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五十八 作者:一枚落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8
  •     “今天夫人怎么样?有没有吃饭?昨天我拿过来的东西没有给夫人用上吗?”

        “已经用上了,好像没有什么作用,到现在还没有醒!”

        咦,好像有人来了,听到说话声音了,其中一个人应该就是林迈一吧,他的声音没有变,但是我就怕是会出现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

        还是心里有点压抑,及时知道林迈一马上就要进来

        听到门吱一声的开了的时候,我的下意识闭上了眼睛,我好像不想让他们知道我醒来了,我又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包括我回去了一趟,然后还去了国外,这么长的时间里,我想我因此过去的这种状态应该也维持了一个多月了吧,反正按照我的内心清楚的日子来计算的话,我在那个世界一共待了18天不到。

        “真的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吗?但是那个药真的是已经尽我所能了去通知宝清王,让他来一趟我们府上。”

        “少爷我希望今天早上已经来过了,他看过夫人说下午的时候会再来的,这个时候他应该去呢喃了。”

        我静静的听着,要是放在平时,我这个时候早就憋不住了。

        但是今天听到他们这么说话,我好像也笑不出来,我好像今真的能憋住了一样,林迈一他是在担心我,我是他的好夫人。

        听到林迈一叹了一口气,他走出去了,在这里我应该不叫他林迈一了,他有他的名字,是顾家的二少爷,我现在已经放开了,只要我不受什么大伤,而且不是伤到脑袋的事情,我应该不可能睡那么长时间,也就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那个世界了。

        “你就在这里好好呆着吧,林迈一也来看过你了,你也算是实现你自己的梦想了吧,顾家的夫人也算是阔太太,我这是不是在帮你实现梦想?。”

        凤梨继续往,我的脑海里在传输一些现在的信息,现在外面所有发生的事情,她都以故事的形式放在了我的脑子里。

        “好了,现在就是所有现在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如果你有什么疑问的话你可以问我,但是我也不会长时间的陪在你这里的,还是那句话,你只是一串手链上最关键的一颗珠子而其他的珠子,你帮我收集好了,但是你这颗珠子也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这件事情的确我已经忘记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的脑子很乱,特别是我是他手链中其中一个最关键的珠子这件事情我真的放弃了距离发生收集阻止这件事情,好像已经过去了好几年。

        她一下提起来这件事让我又回忆起了以前的蒋阿姨,我到最后走的时候都没有发现蒋阿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爸爸和蒋阿姨之间有什么勾当,我妈妈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

        “没有什么疑问的话我先走了,今天这段时间我也不能陪你,我的珠子任务马上就结束了,还有两个珠子流落在外就是和你这样情况是一样的,我等他们过完人的这一辈子,我就把他们送回去。”

        “凤梨,你的真实名字叫什么?我把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如果你愿意再告我一次,我还是蛮感谢你的,还有就是以前你说的事情是对的吗?我其实也能回去,我只是来这边受惩罚的,对不对?”

        这是我最纳闷的事情,关于这边的事儿,我不想知道的那么清楚,反正我醒来,林迈一也会一件一件的给我解释,如果他真的爱我的话,如果不爱我,他不解释或者说压根就不愿意来见我一面,那我也就认了。

        “一共16颗珠子,你是最后一颗。我的真实名字等你回来你就会知道的,为什么你能成为最关键的一颗珠子,就是因为你和我是同一方的。这个珠子每一颗的顺序都是按我决定的。”

        凤梨真的走了,他这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了吗?

        真的没有人来发现,我醒来自从林迈一进来了一次以后,我听不到外面院子里的一点声音,我现在越来越怀疑林迈一他是不是害怕别人打扰我休写,所以就列了一个单独的院子给我,所以我才听不到外面的任何一点声音就进来的,刚刚那个女孩后来也再也没有听到过。

        看来别人不出手,我要出手了。本来还以为我在这里一直装下去能听到他们一点重要的消息呢,结果压根就没有人理我。

        这也挺让我失望的,亏我还在这里什么都想着林迈一,还想着林迈一的好。

        越想越不对劲,我一定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在这件事里已经很久了,再睡下去我的头几乎都要废了,外面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我好像一直都蒙古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但是也把自己的事情解决不利索,总是在拖拖拉拉的没有一个人我能猜得透,有时候我在想我为什么不能层层脆脆的做个人呢就算有凤梨经常出现,我能不能不相信枫你这个人我可以把他排除在外,即使他出现了,我也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刚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就听到外面院子里又有声音了,对哦宝清王说过今天下午还会来看我的,如果让宝清王第1个发现我醒来是好还是坏呀?

        感觉说话声音越来越近,就算我现在躺回被窝里,我的衣服都已经穿好了,算了不装了,我就是醒来了的,就是要告诉大家我醒来了。

        “那个药肯定有作用的只是普通的跌打损伤,可能是错耸到经脉了。”

        宝清王还在关心着我的事情,宝清王为什么前段时间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

        他一开门我就站在他的面前,他一下子呆住了,愣了一下以后就开始开怀大笑,笑得都眼泪都出来了。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和这个宝清王关系这么好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