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四十一 作者:一枚落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6
  •     “怎么啦?有事吗?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和我说,咱们吃过这顿饭以后也算是好朋友了,没有什么可以尝试椰子的,而且我也知道你现在最后的时间里如果没有人来救你的话,那再过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心里其实还真希望有个人来救我。是那个人会是谁呢?林迈一亲手把我送进来,他是不可能救我的,我也不会再相信他了,这真的是没有办法,再让人相信了,就算是他被陷害的太子妃,这件事情他真的是做的有点不妥。

        “你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没有一个可以说是我最信得过的人也就是把我送进来的人,所以我没有办法再去求别人了,我跟你说一下我的家世吧,我是李府的大小姐,还有一个妹妹叫你什么来着,我好像给忘记了反正我叫李辛白有个哥哥我也不知道怎么扯上的关系吧,是宝清王,可是你就说说现在我这种情况宝清王能救得了我吗?”

        “的确是挺难的,但是你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你怎么还能去害皇上呢?”

        我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把那些碗筷都交代给他,他一会要送出去的。

        “你还真的相信外面所有人说的这样的话呀,你和我也有两天都是在这样频繁的聊天了吧,你从聊天中就没有发现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吧,我如果真的能做出来那样的事情,我也就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有人来救我了,我要是做一件事情肯定要想好后路的,可是在这件事情上我压根就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么多,这都是突发事件,所以我出不来了。”

        边说这句话我就边哭,我真的挺无奈的,遇到了那么多人还遇到了老刘,我竟然没有想到最终竟然一个人都救不了我,就采薇进来给了我一盒饭,让我尝了尝外面的好吃的,就那一次其他人再也没有来过。

        “唉,不说这些了,我还是和你来来我家吧,我父亲是做生意的,前些年做生意的时候家里还是挺热闹的,后来他频繁的进女色你知道吧,然后就不要我们请了,但是他也不修书也不写那也不写,这反正就是我母亲在这里边给他守着这个家毕竟还有两个女儿,她在外面该怎么混还是怎么混,挣来的钱也不会拿回来了,现在再去

        一说到这里的时候,我都看到那个小男孩双眼放光,她总觉得我妹妹可以救我了,乐家也算是一个大门大派了。

        “别想了,啥都别说,不可能的,我妹妹上一次我见他的时候他都不愿意见我,好像一直都在躲着我,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乐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不过他好像改名字了就叫乐半柔,刚开始所有人都说乐半柔的时候,我不明白也不知道乐家明明没有女流之辈,怎么能有一个姓乐的人呢?后来我才知道是我妹妹改了名字,不过这样也好,只要他改了名字,我不和其他人说,没有人知道那是我妹妹,整个京城除了乐家的人和我,”

        “不对不对,现在还有我我也知道了。”

        一不小心好像说漏了我们家的秘密,但是这也不妨碍什么,这个男孩就算他是林迈一派过来的奸细,让他坚守着我的,让他来陪着我聊聊天的,就算告诉他也无法因为你妈也知道这件事情,只不过他从来都没有说过。

        “嗨,你这真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好像你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我来这里你是我见到的唯一的一个,住进来这种牢房的人,这种廊坊好像就是那种犯了滔天大罪,不可能被赦免的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了,毕竟我也没有接触过这边的人,自从我上岗参加这份工作以后,我身边除了那个劳育大使,其他人我都没有见过。”

        我们来了一场彻夜长谈,他也和我说他小时候的事情基本也就是他说所谓的大掌柜欺负他的那些事儿,我也和他聊了聊我的爱情观我的一切,还有我所知道的那些人情世故,不知道他男孩能不能走出去,反正我是出不去了,我已经准备就把后半生交代在这里了。

        “有人吗?”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因为我们两个人一直都在聊天,所以他也没有回去,他有一个小房间的,只是他和我说的那间房子里是同阳光的。

        “有人来找你了,你快过去看看吧!”

        他倒是不以为然,我让他快点,他反而不急不忙的往过走,而且走到我看快看不见的地方的时候,回头又和我说,其实能来这里的,不是来找我的,而是来找你的。

        正因为他的这句话等他走了以后,我已经在期待是谁能来我这边看我的,想要进来这里肯定要花不少银子的,也不知道这个小男孩能不能正常一点,我刚刚也没有问,采薇到时候进来的时候给了这个小男孩多少钱。

        没过一会儿那件熟悉的衣服就出现了,是太子妃吧,我可是听说我刚关进来不久。林万一就立了张以宁为太子妃,其实这件事情我早就已经有端倪了,我早就发现了,就包括刚开始的时候张以宁被选中嫁入太子府,其实我就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你来啦,真是好不容易啊,我自从进来以后就没有几个人来看我,而且像这种地方进来一趟也不容易,也不知道你这个皇后来了这种地方会不会脏了你自己的鞋子。”

        她不是很能说话吗?进来一直盯着我看一句话都不说,我有些害怕,她不会是来送我最后一程的吧,我都这样了又跑不出去,又没有人来救我,有什么最后一程可送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