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较劲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沈汀年整个人被隔着被子压住,黑暗中只觉得喘不过气,下一瞬又被堵了口,濮阳绪的气息强势的笼罩来,更让人头晕。

        她慢慢清醒过来,等睁开眼,濮阳绪抬了头,她伸手出来环抱住他的脖子,声音又软又娇:“你来啦。”

        窗口透进来的光足够让濮阳绪看清楚她的脸,那双潋滟发光的眸,勾人心魄。

        濮阳绪怔怔的摸了摸她的眼尾,脑海里回转出了另一张脸,笑容璀璨,眼底有光,冲着他道:“你来啦。”

        见他发痴,沈汀年也入了神,她偏头蹭了蹭他手心,喃喃呢语:“我好想你……”

        她看他眼神热烈如火,描画着他的眉眼,带着不自觉痴恋的柔情,没等她话说完就再度被他米且鲁的控住双手,帐帘猝尔落下,随即是男人的腰带飞出去砸到地上,发出叮的一声闷响。

        之后房内闹出的动静惊的外头新分配来宫女差点打翻手里的汤盆,辛亏一旁的陈落飞快托了一把,他轻斥了一句:“当心着点,其他人也都听好了,今晚汤水不能停,夜宵也要备着。”

        畅心苑的宫人大多是新分配来的,没见过这阵仗,尤其是宫女们听见正房内的暧昧叫声各个行动绵软,陈落早看的心气不顺,也委实有些瞧不上这些人,哪像太孙殿里宫女们,每回见了沈汀年来伺寝,能离得远自觉离远点,实在当值没办法还能给耳朵里塞棉花。

        到底是太孙身边得力有头脸的人,陈落的差遣没人敢不听,一晚上顺利过去,叫了三回汤水也没出差错,夜宵却是没用上。

        第二日濮阳绪走时,天还早,守了一晚上的陈落见主子行走轻快,嘴角带笑,立马凑上去:“奴婢瞧这畅心苑哪哪都好,就是分配来的宫人不够稳重。”

        “沈汀年自己就跟稳重不搭边。”濮阳绪抬手摸了摸领口遮住的地方,就因为没有给她吃宵夜,一晚上都在咬他,“你和徐肆说一声,重新安排些人。”

        走了几步,又补了句,“要老实些的,沈汀年性子软,别让人欺负了。”

        陈落听了这句脚步有些打滑,他打心底里对沈汀年生出一份同情来,据徐肆跟他说的,这女人对太孙动了情,第一回见面就往太孙身上扑,十分不矜持,这两年来伺寝虽也不算多,可回回被折腾的下不来广木,也是仅有的伺寝必留宿在太孙殿内的女人。

        旁人不知内情,他和徐肆是太孙身边最亲近的随侍,也都晓得沈汀年除了有些不上道,性子可一点不软,又冷又无情……所以濮阳绪是得多不上心,才会觉得她性子软会被人欺负呢?

        怕是除了知道她叫沈汀年,旁的都不知道吧。

        陈落暗自叹息,其实除了清瘦些,沈汀年身上并无那人的相似之处,反而美的更肆意些。真论起来,还是太孙妃的脸更像,笑起来的小窝更有几分神韵。为这个,他和徐肆没少嘀咕,为什么濮阳绪会挑中沈汀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