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姑娘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束泰是太后的侄孙,跟太子琮王一辈的,但是因年纪比琮王还小两岁,小时候就同小一辈的太孙濮阳绪一块玩,也是太孙幼时到大的陪读之一,两人的情分自然深厚。

        虽说差着辈,但是太孙身份尊贵,束泰自觉把自己当成太孙玩伴身份。

        “太孙,今儿个禁军那边有个选拔赛,我们也去凑个热闹?”束泰是武官,担任着禁军那边的职,长得板正硕壮,说话办事粗中有细,宫里宫外的事儿都十分通晓。

        濮阳绪并无心情,面色阴沉,竟连话都不愿说。

        束泰知晓情由,消息是他告诉濮阳绪的,他知道若是自己不来开这个口,没有人能开。

        “你许久也没出宫了,去城外赛赛马?”

        “不去。”

        濮阳绪冷哼了一声,火气已经冒出苗头了,“别拐弯抹角扯这些了,你就说卫初筠!她……”

        气的急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濮阳绪咬牙切齿,“她如何敢怀孩子!”

        束泰看他眼睛都是火,颇有几分同情,口中只好道:“她虽身体弱,但这两年调养的很好,若不是她自己愿意,琮王……也不会勉强她。”

        哪里是不会勉强,怕是捧着手里都不敢多用一分力气怕她不舒服,束泰因着和琮王也是一起长大的情分,其实并不喜欢现在的琮王妃,就因为这么一位姑娘,让他的日子如此不好过,夹在太孙与琮王之间,水深火热。

        半响,出乎意料,濮阳绪又把火压下去了,他问道:“你去见过她了,情况如何?”

        束泰忙点头,“见过,面色红润,气息柔和,与琮王一起讨论孩子的名字时……一直在笑。”

        他没有具体说,濮阳绪却能想象,卫初筠笑起来的样子,颊边的酒窝会露出了,眼里会有光,明亮璀璨。

        那样的她,再也不属于他了。

        可是能怎么办呢?他骂过,气过,恨过,悔过……又能怎么办,他争不过。

        当皇爷告诉他,琮王先一步求娶卫家姑娘,他已经应允的时候,当他跪着求皇爷收回旨意,却招来斥责的时候,当他不管不顾携着卫初筠出京,却被琮王的人马拦截的时候,他恨意滔天,与琮王打了一天一夜。

        而这些都抵不过,卫初筠亲口告诉他,她是愿意嫁给琮王的。

        明明是他先看中,守着长大的姑娘,最后却是旁人摘了果子,濮阳绪如何能甘愿?

        “太孙,都两年了,你和琮王这般僵着,我实在……哎,”束泰叹了口气,也是多年来头次不顾及身份,劝解道,“有件事情我一直不敢说,如今觉得自己是错判了,若是早些告知你,事情或许有转圜余地。”

        濮阳绪讶然,“什么事情?”

        “你在仓翠山遇到卫家姑娘的时候,却是比琮王要晚的,正鞅七年,他奉命出京路过并州,与回京的卫家姑娘因山路坍塌而遇,后来卫家姑娘在沈学读书……”

        随着束泰的讲述,一段往事铺开而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