事情还真的不是她干的,大呼冤枉,想到前些日子太医院的人帮着隐瞒赵才人怀孕的事情,而这件事情并没有对赵才人造成什么伤害,如果自己被误会,这最得利的除了她还会有谁?

        越想越觉得是赵才人设得局,可又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在赵才人宫里的暗线春桃早已被挑了,其他的又都不能进房间,想要得到什么情报,很难。

        吞不下这口气,皇后便处处找赵才人的麻烦,而这赵才人也最近被皇帝的宠溺冲昏了头脑,得意洋洋的备战,一时间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二妞刚刚看到赵才人对着自己身边的宫女递了个眼神,赵才人就抱着自己的肚子大声说好疼,假兮兮的,现场除了那皇上可能都知道这赵才人是装的。

        “爱妃,你怎么了?”

        “皇上,我刚刚喝了皇后赏的茶,肚子就好疼哦。”咬着唇,两眼泪汪汪,娇滴滴的说着,整个脸色红润,看不到丝毫的不舒服。

        有了前面红花的例子在,人的惯性思维都会让人把怀疑的目光看向皇后。

        “来人,看看这茶水中有什么?”皇上大怒,在他的眼皮子地下搞这些,气死他了。

        他本来就不是心胸宽广的人,很有统治欲,必须很多事情都要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他才觉得放心,这次皇后的一举一动明显触碰到了他的底线,看向皇后的脸色很不好。

        本来这件事情跟二妞没有什么关系的,可谁叫这皇帝太小心眼了,而二妞也是个小心眼的人,更是得知赵才人是让赵月儿进宫的推动人的时候,更不想让她好过。“赵才人,我刚刚看到你身边的宫女在你的茶杯中放了点东西。”

        正义感十足的说出自己所看到的,她一个村姑不懂他们那些弯弯肠子,大大咧咧,看到啥说啥。

        这形势一下子逆转,皇后的脸色泛起了笑容,而皇上的脸色更黑了。

        二妞心中好笑,皇帝你刚刚不是很高兴吗?原来看到自己不爽的人吃瘪是这么开心的一件事情啊。以后要多做做。

        “赵才人,这是怎么回事儿?”这皇帝宠爱这赵才人并不是说他有多爱她,只是他觉得这赵才人好控制,这赵才人以前在他的面前也的确是这样,可在皇宫中呆久了,心养大了,再简单的人也不简单了。

        本来人心就是最难控制的。

        “皇上,我也没有想到是自己身边的人害我!”跪下来,拉住皇上的一角哭得稀里哗啦,好不可怜。“皇上,在这皇宫我就只能相信你了。”

        这话让皇上的脸色一暖,明显有松动的迹象。皇后自然不会轻易放掉这样的机会,即使不能让这赵才人翻不了身,也要让她损失一员大将。

        二妞躺在秦大勇的怀里,开心的吃着葡萄,她只负责看戏就行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