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扮弱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不过,事实上,陈落猜想的其实一点不差,濮阳绪至今都不知道沈汀年是哪家的女儿,以至于她伺候他两年了,也没想过给她升位份,因为他知道沈汀年不在乎那些,他也知道沈汀年喜欢自己,更知道她对自己竟然一见钟情。

        这事他倒是记得清楚,两年前若不是她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眼神像猎人盯上猎物,眼里闪动着熠熠星光,他也不会再看不见旁人。

        那般又艳又美的长相本就惹人注目,濮阳绪被她一刹那绽放的逼人光华迷了眼,甚至禁不住恍惚,她几乎是出神一样看着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呆愣,后面的问答也带着些许无措。

        而濮阳绪心里翻江倒海,面上越是平静,在皇爷替他定下太孙妃之后,他拿着准备好的凤钗去给未来太孙妃,一排站着十几个人,偏偏他从她跟前走过时,她似站立不稳,打了个踉跄,濮阳绪探手扶了一把,近距离看见她眼底,那么热,热的发红。

        她竟如此不矜持的勾引他……濮阳绪强忍着情绪做完该做的事情。

        当日,他亲自把她的名字写进了中选名册,然后安排人把她从秀女宫带出来晚上伺寝。

        为这事他后来还被太子妃责骂了两句,如何学了他那嗜色的亲爹,正妃还未入门就临幸皇妾。

        可这一切在看到沈汀年裹着薄纱跪在他广木上等他时,他觉得不是自己行事不妥,实在是这个女人勾引他。

        他直接把人推倒,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就掐着她脖子吻她。

        开始时,沈汀年一点没有反抗,一点没有挣扎,看他的眼神只有沉沦,十分听话,动作配合又热情,但是后半段,却跟换了个人一样又哭又闹的喊疼,濮阳绪却被刺激的更加难耐,征伐到最后,她又抓又咬也不管用,他发狠的更凶。

        事后濮阳绪觉得自己怎么会在沈汀年身上留下这么多痕迹,因为要等自己喜欢的小姑娘长大他身边从来没有留暖床宫女,更因为眼见过自己那亲爹栽倒到女人身上的许多糊涂事,所以对女人没半分好感,可沈汀年是例外,她有一双特别的眼睛,一眼就乱了他的心。让他诸多秀女里头再无选择,若不是皇爷替他定下赵氏,他心里头是看中沈汀年做太孙妃的。

        他脑子空白了许久才后知后觉的痛快,仿佛多年沉疾一夜去除,他在沈汀年身上得到了得不到的东西,那时候他刚被封皇太孙是最得意的时候,也是刚失去所爱最痛苦的时候。

        是沈汀年让他缓解了痛苦,他在沈汀年身上第一次尝到了女/色的甜头,也是她让他见识了一见钟情。

        他没想过会有人只见一面,就死心塌地的跟在自己身边,不求不争,像个傻子。

        昨晚他要的凶,动作也狠,沈汀年哭了一回,又没让她吃宵夜,气的要死,一直咬他。

        等他抱着她要进浴桶,沈汀年更是毫不客气的锤打他,搅的一桶水洒了大半出去,“都两回了……让我睡觉,让我睡觉……”

        濮阳绪根本不理她那比猫还小的力气,待进了桶里,毫不费力就把人摁倒,水到渠成,十分顺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