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从前到现在,你把我当谁-> 第454章:番外101(完)
第454章:番外101(完) 作者:一半浮生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4
  •     任念念一时各种滋味杂陈着,她从未想过还会和闵仪茹见面。更从未想过,再次见面竟然会是这样的场景。更未想到,她还会提起陆迟来。

        她就那么坐着没有说话,倒是闵仪茹说完后就站了起来,客气的微微笑笑,说道:“挺久没有见到熟悉的人,见着任小姐忍不住的多说了几句,再见。”

        她很快便优雅的离开,留下任念念在原地坐着。

        孩子还在车里等着她,她很快便站了起来,往外边儿走去。她甚至不知道,闵仪茹为什么会找她说那么几句莫名其妙的话。

        出了电梯走到商场门口,她才想起还有东西没有买。这下便拿出了手机来给阿姨打了电话,询问小家伙睡着了没有。要是睡着了她就买了东西再过去。

        阿姨回答说小家伙是睡着的,让她不用着急。

        任念念这下便回了商场中,去买了东西。

        她很快便出来,结账往匆匆的往外边儿走时一眼就

        任念念知道她在这时候必定不会想见到她,她的脚步慢了下来。等着两人的身影消失不见了,这才走出了商场。

        回去的路上小家伙一直睡着觉,十分乖巧。她则是有些心不在焉的,走起了神来。闵家那样的家族,一旦落败,对于没有任何生存技能的闵家小姐们……那也许就是最终的出路了。

        她们早已享受惯了荣华富贵,又怎么能接受自己一文不名。得每天为着生活奔波受尽脸色。

        任念念的心里涌起了点点的悲哀来,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因为遇见闵仪茹的事儿,她一直都打不起精神来。好在今天小家伙十分的乖巧,一点儿也不闹他。

        晚上于安河回来时任念念已经带着小家伙上了楼,但阿姨还在楼下。见着于安河就恭恭敬敬的叫了于先生。

        她这个时候还没睡特地等着显然是有事的,于安河问道:“什么事?”

        阿姨往楼上看了看,说道:“今天太太从商场回来情绪就不太对劲。她今天在商场时遇到了一女人,好像是太太的旧识。”

        于安河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点点头,说道:“去睡吧,我知道了。”

        阿姨很快便下去,他径直上了楼。

        轻轻的打开门,宝宝已经睡下了。任念念还没睡,正坐在床上发着呆。他走近了才蓦然回过神来,说道:“怎么回来没一点儿声音?吃饭了吗?”

        她说着就要起来,于安河没让她起来,说道:“已经吃过了。”稍稍的顿了顿,他接着说道:“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

        任念念是不打算告诉他遇到闵仪茹的事儿的,这下便含含糊糊的说道:“没想什么。”她说完不等于安河说话,继续说道:“不早了,快去洗漱吧。”

        于安河倒是没有再盯着问下去,应了一声好,往浴室去了。

        任念念是心不在焉的,等着于安河洗漱回来,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开口问道:“你知道闵家的那些人……都怎么样了吗?”

        因为阿姨提醒过,于安河知道她会问起这事儿来,必定和今天遇到的故人有关。闵家的事儿他多少是知道些的,沉吟了一下,说道:“该被抓捕的都已被抓捕,剩下的并未受牵连,但应该不会过得很好。”

        闵家在时有多辉煌,闵家倒后,受过他庇佑的子孙就有多狼狈。恐怕往昔许多巴结的人都会恨不得划清界限,甚至还会落井下石。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好过。

        任念念这下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于安河擦干了头发上了床,开口问道:“今天遇到闵家的人了?”

        既然都已经开了口,任念念也没再瞒着她。点点头,闷闷的说道:“遇到闵仪茹……闵家的那五小姐。”说陆迟的未婚妻于安河的记忆也许会更深些,但她并不愿意提起陆迟的名字。

        心里憋着事儿的感觉并不好受,稍稍的顿了顿,她接着又说道:“我看见她和一年纪比她大了许多的男人在一起。”

        她说到这儿没有再说下去,声音依旧是闷闷的。

        于安河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温声说道:“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和任何人都无关。”

        可不,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可以不用选择这种生活的,放不下往昔的荣华,才落到了此地步。

        任念念点点头,将这事儿给抛到了脑后。

        不知道是日有所思还是怎么的,她在睡着后竟然梦到了陆迟。她梦到的不是他死时的样子,而是他活着时飞扬跋扈的样儿。

        他于她来说,无疑就是一噩梦,她几乎是马上就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翻身爬起来,才发现于安河并不在床上。任念念的心里空荡荡的,起身赤脚往外边儿。隔壁的灯是亮着的,门虚掩着,能听到于安河轻轻的哄着小家伙的声音。

        任念念听着,惶恐不安的心一下子就被抚平。她在门口略站了片刻,才推门进了房间。

        她晚上很少又起来的时候,听到开门的声音于安河回过了头来,见着她便问道:“怎么起来了?吵到你了?”

        任念念摇摇头,上前了几步,见小家伙还精神得很,她便伸过手,说道:“我来哄。”

        于安河说了句不用,低头见她的脚是光着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说道:“怎么没穿鞋?”

        他就跟对小孩儿似的,任念念吐吐舌头,说道:“不冷,忘记了。”

        小家伙的精神还好,她这会儿醒来也睡不着了,于是便让于安河将小家伙抱回了他们的房间里。

        她本是要让于安河睡的,但他却不肯,于是两人便陪着小家伙。小家伙正是对这世界好奇的时候,一会儿看看这看看那的,直玩得筋疲力尽了,这才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于安河将他放进了小床了,对任念念说道:“好了,快睡吧。”

        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很快就要天亮了。

        任念念点点头,应了一声好哦,在床上躺了下来。

        明明应该是困的,这会儿后却又没了睡意,她睁着一双眼睛。

        她以往都睡得沉,今天这样儿显然是反常的,于安河轻轻的搂住了她,让她的头枕在了他的手臂上,问道:“今天有心事?”

        任念念摇摇头,说道:“没有。”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只是想到了以前乱七八糟的事儿。”

        于安河倒没有问她想起了什么事儿,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柔声说道:“都已经过去。”

        可不,以前再多的不好,都已是过去了。现在,已是新的开篇。

        任念念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时间过得快极了,仿佛眨眼间小孩儿就到了周岁。任念念的课业还未完成,小家伙有阿姨照顾,她仍旧在家和学校之间奔波。

        宅子这边去学校有那么远,于安河原本是要搬回公寓那边去的,但任念念怕小家伙在那边不习惯,所以并不答应。

        她现在已经是有自己小家的人了,也不肯独自住在公寓,于是便来回的跑着,从不在外边儿留宿。

        他们家的小家伙很像于安河,一点儿也不像她。小小的年纪就已十分的老成,和宋于家里的那泼猴大不同。

        小家伙视爸爸为偶像,爸爸说的话都会乖乖的听,还会和爸爸一起监督妈妈。比如任念念背书或是完成作业时,他总会在一旁守着,如果她走神或是想偷懒,他就会十分严肃的叫妈妈。

        每每任念念都是讪讪的,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她一直忧心于男孩子太过调皮,但生了那么一个老成的小家伙,她更是担心不已,担心这家伙还小小年纪就变成老学究。

        但小家伙这样儿是给她省了不少事的,他从不会闯祸,做什么事儿都是有条有理的。小小的年纪就会按照爸爸所安排的看些童话绘本,不太明白的地方会问阿姨。

        当然,他最喜欢的是和爸爸一起看书。爸爸总会绘声绘色的描述着枯燥的故事,听得他欲罢不能。

        倒是妈妈就跟一小孩儿似的,那么大的人了还会抓蛐蛐捉蝉,每每他都是不得不接受她的好意,还要向她道谢。不然她总是唉声叹气的,他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叹气。

        他最喜欢的人是宋于姑姑,她最有耐心,并且做什么事儿她都会鼓励他。而不是像妈妈一样,做什么事儿都要来捣乱。

        他最烦的人是唐续姑父,他总是教唆他捣乱。让他把墨泼在爸爸的字上,让他把爸爸的藏书弄脏,说是这样子才像一小孩儿。小孩儿就是该有一无所顾忌的童年。他这人是两张脸,他这边鼓励他捣乱,而在他们家哥哥那儿,捣乱他总是提着竹安保员满院子的追,好在哥哥跑得快,他很多时候都落了空。

        他其实很不明白,为什么小孩子就一定要捣乱才像小孩子。反倒是懂事的小孩儿像是犯了罪一般。

        他三岁时,妈妈的肚子又大了起来。听阿姨说,妈妈的肚子里有了小宝宝,可能是一个小妹妹。

        这原本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儿,但不知道为什么爸爸总是黑着一张脸。妈妈也不敢再嬉皮笑脸,小心翼翼的讨好着爸爸。她已经很久不下厨房了,竟然一连几天都亲自给爸爸熬了甜汤。只是爸爸的脸色依旧很黑,也不理她。每每看到妈妈悻悻的样子他都忍不住的想叹气,爸爸一向是很少生气的,她这次应该是犯了大错了。

        爸爸妈妈冷战几天后他终于忍不住问阿姨,问妈妈犯了什么错,爸爸会那么生气。

        阿姨对爸爸妈妈冷战好像并不怎么担心,笑眯眯的告诉他,是妈妈自作主张让爸爸不高兴了,不过让他不用担心,过不了两天就好了。

        阿姨从不说谎骗他,他这下放下了心来。

        爸爸妈妈在冷战五天后总算是和好了,妈妈像猴子似的挂在爸爸的身上,撒娇要爸爸抱她下楼。

        他本是要下楼的,又怕出去妈妈会不好意思,等着他们俩下楼了,这才下去。

        爸爸理妈妈后妈妈又开始嘚瑟了起来,他下楼她就笑眯眯的问他是喜欢弟弟还是喜欢妹妹。

        他喜欢一个人,还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弟弟妹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