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十三章惹恼
第十三章惹恼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让你去送趟东西,把魂都送出去了?”

        闵云在整理沈汀年的衣服,马上换季了,她需要早早预备,而枝芽进屋之后呆坐了半个时辰,也没过来帮忙。

        “云姐,你知道娘娘家里都有哪些人吗?”

        枝芽之前有打听过,沈汀年是沈家庶女,旁的其实并不清楚,本以为沈家那样的大家族,养大的庶女也该是金枝玉叶,然而今日沈斌的形象让她颠覆了认知。

        那种刻在骨子里的浅薄和贪婪,与沈汀年怎么可能是兄妹。

        “你怎么会问这个,是不是今天听到什么消息?”闵云并不知道她出去办的差事,不回反问了两句,见枝芽神色非同一般,便细想了下自己所知道的沈汀年,捡了几样说,“她应当是有个母亲还在,父亲早亡,有个哥哥,还有个弟弟。”

        枝芽是个简单的人,她没看出闵云有所保留,也还不懂交浅言深是宫里人的忌讳。

        她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良久才叹了一声气。

        “云姐,我觉得娘娘……挺苦的。”

        ###

        挺苦的沈汀年当下确实觉得自己挺苦的,濮阳绪又又又来了。

        她真心不想同他睡了,甚至在心里想如何惹他失去兴致,或许狠狠的惹恼他,最好能十天半个月不来找自己,当然,也不能太久,保持之前两年那样的频率就好。

        “看什么呢?杯子里有花吗?”

        濮阳绪其实心情极度不好,但是他没有平白无故给女人甩脸色的习惯,尤其还是沈汀年这张看的顺眼的脸。

        沈汀年这两年感知最深的就是濮阳绪风云变幻的情绪,他一张嘴,她就能闻出好坏的气息,眼下是真的不太好。

        “我刚瞧见这茶叶起起伏伏,似要努力一番,最后还是抵不过命运,沉了底。”

        濮阳绪自从知道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守了七八年的姑娘根本从来不属于自己,就一直窝火的很,若手里头有事情在弄还能专下心去做事,一旦闲下来,就十分的郁闷烦躁,恨不得把周边人都打骂一顿,可他的理智牢牢的禁锢着他。

        这几天没人敢犯错,谁都知道他憋了大火,连陈落徐肆当差都敛着性子,呼吸都收着。

        “一杯子烂茶叶也值当你思虑人生!”濮阳绪找不到茬,又压着火,不舒爽之余自然没什么好口气。

        沈汀年一脸无辜的望着他,心里在琢磨怎么惹恼他,随即像是才察觉到他的不痛快,慢慢的一双眼就红了,着实委屈难受的小模样,“你,你骂我。”

        “……”濮阳绪觉得心里的火被人添了油,这女人果然知道怎么气自己。

        沈汀年泫然欲泣的模样,委实矫揉造作,是濮阳绪最看不惯的那种女人,也可以说是幼年阴影,太子沉迷女/色,早些年的时候常常闹出丑闻,濮阳绪不知道见过多少次污/秽不堪的场面,而那些丑闻的源头就是后宫女人。

        “你当我不打女人吗?”

        濮阳绪许久没有被人触犯脾气,一时回想起那些糟糕的事情,当真被恶心到了。

        沈汀年眼见濮阳绪气的嘴角下抿,语气森然,不由略微心虚,可转念一想,谁让他在自己不高兴的时候凑上来,他心情不好就要人赔小心,她心情不好谁来管?

        “打女人又不损太孙雄风,谁又能阻了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