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酣战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沈汀年细眉皱起来,忍着疼,终于开始求他,“小哥哥,心疼心疼我吧。”

        濮阳绪没理她,既不喜欢她无缘无故叫自己小哥哥,也不喜欢身边人撒娇。

        若是其他人撒娇,他可能一点兴致都没了,会把人丢出去,但是沈汀年,他忍她一些,“别矫情,我真要停下来,你又要哭着贴上来。”

        沈汀年气的一口咬到他锁骨处,那里没肉,咬起来磕牙,她果然不满意,红着眼,小脸发白,很委屈可怜的样子。

        濮阳绪胸腔处漫上一丝浅浅的不适,他捏了捏她的脸,“再哭,今夜就不要睡了。”

        “我很可怜的。”沈汀年扁着嘴说这句话的时候,与撒娇无理取闹不同,却又不像什么真话。

        濮阳绪当即就是一声笑,要知道他一贯会管理情绪,甚少会这样发笑,“卖乖卖到你这地步真让我刮目,嗯?”

        他越是亲昵的口气,水底下的动作越是快,沈汀年不得不攀上他的肩膀,哼哼唧唧的不说话了。

        她一不说话,濮阳绪反而如临大敌,头皮发麻,果然,她突然使了力气,一下子绞的他腿软,两人瞬间往水里淹了半个身子,他许久没遇上她认真,竟一时落了下风……

        濮阳绪上朝前都是嘴角带笑,换班当值的徐肆瞧他心情如此好,随侍在侧也多了一份轻快。

        只可惜他高兴的太早,早朝之后,濮阳绪阴着脸,气息危险的没人敢靠太近,徐肆只隐约瞧见他下朝时似乎和禁军那边的人接触了下,猜到许是宫外什么消息惹恼了他。

        回太孙宫的路上,濮阳绪挥退了护卫,只带着徐肆绕了一条宫巷走。

        很长的一段路,本以为自家主子不会有什么安排,濮阳绪在进燕和殿前止步交代他。

        “你去寻些适合小孩子的玩意,以我的名义送去给皇叔。”

        徐肆听见‘皇叔’二字本能的预警,再一想‘小孩子’心惊肉跳,怪不得他如此,实在是跟在濮阳绪身边要想活命,万不敢去触其逆鳞。

        寻常吩咐他总会猜度一二,有时候为了讨巧还会主动出主意,但这个吩咐他敢想却一点不敢表现出来自己猜到了。

        濮阳绪只有一位皇叔,便是琮王,也是皇爷从小到大最是宠爱的幼子,两人因差六岁,所以关系极好,但自从两年前他被封太孙,而同年琮王娶妻,两人的叔侄关系突然就名存实亡了。

        等濮阳绪进了太孙殿,他在后头抹了抹汗,对迎上来的当值太监摇了摇头,竖起了三根指头,那人瞬间瞪大了眼,整个人都绷直了,急急忙忙往后面去传消息。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太孙心情极差,万不可嬉笑打闹,万不可懈怠偷懒,万不可……提小孩子。

        一宫之内变化难测,位于偏南的小苑却一无所知。

        沈汀年昨晚跟濮阳绪较劲的下场就是第二日派人去太孙妃那告假,她身体一向好,入宫两年风雨无阻的给太孙妃请安,甚少自己告假,而被太孙招寝是例外,他会吩咐人去太孙妃那里为她说辞。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