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惨烈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另一只脚胡乱的踹,踢到硬邦邦的男人身上,反而疼了自己的脚趾,濮阳绪从来没有在床上被人踢打过,几番刺/激,待重新进去,弄的沈汀年又哭又叫,他舒口的头皮发麻,“还跑吗……嗯?”

        可怜她就这么一股儿力气,又蹬了两下腿,没踢打到濮阳绪,反而被报复的咬了耳朵,疼的她眼泪都冒出来了。

        幸而濮阳绪今儿早上除了听政,还有早课,也没有磋磨她太久,得了趣就饶了她。

        而等把人送走,沈汀年立马喊了闵云进来问话。

        “太孙这段时间有没有去旁的地方?”

        闵云亲自与一位当值的小宫女伺候她沐浴,听了这话,略微思忖,答道:“迁宫之后太孙只来过畅心苑。”

        话落就听沈汀年细微的呻吟了一下,闵云的目光不受控制的扫在她身上,入目所见略有些……惨烈。她与枝芽等年轻的宫女想法不同,从小接受的宫规教导让她对后宫女人的认知是同外头不一样的,她是打心底里为能承宠的沈汀年开心,哪怕看她满身痕迹,也只觉得太孙年轻气盛吃相不够稳重。

        沈汀年微微眯着眼泡在浴桶里,朦胧的水汽遮住了她眼里的神思。

        闵云等了许久,才又开口,“娘娘,奴婢手上有些力气,又学了些舒经通络的技巧。不若让奴婢替娘娘舒缓下筋骨?”

        沈汀年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嗯。”

        这时候的沈汀年还没有太把闵云的手上功夫当成一回事,等她一番推拿下来,才惊觉浑身的酸疼去了五六分。

        “舒服多了……”沈汀年趴在床上,半天才翻了个身,“闵云,你推拿的太好了。”

        闵云收拾着桌几上的香油和香膏,一边无声的笑了笑,“奴婢认得些人身上的穴位,刚才既替娘娘疏通了经络,也用了清凉祛瘀的药膏。”

        “闻起来是挺香的……呀!”

        沈汀年轻声叫了一下,又憋住,她飞快的抬起了半个身子,望着在她腿间要涂药的闵云。

        “娘娘,不要惊慌,这药与刚才的不同,”闵云止住动作,朝她安抚的笑了笑,“你若是不愿奴婢动手,奴婢放了帐子,你自己涂抹。”

        “是什么药呀?”

        沈汀年转了转脑袋,可能是这几天被濮阳绪磋磨惨了,这会儿全身松快,一时有点露了性子,虽然问的直接却还有些羞赧。

        她其实也猜到一些,可到底是有些好奇。

        闵云见她竟十分害羞,略有些惊讶,毕竟传闻中的沈汀年是个冷心冷情的人,没想到入宫两年之久,承宠极多的沈汀年其实并不是,她心中微软,“娘娘毕竟年纪小,受了伤却是不自知,这药能缓疼痛,亦有滋补之效。”

        沈汀年伸手接了过去,入手的瓷瓶凉凉的,她躺回去,声音从软枕里传来:“我自己来……”

        闵云替她放下床帐,端着托盘出来,门口站着的枝芽见她出来面带笑意,忙轻声问她:“娘娘如何了?可有好些?要不要我送吃的进去?”

        “好些了,不用……”

        两人边说边往外头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