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脾气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沈家沈老太太是琮王的外祖母,他虽在尚书房启蒙,受着诸多皇家教育,但也时常出入沈家书院,是沈学一派的主心骨。与在沈家书院念书的卫家姑娘相识相知,也是理所应当,时日一长,因彼此才情品貌而相互吸引,最后成就美满姻缘,引为佳话。

        濮阳绪惊了,他一直以为在隆泰元年到景佑三年,是他守护着卫初筠长大,隆泰二年卫家牵扯的‘琼林诗案’,隆泰四年卫初筠‘流觞宴’遇险,景佑元年大理寺卿卫不鸣被贬离京……一桩桩一件件,原来从头到尾琮王也参与其中。

        畅心苑。

        许是因为除了枝芽,其他都是新人对沈汀年这位小主子不了解,大家都十分安分,一天内安静的沈汀年觉得自己回到了当初在书院的日子。

        这份安静没让她怀念太久就被打破了,濮阳绪又来了。

        看着脚下生风英姿勃发的走进来的男人,沈汀年端着炖好的百合莲子汤,突然就喝不下去了。

        濮阳绪一整日都没吃什么东西,心情没办法不糟糕,他以为自己现在比较想要见到沈汀年。

        隔着桌子望着她,沈汀年穿的简简单单水蓝色襦裙,外罩白色短纱衣,全身没有其他饰物,又美艳又干净。他很少在阳光下看她,以前他招沈汀年,都是晚上伺寝,偶尔白天在外头遇上,她都是跟着其他人后头,远远的连看他一眼都没有。

        “怎么不吃了?”濮阳绪进门见她端着碗是在吃的,如今颦眉看着自己,一动不动的。

        “吃不下了。”

        沈汀年用汤勺搅了搅碗里的百合,目光澄澈的望着他,抿了抿嘴。

        濮阳绪瞧着她小脸白嫩的能掐出水来,又如此乖,心里被挠了一下,他笑了,“我来喂你。”

        他起身把人从凳子上抱起来,自己坐下,一手捏着她细腰,一手去取汤勺。

        沈汀年乖乖往他怀里靠,心里又在掂量,今天再劳累劳累?她眨了眨眼,双手去套他的脖子,“不吃了。”

        濮阳绪在她亲上自己时,双手掐上了她的腰,他真想弄死她:“我知道你想吃什么……喂不饱的小东西。”

        早在濮阳绪进来畅心苑,其他人都规规矩矩的退离,除了当值的守在门口,待听见里头传来碗勺砸地的声音,换班来随侍的徐肆无声的瞪大了眼,连忙使唤人去备水,又叫人去取太孙的衣物。

        沈汀年皮肤敏感,濮阳绪只解了她裙带,扯掉裙下的底裤,就惹得她无力抵抗,等被压上冰凉冷硬的大桌上,着实吃了一惊,连耳旁汤碗砸地的声都顾不上,只想去拉自己的裤子……可濮阳绪一旦征伐起来,又岂有她抗拒的机会。

        沈汀年以为自己能歇息一段日子,濮阳绪从来没有这么频繁来找过她,她竭尽全力与他周旋,差点没断了腰……第二日她睡得沉,竟又被折腾醒了,她没睡好的时候脾气十分大,攒足了力气翻了个身,扑腾的要爬走。

        濮阳绪五分的兴致瞬间被激起到十分,伸手一捉,掐着她脚腕从床尾拖回来,沈汀年气的狠,使劲儿挣扎,“放开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