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十八章克扣
第十八章克扣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沈汀年回了畅心苑,先叫了热水,沐浴换衣之后,闵云领着人送了饭进屋,见她头发湿着,亲自拿了干巾替她搓发。

        室内静的只能听见她筷子碰触碗碟的声音。

        枝芽难得没有在跟前伺候,正在院子里给花除草。

        沈汀年饭后如常的在窗台前给兰草浇了一遍水,抬头正好瞧见枝芽偷偷抹眼泪,隔着半个院子,诸多的花卉,她蓦然生出一股茫然,原来,难受不是她一个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若应了何氏的那句‘早晚自己作死’,畅心苑的这些下人很难不受牵连。

        回神之后,她把兰草抱在怀里,太孙妃让她自己掂量这事冤不冤,话中隐约是提点她什么。

        “闵云,你上次说迁宫之后太孙没去别的地方,是不是也没有招过寝?”

        闵云将手里的瓶瓶罐罐都放下,“没有,这段日子太孙兜着一肚子火,昨儿个总算出了——”说着话,又走过来将窗户合上,“娘娘,该上药了,若是还疼的话,奴婢再去配一副清凉膏……”

        沈汀年往软塌上一趴,后知后觉的觉得浑身难受,臀上还是火辣辣的,腿脚也酸软,心里也窝了气,她不舒爽,闵云自然也看出来了。

        “娘娘,腿也给你按按吧?”

        沈汀年淡淡的嗯一声。

        ###

        又过了大半个月,闵云打听到太孙招了新晋的一位美人,还留人住在太孙殿里过夜,同沈汀年说了之后,也没见她有什么吩咐,便叹了口气。

        “娘娘,还是让枝芽去把绿牌取回来吧。”

        “再说吧。”

        沈汀年誊了一纸彩笺,剪成兰花状,又找了红绳给系到了她的那盆兰草叶子上。

        闵云算是彻底琢磨不懂,她瞧着每回太孙来了,沈汀年和那开屏的孔雀没两样,欢喜又火热,但是太孙一走,她就变成一块石头。

        等她出来,枝芽忙凑上去指了指内室,无声的问,‘叫我去了吗?’

        闵云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复杂,枝芽立马咧嘴笑了,“那就好,那就好……嘿嘿。”

        “你呀!”闵云没好气的点了点她的脑袋,“瞎乐什么,过几日你就知道哭了。”

        枝芽噘着嘴哼了一声,显然是不信,太孙不来的日子多悠闲自在,不就是时鲜的水果又没得吃了吗,不就是膳食供应总是晚了吗,不就是……出门旁人都不再正眼瞧她了吗!

        但现实却是叫她又哭了。

        “说清楚,又哭什么?”闵云正在改制一件夏日的纱裙,畅心苑里的份例虽然不是太孙宫里最少的,但是他们绝对是最穷的,因为沈汀年是真的什么都没有,进宫两年多,从未有过娘家人送的贴补,她也没有要过太孙的赏赐。

        纯靠宫里发放的份例过日子的,大抵这个宫里再找不出第二个了。

        “娘娘这个月的月俸没领到……”枝芽眼睛都气红了,哭也是恨自己没用,骂不赢又打不过,反叫内省府的那几个狗奴才掐了一把屁股。

        “他们打你了?”见她手上一块红一块青的,闵云忙放下手里的活,取了青草膏出来,“不是叫你出去机灵些,没要到就没要到,怎么还叫人打了!”

        最后一句话隐约也带了气。

        “怎么回事?”

        午睡起来的沈汀年迷迷糊糊醒来,隐约听见声音就寻了过来,见枝芽哭唧唧的样子,瞬间清醒了不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